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24章 我長相怎么了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24章 我長相怎么了字體大小: A+
     
        他們兩人選擇的路線就是難度較大的西北坡,開始的時候山勢還算平緩,可走到半山腰之后山勢就突然變得陡峭起來。

        秦綠竹本來擔心張弛的體力跟不上自己,可是在連續徒步三個小時之后,秦綠竹意識到這廝的體力絕不在自己之下,根本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疲態。

        只是張弛在登山的過程中很不專心,容易被其他的事情分散精力,不是挖樹根就是采野果,要么就干脆去小溪里找石頭,秦綠竹在樹蔭下休息的時候,他仍然沒有閑著,正在用錘子砸著剛剛發現的一大塊石頭。

        秦綠竹開始佩服他旺盛的精力了:“張弛,你砸什么呢?發現狗頭金了?”

        張弛成功將石頭敲碎,從中撿到了一塊透明的像琥珀一樣的東西,這貨很開心,拿著那雞蛋大小的琥珀對著太陽看了一會兒。

        秦綠竹道:“給我看看。”

        張弛把琥珀扔給了她,秦綠竹一把接住,她對琥珀雖然沒什么研究,可也沒覺得這東西有多珍貴,大是挺大,可里面雜質太多,也不通透,中間還包裹著一個黑色的圓疙瘩,看上去就像是一顆驢屎蛋。

        秦綠竹道:“什么?”

        張弛道:“琥珀啊!”

        “我是說里面。”

        張弛道:“龍涎香!就是龍的粑粑。”說的太專業怕她聽不懂。

        秦綠竹忍不住笑了起來,他覺得自己那么好糊弄,龍涎香是抹香鯨的糞便好嘛,哪會那么小,肯定是好大一坨。她將琥珀扔還給了張弛,張弛雙手接住。

        “騙子!”秦綠竹給張弛一個中肯的評價。

        張弛心說你肉眼凡胎當然看不出這是龍涎香,真正的龍涎香不是抹香鯨的糞便好嗎,那是因為真龍絕跡了,所以現代人以次充好,以翔充香。

        這琥珀里面是香香龍的糞便,雖然同為排泄物可兩者有天壤之別,一滴龍涎香,黃金千萬兩,指得就是這種,香氣還在其次,最主要是這龍涎香可以解毒,是用來煉制解毒丹的絕佳材料。

        秦綠竹喝了口水,忽然問道:“你身高多少?”

        張大仙人有點郁悶,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我身高多少跟你有什么關系:“不到一米八。”其實他想回答不到一米九的,反正也沒毛病。

        秦綠竹道:“差遠了,我看你還不到一米六五。”

        張弛很違心地說道:“我去醫院測過骨齡,醫生說我骨垢線沒閉合,還能長十厘米。”被女人鄙視身高總是件憋屈的事情。

        秦綠竹道:“醫生騙你的,現在醫院的許多科室都是莆田系承包的,不騙你能長十厘米怎么給你開藥啊,你都十八了,已經過了最佳發育期。”她準備喚醒這個發夢的少年回到殘酷的現實中來。

        張弛心說你大概還不知道有洗骨丹這種東西,只要我煉成洗骨丹,我的骨骼就能恢復增長狀態,我的身高就能再次發育,在身高上秒殺你也不在話下。

        秦綠竹似乎從打擊張弛的過程中得到了某種歡樂:“不過,你也不用自卑,現在許多成功人士的身高都不出眾。”

        “我就是目前矮了點,我又不是殘疾,我心理健康精神正常,我有什么可自卑的?”

        秦綠竹道:“現在女孩子找對象首先就要求身高,你這種就叫三等殘廢。”看到張弛心理素質那么強大,秦綠竹忍不住還想打擊他。

        張弛厚顏無恥道:“這點我完全不用擔心,追我的女孩子多了去了,一水的白富美。”

        秦綠竹被他的無恥逗笑了:“有多白,有多富,有多美啊?有照片嗎?給我看看!”

        張弛的好勝心被秦綠竹給激起,他把手機掏出來了,誰手機里還沒幾張美女的照片啊,這貨翻了翻,先確定沒有不宜觀看的內容,然后找到了畢業大合影,里面女同學海了去了,可要說所有人都追自己,這牛逼吹得好像有點大。

        這貨往后又翻了一張,找到了一張他和林黛雨同框的照片,這是他和林黛雨說話的時候,侯博平偷拍的,然后發給了自己。

        林黛雨這張照得很溫柔,剛好對他笑著呢,張弛拿給秦綠竹看。

        秦綠竹接了過去,本來準備好寒磣他幾句,可看到林黛雨的照片之后不得不承認這女孩很漂亮,絕對是千里挑一的美女,秦綠竹將信將疑道:“你女朋友?”

        “昂!”反正林黛雨不在,我特么隨便吹吹,周圍也沒稅務所,不用上稅,他說完又道:“其實我還在考慮要不要接受她追求呢,沒辦法,追我的太多,我要是答應了她,得傷多少女同學的心。”

        秦綠竹看到這貨小人得志的樣子,真想把手機拍在他臉上,嘚瑟什么?這小子十有八九是吹牛的,不過就憑他這張舌燦蓮花的嘴,哄幾個涉世未深的單純少女應該沒毛病。

        “這女孩好像叫林黛雨吧?”

        張弛聞言一怔,難不成秦綠竹認識林黛雨?腦筋急轉彎,想起秦綠竹從報紙得知自己是省文科高考狀元的事情,馬上就明白秦綠竹信息的來源,他點了點頭道:“沒錯,才貌雙全,她還是今年省理科狀元。”

        秦綠竹將手機還給了張弛:“這女孩難得,看中了你的才華,都不介意你長相了,要珍惜啊。”

        張大仙人一臉憤慨:“秦綠竹,你把話給我說清楚,我長相怎么了?”

        顏值是張弛目前的短板,主要還是身高,要說自己的這張臉雖然不算劍眉朗目鼻直口方賽潘安的美男子,怎么也算得上五官端正吧,可仍然被秦綠竹給無情鄙視了,張弛憤憤然,我長相不好,你長得好看?

        答案是顯而易見的,秦綠竹長得的確很好看,雖然打扮中性,做事隨性,生活惰性,可舉手抬足就帶著那么一股率性的范兒,張弛甚至想,如果把他們兩人放在一起,秦綠竹對美女的吸引力可能比自己這個真男人更大一些。

        山路越發艱險,秦綠竹轉身提醒張弛要注意腳下,其實她還是比較關心這位同行的小兄弟的。

        張弛已經把背簍留在了剛才休息的地方,東西都轉移到了書包里面,手足并用在陡峭的山坡上爬行,在培元丹的藥效被身體成功吸收之后,張弛的體質也在穩步提升,別看爬了那么老半天,可一點也不覺得累。

        兩人終于爬到了獨角峰下,秦綠竹看了看時間,現在是中午十一點,他們處于獨角峰的西北,兩人站在獨角峰巨大的陰影中,同時抬頭望去,卻見獨角峰拔地而起,獨角峰的四周都是光禿禿的石崖,在接近峰頂的部分方才有了植被,如同帶著一頂巨大的綠色帽子。

        張弛粗略估計了一下,從他們所在的地方到獨角峰頂部估計要有兩百米的距離。張弛拿出了他的雞蛋煎餅,準備補充能量之后返程,他不認為他們憑著現在的裝備能夠爬上獨角峰。

        秦綠竹接過張弛遞來的煎餅,一口氣吃了兩個。煎餅里面夾著雞蛋,再用油煎過,香著呢。

        張弛道:“咱們如果現在下山,估計天黑前能回去。”

        秦綠竹道:“沒到峰頂就走啊,怎么能半途而廢呢?”她將背后大大的登山包放了下來,從中找出一雙好看的紅鞋子換上,這是專業的攀巖鞋,秦綠竹來此之前就已經做好了準備,她要徒手攀上獨角峰。

        張弛知道徒手攀巖是在沒有任何保護措施下的攀巖,需要的工具除了鎂粉袋就是攀巖鞋。在張弛看來這就是冒險玩命,秦綠竹選擇這樣的運動并不稀奇,從她騎摩托車時不要命的駕駛習慣就能看出來了。

        秦綠竹做著準備活動,張弛這才想起看了看她的手繪圖,原來秦綠竹早就做好了規劃,走過南闖過北,單騎獨行萬里的秦綠竹什么場面沒見過?

        剛才的那段蒼龍嶺對她而言根本沒有任何的挑戰性,最多只能算是預熱,她今天前來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挑戰一下獨角峰,非但要徒手攀巖,她還要選擇獨角峰北面垂直九十度的懸崖,雖然獨角峰周邊全是陡峭的山崖,可是挑戰性最大的還是北面,北面幾乎垂直,而且巖壁相對光滑,難度系數極大。

        張弛對極限運動的看法就是吃飽了撐得,安安穩穩地活著不好嗎?干嘛去玩命?張弛道:“秦老師,您想想那些孩子,咱不冒險行不?他們還等著你去教書育人呢。”

        秦綠竹抬頭審視著這筆直向上的山崖,美眸中流露出興奮狂野的光芒,她預估了一下時間:“放心吧,我最多兩個小時就能爬一個來回。”

        張弛道:“我可爬不上去!”

        秦綠竹白了他一眼道:“膽小鬼,男子漢連這點勇氣都沒有。”話雖然這么說,她可并不是要用激將法,徒手攀巖運動沒有經過正規的訓練不能輕易嘗試,就算張弛敢爬,她也不會同意。

        張弛惜命,因為這條命來之不易所以格外惜命,惜命不代表害怕,只是不想把生命浪費在毫無意義的事情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