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12章 后悔了(為盟主一千九百七十xy)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12章 后悔了(為盟主一千九百七十xy)字體大小: A+
     
        張國富也想過補救,可他自身的實力不允許啊,家里的財政大權全都掌握在老婆手里,他就是想幫也拿不出錢來。

        當他聽說侄子考了全省文科第一,張國富的內心被激動和愧疚兩種不同的情緒交織著。有一點能夠確定,他是真心高興,張弛是老張家的種,這下真正是光宗耀祖了。

        張國富道:“小馳,叔替你高興,相信你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姥姥姥爺,他們在天有靈也一定會高興的……”他鼻子一酸在電話那頭居然落淚了,人都是有良知的,張國富意識到自己做的不好,可侄子真是爭氣啊。

        張弛本來想懟他幾句,可又覺得沒多大意義,以后自己和這位冷漠的叔叔也不會有太多交集,何必浪費口舌呢,于是道:“叔,沒其他事我掛了。”

        “別啊,你晚上有空嗎,來家里吃飯,我想你了,你妹妹也想你了。”

        張弛暗嘆世態炎涼,一個省高考狀元居然就搞得那么多人對自己另眼相看,人真是現實,如果自己這次落榜了,這位叔叔會不會打電話給自己?應該不會。

        電話那頭張國富鼓足勇氣說了一句:“小馳,叔知道這些年對你的關心不夠,對不起你,可我也沒辦法,你知道的,你那個嬸子……”

        張弛不想聽他解釋:“叔,我今晚沒空,約了同學一起去澄海旅游。”

        “你要用錢嗎?你還有筆錢在我這里,一直說留給你上大學用的。”

        聽到有錢在叔叔那里,張弛頓時來了興趣,是啊,張國富每個月都在他的救濟金里扣出260,這些年加起來也快一萬了,本以為他不會認賬了,想不到居然會主動提起這件事,看來良心未泯。

        張弛倒不是感動,而是對錢有興趣,畢竟最近缺錢,可行程暫時不能更改了,于是答應張國富,等回來之后會和他聯系。

        見一面又不會死,沖著那一萬塊也得見,我自己的錢,憑啥便宜別人?

        張國富掛上電話,擦了擦眼淚,剛好他老婆秦香梅從外面進來了,張國富趕緊轉過身去,秦香梅懷疑這貨背著自己又藏私房錢,一個箭步就沖了過去,抓著他的胳膊把他給拽了過來,看到張國富臉上沒來及擦完的淚痕,有些納悶道:“怎么了?這還哭上了?趕緊洗臉去,閨女回來看見還以為我又欺負你了。”

        說曹操曹操就到,閨女張青果背著書包補習回來了,一進門就驚喜地大喊著:“爸!媽!我哥考了全省第一。”

        秦香梅伸手摸了摸閨女的額頭,心說這孩子莫不是熱糊涂了,她向冰箱走去:“我給你拿冷飲去。”

        張國富連連點頭:“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省文科狀元,給咱們家長臉了!”

        張青果激動地拽著爸爸的手:“爸,人家都在問我,我哥太棒了,我都驕傲死了。”

        秦香梅從冰箱里拿出一瓶橙汁:“你們說什么呢?剛強那成績能上個大專就不錯了。”她說得是她外甥秦剛強,剛好也是今年高中畢業,也參加了應屆高考。

        張青果道:“媽,我們說得不是剛強哥,是我哥張弛。”她和張弛都是張家人,秦剛強是姥爺那一支的屬于外人。

        秦香梅愣了,手中握著橙汁沒有遞出去:“說什么?你們爺倆串通起來哄我玩啊?就你們張家那二傻子。”

        張國富不樂意了:“你怎么說話呢?我們張家怎么招你了?”

        張青果道:“這我可得向著爸,我們張家人都聰明著呢,我哥張弛,今年燕南省高考文科狀元,報紙上都登了。”她從書包里把報紙拿出來,遞了過去。

        秦香梅接過報紙,仔仔細細把介紹兩位高考狀元的報道看了,報紙上用得還是張弛過去二百多斤時候的照片,秦香梅的聲音充滿了不可思議:“真的啊!不會搞錯吧?”

        張國富有點生氣了,一把將報紙搶了過去:“你怎么就巴不得我們張家一點好呢?這是我侄子,我親侄子,我們張家的種!”

        秦香梅撇了撇嘴道:“知道是你侄子,狀元?真邪了噯,嘚瑟什么?跟你有關系嗎?”

        “媽,您怎么說話呢?那是我哥,我過去小不懂事,可上次我跟你去,我哥說的那些話,我這輩子都忘不了,太丟人了,你怎么能干那種事?”

        秦香梅瞪大了眼睛:“怎么說話呢這孩子?我干什么了我?”

        “干了什么你自己知道,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不會痛嗎?”張青果說完背著書包氣呼呼地沖到自己房間里把門給反鎖了。

        秦香梅不依不饒地跟了過去,用力敲門:“你給我開門?你這個小丫頭片子,今兒你得給我說清楚!”

        張國富走過來拉她:“干什么這是?你跟一個孩子較什么勁?”

        秦香梅滿腔怒火都轉向了張國富,指著他的鼻子罵道:“張國富,我算看出來了,你們姓張的全都是白眼狼,我辛辛苦苦為這個家,我圖什么?到頭來都是我的不是了,我摸摸良心,我良心會痛,你們怎么不摸自己良心?他張弛考狀元又怎么了?跟我們有關系嗎?跟你張國富有關系嗎?你高興個屁,驕傲個屁?人家待見你嗎?”

        張國富耷拉著臉:“他是我侄子。”

        “誰知道是不是啊?你們張家就沒這個基因,你哥根本就生不出這樣的種!”

        “住口!”張國富熱血上涌,他可以容忍秦香梅侮辱自己,但是他不能容忍她肆無忌憚地侮辱自己的家族自己死去的兄長,張國富忽然輪圓了右臂,狠狠給了秦香梅一巴掌,這一巴掌打得響亮且清脆,打得秦香梅愣在了那里,秦香梅愣了足足有十秒,才如夢初醒般反應了過來,她尖叫道:“張國富,老娘跟你拼了!”

        她就像一頭暴怒的母獅般向張國富沖了過去,抓住張國富資源不多的頭發,然后瘋狂地抓撓起來。

        張國富打完這一巴掌之后也用盡了所有的勇氣,他一動不動,任由妻子撕打。最后還是女兒哭著出來,方才制止了這場一邊倒的戰爭。

        秦香梅仍然余怒未消地指著張國富道:“你等著,我明兒就跟你離婚。”

        滿臉血痕的張國富茫然望著窗外,沉默了好半天,開口道:“明天上午十點,我去民政局大門口等著。”

        ……

        張弛是在前往澄海的火車上接到張青果的電話的,其實他跟這個妹妹不熟,張青果開學才讀初三,平時他們兄妹倆也沒多少聯系,記憶最近的就是上次一家三口來小破屋找自己興師問罪的情景。

        張弛可以懟叔叔嬸子,可對這個小堂妹的態度還真不好太生硬,三年前家里出事的時候,張青果還在上小學,她并不知道這家里發生了什么,張弛的記憶中,自己住院的時候,這小堂妹跟著叔叔過來看自己,還大哭了一場,就沖著她曾經流過的眼淚,就不能做得太絕情。

        張青果是從爸爸的電話簿上找到了張弛的電話,她偷偷打電話給張弛,是想讓堂哥勸勸爸爸不要和媽媽離婚,在發生那場家庭戰爭之后,張國富毅然絕然地選擇了離家出走,甩下一句狠話,明天上午十點在民政局等秦香梅過去離婚。

        秦香梅在張國富離家之后從瘋狂中冷靜了下來,她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張國富婚后從沒有打過她,今天是第一次,過去自己提出離婚張國富從來不敢吭聲,但是這次他不但吭聲了,而且約定了時間地點。證明這貨不是一時沖動,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張青果作為家庭多次戰爭的親歷者和見證者,她也知道這次風波不小,她不想父母離婚,她認為父母沖突的原因是堂哥張弛,如果堂哥張弛愿意勸勸爸爸,那么父母的矛盾或許就解決了。

        張弛在了解事情的全部之后讓張青果放心,他對這位叔叔多少還是有些了解的,張國富這個人優柔寡斷,謹慎小氣,他早就被秦香梅徹底馴服了,沒有血性也沒有膽色,他不敢離婚,這次只是虛張聲勢嚇嚇秦香梅,之所以選擇離家出走,可能是因為害怕遭到秦香梅的反噬。

        張青果在電話中哭著強調,這次真的不一樣,她從沒見爸爸那么堅決過,從來沒見過爸爸離家出走過,而且,爸爸拒絕接電話,她也是沒辦法了才找到張弛,求堂哥幫忙。

        張弛聽不得女孩子哭,只能勉為其難地答應下來,他本想給張國富打個電話,可想了想,還是編輯了一段信息。

        內容也不長——無論什么原因,我爸都沒能給我一個完整的家,難道您也要這么做?

        過了一會兒,張國富回了一個信息——我對不起你爸,對不起你,我是個無德無能的人。

        張弛從他的字里行間能夠感受到他發自內心的悔意,又編輯了一段話,準備發出去的時候又全部刪掉了,重新寫道:叔,我還沒去您新家吃過飯呢。

        張國富沒有再回信息,張弛并不知道,因為他的這句話,張國富一個人在小區對面的小旅館的單間里,對著墻整整哭了一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