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29章 實在人很氣人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29章 實在人很氣人字體大小: A+
     
        秦綠竹簡直要抓狂暴走了,可惜她腿腫著,走不動。雖然心中有火,可她感覺到原本難捱的寒意正在漸漸消褪,證明這顆龍涎香是有效果的。

        張弛向西邊的天空看了看,一輪橙紅色的太陽正在緩緩下沉,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傍晚時分。在秦綠竹恢復行動能力之前,是無法順利離開峰頂的,看來要做好在山頂渡過這一夜的準備了。

        張弛道:“我去找點樹枝過來,晚上山頂冷。”他準備升起一堆篝火,不但可以驅寒,而且可以防止野獸靠近。

        秦綠竹搖了搖頭,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她就遇到了兩條蛇,擔心張弛遇到危險。

        張弛笑道:“趁著天還沒有黑,我抓緊準備,放心吧,我不會走遠,也會加倍小心。”

        人在受傷和生病的時候會不由自主產生依賴感,強悍如秦綠竹也是如此,雖然她不愿承認,可是此刻已經對張弛這位小兄弟產生了很強的依賴感,事實上如果沒有張弛,她只能在山巔等死,說不定此刻已經毒發身亡。

        張弛在周圍找了一些枯枝,他沒有走遠,甚至沒有離開秦綠竹的視線范圍,畢竟秦綠竹目前沒有任何的自保能力,如果再來了什么野獸,她只能認命。

        張弛準備好枯枝之后,天就暗了下來,時間已經是晚上八點,他用秦綠竹的火機點燃了這堆枯枝,在空地上升起一堆篝火。

        秦綠竹應不冷了,她把那顆龍涎香取了出來,感覺唇齒中果然有清香的味道,盡管如此,她還是好好漱了漱口。看到自己的左腿仍然沒有消腫,不過原本籠罩肌膚的黑氣已經消退。

        張弛建議道:“你可以用那顆龍涎香貼在傷口上,有助于排毒。”

        秦綠竹按照他所說的做了,卻想到,如果自己一開始沒有把這顆龍涎香含在嘴里,而是直接貼在傷口上會不會有同樣的效果?內服和外敷如果一樣,這廝豈不是在故意捉弄自己?

        張弛用軍刀將紅睛青影剖開,剔出蛇骨,這條擁有靈性的小蛇,骨頭呈現出透明的質地,看上去像冰一樣。

        張弛心中暗樂,這可不是普通的蛇骨,擁有靈性,有壯骨的效果。將蛇骨晾干之后磨成粉末,然后沖服,對他的骨頭有好處,雖然達不到洗骨丹那種洗髓煉骨的效果,可應該能夠起到一些壯骨增高的作用。

        秦綠竹咳嗽了一聲,這是從張弛找到她之后她第一次發聲。

        張弛道:“感覺好些了?”

        秦綠竹嗯了一聲。

        張弛走過來看了看她的傷口,根據外觀判斷,蛇毒應該已經基本肅清了,秦綠竹將龍涎香遞給了他,這東西絕對是個寶貝。

        張弛把這顆龍涎香洗凈收好,這東西得來不易,以后可以利用這顆龍涎香煉制解毒丹。無心插柳柳成蔭,秦綠竹雖然中了蛇毒,可如果不是這個插曲,自己也找不到那條紅睛青影,也不會得到靈蛇骨。

        秦綠竹目前的表情略顯呆滯,直愣愣地看著張弛。

        張弛以為她還有些不舒服,關切道:“是不是還不舒服?”

        “幾點了?”她的聲音明顯有些沙啞。

        張弛沒戴手表,他的第一反應是去拿手機,可馬上就識破了秦綠竹的用意,如果自己掏出手機,她十有八九會奮不顧身地沖上來搶劫。張弛道:“你不是戴表了嗎?”

        秦綠竹知道自己的意圖被識破,嘆了口氣,這小子太精明,跟他用智力很難占到上風,對付這種人就應該采用武力解決,只有絕對的武力才能取得絕對的控制權。

        張弛道:“你是不是很想打我?”

        秦綠竹點了點頭,前提是張弛不把那張照片刪了。

        張弛笑道:“逗你玩的,你這人怎么一點幽默感都沒有?”他拿著手機找到那兩張照片,當著秦綠竹的面給刪掉了。

        秦綠竹道:“還有沒有?”對這小子她不是那么的信任。

        “天地良心,我留你照片干啥?而且我也吃了龍涎香。”

        秦綠竹道:“算你還有點良心。”她停頓了一下:“餓了!”不改吃貨本色。

        張弛書包里面還有烙好的雞蛋煎餅,他遞給秦綠竹一個,自己一個,又從書包里拿出了昨天沒吃完的炸金蟬,秦綠竹很熱情地招呼他坐到自己身邊來,然后毫不客氣地跟他分享著不多的食物。

        篝火熊熊燃燒,兩人坐在獨角峰的山巔之上,抬頭望著滿天星辰。秦綠竹感覺從未距離星辰如此之近,仿佛伸手就能觸摸,輕聲道:“天上好美,真想去看看。”

        “沒什么可看的,還不如人間熱鬧。”

        秦綠竹笑了起來:“說得跟自己去過一樣。”

        我滴老嘎就住在這個屯兒,我是這個屯里土生土長的人……說出來誰特么相信啊!

        望天,寂寞……

        如果能夠數著星星,伴著清風明月入眠,這劫后余生的時光不失為一個寧靜祥和安逸難忘的夜晚,甚至稱得上完美。

        可塵世間并不存在絕對完美的事情,凌晨兩點的時候天空就下起了雨,不是詩情畫意的如絲細雨,而是傾盆如注的瓢潑大雨。

        守著溫暖篝火入眠的秦綠竹被澆了個透心涼,主動要求守夜的張弛一直沒睡,坐在篝火邊打著瞌睡,雖然吃過培元丹,現在已經變得體質強壯,可畢竟今天體力消耗太大,他也不是鐵打的,突然而至的大雨淋得他睡意全無。

        張弛被暴雨澆醒的時候看到天空中紫色的閃電,如同一條紫色的大蟒撕裂黑沉沉的夜幕,擊打在山頂,一顆震徹天地的悶雷就在不遠處響起,張弛眼睜睜看著一棵樹被雷電劈成了兩半,空氣中彌散著草木焦糊的味道。心中泛起一股寒意,今晚雷公電母生活是不是不太和諧。

        秦綠竹大聲道:“這里太危險了,咱們得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躲。”面前的篝火已經被大雨澆滅,眼前突然變得漆黑一片。

        張弛扯著嗓子道:“沒地兒躲,樹林里更危險。”

        秦綠竹想起臨近北面有兩塊巖石,那兩塊巖石相互支撐,應該能夠臨時用來遮風避雨,張弛扶她站了起來,秦綠竹摟著張弛的肩膀,身高腿長的優勢展露無遺,雖然腿長,可左腿畢竟沒有完全恢復,她目前還不敢輕易活動,走路也只能一跳一跳。

        張弛看到她走得如此艱難,干脆讓她爬到自己的背上,自己背著她,秦綠竹體重很輕,張弛估計應該就在一百斤左右,心中實在是納悶,她平時吃了那么多都跑到哪里去了?

        按照秦綠竹的指印,總算找到了她說的地方,張弛背著她鉆了進去,只能說秦綠竹想像很豐滿,現實卻是骨感的,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唯一的好處就是在這里被雷電擊中的概率要小一些。

        張弛忍不住問秦綠竹這位戶外專家:“你過去千里走單騎是不是也遇到過這種極端惡劣的氣候現象?”

        秦綠竹搖了搖頭,這么倒霉的情況她也是頭一次遇到,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最重要是還活著。

        張弛好心問道:“你困不困?”

        “不困,可有點餓。”

        ……

        老校長病情穩定之后,李躍進馬上心急火燎地趕回紅星小學,卻發現張弛不在學校,學校里一個人影都沒有,走廊里停著一輛摩托車。

        李躍進雖然文化水平不高,可是關于車輛方面的知識卻非常豐富,他知道這輛寶馬摩托車價值不菲,單就這輛車的配置而言其市場價要在三十萬左右。

        如此昂貴的摩托車是不可能屬于張弛的,所以不難推斷出紅旗小學來了其他人,張弛很有可能和摩托車的主人一起出門了,李躍進看到了坍塌的廚房,又在廚房廢墟上扒拉了一會兒,排除好兄弟被壓在下面活埋的可能。

        就在李躍進準備擴大搜索范圍的時候,風塵仆仆狼狽不堪的張弛和秦綠竹兩人終于回來了。

        兩人共同的特點都是蓬頭垢面,眼圈也都是黑的,張弛好歹還有幾分人樣,秦綠竹已經失去了本來的樣貌,最夸張的是嘴巴,原本唇形完美的櫻唇,如今已經腫起老高,就像臉上掛著兩只香腸。

        李躍進最近剛剛看過一部叫《東成西就》的港片,眼前的一幕不知怎么就戳中了他的笑點,這貨沒心沒肺的大笑起來。

        已經恢復自由行動的秦綠竹當然知道這愣頭愣腦的莽貨笑得是誰,原本對世界充滿感恩之心的她突然就變得躁動起來,秦綠竹很想沖上去干脆利落地將這貨撂倒在地然后痛揍一頓,以發泄被暴雨沒頭沒腦澆了一夜的郁悶。

        張弛笑道:“李大哥,您回來了?”

        秦綠竹決定給救命恩人所謂的李大哥一個面子,她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好好清理一下自己,然后踏踏實實睡個好覺,哪怕睡到天荒地老,她實在是身心俱疲,此番戶外之旅,令她終生難忘。

        李躍進望著一言不發默默走回張弛房間的秦綠竹,有些詫異地問道:“她怎么進了你房間,老弟,她是個女的吧?”李躍進直到現在還沒敢確定秦綠竹的性別,更搞不清在他離去的這幾天發生了什么事情。

        張弛點了點頭。

        李躍進道:“你對象啊?這個長得有點磕磣啊!”實在人說實在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