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26章 勇敢者的營救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26章 勇敢者的營救字體大小: A+
     
        張弛馬上又否定了這個想法,秦綠竹那么厲害,她能遇到什么麻煩?就算遇到了麻煩,以她的能力也一定可以克服,十有八九是故意逗自己玩的。

        可哨聲仍然在繼續,張弛傾耳聽去,感覺哨聲很遠,應該來自于峰頂,也就是說秦綠竹直到現在也沒有離開峰頂。

        根據種種跡象表明,秦綠竹很可能遇到了麻煩,能讓秦綠竹求助的絕不會是小麻煩,張弛還注意到了一個問題,秦綠竹沒有呼救,其實在峰頂如果盡力呼救,他應該可以聽到,難道秦綠竹受了傷?

        張弛大聲道:“秦綠竹,你沒事吧?”他的聲音在山谷中久久回蕩。

        秦綠竹靠坐在巖石之上,她盡量將自己的左腿放低,避免毒液盡快回流,這青蛇的毒性之烈遠超她的想像,她的視野都變得有些模糊,秦綠竹想要回應張弛,可聲音虛弱,她意識到自己的聲音不可能被張弛聽到的。

        秦綠竹只能寄希望于那支哨子,她用盡所有的力量去吹響,希望張弛能夠察覺自己危險的處境。

        張弛抬頭看了看宛如刀削斧鑿一般的懸崖,獨角峰北面的懸崖垂直向上,如同一塊平面,他雖然服下了培元丹,提升得只是個人的體質,并不代表著他的身手也隨之上升了一個全新的境界。

        他和秦綠竹都帶了手機,但是手機在蒼龍嶺沒有信號,想要撥出電話可能要去山下學校附近。

        他們爬到這個地方就花了五個小時,張弛估算了一下時間,自己下山最快也要四個小時,如果再找人過來幫忙,一來一回可能要在十個小時以上了,到時候別說救人,恐怕黃花菜都涼了,秦綠竹十有八九變成秦黃竹了。

        張弛知道從獨角峰的西面上山相對難度較低,他背著秦綠竹的登山包,拎著自己的書包快步向西面繞行。

        張弛從頭到尾都沒有想過舍棄秦綠竹而去,救人是他首先確定的念頭,過去在為仙之時,張弛對生命遠沒有現在那么看重,可是當他自己斷了仙脈變成了凡人,他越發體會到生命的可貴。

        秦綠竹雖然又霸道又貪吃又喜歡攻擊自己,可人家畢竟救了他的性命。人得知恩圖報,不然就不配為人。

        張大仙人無論過去還是現在,都是一個有恩必報之人,當然他也有毛病,自從被貶下凡之后,戾氣變得重了一些,不如過去寬容,在報仇方面也毫不含糊。可凡間有個流比閃閃的詞叫快意恩仇。

        十五分鐘后,張弛拋到了獨角峰的西面,抬頭望著這陡峭的西坡,張弛不由得頭皮一陣發緊,這特么也幾乎垂直好嘛,誰說西坡容易攀登?其實誰都沒說,只是公認西坡相對容易攀爬。

        張弛檢查了一下秦綠竹的登山包,從中找出了一個急救包,根據目前掌握的情況來推斷,秦綠竹十有八九受了傷,急救包是必須要帶的,張弛從登山包里找到了一包備用的鎂粉,除此以外再也沒有找到其他的攀巖輔助工具。

        張弛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李寧牌運動鞋,這鞋是訓練鞋,根本不是登山的,更不用說攀巖了。不過這難不住他,他利用小刀將鞋底割出一個個的凹槽,以這種破壞的方法來增加足底的摩擦力。

        哎,可惜了我這雙新買的李寧。

        張弛深深吸了口氣,他不能耽擱了,已經聽不到秦綠竹呼救的哨聲,不知她現在的狀況怎樣?有一點他能夠確定,自己拖延的時間越久,秦綠竹就越危險,獲救的可能也就越小。

        張弛將必要的工具塞入了自己的書包,秦綠竹的登山包雖然先進科學,可畢竟太大。

        他決定從獨角峰的西面開始攀爬,張弛沒有攀巖的經驗,可是有墜落山崖的經歷,在上次攀爬靈犀峰的時候,他就因為一只黃鼠狼而發生意外,墜落山崖,如果不是仰仗著這張防御力10000+的厚臉皮著地,現在早就變成了一堆枯骨。

        獨角峰對他來說不啻是一次艱苦的挑戰,張弛在腦海中努力尋找著攀巖的理論,博覽群書的好處再次顯現出來。

        他知道攀巖的基本要點。抓、摳、拉、推、張、蹬、跨、掛、踏。聽起來復雜,其實都是常用的動作,無非是總結之后變成了理論,在平地上幾乎每個人都能做出這樣的動作,可是隨著高度的攀升,在遠離地面的懸崖上,首先就要面臨克服自身恐懼的問題。

        攀巖最基本的方法就是三點固定法,講究身體自然放松,只有肌肉處于放松的時候,才能保證你的動作自然不走形,要以三個支點穩定身體的重心,隨著攀爬動作的轉移,重心也要隨之轉換移動,這是攀巖穩定、平衡、省力的關鍵。

        張弛開始攀爬的速度緩慢,他在努力將理論和實際結合,記住理論和理解是兩回事,從理解到用于實戰又是另外一回事。

        一個經驗豐富的徒手攀巖者會將重心放在他的雙足上,張弛雖然也想這么干,可是現實情況并不允許,他的這雙訓練鞋并不適合攀巖,如果過度倚重雙腳,就會增加打滑的風險。

        平地打滑最多就是跌倒,可是在攀爬懸崖的過程中打滑,他面臨得就是死亡。

        張弛隨機應變,對攀巖動作做出了調整,他盡量用雙臂來分擔雙腳的壓力,這就對他的臂力有了更高的要求,也會在攀巖的過程中消耗更大的體力。

        張弛爬到十米高度的時候轉身看了看,感覺自己已經爬了很長一段距離,抬頭看,剩下的更長,從他的角度甚至看不到頂,張大仙人暗自嘆了口氣,看了看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多分鐘,照目前的速度,沒有兩三個小時自己可能爬不上去。

        張弛開始擔心秦綠竹的安危,沖著上方大叫道:“秦綠竹,你別睡著了,我來了,我馬上就到了!”

        秦綠竹的眼皮空前沉重,她感覺自己隨時都可能睡過去,就在她準備放棄抵抗,就這樣睡過去的時候,似乎聽到了有人在呼喊她的名字,秦綠竹竭力睜大了美眸,她應該沒有聽錯,張弛沒有棄她而去,應該是冒險爬上來了,秦綠竹心中有些感動,為了一個素昧平生的人竟然克服了心中的恐懼,徒手攀爬獨角峰。

        這個世界上終究還是有人在乎自己的……秦綠竹默默告訴自己,她鼓勵自己要振作。

        “我不能死,我不能放棄!”秦綠竹挪動了一下身體,她抓起水瓶喝了一口,試圖清醒過來,可頭腦仍然混混沌沌,她真得支持不下去了。

        秦綠竹想起張弛塞給她的那一包干辣椒,她找到了那包干辣椒,從中取出了一個,咬碎,艱難嚼了,一股辛辣的滋味直沖大腦,汗珠刷地從額頭上冒了出來,秦綠竹感覺自己的嘴巴好像瞬間燃燒了起來,她夸張的張大了嘴,把舌頭竭力伸出,狼狗一樣大口大口喘著氣,從心底大罵著——張弛,你這個王八蛋,有這么提神的嗎……

        張弛覺著臉皮有些癢,有一只大蚊子正試圖從他的臉上吸血,張弛不敢妄動,只能任它采擷,可大蚊子也郁悶,吸管都特么別彎了,可仍然無法刺入分毫,這是人臉嗎?人臉有這么厚的嗎?不信邪的大蚊子用盡全力往里戳——折了,失去謀生工具的大蚊子帶著一萬點怨念和悲傷嗡嗡飛走。

        張弛斜眼望著那只找錯對象的大蚊子,看來不僅僅是四肢發達的物種才會頭腦簡單。

        他的雙手交替在鎂粉袋里沾了一下,不知不覺已經爬了一半,在西坡的中段有平臺可供休息,張弛再次向下看了看,有些不能相信自己居然徒手爬了那么高。

        他對徒手攀巖的技巧已經理解得非常深刻,畢竟他在此前就擁有了豐富的理論知識,在實踐中加深對理論的了解,再用理論指導他在實踐中改進動作。

        “我特么是個天才!”張弛自我夸贊道,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張弛已經整整一個小時沒有聽到哨聲了。他不敢耽擱,在補充了水分之后,繼續向上攀爬。

        接下來的一半路程才是最為艱難的部分,三段加起來接近三十米的斷崖幾乎直上直下,最大的挑戰位于接近峰頂的地方,那斷崖由整塊的巨巖構成,高度達到十五米。

        攀巖是和懸崖峭壁的抗衡,是身體和四肢與地球引力相對抗的過程,這種心理上的刺激和震撼是難以形容的。

        張弛發現凡人有凡人的好處,神仙永遠都不會體會到這種刺激,他在攀爬的過程中,上下肢力量變得越發協調,此前的引體向上沒有白白訓練,攀爬通常由上肢引體,和下肢蹬壓抬腿移動身體配合完成

        張弛一旦開始攀爬就忘記了其他的事情,達到了心無外物的境界,他的意志本來就超人一等,而且在極端的環境下能夠保持冷靜的頭腦,培元丹改善了他的身體素質,增強了他的身體柔韌性,在他掌握攀巖技巧后,運用越來越熟練,很快又掌握了節奏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