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33章 世事無絕對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33章 世事無絕對字體大小: A+
     
        張弛打算明天就返回北辰了,已經是七月初,他準備回去等入學通知書,按照往年的規律,一本的錄取通知書會在最近幾天陸續到達。

        張弛一開始雖然對上大學抱著無所謂的態度,可一想到大學意味著一種全新人生的開始,內心中就難免有些期待了。

        張弛走了,這紅星小學就只剩下秦綠竹自己了,秦綠竹本以為自己是個能夠耐得住寂寞的人,可寂寞并不意味著像目前這種無所事事的等待。

        她支教的開局并不順利,老校長的意外生病,四方坪鄉民們對外人的排斥和警惕,讓目前的紅星小學變成了一個被屏蔽的個體,秦綠竹甚至感覺到自己滿懷激情地來到了一座孤島之上,沒有人歡迎她,甚至也沒有人愿意接納她。

        至少這個暑假,她都將在這個孤島上生活,興許因為這個緣故,她對張弛的離去居然產生了一些不舍。

        秦綠竹覺得自己有些話想對張弛說,可想來想去最終還是很實際地說道:“明天我送你去火車站。”

        四方坪沒有公交車,最近的公共交通在靈犀峰,已經變成旅游勝地的景區和這邊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世界,秦綠竹本來可以選擇將張弛送到更近距離的景區,可最后她還是決定將張弛送到澄海市火車站。

        張弛摟著秦綠竹的細腰,坐著二等座顛簸了兩個多小時終于抵達了火車站。

        秦綠竹就把張弛放在了售票口,沒有下車,只是摘下頭盔整理了一下短發:“小子,拿到通知書給我來個電話。”

        張弛笑道:“就怕你手機沒信號。”

        秦綠竹想起只能在后面小河才能偶然找到信號的紅星小學,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道:“還是我給你打吧。”

        張弛道:“做飯小心點啊,別再把廚房給點了。”離開之前,他專門針對秦綠竹做了一次專題廚藝培訓。

        秦綠竹不耐煩地擺了擺手道:“啰嗦,趕緊進去吧。”

        張弛道:“你先走吧,這邊抄牌罰款的特別多。”

        秦綠竹點了點頭,戴上頭盔,操縱摩托車向遠處駛去。

        她不喜歡告別,啰啰嗦嗦,又不是永別,有什么可留戀的?又有什么可傷感的。

        話雖如此,可心中怎么空空的,以后飯來伸手的日子就要結束了,心念及此,難免失落。

        張弛望著那位英姿颯爽的騎士追風逐電般消失在滾滾車流之中,直到看不見她的背影,這才轉身朝著售票口走去。

        林黛雨的錄取通知書已經到了,對她而言不存在任何的驚喜,其實在幾天之前,父親就已經落實了她被水木錄取的消息,她主修專業選擇了生物學,這是水木的重點學科之一,在選擇的過程中還是受到了父親的影響。

        林黛雨對這個專業談不上喜歡,也談不上討厭,一如她對學習的態度,她只是要通過這種方式來證明自己的能力,她在意的是最終的結果,而非過程本身,對大學的生活她也沒什么期待。

        林黛雨接到通知書之后并沒有主動去告訴其他人,可同學們的喜報還是接二連三地傳來了。

        劉文靜如愿以償地考上了燕南省師范大學,她想到分享喜悅的第一個人就是林黛雨。

        林黛雨耐心聽完劉文靜長達五分鐘的喜報感言,總算有了提問的機會:“其他同學都怎么樣?”

        劉文靜道:“好像有不少人已經收到通知書了,你知道嗎?那個周良民,真是幸運啊,他只過了一本線3分,可也被省師范大學錄取了,跟我同校噯!他學的是歷史系。還有那個霍青峰,他是體育特長生,考入了北方體育學院……”

        處于高度興奮中不能自拔的劉文靜在這個話題上又絮叨了五分鐘。

        林黛雨依然很耐心,可是她并沒有聽到張弛的名字,究竟是劉文靜對張弛并不關心,還是因為張弛仍然沒有收到屬于他的錄取通知書?

        林黛雨很想問,可她最終還是控制住了這個想法,她不想讓別人覺得自己對這個人產生了特別的關注,這件事早晚都會知道的,也就在這幾天一本錄取通知書會陸續送達。

        因為學校的不同,錄取書寄出批次的不同所以造成了收到的時間不同,林黛雨認為張弛被水木錄取是毫無問題的。

        劉文靜總算想起詢問林黛雨是否已經受到了通知書,在林黛雨那里得到了肯定答案之后,劉文靜在電話那頭歡呼雀躍起來,她告訴林黛雨,目前林黛雨是第二個接到水木錄取通知書的人。

        林黛雨本以為第一個收到通知書的會是張弛,可劉文靜告訴她,第一個收到通知書的是同屆的另外一位同學葛文修,那位同學是學校的保送生,也是林黛雨讓出保送名額的既得利益者。

        林黛雨婉言謝絕了劉文靜約她一起出去逛街慶祝的提議,因為她下午還要去星光小學。

        星光小學辦了暑期訓練營,這個訓練營并非補習性質,而是專門針對一些外出務工的農民工子女舉辦的。

        因為這一特殊群體在放暑假之后,因為父母上班無法照顧,有的被送回了偏遠的老家,而有的就獨自留在家里,學校推出暑期訓練營就是為了緩解這些家長的壓力。

        這個暑期訓練營是由天宇集團贊助的,因為在星光小學就讀的學生中很多家長都來自于天宇集團,林黛雨身為校外輔導員,她的父親又是天宇集團的總裁,自然要主動參與這件事。

        當然參加訓練營的不僅僅是農民工的子女,還有少數因父母工作繁忙而報名的學生。

        林黛雨負責鋼琴課,來上鋼琴課的學生并不多,鄭曉雯就是其中的一個,因為對這個失去父親的孩子專門進行過心理疏導,所以林黛雨對鄭曉雯的印象特別深刻。

        鄭曉雯在失去父親之后性格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從過去的活潑好動突然變得沉默寡言,她才十歲本應是無憂無慮的年齡,可已經很少露出笑容了。

        暑期訓練營的鋼琴訓練班人數很少,因為現在的孩子普遍都在外面報了形形色色的培訓班,鋼琴尤其是從娃娃抓起的一項教育。也因為家長們對林黛雨這位應屆高中生缺乏信心。

        如果不是鄭曉雯報了名,林黛雨幾乎就面臨無人可教的尷尬局面,雖然只有一個學生,她還是堅持了下來,校方也表現出了對她的全力支持,畢竟天宇集團是這次暑期訓練營的贊助方。

        林黛雨耐心糾正著鄭曉雯的指法,這小丫頭過去曾經學習過鋼琴,可老師并不專業,從她的錯誤指法就能夠看出,林黛雨花費了很大的精力在給她糾正,因此也對那些誤人子弟的培訓老師產生了不少怨念。

        課程就快結束的時候,有警衛過來告知林黛雨,外面來了位警察前來探望鄭曉雯。

        林黛雨猜到應該是小黎,在訓練營開始之后,小黎來過兩次,她是鄭曉雯父親鄭秋山生前的同事,一直把鄭秋山視為師父,在鄭秋山出事之后,小黎時常過來探望鄭曉雯。

        得到林黛雨的同意后,小黎很快就進入校園來到了琴房。

        讓林黛雨意外的是,多日不見的張弛居然也隨同小黎一起現身,一段時間不見,這廝黑了許多,好像又瘦了一些,不過身高似乎沒有多少增長。

        鄭曉雯見到張弛驚喜地叫道:“張弛哥哥!”她飛奔了過去,緊緊抱住了張弛。

        林黛雨和小黎對望了一眼,她們兩人都搞不明白,為何鄭曉雯會和張弛這么親,可能因為她將對父親的思念和感情寄托在了張弛的身上。

        張弛摸了摸鄭曉雯的腦袋,發現這小妮子最近身高增長了不少,十歲的她身高就已經超過了一米五,這就讓張弛產生了一些危機感,下次過來的時候,鄭曉雯的身高該不會超過自己吧?如果那樣該有多么尷尬。

        張弛給鄭曉雯帶來了一些清屏山的特產,看到鄭曉雯,他不禁就想起了已經去世的鄭秋山,想起鄭秋山對自己的關心和幫助,難免心情沉重,可在鄭曉雯面前,他又不可流露。

        張弛和鄭曉雯說了會話,放學的時間已經到了,她媽媽邱東晴應該已經在校門口等著了。

        張弛知道曉雯最近過得不錯,也就放下心來,他不想和邱東晴打照面,畢竟發生過沖突,見面難免尷尬,于是就讓鄭曉雯自己出門。

        目光和林黛雨相遇,張弛笑了笑道:“林老師,真是辛苦你了。”

        林黛雨道:“我是校外輔導員,本來就是我該做的。”

        她很想問張弛有沒有收到錄取通知書,可話到唇邊還是忍住了。畢竟張弛有香爐在自己這里,以他對香爐的重視程度,只要拿到通知書肯定會迫不及待地找自己索要香爐。

        張弛果然把話題回到了香爐上:“你該把香爐物歸原主了吧?”

        林黛雨聽他這么說看來他應該拿到了通知書:“接到通知書了?”

        張大仙人搖了搖頭,不過他對錄取充滿了信心:“那還不是早晚的事,就憑我這成績,絕對沒有任何問題。”

        “世事無絕對!”

        雖然林黛雨也認為張弛沒有問題,可聽到他信心滿滿的話就忍不住要打擊他一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