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30章 人多力量大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30章 人多力量大字體大小: A+
     
        張弛忍不住笑:“別胡說八道,人家是紅星小學新來的支教老師。”

        秦綠竹沒有睡到天荒地老,可這一覺也睡得天昏地暗,一直到了晚上,張弛過來敲門,他是擔心秦綠竹體內余毒未清,如果一覺睡了過去,豈不是芳華早逝。

        房間里傳來秦綠竹懶洋洋的聲音:“別吵我!”

        張弛聽到她說話,這才放下心來,準備離開的時候說了一句:“吃飯了!”

        這三個字對秦綠竹顯然擁有極大的吸引力,她拉開燈坐了起來,首先想到的是看看自己現在的樣子。

        李躍進針對她的那番評價她聽到了,有生以來好像頭一次有人用磕磣來形容自己,秦綠竹并不在乎外在儀表,可不代表她不在乎別人對自己的評價,被一個顏值如此粗糙的男人評價自己磕磣,是可忍孰不可忍。

        秦綠竹的嘴唇已經消腫,顏值也隨之恢復了八分,得到充分休息的身心開始恢復了昔日的良好狀態,秦綠竹端著臉盆帶著牙缸去外面梳洗,發現學校內原本擺設一樣的水管居然有水了。

        秦綠竹反反復復清理著自己的口腔,其實睡覺之前她已經刷了好幾遍,腦海中始終浮現出張弛連哄帶騙將那顆龍涎香塞到自己嘴里的情景,秦綠竹也是事后才想起,為什么不可以將龍涎香放在傷口上,而是要塞到嘴里?究竟是自己的腦子壞掉了還是因為張弛大忽悠的能力太強?

        兩個鬼鬼祟祟的男人在搭起的土灶邊遠遠向這邊張望著,張弛當然知道秦綠竹近乎潔癖一般對待口腔的真正原因。

        李躍進似乎想明白了一個問題,低聲道:“難怪她嘴唇跟香腸似的,正常人這么刷牙誰也受不了。”

        張弛無語,從李躍進身上,他看出了無知者無畏的勇氣,他還沒有向李躍進透露秦綠竹高達300+的武力值,這是一頭貨真價實的母老虎,如果李躍進不慎激怒了他,下場必定會很難看。

        可張弛并沒有提醒李躍進的打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這兩天他管得事情實在是有點太多了。如果這兩個人真正放開手腳干上一架,想來也一定非常熱鬧,張大仙人心底對此還是稍稍有些期待的。

        秦綠竹前所未有認真地梳洗打扮之后,回房又照了照鏡子,發現只是嘴唇周邊有些紅,這是吃了太多油炸干辣椒的緣故。

        秦綠竹穿著白色圓領衫,淺藍色的牛仔褲出現在土灶臺旁,李躍進一時間不太能接受,女大十八變,可這變得也太快了,上午那個蓬頭垢面的丑丫頭睡了一覺就變成了氣質高雅的白領麗人,嘴巴消腫之后,其顏值明顯發生了好幾個數量級的***。

        秦綠竹主動跟張弛打了個招呼,沒有搭理李躍進。

        李躍進并沒有察覺到秦綠竹對自己的反感,認為她只是靦腆,憨厚地笑著伸出蒲扇般的大手:“秦老師,您好,我是李躍進。”

        秦綠竹沒搭理他,看都沒看他。

        李躍進的手就僵在了半空,這貨尷尬了,自己這么大人,這么大聲音,對方該不會察覺不到自己存在吧?李躍進準備重復一遍。

        還好張弛提醒了一下秦綠竹,秦綠竹給救命恩人一個面子,嗯了一聲,眼角瞥了一眼李躍進,并沒有跟他握手的打算,敢說我長得磕磣,我不揍你就給足張弛面子了。

        李躍進因此給秦綠竹下了一個初步的定義,這位新來的支教老師并不友善。

        秦綠竹對李躍進的興趣遠不如土鍋里面的菜,她聞到了濃郁的肉香,用手指戳了戳張弛的肩頭道:“鍋里是什么?”

        “紅燒老鵝,李大哥弄了一下午。”

        秦綠竹哦了一聲,不忘提醒道:“少放辣椒。”從這句話李躍進意識到,至少在吃方面,她沒把自己當成外人。

        在秦綠竹是否是個吃貨方面,李躍進和張弛空前一致地達成了共識,李躍進甚至懷疑秦綠竹支教老師的身份,他認為介紹信可以造假,秦綠竹橫豎都不像一位人民教師,現在社會復雜,人心險惡,騙子無處不在。張弛雖然聰明可畢竟涉世不深,被人利用也不是沒有可能。

        雖然張弛認為秦綠竹不可能騙他,一個騙子要多無聊才能想起來這偏僻的山溝溝里騙吃騙喝,而且看秦綠竹的樣子應該是個有錢人,如果她的那輛懸掛京城牌照的摩托車真如李躍進所說價值好幾十萬,那么她就更沒有行騙的必要了,再說人家還有教委的介紹信。

        李躍進一副老謀深算的表情:“你太年輕,介紹信也不一定是真的,現在私刻公章的騙子多了,一把刻刀一只蘿卜就能搞定。”這貨好像很懂行。

        “那你說她騙我什么?”張弛覺得李躍進動腦子的樣子非常地有趣味。可能是李躍進的腦袋被子彈開過洞,所以腦洞跟正常人不太一樣。

        李躍進上下打量著自己的這位小兄弟,若說圖財?這小子比自己還窮,若說圖色,就張弛這長相,這身高,真攤上這種事兒該不是跟中了福彩大獎似的?那就是才華了?他有個狗屁才華啊?除了嘴碎了點。

        李躍進忽然想起了前兩天看過的一篇新聞,于是豁然開朗,他向遠處坐在樹蔭下戴著耳機聽著音樂的秦綠竹看了一眼,然后壓低聲音對張弛道:“我估計她打你器官的主意。”

        張弛真是被這貨的腦洞給驚呆了,李躍進明明智商只有90,怎么發散思維的能力會這么強?這不科學啊。

        “具體點!”張弛想看看他腦子里究竟有什么?

        “比如說你的角膜、你的腎、你的血、你的……精!”

        張弛一臉鄙視地看著吞了口口水的李躍進。

        李躍進很認真地點了點頭道:“我會打電話給有關部門證實一下。”

        李躍進說到做到,他不但給教委打了電話,還專門打電話給了在省城養病的老校長,他雖然不是紅星小學的正式員工,可紅星小學畢竟凝聚著他的不少心血,許許多多的磚瓦石塊都流淌著他的汗水。他不能容忍有人在這里行騙,更何況被騙的對象還是自己的兄弟。

        李躍進只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臆想,秦綠竹的確是前來支教的老師,為期一年,他還從老校長那里得到了一個壞消息,老校長開學恐怕無法順利前來學校,也就是說秦綠竹這位支教老師還會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代理校長。

        秦綠竹這兩天完全處于休養狀態,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當然這只是李躍進的一面之詞,秦綠竹還是主動幫助清洗碗筷他的除外,甚至幫張弛洗了衣服,內褲襪子除外。

        秦綠竹還交給了張弛2000塊的伙食費,明顯有跟他們搭伙過日子的打算。

        張弛沒收她的錢,他來這里只是度假,在紅星小學也是借住,秦綠竹才是紅星小學真正的主人,說起來他還沒給人家房租呢。飯錢抵房租兩不吃虧,他也沒有以秦綠竹的救命恩人自居,一命換一命,在他救秦綠竹之前,是人家先把他從野狼的嘴里救了下來,至多是兩不相欠。

        秦綠竹聽說張弛很快就要走了,居然有點不舍,這小子廚藝不錯,而且手腳勤快,他要是走了,誰給自己做飯吃呢?別的不說單單是土灶就夠她頭疼的了,她第一次試圖生火的時候就把整個廚房給點了。

        “你打算什么時候走啊?”

        “還得呆一周吧。”畢竟張弛現在回去也沒什么事情,通知書也不會那么早發下來的。

        秦綠竹點了點頭,通過這兩天的休養,她的身體已經完全恢復了,好了傷疤忘了疼,她又開始琢磨趁著暑期進行她徒步丈量清屏山的計劃。本想叫上張弛一起,可這兩天張弛和李躍進一起忙著對紅星小學進行修葺,今天李躍進從飲馬村招來了不少人,在原址上用石頭重新壘起了廚房。

        來得人中就包括老支書在內,秦綠竹感到奇怪,自己也跟老支書提過,可當時他對自己的態度非常敷衍,想不到李躍進一來,所有的事情都迎刃而解了。

        這群男人干活的時候,秦綠竹身為紅星小學目前唯一的主人也不能袖手旁觀,她只能干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說燒點開水,給大家泡些茶。工地現場不需要她去靠近,老支書那些人也提前告知她不要靠近,那神態仿佛自己是掃把星似的。

        秦綠竹來到四方坪已經有幾天了,她仍然沒有賓至如歸的歸屬感,總覺得自己和這方山水,和這里的百姓格格不入,可能是兩相對比的緣故,現在最能夠聊得來的就只剩下張弛了。

        到底是人多力量大,中午的時候,一間用石頭和木材搭建的廚房又在原址上重新建起來了。這種短時間內倉促搭建起來的房子有趕工之嫌,看上去也沒有任何的美感,只是就地取材原始材料的簡單堆砌,如果硬要給它扣一定和美學有關的帽子,那只能說原始古樸,最多再冠以環保綠色的稱號,肯定不用擔心甲醛超標。

        雖然李躍進和張弛盛情邀請,老支書和幫忙的那些人也沒留下吃飯,大家只是喝了口野山茶就告辭離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