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35章 來自母親的關注(為軒轅蒼月盟主)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35章 來自母親的關注(為軒轅蒼月盟主)字體大小: A+
     
        秦綠竹想起張弛一貫喜歡開玩笑的尿性,切了一聲道:“不可能吧,你不是燕南狀元郎嗎?”此前張弛一直都信心滿滿,對考上水木志在必得。

        張弛沒心情跟她開玩笑:“真的,我被退檔了,可能我和水木八字不合吧。”

        秦綠竹沉默了下去,她意識到這件事真實發生了,也能夠推斷出張弛此刻的心情一定惡劣到了極點。

        過了一會兒,才開口安慰他道:“退就退唄,水木也沒什么了不起的,國內頂尖大學多了,你不是還有其他志愿嗎?非要在一棵樹上吊死啊。”

        其實連張弛自己都不記得他填了什么平行志愿,他對水木志在必得,他笑道:“放心吧,我沒事,不跟你聊了,我還沒吃飯呢。”

        張弛這次回北辰之后一直住在賓館,他本打算在接到通知書之后就前往京城,提前游覽一下那里的風光,適應一下那里的環境,可現在看來自己過于樂觀了。

        張弛步行返回賓館的途中聽到有人在身后喊他,轉過身,看到叔叔張國富蹬著一輛公共自行車從后面追了上來,張弛停下腳步。

        張國富眉開眼笑道:“小馳,你這孩子啥時候回來的?咋不說一聲呢?”

        張弛這才想起在前往澄海的途中跟他通過電話,還答應去他家里吃飯,此一時彼一時,當時是剛剛考了燕南省的文科狀元,可現在卻剛剛遭遇水木退檔。

        張國富道:“接到大學錄取通知書了吧?”他也關心這件事。

        “還沒收到。”張弛不想提這事兒。

        張國富道:“早晚的事兒,聽你妹妹說你報了水木,水木好啊,頂尖名校,好小子啊,你可給咱們老張家長臉了,光宗耀祖,這次真的是光宗耀祖。”

        張弛心說你要是知道我被退檔的事兒看你還這么說不?他笑了笑道:“叔,我還有事,要不咱們改天再聊。”

        “改什么天呢?走!跟我回家吃飯去,你嬸兒,你妹妹都盼著你過去吃飯呢。”

        這種時候,張弛可不想面對這種場面,他謝絕了叔叔的好意:“叔,我都跟同學約好了,總不能爽約吧。”

        聽他這樣說,張國富也只能作罷,不過一定要確定去家里吃飯的時間。

        張弛實在是拗不過他,只能答應明天晚上過去,不就是一頓飯,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張大仙人什么場面沒見過,還會怕吃頓飯不成?

        張弛擔心再遇到熟人,逃也似的回到了賓館,簡單在賓館餐廳里湊合了一頓。

        他不得不承認,這次被退檔還是給他的心理造成了一定的打擊。人不能得意忘形,,這貨有過前車之鑒,在天庭之時就因為得意忘形酒后犯錯,因此才觸犯天條被貶凡間。

        這才剛剛考了個文科狀元,在進入水木的事情上信心滿滿,可馬上就遭受了一次打臉,這次打臉非常深刻。

        張大仙人開始反思,歸根結底還是自己最近驕傲了,以為靠了個省文科第一就目空一切,可往往春風得意馬蹄疾的時候最容易馬失前蹄。

        張弛也是愛臉之人,回想起自己高考之后的表現,的確有些飄飄然了,牛逼果然不能亂吹,吹多了容易遭報應。

        比起上不了水木,失去烏殼青的丹爐才是張弛最痛心的,他開始琢磨如何曲線救國,應該用怎樣的方法去說服林黛雨,哄這小妮子將丹爐還給自己。

        晚上的多半時間張弛都在胡思亂想中度過,十一點點鐘的時候,這貨開始洗澡睡覺,也許一覺醒來,運氣就能變好呢。

        手機又響了起來,張弛拿起電話,還是秦綠竹,張弛接通電話:“秦校長,我都快睡著了。”

        秦綠竹道:“這么點小小的挫折就承受不住了?”

        張弛聽出她在嘗試激勵自己,笑道:“我可沒你想象中的消沉,就是累了想睡覺。”

        “睡個屁!出來!”

        張弛愣了一下,聽秦綠竹的意思她好像就在北辰。

        張弛將信將疑地問道:“你在北辰?”

        “我在你們學校門口呢。”

        張弛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拉開窗簾,他就住在北辰一中對面,從房間的窗口可以清楚地看到北辰一中的正門。

        他看到路燈下北辰一中的大門前,一個熟悉的身影靠在一輛摩托車的上面,不是秦綠竹還有哪個。

        張弛揉了揉眼睛,覺得眼睛有些發癢,鼻子有些發酸,他真是沒想到,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人這么關心自己。

        張弛準備飛奔出門,可拉開房門,才想起只穿了條三角內褲,趕緊回去穿上衣服,從賓館中跑了出去。

        激動了,差點午夜裸奔。

        秦綠竹并不知道張弛住在什么地方,在聽說張弛被水木退檔之后,隔著電話都能感受到他的失落。

        她認為這是張弛最需要幫助的時候,秦綠竹沒有絲毫的猶豫,她跨上摩托車從紅星小學一路趕到了北辰。

        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是認為今天必須要見張弛一面,不然她不會放心。

        在自己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張弛冒著生命危險爬上了獨角峰,現在張弛遇到了挫折,自己應該出現在他的身邊。

        秦綠竹點燃一支煙,才抽了一口,就看到穿著白色文化衫,墨綠色工裝大褲頭的張弛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

        天氣悶熱,沒有一絲風,只是奔跑了不到三百米的距離,張弛就已經熱得滿頭大汗。

        秦綠竹抽了口煙,笑瞇瞇望著張弛道:“看到你仍然活著我就放心了。”

        張弛嘆了口氣:“好死不如賴活著,你不會從四方坪專程趕過來的吧?”

        答案顯然是肯定的。

        秦綠竹掐滅了手中的香煙,伸手撫起額前的亂發,在張弛看來她舉手抬足之間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動人風情,怪了呢,幾天不見秦綠竹居然有女人味了。

        “秦校長,究竟是什么動力才讓你扔下紅星小學的那幫孩子,披荊斬棘,乘風破浪,風塵仆仆,披星戴月,排除千難萬險,跨越萬水千山來看我?你該不是對我有什么想法吧?”

        秦綠竹咯咯笑了起來,從這廝的這句話就知道自己誤會了,這貨壓根沒有受到太大的打擊。

        他這么厚的臉皮,這么強的心理素質又怎會那么容易消沉呢?

        秦綠竹道:“說了你也不信,自從你走后,我每天都吃泡面,實在是太想你了。”不改吃貨本色。

        張弛道:“我都慘到這份上了,你就不能說句違心的謊話,說幾句好聽的安慰安慰我,小小滿足一下我的虛榮心。”

        秦綠竹點了點頭:“得嘞,我承認我是仰慕你的風采和才華。”

        張大仙人樂得合不攏嘴,無論是不是謊言,被美女仰慕總是一件心情愉悅的大好事。

        秦綠竹道:“你聰明絕頂,溫文爾雅,風度翩翩,高大威猛,玉樹臨風……”

        張大仙人臉上的笑容倏然收斂:“沒勁了啊,跑了那么遠就是為了寒磣我,要說其他的我信,咱能把高大威猛給去掉嗎?”

        “咱能要點臉不?”秦綠竹第一次感覺到一個不要臉的家伙居然如此有趣。

        張弛指了指對面的賓館:“您是打算休息呢還是準備好好大吃一頓?”

        秦綠竹道:“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

        有些人注定是會相遇的,秦綠竹跟著張弛一起走入快捷賓館的時候,一輛白色的賓利歐陸從一旁經過,坐在車內瀏覽街景的黃春曉剛好看到了這一場景。

        她驚詫地張大了嘴巴,專門詢問保鏢姜東河,姜東河證明她沒有看錯。

        黃春曉讓姜東河減速,她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片,雖然不是太清楚,可用來分辨其中的目標人物已經足夠了。

        因為有了丈夫的前車之鑒,黃春曉當然不敢將這種事直接告訴女兒。她回到家的時候就快十二點了。

        丈夫林朝龍剛剛從歐洲回來不久,仍然處在倒時差的階段,臨近午夜仍然在書房閱讀。

        黃春曉第一時間找到丈夫,跟他分享了自己的發現。

        林朝龍望著手機上的照片,不由得笑了起來:“你什么時候開始當間諜了?”

        家庭諜報工作前仆后繼,自己剛剛停手,老婆居然又跟上了,可憐天下父母心,歸根結底還是出于對女兒的關心。

        黃春曉道:“回家的路上我剛好看到,一時好奇拍了兩張照片,朝龍,這個張弛很厲害啊,居然是個情場高手,這個女孩子長得不錯,怎么會看上他了呢?”

        林朝龍道:“我早就說他心術不正,反對小雨跟他做朋友。”

        黃春曉道:“他才多大啊,十八九歲吧,居然就帶人開房。”她對張弛的品行產生了質疑。

        林朝龍把妻子偷拍的照片放大了一點,因為角度的緣故只能看到秦綠竹的背影,這女孩比張弛應該高出不少,雖然只是背影也能夠看出身材很好。

        黃春曉道:“我也有點擔心小雨,這小子根本就是個情場老手,如果他對咱們小雨有企圖,豈不是麻煩。”

        林朝龍淡然笑道:“有什么可麻煩的?你不相信咱們女兒啊?”

        黃春曉道:“聽說他也報了水木,以后他和小雨豈不是又成了同學?”

        她知道張弛是燕南省文科高考狀元,被水木錄取應該是毫無疑問的事情。

        林朝龍搖了搖頭道:“他上不了水木的。”

        黃春曉聞言一怔,她不明白丈夫為何會如此肯定。

        林朝龍道:“我聽說水木把他退檔了。”

        黃春曉雖然對張弛沒什么好感,可聽到這個消息也非常意外,畢竟以張弛的成績不應該被水木退檔。

        林朝龍把手機還給了妻子。

        黃春曉道:“朝龍,這照片我怎么處理啊?”

        林朝龍道:“可能是我們過慮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