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39章 同情心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39章 同情心字體大小: A+
     
        手機終于響起,張弛忙不迭地接通電話,電話是叔叔張國富打來的,提醒他千萬別忘了晚上去家里吃飯的事情。

        其實昨天答應去他家里吃飯,張弛也是敷衍,但現在不一樣,終于拿到入學通知書了,沒地兒炫耀啊,去!肯定要去啊。

        張弛想好了,晚上帶錄取通知書過去,回頭去文印社復印一張,送給叔叔張國富留存,他不是說光宗耀祖嗎?就讓他把通知書供起來,初一十五別忘了上香。

        張弛最為期待的電話還是到來了,林黛雨大概過了二十分鐘才回了電話。

        張弛現在的心情已經基本平復了下去,人生嘚瑟需謹慎,過去在天庭的時候就是因為嘚瑟過頭了所以才淪落到被貶凡間的結局,同樣的錯誤不能一犯再犯。

        林黛雨剛才正在上課,她昨天就知道張弛被水木退檔的事情了,本想打電話安慰一下張弛,卻又不知從何說起,她還有個顧慮,擔心張弛會曲解自己的善意,林黛雨道:“張弛,你的事情我都聽說了。”

        張弛一愣,林黛雨消息這么靈通,自己才拿到錄取通知書還沒焐熱,她就已經聽說了,他強忍著得意道:“恭喜我吧。”

        林黛雨咬了咬櫻唇道:“張弛,你別這個樣子,其實你被退檔我心里也不好受。”

        張弛這才知道林黛雨聽說的是自己被退檔的事情,可那都是老黃歷了,她真以為自己上不了水木啊。

        張弛本打算告訴林黛雨自己已經拿到通知書了,可聽她這么一說頓時又改變了主意。

        他嘆了口氣道:“無所謂,我本來也不想上水木,還不是因為你……”

        恰到好處的中斷,這句話給出了開放性的解讀可能,林黛雨可以解讀出兩種含義,一是張弛之所以報考水木是因為自己拿了他的香爐,二是張弛就是因為自己。

        林黛雨現在的心理是有些內疚的,張弛在報志愿一事之上的確受到了自己的影響。

        她小聲道:“張弛,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好不好?”

        張弛道:“你不用來找我了。”

        “你是不是生氣了?”林黛雨還是很在意張弛感受的。

        張弛道:“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嗎?還是我去找你吧。”他距離星光小學沒多遠。

        “我還有一節課放學,一個小時后學校門口見。”

        張弛提前十分鐘來到了學校門口,剛好遇到了前來接女兒的邱東晴,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天張弛格外豁達大度,主動跟邱東晴打了個招呼。

        邱東晴愣了一下,因為張弛比過去黑了瘦了的緣故,她沒能在第一眼認出他,邱東晴對張弛沒什么好印象,只是象征性地點了點頭。

        張弛主動搭訕道:“曉雯最近心情還好吧?”

        邱東晴道:“謝謝關心,她會慢慢長大,有些事情總是要慢慢忘記的。”

        聽她這么說張弛有些不爽,她指得慢慢忘記是什么?難道想讓鄭曉雯忘記她的父親?

        張弛對鄭秋山非常的敬重,在他心中鄭秋山是個重情重義的人,在黃春麗出事之后,鄭秋山不但想盡一切辦法去查清案情,為黃春麗討還公道,他還照顧自己,開導自己,這樣一個好人本不該落到如此凄慘的結局。

        張弛道:“鄭叔是個好人!”

        邱東晴看了他一眼:“這個世界上好人多半沒什么好報,而且好壞通常是相對的。”

        張弛道:“鄭叔臨走的時候讓我照顧曉雯,我答應了他。”

        一諾千金,張弛答應過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他也是在通過這種方式提醒邱東晴要是善待曉雯。

        邱東晴點了點頭,望著眼前這個強出頭的小子,她眼中的張弛是個不知天高地厚尚未成熟的少年,當青春的熱情褪去,所謂的承諾就會隨之褪色,甚至變得一錢不值。

        鄭秋山也曾經對她許下承諾,承諾要給她一輩子的幸福,可現實呢?他可憐的那點工資根本滿足不了女人最基本的自尊,他沒有能力也沒有時間去照顧他們曾經擁有的家庭。

        回首往事,邱東晴發現鄭秋山留給自己的只有一個孩子,而她付出的卻是已經無法重來的青春。

        她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很好的妻子,同樣不認為鄭秋山是一個合格的丈夫,邱東晴淡淡笑道:“你叫張弛是吧?謝謝你的好意,曉雯的事情不用你來操心。”

        張弛道:“我只想你知道一件事,只要是曉雯的事情,我會不計代價全力以赴。”

        邱東晴聽懂了他的意思,這莽撞少年是在威脅自己,她不屑地笑了,鄭秋山還是有幾個朋友的,至少有人愿意為他說出這句話,從這一點來看,自己的這位前夫也并不是一無是處。

        林黛雨帶著鄭曉雯準時出現在學校門口,鄭曉雯看到張弛就開心地跑了過去,主動抱住了張弛:“張馳哥哥,我好高興,你又來接我了。”

        張弛朝林黛雨看了看,林黛雨歪了歪頭報以一個微笑,如果鄭曉雯知道張弛是來接自己的,恐怕她幼小的心靈肯定會非常失落。

        邱東晴催促女兒要離開了,她也鬧不明白,女兒為何會對張弛表現出如此的親密,這種感覺有些像當初對父親的依戀。

        邱東晴因此而感到警惕,自從離婚之后她一直都在竭力擺脫鄭秋山的影子,想要和鄭秋山徹底劃清界限,重新找回自己想要的生活。

        鄭秋山去世之后,她本以為可以徹底揮別過去,可是無論她情愿與否,鄭秋山對她生活的影響卻越發嚴重了起來。

        女兒會不時提起父親,身邊的這些人對女兒的關心也是因為鄭秋山,甚至連她的未婚夫也會因為一個已經去世的人和她發生爭吵。

        邱東晴實在想不通,為何一個人死去反而比活著的時候對自己生活的影響更大,她不喜歡這種狀態,她急于擺脫這一切,幾乎在瞬間她就已經下定了決心,明天開始不再送女兒過來學琴了。

        邱東晴母女走后,林黛雨來到張弛的身邊,她剛剛在一旁悄悄觀察了一會兒,張弛的心情還不錯,看來被對水木退檔并沒有給他造成太大的打擊。

        張弛看了看林黛雨,林黛雨今天居然穿了一雙高跟鞋,身高上的優勢更明顯了,既然知道我都被退檔了,就不能體諒一下我的心情,別穿得那么高高在上行嗎?

        張弛想起了自己從獨角峰帶回來的靈蛇骨,已經被他曬干,為煉制洗骨丹做準備,前陣子的清屏山之旅,他發現了不少的珍貴材料,可就算他把所有材料集齊,沒有丹爐也是白搭。

        林黛雨穿著黑色連衣裙,隨意地扎著馬尾,膚色如嬌雪般潔白,其實像她這么好的身材隨便怎么穿搭都好看。

        張大仙人在漸漸適應了凡塵俗世的審美觀之后發現其實最初自己給林黛雨的顏值打分偏低了,林黛雨的美屬于鶴立雞群那種,時尚感與生俱來,尤其是在自己的幫襯下,越發顯得出色動人。

        張弛不承認自己是個俗人,所以這廝壓根沒有自慚形穢的感覺,和林黛雨這樣的美女站在一起也是需要相當勇氣的。

        張弛向來不缺乏勇氣,更不介意路人嫉恨交加的目光,他認為自己和林黛雨走在一起是各取所需,林黛雨因為自己的幫襯可以將她的美發揮到極致,而自己也能趁機收獲無數的妒火。

        因為習以為常,所以安之若素。

        林黛雨道:“找我有事啊?”

        “不是你約我的嗎?”

        林黛雨俏臉一熱,這廝真是沒風度,承認你找我會死嗎?不知道我們女孩子家矜持。

        林黛雨道:“我也是昨天才知道你被水木退檔的事情,本想早點給你打電話的,可是我又擔心你心情不好。”

        張弛很大度地說:“無所謂啦,他們不選我是他們的損失。”

        林黛雨道:“吃飯了沒有?”

        張弛搖了搖頭。

        “我請你。”

        林黛雨很少對自己這么主動客氣,看來她是把自己當成了一個失敗的弱者,正在展示她的同情心。

        張弛點了點頭,既然林黛雨想要展示她的同情和善良,自己不妨配合一下。

        林黛雨道:“吃什么你點我聽你的!”態度前所未有得好。

        張弛想了想:“驢肉!”

        林黛雨有點意外,以張弛的一貫作風來說,這很符合他的風格,可林黛雨還是沒想到他會點驢肉。

        如果讓她選,她會首選環境,她就知道不少環境優雅的私房菜,西餐、日料也可以,再不濟必勝客、星巴克她都能接受,可他為什么要選驢肉?林黛雨有點后悔了,都怪自己高估了這貨的品味,怎么想起來讓他點。

        林黛雨很婉轉地表明了自己的介意:“你是想給我省錢吧?”

        張弛笑道:“一看你就是不食人間煙火,驢肉挺貴的,你要是擔心花錢多,咱們去吃狗肉。”

        林黛雨真是怕了他了,驢肉就驢肉。

        北辰驢肉館不少,可像林黛雨這么優雅文靜的女孩子過來吃驢肉的還真不多見。

        進門之前,林黛雨用手遮在額前,主要目的不是擋陽光,是擔心遇到熟人,其實她大可不必有這樣的顧慮,她所生活的圈子很少有人會到這種地方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