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36章 沙包上門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36章 沙包上門字體大小: A+
     
        張弛請遠道而來的秦綠竹去綠泥小廚吃了頓夜宵,上次來這里還是跟師父黃春麗一起,三九胃泰的招牌還在,可同桌人卻換成了秦綠竹。

        想起已經成為植物人至今長眠不醒的黃春麗,張弛不由得生出世事滄桑物似人非的感覺。

        秦綠竹點了一大份十三香龍蝦,一份紅燜羊肉,又點了清蒸鱖魚、芥末鴨掌,古人云魚和熊掌不可兼得,可魚和鴨掌還是很容易搭配的。

        秦綠竹不喝酒,張弛自己叫了一大杯扎啤,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有一點張弛不得不承認,自從沒心沒肺的秦綠竹出現,他原本還有點失落的心情變得好了許多。

        張弛看到小山一樣堆積在秦綠竹面前的龍蝦殼,終忍不住建議道:“少吃點,容易發胖。”

        說好的不吃葷呢?

        秦綠竹啊秦綠竹,你還能有句實話不?

        秦綠竹道:“你是關心我還是關心你的錢包?”說話的時候仍然不耽誤對付那份美味的十三香龍蝦。

        張弛無語地望著宛如從災區逃避饑荒而來的秦綠竹,他一開始的感動開始動搖了。

        或許秦綠竹一路狂奔前來探望自己的目的不是為了安慰自己,她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安慰她自己的胃,單靠餅干和方便面是滿足不了這枚吃貨的基本生存需要的。

        張弛道:“味道怎么樣?”

        秦綠竹頭都不抬:“好吃,但是不如你做得好吃。”

        “你小時候是不是挨過餓?”

        秦綠竹點了點頭,知道他寒磣自己,美食在前,沒工夫搭理他。

        張弛道:“以你這樣的食量,很難找到婆家。”

        秦綠竹道:“老板,再加一份蒜蓉龍蝦。”

        張弛意識到她在利用點菜來報復自己,自己就是沒記性,喜歡得罪女人。

        秦綠竹用濕巾擦了擦手,女人果真是世上最善變的生物,剛才還是妥妥的吃貨一枚,可突然就仿佛變成了優雅端莊的淑女,眨著一雙明澈無辜的眼睛道:“我吃太多你是不是心疼啊?”

        張弛點了點頭:“我還是個沒收入的窮學生。”

        “聽說北辰一中獎勵你一萬塊獎金。”

        張弛真想反手抽自己一嘴巴子,讓你丫多嘴,讓你吹牛逼。

        秦綠竹道:“男人是不是都像你這個樣子?明明心疼得要命,可還非得死要面子活受罪,硬著頭皮充慷慨,哪怕身上只有一個鋼镚還得裝出自己擁有萬貫家財的樣子。”

        張弛很認真地思考了一下秦綠竹的問題,部分答案是肯定的,誰讓自己是個場面人,愛惜這張臉啊,跟女人一起吃飯,必須得主動結賬,于是他點了點頭。不過鄭重其事地強調說:“我本來就大方,不是假裝!”

        秦綠竹笑盈盈道:“你不用擔心我養不起自己,至少我比你有錢。”

        “看出來了。”張弛早就看出來了,自從知道秦綠竹的摩托車市價超過了三十萬,就知道她極有可能家財萬貫。

        秦綠竹道:“過去想請我吃飯的男人能從東京排到巴黎,可我從不給他們機會。”

        “如此說來,我還真是幸運。”張大仙人心中不以為然,夸張了,東京排到巴黎,怎么排得?不怕馬里亞納海溝把他們給淹死。

        秦綠竹笑了起來:“你是不是幸運我不知道,不過我肯定不會搶著付賬,咱們兩人是各取所需,我吃得心安理得,你請我吃飯,滿足了大男子主義的虛榮心和面子。”

        張弛道:“我滿足虛榮心和面子?”秦綠竹強詞奪理的功夫還真是一流。

        秦綠竹壓低聲音道:“有沒有發現我是今晚來吃飯女性中顏值最高的一個?”

        她要不說,張大仙人還真沒留意到,其實其他人也沒留意,美色和美食在一起的時候,會分散不少的注意力。

        張弛道:“咱倆倒是有共同點,都很自信。”他指得是臉皮的厚度都可以。

        以素顏示人的秦綠竹還專門帶了一副大得有些夸張的黑框眼鏡,這身裝扮也是普普通通。

        單就這間餐廳而言,今晚穿著清涼體態妖嬈,搔首弄姿的妖艷賤貨并不少見,化妝品和燈光可以大幅度提升一個人的顏值,更何況現代社會又多了醫學美容這一神奇的手段。

        蒜蓉龍蝦端上來之前,他們還有大把的時間可以聊天。秦綠竹今晚對自己的長相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她毫不矜持地征求張弛的意見:“你覺得我長得怎么樣?”

        張弛眼睛以下的大半張面孔都埋在啤酒杯里,看了看秦綠竹,帶著啤酒杯的回音道:“像一道菜。”

        秦綠竹充滿期待地等著他的下文。

        “素拼!”

        張弛形容她像素拼是有原因的,秦綠竹今晚的打扮過度簡單清爽了,尤其是和周圍濃妝艷抹的女性相比,她就是清淡的素菜,后者才是激發食欲充滿肉感的葷菜,正常的食客多半會選擇品味后者而不是前者。

        秦綠竹毫不吝惜地用最惡毒的目光盯住了張弛,素拼?這貨居然形容自己像一盤素拼。她充滿報復性地回敬道:“你也像一道菜。”

        張弛建議秦綠竹不要說出來,保持點神秘感。

        可秦綠竹今晚顯然沒有容人的雅量,她大聲道:“紅燒蹄膀!”

        張弛并不認為自己像紅燒蹄膀,雖然他喜歡吃,可并不代表吃什么像什么,他還遠遠沒到如此油膩的年齡。用素拼形容秦綠竹明顯是口下留情了,她分明是一道干煸辣椒,火氣十足那種。

        秦綠竹雖然氣勢十足,可她并不是真的生氣,張弛通過火源石的變化就能夠輕易分辨這一點,因此他對秦綠竹的善解人意而心懷感激。

        秦綠竹果然還是為了開導自己而來,只不過采用的方法不走尋常路。秦綠竹的為人絕不像她表現出的那樣莽撞和沖動,她把智慧和心機小心收藏,利用沒心沒肺的保護殼巧妙地將之隱藏起來,甚至張弛都懷疑吃貨的人設都是她刻意營造。

        一個騎著三十萬寶馬摩托車的支教老師,本身就充滿著太多不合理的地方,秦綠竹一定是個有故事的人。

        張弛喝到第三扎啤酒的時候,遇到了熟人,確切地說應該是冤家,經常混跡于這一帶的大胡子常國威。

        冤家路窄,上次張弛陪著黃春麗過生日的時候得罪了常國威,當時常國威和其同伴意圖阻截張弛,幸虧黃春麗及時趕到幫他解圍。

        其實張弛完全可以轉過身去,或者低下頭,這樣就能避免被常國威認出,可這貨偏偏仰著臉,盯著常國威,常國威仍然沒有留意到他,張弛最終選擇朝常國威揮了揮手,直接叫了他的名字。

        張弛終于成功吸引了常國威的注意力,因為張弛最近減肥效果不錯,常國威并沒有一眼將他認出來,看了一會兒,方才確認盯著自己看得這小子就是張弛。

        常國威獰笑著走了過來,伸手在張弛的后腦勺上拍了一巴掌:“這誰啊!張弛是吧?哈哈,我考!還特么以為你被燒死了,命真大啊。”

        張弛沒說話。

        常國威以為他害怕,越發囂張起來:“啞巴了,不牛逼了?那老娘們不罩著你了?”

        他的目光在秦綠竹的臉上掃了一眼,發現張弛的女伴居然長得還不錯。

        常國威嘖嘖贊道:“小子,有點手段啊,吃軟飯功夫一流,這才幾天啊,又換了一個,這位美女,千萬別被他給坑了,這小子是個窮光蛋,身上镚子兒都沒有,就憑者一張能說會道的嘴騙女人,混點飯吃,你小心被人騙財騙色。”

        張弛的涵養很好,到現在沒有發作,畢竟守著武力值如此強大的秦綠竹,根本用不著他出手。

        秦綠竹道:“你說他騙我?”

        常國威點了點頭,秦綠竹嘆了口氣,向張弛道:“聽到沒有,就算是一條狗也比你有眼光。”

        常國威笑道:“那倒是……”說到一半方才意識到好像有點不對頭。

        秦綠竹忽然揚起右手狠抽了常國威一個嘴巴子,打得常國威如同陀螺般原地旋轉了一圈,一屁股跌倒在了地上。

        現場的多數人都被眼前的一幕給震住了,誰也沒有想到這個打扮如此清湯寡水的吃貨女子出手居然如此狠辣。

        秦綠竹道:“可你好像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噯!我是那么容易上當的人?”

        常國威上次在僻靜無人的小巷被黃春麗一通痛揍,畢竟沒人看見,他也就忍氣吞聲吃了個啞巴虧

        可現在是在大庭廣眾之下,他平日里又在這一帶混,此事傳出去,他還怎么再立足。

        常國威發出一聲怒吼,想從地上爬起來,可沒等他爬起來,張弛已經率先啟動了,一拳就重擊在他的面門上了。

        張弛今天總體來說都是郁悶的,他也需要一件事來發泄下心中的不快,常國威不巧在這個時候出現了,本想打打沙包算了,居然來了個人肉沙包。

        張弛的一拳打得常國威滿臉開花,打完這一拳之后,張弛發現,有十多個壯漢從周圍站了起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