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16章 接風宴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16章 接風宴字體大小: A+
     
        李校長笑道:“躍進,你這個暴脾氣得改改,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現在是法治社會,別那么重的江湖氣。強扭的瓜不甜,人各有志,走就走吧,我再打報告申請,相信組織一定會盡快幫忙解決困難的。”

        李躍進拍了拍張弛的肩膀道:“兄弟,要不你留下來當老師吧,你不是高中生嗎。”

        張弛心說你可真敢想,我馬上就要上水木的人了,好好的大學我不上,來這里當鄉村教師?

        李校長就是明白人道:“人家小張還得上大學呢,對了,考得怎么樣啊?”

        張弛謙虛地笑了笑:“一般。”

        李校長以為人家也不方便說,于是沒追問,可李躍進居然把張弛的分數給記住了:“不咋地,才考了748,還跟我說要上水木,不切實際。”

        李校長滿臉的震驚,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轉身就出門了。

        張弛和李躍進都沒想到他會是這個反應,兩人面面相覷,李躍進嘆了口氣道:“我就說讓你別吹牛逼吧,你看看,一說考水木,把我叔都給氣著了。”

        張弛有點郁悶,我怎么就吹牛逼了?剛才吹牛逼的明明是你好嘛。其實李躍進也沒吹牛逼,748沒說錯啊,我就是考了748,我上水木怎么了?招你惹你了?張弛認為李校長不會因為這點小事生氣。

        “真是你啊!”李校長拿著報紙又從外面沖了進來,老校長激動極了,其實他聽到張弛的名字就覺得有些熟悉,剛才李躍進一說張弛考了748分,李校長頓時想起報紙上的新聞,今年北辰一中出了一位省高考文科狀元,總分竟然考到了748。

        李校長剛才出去是為了找報紙驗證,雖然報紙上張弛的照片是真人PLUS版,可從五官上還是能夠認出是他本人,李校長道:“貴客啊,貴客啊!張弛同學,你的到來讓我們整個紅星小學,不!整個四方坪蓬蓽生輝啊!”

        李躍進認為這老頭可能因為手下員工的離職受了不小的刺激,總而言之現在的表現很不正常。其實剛才他對張弛就很熱情,可現在更熱情,熱情地讓李躍進都感到有些肉麻了,整個四方坪蓬蓽生輝,太假了吧,縣領導來視察也沒見他那么說,這老頭套路深啊,這老頭子假得很啊!

        張弛道:“李校長您這么說我可無地自容了,我也是湊巧考得還湊合。”

        李校長第二次跟張弛握手,這次抓著他的手牢牢不放,張弛心里都有些發毛了,老校長該不會真動了要把自己留在紅星小學當教師的念頭吧?

        李校長道:“太好了,張弛啊,我有個不情之請,能不能給我們學校的孩子做個報告,介紹一下你的寶貴學習經驗,鼓勵一下他們,孩子們要是知道省高考文科狀元蒞臨我們紅星小學,一定會開心的不得了。”連蒞臨都用上了。

        張弛心說我能有什么寶貴經驗,總不能跟這些小學生灌輸學習無用論,我壓根就沒怎么學習,都是吃了通竅丹然后學習才突飛猛進,那不是把祖國未來的花骨朵給害了嗎?那種缺德事咱可不能干。

        張弛本想婉拒,李躍進已經大咧咧替他答應了下來:“那還不是小事一樁,叔,沒問題,他最近都不走的。”

        李校長激動道:“太好了,太好了,那就這么說定了,明天孩子們返校,就抽一個小時給孩子們做個報告。”老校長很激動地轉身出門準備飯菜去了。

        張弛哭笑不得地望著李躍進道:“哥,您這么坑我好嗎?”

        李躍進道:“說啥傻話呢,這不叫坑你,我整天都想給這幫孩子們上課,可我叔就是不同意,機會難得。給孩子們作報告,這是多大的榮耀?”

        他好為人師的毛病還真是不小,滿臉的羨慕表情做不了假。

        李躍進拍了拍張弛的肩膀:“兄弟,房間有水,你先洗把臉,休息休息,我去幫忙做飯啊。”

        張弛只能接受現實,不就是做個報告嘛,自己編得勵志一點,正能量一點。

        他把東西歸攏了一下,山里涼快,雖然沒有空調房間里還是涼颼颼的。張弛洗了把臉,拿出手機,發現手機在房間里居然沒信號。

        來到外面,看到李校長正在院子里殺雞,張弛湊了過去:“李校長,忙著呢?”

        李校長笑道:“散養的老公雞,躍進知道你要來,特地從周圍村子里搜來的,你看這小爪多長。”

        張弛的心情許久沒有那么放松了,城市里雖然繁華,可燈紅酒綠的背后藏著喧囂和空虛,只有在遠離城市的山村里面身心才能得到真正的放松,他準備呆十多天再回去,估計回去的時候錄取通知書也該到了。

        張弛發現李躍進這會兒不在,問起他的下落,從老校長這里知道李躍進去學校后面的小河了,他提前抓了魚,將魚簍浸在河水里,等客人到了再現殺,這樣才能保持魚的鮮度,李躍進為了張弛這位小兄弟的到來準備得非常隆重,這個人表面粗枝大葉,其實也是個有心之人。

        張弛也不好意思閑著,他幫忙拔蔥剝蒜打下手,他過去在天庭的時候就是個極有眼色的主兒,打雜幫廚對他來說輕車熟路。

        在三人的共同努力下,美食很快就準備完成,李校長親自下廚,燉了老公雞貼鍋餅,又用李躍進從后面小河里抓的純野生魚燴了個雜魚,當地的鍋燒豆腐,干筍炒肉,還有幾道野菜。

        張弛讓他們別搞得太隆重,只有三個人也吃不許多。

        月亮爬上樹梢的時候,三人在小矮桌旁坐了,李躍進拿出自釀的高粱酒先給李校長滿上,又給遠道而來的張弛滿上。

        李校長道:“躍進,小張還是高中生,你就別讓他喝了。”

        李躍進道:“沒事兒,他都畢業了,男人不喝酒,枉在世上走。雖然長的丑,小酒天天有。”

        張弛笑道:“李校長,我還有些酒量。”滿十八了,成年了,畢業了,可以光明正大地喝酒了。

        李校長端起小黑碗歡迎張弛的到來,又感謝他同意明天給孩子們做報告。

        李躍進夾起倆大雞腰子放在張弛碗里,熱情招呼道:“好好補補,保你明兒起來梆梆硬。”

        張弛準備讓給李校長,李躍進道:“我叔啃個雞爪子就行了,他年紀補了也是白補。”

        李校長哈哈大笑:“你這個莽貨,就會作踐你叔。”他主動夾起了雞爪子:“我還就愛這口,富含膠原蛋白。”

        李校長在明天學生返校之后也會去省城兒女那里,他不在的這段時間,學校就交給李躍進照看。所以席間又向李躍進交代了注意事項,他這次得走一個多月,老校長將紅星小學早就當成了自己的家。

        李校長到底年齡大了,不勝酒力,喝了兩碗酒就有些上頭,他也不想耽誤人家小哥倆聊天,說了一聲先去休息了。

        李躍進端起小黑碗跟張弛碰了碰,一口飲盡,張弛沒有他的酒量,只喝了一半。

        李躍進忍不住抱怨道:“你小子喝酒真不爽利,你看人家小黎。”提到小黎這貨兩眼發光:“兄弟,最近你見沒見到小黎啊?”

        張弛點了點頭,他臨來之前還專門跟小黎聯系了一下,讓她幫忙留意自己的錄取通知書,錄取通知書投遞的地點就寫得他們派出所。

        李躍進放下酒碗,神神秘秘道:“哥問你一事兒,那小黎她有對象嗎?”

        張弛一臉懷疑地望著這貨,看得李躍進有些心虛:“你瞅啥啊?”

        “你是不是對黎姐有什么想法?”

        李躍進苦笑道:“我就隨口一問,我哪敢啊!那是一母老虎,再說我又喝不過她……”這事兒想起來都丟人,自己一大老爺們居然讓個年輕的女孩子給喝趴了。

        張弛道:“她的私事兒我還真不了解,不過我倒是沒見過。”

        “那就是沒有。”李躍進來勁了。

        張弛笑道:“想追人家?”

        李躍進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腦勺:“我一窮光蛋,又沒正式工作,我怎么配得上人家,別開我玩笑了。”

        張弛道:“有志者事竟成啊,沒有誰會永遠窮下去,窮則變,變則通。只要肯努力,這世上沒有成不了的事兒。”

        李躍進被他這番話說得熱血沸騰,可沸騰是短暫的,嗖嗖的山風一吹,這貨馬上就冷靜了下去,想想罷了,小黎和自己的境況是一天一地,根本沒有任何可能,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還是趕緊打住吧。

        李躍進道:“明天你給學生們做做報告,等后天我再帶你進山。”

        張弛點了點頭:“還去靈犀峰嗎?”

        李躍進搖了搖頭,靈犀峰是清屏山的最高峰,也是最有名的山峰,目前旅游開發已經非常完善,可在當地人看來那地方就失去了野趣,其實沒開發的山頭美麗的景致很多。

        李躍進指了指學校后面東北方向,那里是蒼龍嶺,雖然海拔只有1500米,可勝在原生態,論到山勢之險峻,風景之秀美在他看來還要勝過名聲在外的靈犀峰,不是自己人咱都不告訴他。

        張弛幫李躍進斟滿酒,問道:“哥,跟我說說你過去當兵的事兒。”

        “都過去的事情了,說那干啥啊。”

        “我聽馬東海說,你當年挺威風的。”

        “好漢不提當年勇,兄弟,不聊這些,你不是想跟我學武功嗎?明天五點起床,我教你。”李躍進對當年的事情諱莫如深。

        張弛望著這位好為人師的老大哥,一臉痛苦道:“哥,我明兒就想睡個懶覺,您饒了我吧。”

        自從今天領教李躍進教自己開車之后,張大仙人已經打起了退堂鼓,還是別跟他學功夫了,就李躍進這急脾氣,只怕武功沒學成,還得挨幾頓暴揍,我來這里是度假的,可不是找虐的。

        李躍進道:“睡懶覺啊,行!理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