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45章 大難不死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45章 大難不死字體大小: A+
     
        張弛原本站在樹蔭下看侯博平干活,以為就要結束的時候,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意外狀況,張弛沒有做任何的猶豫,就向前沖了出去,他沒有選擇徒手接住侯博平,而是用一種非常規的方式,沖出,轉身,弓腰,墊背。

        侯博平摔下來的時候頭部位于最下方,很可能會腦袋先落地,后果不堪設想。

        張弛寬厚的后背承托住了侯博平,強大的沖擊力讓他也摔倒在了地上,他巧妙利用了防御力最強的大臉,臉先磕地,臉部皮膚在水泥地上摩擦摩擦,不太疼有點熱。

        不過經過他身體的緩沖,減緩了侯博平落地的沖擊力。

        兩人一個躺著一個趴著,侯博平率先從地上坐了起來,他剛才因為天熱中暑了,失足落下剛巧安全繩又斷了,侯博平掉下來的時候以為自己必死無疑,可生死關頭,自己的同桌,老同學義無返顧地沖上來接住自己。

        侯爸爸飛奔了下來,聲嘶力竭地叫道:“兒子,兒子!”看到兒子懵頭懵腦的坐在那里,沖上去一把就將他給抱住了,激動的眼淚都流了下來:“兒子,你沒事吧?你沒事吧?”

        侯博平搖了搖頭道:“爸,我沒事,張弛……”

        侯爸爸這才想起是兒子的同學剛才送上去接住了他,父子兩人看到一旁的張弛,張弛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不知到底如何。

        劉文靜也跟著跑了下來,周圍瞬間圍攏了不少過來看熱鬧的人。

        侯爸爸拿起電話,準備打120的時候,卻聽張弛道:“我沒事,讓我緩一緩。”

        聽到他開口說話,眾人方才松了一口氣,至少證明這小子依然活著。

        在侯爸爸的堅持下,還是帶著倆小子去了醫院,給他們做了一下身體檢查,幸運的是兩人都是皮外傷,沒有發生骨折和內臟受損的現象。

        坐在休息室等攝片結果的時候,侯博平眼圈紅紅地望著張弛,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背,他很想表達對張弛的感激,可一時間又不知道說什么才能表達自己的心情。

        張弛道:“你能別這么含情脈脈地看著我嗎?我有點肉麻!”

        侯博平忍不住笑了起來:“雖然我很想以身相許,可我過不了心理這一關。”

        “你還是做牛做馬吧,倒不是嫌棄你的性別,我是真心無法接受一只猴子。”

        兩人大笑了起來。

        這時候,劉文靜和她父母來了,一起過來的還有參加聚會的同學都過來了,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劉文靜當然不能再去安心組織聚會,她把事情一說,原本參加聚會的同學商量了一下都來醫院探望他們兩個。

        不過林黛雨沒來,張弛有點失望,本來希望能和林黛雨當面溝通一下,爭取早點要回丹爐,看來短時間內是沒戲了。

        張弛還是有收獲的,魅力值目前已經增長到了40,畢竟是舍己救人英雄光環的加持,這貨已經成了不少人心目中的英雄。

        劉文靜的父親道:“我覺得這件事要好好宣傳一下,省文科狀元奮不顧身舍己救人,一定是轟動性的新聞。”

        他搞宣傳工作出身,所以首先想到得就是宣傳。說完又有點后悔了,這事兒不宜張揚。

        侯博平跟著附和道:“我看行,張弛成英雄,我成了被英雄救起的人那個,搞不好我們倆的照片都能登上人民日報,到時候我們就成名人了。”

        周良民道:“我看登上北辰日報的頭版沒問題。”

        其余幾個同學也跟著附和。

        張弛道:“大家別鬧,人怕出名豬怕壯,我最怕就是成什么名人,還有,我也不是什么舍己救人的英雄,當時那種情況,不管你們誰在都會伸手幫猴子一把。”

        一句話把所有人說得都沉默了下去,這幫同學捫心自問,如果真是自己遇到了當時那種狀況,他們未必能有張弛那種舍己救人的勇氣。

        這時候侯爸爸取了片子回來,從目前的檢查結果來看,張弛和侯博平都沒有什么問題,侯爸爸也算放下心來。

        劉文靜的父母來到侯爸爸面前,主動提出要負擔這次的檢查費用,畢竟侯博平是在給他們家修空調的時候出的事情,他們也要承擔一定的責任。

        侯爸爸不收,確信兒子和張弛平安無事之后,他就直接回家了,畢竟有自己在,這群年輕人也玩不開心。

        劉文靜的父母也是虛驚一場,把女兒悄悄叫到一邊,偷偷塞給女兒一些錢,讓劉文靜帶著同學們一起去吃飯。

        花點錢是小事,最重要是沒出什么事情。至于登報宣傳那就是說說,張弛不肯宣傳更好,樂得清凈。

        家長們走后,劉文靜提出要請侯博平和張弛吃飯為他們壓驚,請其他同學作陪,馬上得到了多數同學的響應。

        侯博平是個好了傷疤忘了疼的主兒,劉文靜就是他心中的女神,從小到大,劉文靜還是第一次請他吃飯,這個面子當然要給。

        張弛看出劉文靜請吃這頓飯帶著補償的意思,侯博平既然答應了,他也不好拒絕,反正回去也沒什么事情做。

        離開醫院已經是晚上六點了,趕上晚飯的時間,各大飯店爆滿,劉文靜給同班同學方大航打電話,方大航的父母就是做餐飲的,目前北辰最紅火的北辰人家就是他們家開的。

        方大航壓根就沒參加高考,不過他原本志向就不在于此,一直想高中畢業就去酒店幫忙,可他父母堅持送他出國去學酒店管理,據說是想接管他們的家業就必須要先去學習現代化酒店管理經驗。

        聽說劉文靜和同學們要來吃飯,方大航馬上讓北辰人家給預留了房間,他剛好也在酒店,看到同學們陸續到來,方大航笑著迎了過去。

        因為家里經商的緣故他要比這些同屆同學要世故的多,看出這些人都是準大學生,肯定是提前約好了,不過沒人約他,應該是訂不到合適的飯店壓根不會想起他來。

        方大航深諳和氣生財的道理,他才不管那么多,也沒因此而失落,來得都是客,給他們家送錢這是好事啊。

        方大航體態魁梧,又高又壯,白白胖胖的臉上堆滿笑容,笑道:“各位老同學,今兒什么風把你們給吹來了?”

        劉文靜笑道:“你別害怕,今天我請客。”

        “這話我可不愛聽,有什么好害怕的,都是老同學,我可盼都盼不來,只要你答應,我愿意請你吃一輩子。”

        方大航一語雙關,巧妙地占了劉文靜的便宜。

        周圍同學頓時跟著起哄,侯博平道:“方大航,你愿意請,也得人家愿意吃啊。”

        任何時候這貨都堅定不移地站在劉文靜身邊,請劉文靜吃一輩子,我也能做到啊。

        方大航笑道:“得嘞,護花使者,我多嘴,我多嘴,各位老同學里面請。”

        張弛和方大航不熟,兩人都知道有對方這號人物,可平日里誰也沒跟誰打過招呼。

        如果說他們有共同之處,那就是過去的三年,他們的成績都在年級墊底,侯博平的成績也不好,可縱觀高中三年,成績最為穩定的兩人要數張弛和方大航,因為這兩人一個穩穩的倒數第一,一個穩穩的倒數第二。侯博平成績不太穩定,只得過兩次倒數第三。

        北辰一中公認成績最穩定的三人除了張弛和方大航就是林黛雨,方大航因為成績被許多同學戲稱為方老二。

        他因此非常郁悶,曾經在高二下半學期期末考試的時候卯足勁交了兩份白卷,結果被他爹一頓痛揍,本以為這次終于可以擺脫倒數老二的命運,卻想不到隔壁班的張弛棄考四門,毫無懸念地保持了倒數第一的名號。

        方大航沒有參加高考,他認為就算自己參加高考,成績還是要超過張弛,于是斷了爭奪倒數第一的念想,可一念之差,他和倒數第一擦肩而過。

        但是讓他郁悶不解的是,張弛一飛沖天,這次從倒數第一變成了正數第一,啥也不說了,只能說人家夠狠。

        方大航主動向張弛伸出手去,在他看來這次相當于世紀握手,是北辰一中兩位成績倒數一二的學生的握手,竟然讓這貨產生了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

        方大航給同學們安排好房間,劉文靜很大氣地表示讓他拿菜單點菜,方大航笑道:“點菜這種事情就交給我吧,都是同學們,今晚包你們吃的滿意。”

        他又向同學們透露了一個消息,鐘向南和幾個體育專業的同學在隔壁吃飯呢。

        方大航也學過一段時間的體育,他選修游泳,可后來因為吃不了苦中途作罷,不過方大航和體育特長生玩得不錯,隔壁的這頓飯是幾個體育特長生合請的,打著謝師宴的旗號。

        霍青峰幾名考上大學的體育特長生都在,他們曾經和鐘向南發生了一些不快,可現在都過去了,安排這頓飯也是為師生之間消除誤會。

        本來應該他們去給鐘向南敬酒的,可因為他們來的比較晚,鐘向南主動過來了,別看在學校的時候,師生之間小矛盾不斷,可畢業之后頓時覺得親近起來。

        劉文靜其實今天也邀請過霍青峰的,霍青峰說他晚上有約,原來就是來這里陪鐘向南吃飯。

        隔壁房間之間有可以聯通的隔扇,方大航讓服務員把中間的隔扇給打開了,這樣一來相互串桌也方便。

        劉文靜提起今天張弛奮不顧身勇救侯博平的事情,連鐘向南聽到都對這廝的勇氣表示佩服,侯博平雖然瘦小,可從四樓掉下來沖擊力也很大,張弛的確是冒著生命危險去救人。

        鐘向南端起酒杯道:“這杯酒我得敬咱們舍己救人的英雄張弛。”

        張弛笑道:“別介啊,這杯酒我可受不起,鐘老師,各位同學,我真沒那么偉大,更不是什么英雄,當時看到他掉下來,我是想躲的,沒躲開,所以被他給砸身上了。”

        眾人都笑了起來,其實誰都知道張弛是故意這么說,他不想讓侯博平產生心理負擔。

        侯博平對張弛暗暗感激,張弛當時站得還是有一段距離的,是發現自己掉下來的時候第一時間沖了上來。

        雖然他失足跌落的高度也就十米左右,可如果沒有張弛的出手,自己肯定是腦袋著地,這份友情彌足珍貴,他這輩子都忘不了,無論張弛肯不肯承認,他都認為張弛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劉文靜也很感激張弛,過去她一直覺得張弛非常平庸,可是在后來遇到羅旭成那群機車黨的時候,看到張弛臨危不亂,沉穩勇敢,才知道這個人不簡單。

        等到后來張弛讓所有人大跌眼鏡地成為燕南省文科高考狀元,劉文靜對他已經徹底改觀,認為張弛絕對是一支被忽略的績優股,如果他的身高再理想一些,自己都可能會喜歡上他。

        周良民望著眾星捧月的張弛,他也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可周良民心里的疙瘩還是解不開,他認為張弛一直都在欺騙自己,高中三年都在偽裝,一個人的成績絕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提升那么大,就算是天才也沒有可能。

        鐘向南道:“同學之間的感情是最真摯最可貴的,在張弛的身上就得到了體現,我希望你們這些同學畢業以后也要加強聯系,珍惜你們這份來之不易的同窗之誼,要像兄弟姐妹一樣相處。”

        方大航附和道:“鐘老師這話我愛聽,一定要加強聯系,咱們這些同學,不但要成為兄弟姐妹,還有可能成為夫妻。”

        一句話把不少人給笑噴了,在場的幾名女同學羞紅了臉。

        劉文靜啐道:“方大航,你就會胡說八道,要是在學校的時候,至少是一個警告處分。”

        鐘向南道:“警告太輕了,直接開除他。”

        方大航舉手討饒道:“鐘校長,千萬別開除我,我認錯,今晚我給大家免單,我請客。”

        霍青峰笑道:“今晚所有的消費方公子埋單。”

        所有同學異口同聲道:“謝謝方公子!”

        方大航道:“別這么叫我,我爹媽聽見非把我揍死不行,我算哪門子公子,我爹就是廚子出身,最初在街邊炒面,靠著一口炒鍋養活我們一家。飯店這種生意沒啥技術含量,我最多算個廚二代。別的不說,霍青峰家是開美容院的,咱們鐘老師家是做建材生意的,在你們面前我可不敢稱什么公子。”

        他說得是實情,霍青峰的媽媽開了一家北辰最大的美容連鎖,家庭條件很好。開著北辰一中唯一一輛寶馬530的鐘向南,家庭條件更是不在話下。
        還在找"天降我才必有用"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說很簡單!
        (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