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25章 1個人的攀巖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25章 1個人的攀巖字體大小: A+
     
        秦綠竹和張弛的理念不同,張弛看來毫無意義的事情,對她來說是一種人生的歷練和挑戰。秦綠竹決定的事情,其他人很難改變,更何況相識不久的張弛。

        秦綠竹將裝備都留在了下面,補給物資只帶了一瓶水,徒手攀巖需要將隨身物最簡化。

        張弛又好心塞給了她一塊煎餅,一小包油炸干辣椒,以免她中途感到饑餓,他對秦綠竹的飯量是了解的,干辣椒給她提神,以防攀巖的過程中犯困。

        張弛知道自己阻止不了秦綠竹,只能叮囑她道:“要小心!”

        “知道!”

        “如果遇到危險,你叫我啊!”

        “你能保護我啊?”秦綠竹沒好氣道。

        張弛咽了口唾沫,以秦綠竹的強悍武力肯定用不著自己去保護,就算真得遇到了什么危險,可能需要保護的那個人應該是自己。

        秦綠竹道:“你還是好好保護自己吧,這荒山野嶺的,萬一再有狼過來,我可鞭長莫及。”

        張弛仍然對前晚遭遇野狼的事情心有余悸,聽秦綠竹這么說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雖然咱隨身帶鞭,可也嚇不走野狼。

        秦綠竹笑道:“你不用怕,野獸一般都是晝伏夜出,這一帶地勢險峻,草木不多,狼通常不會跑到這里覓食。”

        她從自己的登山包里找出一把戶外刀遞給張弛,讓他用來防身。又告訴張弛,真要遇到了危險,就吹哨子,聽到哨聲她會來救他的。如果聽不到,就讓這貨自求多福吧。

        十二點整,秦綠竹開始了她的徒手攀巖,張弛緊張地觀望著,往往在這種時候,張弛會懷念起當仙人的時候,騰云駕霧,平地飛升,什么萬仞高崖,對仙人來說那就是如履平地,想停哪兒就停哪兒,就算酒后失足,也是跌在棉花糖一樣的云層之上,重力法則對仙人是不適用的。

        可凡人想爬上懸崖就得手足并用,稍有不慎就會墜落山崖,一失足頓成千古恨,搞不好身體零件散亂一地,想再拼湊完整都難了。

        秦綠竹脫去了上衣,只穿著一件小背心,毫不吝嗇地展露出她頸肩部和腰部的大片肌膚,陽光照射下小麥色的皮膚泛著淡金色的光華,她攀巖的動作專業熟練,每一個動作都舒展到位,身體的柔韌性絕佳。

        張弛在看到秦綠竹短時間內沿著垂直的懸崖爬到了十米的高度,一顆懸著的心漸漸放了下來,藝高人膽大,秦綠竹是徒手攀巖的高手,自己壓根就沒有替她擔心的必要。

        與其杞人憂天,不如利用這點時間繼續尋找一些藥草。張弛就圍著獨角峰周圍尋覓,今天收獲不錯,找到了一些平時市面上無法買到的藥草,雖然稀罕,卻算不上天材地寶。

        張弛返回秦綠竹攀巖的那片地方的時候,秦綠竹已經接近了峰頂,在張弛的視野中只剩下了一個小小的人影。

        秦綠竹右手抓住巖縫,左手在鎂粉袋中擦了些鎂粉,然后用左手替換右手,右手沾上鎂粉之后,利用左臂的力量周身懸空,身體來回蕩動了一下,右臂舒展開來,穩穩抓住下一個目標,她的雙手抓住了目標巖層,利用雙臂的力量將身體提拉起來,慢慢攀升,當她的雙腳站在巖層上的時候,距離峰頂還有不到五米的距離,而且巖壁已經不是垂直向上,這五米的距離已經沒有任何的挑戰。

        得到喘息的秦綠竹補充了一口水,轉頭向下望去,看到下方的張弛已經變成了一個小黑點,她開心地大聲喊道:“張弛!膽小鬼!”秦綠竹的聲音在山間回蕩。

        張弛昂起頭,因為角度的緣故他已經看不到秦綠竹,大聲回應著:“上去了嗎?爽不爽啊?”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秦綠竹豪氣干云的聲音再次回蕩起來。

        張弛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一點半了,秦綠竹登頂的時間比他預想中要長一些,看來徒手攀巖的難度可能超出了秦綠竹的預期。

        按照秦綠竹所說的路線,她從北面山崖爬上去之后,會從山勢相對較緩的西面下山,獨角峰的西面是相對緩和的一面,雖然如此,這面的傾斜度也在七十度以上,通往峰頂的途中也有三段階梯狀的垂直斷崖。

        不過對秦綠竹這種攀巖專業人士來說,加起來總長度不超過三十米的斷崖根本沒有任何難度。

        只有站在峰頂才能夠感受到自然之美,天高云淡,遠方峰巒疊翠,層巒疊嶂,一幅天然絕美的水墨丹青出現在秦綠竹的面前,熱愛自然的秦綠竹深深吸了一口氣,陶醉在這空靈清幽的環境之中。秦綠竹認為張弛的行程充滿了遺憾,一個沒有任何冒險精神的年輕人無法看到真正的風景,也無法體會到自然帶給心靈的沖擊和洗滌。

        峰頂面積雖然不大,可卻是遠望觀景的絕佳地點,秦綠竹在峰頂流連忘返,呆了足足半個小時方才開下山,她向西坡走去的時候突然感覺頭頂風聲颯然,秦綠竹反應機敏,身軀一側試圖避過來自頭頂的襲擊,眼角的余光瞥到從一旁樹枝上閃出一道紅光,卻是一條長達一米的赤鏈蛇向她發起了突襲。

        秦綠竹擁有豐富的戶外經驗,她知道赤鏈蛇通常是無毒的,雖然如此她也不能掉以輕心,右手探出,準確無誤地抓住赤鏈蛇的七寸,那赤鏈蛇被她掐住了七寸要害,蛇身扭曲纏住她的手臂,秦綠竹左手也跟了上去雙手用力收緊,硬生生將赤鏈蛇扼死在她的指掌之中。

        秦綠竹松了口氣,以為危險已經過去,可突然腳下也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一條通體碧綠,幾乎和草色相同的小蛇如利箭一般從草叢中激發而出,咬在她的小腿之上。

        秦綠竹嬌呼一聲,因為這條小蛇體型較小,加之擁有保護色,剛才秦綠竹專心對付那條突襲自己的赤鏈蛇,卻忽略了腳下,等她發現為時已晚。秦綠竹右手抽出軍刀,對準蛇頭斬去,她出刀穩準狠,刀光閃過,小蛇身首異處,蛇頭仍然附在她的左小腿上,失去腦袋的蛇身在地上扭曲掙扎。

        秦綠竹用刀尖將蛇頭挑落,從三角形的蛇頭判斷,這條蛇十有八九有劇毒。

        秦綠竹第一時間用軍刀割開自己的褲腿,將受傷的小腿暴露出來,然后用布條扎住膝彎,避免蛇毒隨著血液擴散,她觀察了一下小腿的傷口,有兩個血洞,血洞雖然不大可是很深,秦綠竹已經能夠斷定咬傷她的是毒蛇,只是目前還不知道毒性如何。

        她先用水沖洗了一下傷口,再用小刀將傷口劃開十字,本以為切開的過程會非常疼痛,可傷口已經麻木,秦綠竹意識到這毒蛇的毒性應該極其劇烈。她現在非常的麻煩,因為手機沒有信號,所以她并未帶手機上山,其實帶了也沒有任何作用。

        秦綠竹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靜,目前能夠幫助她的只有張弛了,而張弛還在獨角峰下,她已經接近獨角峰的西坡,張弛現在身在獨角峰北面,秦綠竹用盡全力尖叫道:“救命!”

        秦綠竹發現自己的聲音并沒有傳出去,她沒有聽到剛才激情朗誦之時峰巒環繞的回響。秦綠竹意識到并不是位置的原因,被毒蛇咬中的這會兒功夫,她的身體已經發生了變化,她感到有些頭暈,而且周身酸軟提不起力氣。

        秦綠竹用力擠壓著傷口,希望將毒血盡可能擠出,同時努力呼喊著救命,她希望張弛能夠聽到,可聽到又能怎么樣呢?張弛能徒手爬上獨角峰嗎?就算他可以,他會冒著生命的危險去救一個素昧平生的人嗎?

        秦綠竹知道自己的聲音一定受到了影響,她的氣息變得短促,因此她的聲音不可能傳送出太遠,就在秦綠竹一籌莫展之際,她想到了隨身攜帶的哨子,顫抖的手抓起胸前的哨子,湊在唇邊,秦綠竹用盡全力吹響哨子,她的全部希望,她的生命都寄托在這小小的哨子中。

        張弛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距離秦綠竹成功登頂已經過去了四十分鐘,她應該已經在返回的途中了,張弛收拾了一下東西,準備向西面轉移,按照原定的計劃,秦綠竹從北面登頂之后會選擇從西面下山,他們可以在那里會合。

        張弛背起秦綠竹的登山包,感覺分量不清,秦綠竹在里面放了不少的東西。他準備離開的時候,隱約聽到了哨聲,缺乏戶外經驗的張弛第一反應可能是鳥叫,可山風送來的哨聲顯得非常短促,張弛這才意識到可能是哨聲,他拿起登山包上的哨子,對著哨子也吹了一下,作為對秦綠竹的回應。

        哨聲仍然在持續,張弛斗氣似的接連吹響了幾下,自語道:“誰還不會吹啊?”說完卻又意識到了什么,因為秦綠竹離開之前曾經說過,如果他遇到了緊急狀況可以吹這個哨子。現在是秦綠竹率先吹響了哨子,難道秦綠竹遇到了麻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