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41章 血濃于水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41章 血濃于水字體大小: A+
     
        鐘向南笑道:“通知書都到了還保密啊,楊書記在我們教工群里都發喜訊了,水木大學……什么管理系?你看我這記性。”

        張弛感到胸口有點灼熱,他就算不看都知道,這怒火值是林黛雨贈送給自己的,4000多了。

        林黛雨是真火了,這廝怎么就那么無恥?明明已經拿到了入學通知書,還在自己面前裝可憐,想起自己剛才被他傻子一樣戲弄,還愛心泛濫地安慰他,林黛雨氣得就快原地爆炸了。

        鐘向南看兩人之間的狀態好像有點不太對,趕緊揮手告辭離去。

        張弛嘆了口氣道:“我知道你現在一定不想聽我解釋……”

        林黛雨指著他道:“閉嘴!”

        張弛舉起雙手做投降狀。

        林黛雨因為憤怒胸膛劇烈起伏著,她長這么大還從來沒被人如此愚弄過:“是不是覺得愚弄別人很有趣?是不是想證明你比我聰明,是不是利用別人的善良和同情心感覺特別開心特別痛快?”林黛雨憤怒道:“你無恥!”

        張弛道:“我……”

        “你下流!”

        張弛有點哭笑不得,說我無恥我認了也無所謂,可我怎么下流了?女人發起火來都是那么不理智嗎?

        林黛雨有種要痛揍他一頓才能解恨的沖動,可終究還控制住了,憤怒讓她就快抓狂,張弛卻在這一瞬間感覺到了她突然顯露的武力值99,張弛認為是自己的錯覺,楚楚可憐的林黛雨,弱不禁風的林黛雨,過去我可不止一次為你出頭保護過你,不會這么坑吧?你不會全都是裝得,其實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吧?

        遠方一輛黑色邁巴赫朝這邊駛了過來,是老徐過來接林黛雨了,林黛雨深深吸了口氣,她向那輛車招手。

        張弛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問道:“探望師父的事情……”

        林黛雨道:“你敢跟過來,我就讓老徐開車撞死你!”

        靠!用不著那么毒吧?

        張弛還真不敢跟過去,失去理智的女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眼看著林黛雨上了那輛邁巴赫,張弛大聲道:“喂!說話算話啊,你得把東西還給我啊!”

        坐在邁巴赫舒適后排的林黛雨很不淑女地向他豎起了中指。

        林朝龍感受到了女兒的憤怒,他實在想不起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又得罪了這個寶貝女兒,問過老徐才知道女兒和張弛見過面。老徐還特地將小姐在車上的表現描述了一下,林朝龍感到吃驚,女兒竟然會做出這種不雅的手勢,這簡直是不可想象的,他發現自己還是對女兒的生活缺少關注,已經變得越來越不了解她了。

        無論一個人的事業怎樣成功,可一旦回到家庭中來,他就仍然是一個普通的父親,一個為女兒操心的父親。

        黃春曉對丈夫的惶恐表示理解,在女兒和張弛交往的問題上,他們秉持的觀點一致,張弛這小子品行不好,一個高中生居然能夠在高中三年低調隱忍,到最后高考的時候方才展露真正的實力,這廝的心機可見一斑。更何況他就算有點才華,可這長相也配不上他們女兒,更不用說他的家庭。

        讓黃春曉介意得還有一件事,張弛和妹妹的師徒關系,這小子曾經向警方舉報過自己,正是因為他所以警方一度將自己列為嫌疑人。

        林朝龍去打了個電話,詢問關于張弛被水木錄取的事情,這件事很快就得到了確認,放下電話,他皺著眉頭向妻子道:“真的,他真被水木錄取了,聽說是一個今年新成立的專業,新世界精英管理專業。”

        黃春曉道:“你有沒有搞錯?會有這樣的專業?”世界精英管理?他怎么不去管理全宇宙?

        “不可能搞錯。”林朝龍感覺也有些不好了,這下女兒和張弛進了同一所大學,以后見面的機會肯定很多。

        黃春曉道:“他品行不好,年輕輕的就和女人開房。不行,我得告訴小雨。”

        林朝龍阻止了她:“你想跟小雨說什么?現在他們還是同學關系,小雨又沒有明確跟他交往,如果我們現在這么緊張地去找小雨,肯定會讓小雨覺得咱們在偷偷跟蹤調查她,反而會激起她的逆反心理。”有了上次的經驗,林朝龍在對女兒的關系處理方面非常謹慎,他知道女兒外柔內剛的性情,如果逼得太緊反而等于把她推向張弛。

        黃春曉道:“那怎么辦?女兒那么單純,我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她被那小子騙。”

        林朝龍道:“冷靜,我看也未必那么嚴重,也許小雨跟他之間只是普通的同學關系,是我們想多了。”

        黃春曉搖了搖頭道:“普通同學關系會那么生氣?誰會為一個不在意的人生氣?”

        林朝龍啞然無語,在這方面女人的感覺向來是敏銳的。

        黃春曉心煩意亂,她去拿了手袋準備出門,前往紫霄湖的別墅去探望妹妹,黃春曉昏迷數月,雖然他們夫婦兩人遍請名醫,投入了大量的金錢,可是仍然不見有半點好轉,黃春曉漸漸開始接受了現實,或許妹妹這一輩子都將在植物人的狀態中渡過。

        自從張國富一家買下了原本屬于張弛的房子,張弛就從未去過安逸世家,如果不是叔叔一再相邀,張弛可能這輩子也不會踏進他家的大門,今晚前來也并不是諒解,而是代表著放下,對張大仙人來說,他和張國富一家并沒有所謂的親情,可是身體內血緣的紐帶卻又不容否認。

        從張國富最近的表現來看,他應當是產生了愧疚之心,想要做出一些彌補。

        就當是給他一個了卻心結的機會吧,張國富一家注定只能在自己的人生中充當過客。

        張弛出于禮貌還是買了一些水果,來到小區門口看到堂妹張青果站在那里等著自己,看來應該等了不少時候,張青果看到堂哥,欣喜地揮舞著手臂,親切道:“哥!”張弛已經成了她的驕傲,也成了她心目中的偶像。

        張弛笑了起來,人所在的高度決定了你的胸懷,張弛也不得不承認大學錄取通知書將自己的命運推向了一個嶄新的階段,大的方面不必說,就說眼前,至少他變得寬容,不再錙銖必較睚眥必報,也可能只是暫時狀況。

        張弛將水果遞給了張青果。

        張青果看出水果都不便宜,張弛雖然沒幾個錢可向來出手大方,就目前而言,他兜里有了兩萬塊,這兩萬塊足夠他揮霍幾天的了。

        張青果道:“我媽說要去外面吃,可我爸非得堅持在家里,他說要親手做飯給你吃。”

        張弛暗忖,如果自己沒有考上水木,沒有得到燕南省文科狀元,大概不會受到叔叔家如此的禮遇,途中遇到了張青果的鄰居,張青果逢人就介紹她哥哥——燕南省新科高考狀元。

        秦香梅雖然因為張弛的事情和丈夫冷戰了幾天,可最終她還是選擇了讓步,雖然燕南省高考狀元不是什么達官顯貴,可這段時間她從外人的恭喜和議論中也意識到這是何等的榮譽,而且更為重要的一點意味著她眼中的傻小子從此會前途無量,聽說水木大學出來的都是大才,出了不少的大富豪,搞不好還會平步青云,過幾年說不定真當了大官,現在如果不做點表面功夫,到時候人家又怎會搭理他們這樣的窮親戚。

        不過秦香梅不知道應該怎么面對張弛,畢竟他們這幾年沒怎么照顧過他,甚至還做了許多對不起人家的事情,秦香梅一度想要回避,最后還是張國富的一句話勸她留了下來,血濃于水,我是他親叔叔,咱們過去是占了他的一點便宜,可比起其他避之不及的親戚,他們還算是幫了忙的,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

        張青果帶著張弛進了家,張國富慌忙從廚房里出來,熱情地招呼道:“小馳來了。”

        張弛點了點頭,笑著叫了聲叔,又沖秦香梅叫了聲嬸子。

        秦香梅這才放下心來,本來還擔心這小子還像上次一樣怒懟自己不留情面呢,看來老張沒說錯,血濃于水,骨肉親情擺在那里變不了的。

        其實張弛跟他們壓根沒有什么骨肉親情,只是犯不著和這勢利的一家人一般見識,他今天過來還有個目的,每月張國富在他的救濟金里扣了260元,說是留著給他上大學用的,按照過去的智商,他是肯定沒希望踏進大學門檻的,張弛甚至認為如果自己上不了大學,這筆錢就會被叔叔嬸子給黑掉。

        可現在他真考上了大學,叔叔張國富已經表示要把那錢還給自己,如果不是沖著那小一萬塊錢,張弛還真不一定接受叔叔的邀請。

        張弛本想換鞋,秦香梅道:“別換了,自己家里,客氣個啥,快進來坐。”

        張青果揚起手中的水果道:“我哥買的。”

        秦香梅眼睛一瞟看到里面的車厘子藍莓火龍果,可都不便宜,平日里精打細算的她可不舍得買這么貴的水果,由此可見張弛還是很懂事的,秦香梅暗嘆,到底是高考狀元,這老張家的人猴精,自己眼拙一直沒看出來這孩子居然這么厲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