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20章 火燒廚房(為愛喝咖啡盟)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20章 火燒廚房(為愛喝咖啡盟)字體大小: A+
     
        張弛不知是被飄來的煙味還是被這句話給嗆到了,剛剛吃到嘴里的那口面,嗆了出來,劇烈地咳嗽,秦綠竹從石碾子上站起來,熱心地幫他拍著后背。她的手勁著實不小,拍得張弛感覺整個胸腔都震顫起來了。

        張弛感謝秦綠竹的好意,卻抓緊從她身邊逃開,這手勁能把心臟從胸腔里拍出來。

        等張弛吃完,秦綠竹主動表示要去刷碗,可想刷碗首先要解決一個問題,學校里沒有水,必須去后面的小河挑水過來。廚房里有水桶也有扁擔,秦綠竹道:“你去挑水,我來刷碗。”

        張弛怔怔地看著秦綠竹,她倒是會挑輕活干。

        秦綠竹看出了這廝對自己的不滿:“你那么健壯的一個小伙子,總不能讓一個女人去挑水吧?你看你這一身的肥肉那么發達,腹肌都快爆炸了。”

        張弛暗嘆倒霉,我特么腹肌爆炸,我那是沒來及減下去的肥肉好不好,你秦綠竹拍馬屁都照著腰眼子搗。

        他去小河里挑了兩桶水,按理說已經足夠刷鍋刷碗的了,秦綠竹卻提出讓他一鼓作氣把水缸給裝滿了,據說今晚有暴雨。如果下雨之后,山泥混入河水之中,就不能吃了。

        張弛只好去多挑了幾擔。

        秦綠竹把鍋碗都刷了,不過接下來的舉動就讓張弛有點憤怒了,她居然用張弛辛苦挑來的水刷她的摩托車,這也太不尊重別人勞動成果了,張弛本想跟她理論,可想想也沒什么必要。

        眼不見心不煩,干脆拿著魚竿去小河邊釣魚,等魚上鉤的時候,張弛接到了李躍進的電話,李躍進已經將老校長送到了省城,可老校長到了省城就突發腦梗進了醫院,李躍進總不能現在就走,所以可能要在省城多呆幾天,等老校長病情穩定之后再走。

        李躍進這一送就是千里之外,連自己也回不來了。

        張弛本想告訴他支教老師秦綠竹的事情,可轉念一想跟李躍進說了也沒啥用,他那暴脾氣只會著急上火,只是告訴李躍進不要擔心自己,他在這里過得不知多么快活。

        李躍進念念不忘張弛鍛煉的事情,張弛騙他說自己今天五點鐘就起床鍛煉了,按照李躍進的吩咐一點都沒偷懶。

        掛上電話張弛看到魚竿一點動靜都沒有,后方草叢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轉身望去,卻是秦綠竹走了過來,張弛本以為她想來看熱鬧,可秦綠竹從他身邊經過直接往上游去了,尋了塊合適陰涼的地方,將身上背著的大包放下。

        張弛看到秦綠竹從里面取出了一整套專業釣魚的設備,舒舒服服在支開的釣魚椅上坐下,準備好魚竿也開始釣魚。釣個魚也搞得那么復雜,在張弛看來這就是裝波依,不管你搞得儀式感多隆重,最重要的結果還是上魚,張弛對自己釣魚的水平相當自信,相信小竹竿也能勝過秦綠竹那套高精尖。

        可現實卻很快打臉,張弛這邊魚竿紋絲不動,秦綠竹那邊卻很快就有了斬獲,而且是一條接著一條。

        張弛看到秦綠竹不停上魚,自己這邊卻一無所獲,雖然他很有耐心,可當這種狀況持續了一個小時之后,他終于意識到如果繼續在這里呆著只能當人家的陪襯。

        工欲善必先利其器,自己手中這青竹制成的原始魚竿和人家現代化的裝備畢竟沒法相比。而且他懷疑自己的位置沒選對,魚都聚集在上游,被秦綠竹給截留了。

        秦綠竹看到這廝目光不時向自己這邊瞥來,看穿了他的目的,馬上鄭重聲明道:“憑本事吃飯,你別打我的主意。”

        張弛聽著就來氣,剛才搶我雞蛋面的時候你咋不說?現在跟我分得那么清楚。他準備收起魚竿走人,就在這時候魚竿一沉,張弛大喜過望,耐著性子溜了一回水中的獵物,成功將之釣了上來,卻是一只足有三斤重的野生甲魚。

        秦綠竹那邊已經收了漁具,拎著魚箱過來,不無羨慕道:“厲害啊,居然釣了這么大一王八。”

        張弛得意洋洋,野生甲魚可是大補,今晚有的吃了。

        秦綠竹道:“晚上做個甲魚撈飯,有口福了。”她還真是沒拿自己當成外人。張弛知道她的收獲也不少,兩人今晚就拼伙吃飯,誰也沒吃虧,得嘞,我寬宏大量,犯不著跟女人一般見識。

        秦綠竹不會做飯,甚至不會宰魚,她告訴張弛自己最擅長的事情就是吃,所以她只能干點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說幫忙拿著戰利品,又比如說刷刷碗,擦擦桌子,最多也就是拔蔥剝蒜,宰殺野生動物的事情她是絕對不會做的,因為她從不殺生。

        張弛沒想到幾條河魚和甲魚都被上升到了野生動物的高度,只好充當了廚子的角色,準備去宰殺甲魚的時候,卻發現桶里的甲魚已經不在了,按理說那么深的桶不可能爬出來,再說周圍也沒有看到甲魚的影子,問過秦綠竹方才知道她居然私下把甲魚給放了。

        “上天有好生之德,甲魚那么可愛,你怎么忍心吃它呢?”秦綠竹振振有辭。

        張弛這個郁悶啊,今天釣到甲魚的時候不是你說要甲魚撈飯,還說有口福的?

        女人說變就變,秦綠竹雖然一副男人婆的模樣,可終究改變不了她是女性的事實,她理直氣壯地說自己改主意了,她不想殺生,而且她也不喜歡吃什么甲魚撈飯。

        張弛聽到她說出不想殺生這四個字的時候頓時有種不祥的預感,第一時間去秦綠竹裝魚的魚箱去查看,發現里面已經空空如也,原來秦綠竹剛才在河邊釣到的魚雖然不少,可她釣一條放一條。

        殘酷的現實讓張弛有點抓狂,原本計劃的一頓營養豐富的大餐轉瞬之間就變成了泡影。這種心理上巨大的落差,讓張弛有些出離憤怒了:“為什么要把魚放了?”

        “我釣得魚,我當然有支配權。”

        “可是那王八是我釣得,你憑什么給我放了?”

        “我放得是王八又沒放你,你急什么?”

        “呃……”張大仙人差點沒把一口老血給噴出來,火源石熱了,這次搜集到的是他自己的怒火。

        秦綠竹笑了起來,沒想到她笑得居然還很好看,煙癮那么大,牙齒非但沒被熏黑還晶晶亮的白,白得都有些耀眼了。秦綠竹道:“別生氣啦,一個大男人心眼怎么這么小?”

        張弛道:“秦綠竹,你身為一個人民教師,懂不懂得尊重別人?”

        秦綠竹道:“尊重啊,可人是需要相互尊重的,我不吃葷的,你可不可以尊重我的飲食習慣?”

        “我……”

        秦綠竹非常寬宏大量地笑了笑道:“算了,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我不跟你計較,你也別放在心上。”

        張弛把本用來殺甲魚的刀往砧板上重重一砍,然后解開圍裙摔在了地上,辛苦釣來的魚都沒了,還吃個屁啊!自己又不欠秦綠竹什么?我憑什么伺候你?就因為你是新來的支教老師,跟我有半毛錢關系嗎?我雖然寬容,可并不代表我沒脾氣。

        張弛看到走廊下的摩托車,秦綠竹已經擦干凈了,張弛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沖動,他很想去拿一把改錐,照著摩托車的兩條輪胎狠狠扎下去,放氣的聲音一定很爽。

        張弛甚至產生了離開的念頭,如果繼續在紅星小學呆下去,無疑要面臨和這個女土匪朝夕相處的問題,張弛感覺自己連一分鐘都不想呆下去了。

        秦綠竹道:“生氣了?”

        張弛搖了搖頭:“你晚上自己吃吧。”

        秦綠竹朝他犯了個白眼:“嘚瑟什么?你以為我不會做飯啊?”

        張弛還給她一個白眼,就憑你?廚房那土灶你把火生起來先!

        張弛這次的隨行物品中還有一碗泡面,一根火腿腸,被秦綠竹那么一攪和,他已經沒了大快朵頤的心情,晚飯準備就吃泡面解決。

        張弛很快就明白自己低估了秦綠竹的能量,秦綠竹不但生起了火,而且她生起的火把廚房都給燒了起來。張弛在房間內聽到秦綠竹的尖叫聲,湊在窗戶向外望去,看到廚房濃煙滾滾。

        然后看到秦綠竹蓬頭垢面地從濃煙滾滾的廚房內奪門而出,一邊跑一邊尖叫道:“失火了,失火了!”

        張弛趕緊沖了出去,來到水缸前拎起了水桶,沖進了廚房,秦綠竹是在生火點灶的過程中點燃了柴堆,張弛把手中的一桶水潑向燃燒的柴堆。

        秦綠竹也拎著另外一桶勇敢地沖了進來,她看都不看就朝起火的方向潑去,張弛剛剛轉過身來就被她兜頭蓋臉澆了一身。

        秦綠竹吐了吐舌頭,她可不是存心要潑張弛,誰讓他站在火源前頭?一轉身又沖了出去,顧不上道歉,現在當然是救火要緊。

        柴堆上的火在兩人齊心合力之下總算撲滅,張弛今天辛苦裝滿的水缸也全部清空見底,望著狼藉一片的廚房,宛如落湯雞一樣的張弛長舒了一口氣:“你干的好事啊!”

        灰頭土臉的秦綠竹卻沒有表現出絲毫的歉意:“誰讓你逼我做飯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