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13章 我教你啊(為盟主木木3壽)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13章 我教你啊(為盟主木木3壽)字體大小: A+
     
        林朝龍終于體會到百密一疏的后果,他本以為自己做任何事都滴水不漏,可今天無意中向女兒展示他手機相冊中照片的時候,無意中把錦江之星的卡片給劃出來了。

        林黛雨本來坐在爸爸身邊饒有興趣地欣賞著北辰新建的高爾夫球場,可林朝龍的手指輕輕一劃,就那么魔性地把拍錦江之星卡片的照片給劃了出來。

        林朝龍馬上又劃了一下,忙中出錯,下一張竟然是女兒和張弛在街頭聊天的照片,照片上張弛正在把一張小卡片遞給林黛雨,他可以管理那么大的企業,可居然連個小小的手機都管不好。

        林黛雨俏臉上的笑容瞬間就消失了,她憤怒地望著父親,這個一向將尊重平等掛在口頭上的父親,在學校開會的時候,張弛指責她仗著有錢把酒店房間給包了,讓他流浪街頭,把林黛雨弄得一頭霧水,現在她總算找到了答案。

        老奸巨猾的林朝龍道:“奇怪啊,里面怎么有你的照片啊?”

        “不奇怪啊,當爸爸的手機里有女兒的照片不是正常嗎?”

        “是啊,當然正常!”林朝龍哈哈大笑。

        林黛雨道:“可你這張照片有點像偷拍啊。”

        林朝龍心說什么叫像偷拍,根本就是,我真是聰明一世糊涂一時,這照片我早就應該刪掉的,我怎么把照片留到現在?

        林朝龍知道女兒聰明,自己不可能那么容易蒙混過關。馬上誠懇地道歉:“女兒啊,是老爸不對,那天我去接你,看到有男生跟你站在一起,所以我就拍了一張,我是你爸,我緊張自己女兒啊。”

        林黛雨道:“這張你也給我解釋解釋。”她劃到了那張錦江之星的卡片。

        “咦!怎么會有這張照片呢?”

        “是啊,這張卡片我放在書包里的,怎么會被您拍到的?你的手機還有透視功能啊?”

        林朝龍嘿嘿笑著,借以掩飾被當場拆穿的尷尬,畢竟翻女兒書包不是什么體面的事情:“女兒,咱們去歐洲旅游吧。”

        “林總,能別岔開話題嗎?您還沒解釋清楚呢?”

        林朝龍干咳了一聲道:“我幫你整理一下書包,剛好發現了。”

        “您編得挺辛苦的,要不還是我幫您說,您那天在星光小學門口看到了我和張弛在說話,處于某種擔心,你就在車里偷拍了一張我們的照片,然后您接我回到了家里,趁著我沒注意,翻了我的書包,找到了一張卡片,然后林總智慧超群的大腦就開始做出種種惡意的揣測,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的女兒。”

        “沒有啦……”林朝龍笑得實在是太心虛。

        “林總雖然內心處于煎熬之中,可是又擔心影響自己一直以來營造得開明父親的形象,他不想讓女兒產生信任危機,于是就偷偷動了點手腳。”

        林朝龍很尷尬,就算是面對再厲害的生意對手也沒有發生過這種狀況,女兒說的沒錯,信任危機終究還是來了。

        林黛雨道:“林總有錢,有錢就為所欲為,于是他把卡片上的這間酒店給包下來了,把那個倒霉的小子趕出酒店讓他流浪街頭。”

        “沒這么嚴重,我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老徐……”

        “別什么都往徐伯伯身上推,就算他肯承認,我還不肯相信呢。”

        這時候女主人黃春曉回家了,林朝龍總算等來了救兵,如釋重負般站了起來:“老婆!你回來了……”他準備趕緊逃走。

        林黛雨卻擋住了他的去路:“您挖空心思做了那么多的事情,究竟是恨人家呢還是擔心您的女兒不夠自重,拿著卡片去酒店找人家呢?”

        “我……”

        林黛雨拿著林朝龍價值不菲的手機走向外面,在父母無奈的目光中,毫不猶豫地把手機投入了錦鯉池。

        原本悠閑游動的錦鯉被下了一條,激起一池金光。

        張弛在出站口見到了早就等在這里的李躍進,李躍進大喊著他的名字,來到張弛面前,接過他手里的蛇皮編織袋:“帶了不少東西啊。”

        張弛道:“里面給你買了雙鞋。其他都是你要的舊書,可累死我了。”

        “你小子來就來,還給我帶什么東西?”李躍進咧著大嘴笑,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他跟張弛算得上是不打不相識,兩人雖然年齡差不少,可脾氣相投,沒心沒肺的李躍進也從沒把張弛當成小孩子看待。

        張弛朝李躍進沾滿紅泥的иB牌運動鞋看了一眼:“你這鞋也該換了。”

        李躍進帶著張弛來到了停車場,把他的行李往車上一塞,張弛在副駕坐了,馬上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大蔥大蒜的味道。想起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情景不禁笑了起來:“李大哥,這次等我多久啊,要不要算錢?”

        “提錢哥跟你翻臉啊!”李躍進鉆進車里坐下,連打三次才把火給打著了。

        張弛的手機響起了提示音,掏出來一看,卻是短信來了——澄海人民歡迎您。

        李躍進瞄了一眼道:“都用上手機了。”好像發現新大陸似的,其實此前他們就通過手機聯系過,李躍進的大腦還是因為曾經受傷受到了不少的影響。

        “二手機,不值錢,我居無定所的,沒個手機也不方便,再說了,我馬上就要去上大學了。”

        李躍進點了點頭,這才想起應該關心一下張弛的高考成績,雖然李躍進認為張弛不可能考上什么名牌大學。

        張弛把748的總分告訴了李躍進,李躍進聽了也沒啥特別的反應,他壓根就沒有概念,也不知道748是個什么樣的水平,反正他又沒參加過高考,不過看張弛的樣子好像考得不錯。

        李躍進問:“打算考什么大學啊?”

        “水木。”

        “水木?”李躍進嚇了一大跳,連面包車都給嚇熄火了。轉過臉瞪著眼:“水木?京城的水木?”

        “昂!”張弛心說水木有什么稀奇?就憑我的成績,是我選擇她不是她選擇我。

        李躍進重新打火,吭哧、吭哧、吭哧哧……又是三下才打著火:“聽說今年擴招了。”

        張弛眨了眨眼睛,這貨什么意思?就他90的智商竟然也鄙視自己?我的天吶!我考了748,我是省文科狀元,我考水木需要擴招嗎?國內什么大學什么專業不得隨便我上啊?

        他沒說,因為說了李躍進也不懂,八成是對牛彈琴。

        李躍進卻有抓住這話題不放的意思:“我小時候也想考水木,不過我比你聰明,六年級的時候我就清醒過來了,夢做得太美容易尿床。”

        張弛本來還打算跟他分享一下成功的喜悅,可現在已經打消了這個念頭,岔開尿床的話題道:“李大哥,我今晚住哪兒啊?”

        “紅星小學,咱們先去小學把書和本子送去。”

        張弛想起李躍進此前的委托,他特地去舊書市場買了不少的少兒教輔讀物,這一大蛇皮袋子都是,把這包東西帶來張弛可耗費了不少體力。

        面包車離開了澄海市區,朝著清屏山的方向一路狂奔,李躍進駕駛的風格很狂野,破破爛爛的面包車在限速70的道路上開出了100公里的時速,車輛的性能被這廝壓榨到極限,在引擎的轟鳴中,車身時時刻刻都在顫抖著,好像隨時都可能解體一樣。

        張弛道:“你這樣開很費油啊。”

        “車是為人服務的。”

        “安全第一。”

        “我有數。”

        “有沒有覺得特別顛?”

        “減震壞了。”

        張弛無奈,把窗戶開到最大,車里的空調壞了,外面灌進來的也全都是熱風。

        李躍進把車開進了一家私營加油站,停車之后,張弛特地下去看了看輪子,右后輪已然癟了,他把這事告訴李躍進,李躍進這才知道車胎扎了。有點尷尬地摸了摸后腦勺,剛才張弛就提醒過他,還真是有些危險。

        李躍進把備胎拖出來,向張弛演示一下,接下來換胎的工作居然就交給他了,李躍進煙癮有點大,跑到加油站外面的樹蔭底下抽煙去了。

        張弛雖然不是個勤快人,可架不住求知欲很強,過去沒怎么接觸過汽車,趁著這個機會剛好學習一下換胎技術。

        李躍進抽煙回來,看到張弛仍然沒有把輪胎換上,忍不住道:“夠笨的,就你這智商也想考水木。”

        張弛真是哭笑不得,我智商咋的,我考水木得罪你了?我139,你才90,你居然敢嘲笑我的智商不行。

        李躍進讓他一邊去,手腳麻利地把輪胎換好。這貨性子太急沒耐心,張弛有點猶豫了,真要是跟他學武,就李躍進那急脾氣,不得每天把自己揍個鼻青臉腫。

        李躍進加得是私油,比外面便宜不少,加滿油之后,開著小面包重新上路,因為是下午,通往清屏山的道路上沒有幾輛車,張弛被太陽晃得眼難受,想拉下遮陽板,可一拉,遮陽板就整個掉下來了。

        張弛忍不住嫌棄道:“你這車可真破。”

        “破船還有三千釘!”李躍進居然出口成章。

        張弛笑了起來。

        “笑個屁,我好歹是有車一族,你一窮學生也敢笑我?”李躍進笑罵道。

        張弛道:“等我以后賺錢了一定買輛寶馬740。”自從和鐘向南聊過車之后,張弛對車的要求也提高了不少。

        李躍進道:“就你?你要是能買起寶馬740,我給你當司機。”

        張弛心說就你這開車風格,倒貼我錢我都不用,他笑道:“我自己開。”

        “你會嗎?”

        “不會我可以學啊!”

        李躍進忽然把剎車給踩下去了,張大仙人一個前沖,腦袋差點撞在擋風玻璃上。

        李躍進滿臉笑容道:“我教你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