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11章 意外的賀電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11章 意外的賀電字體大小: A+
     

    張弛感覺自己已經變成了人肉集火器,胸前火源石一熱一熱的,溫度持續攀升,這種感覺真是說不出得舒爽。

    他總結道:“最后我還是要感謝學校,感謝各位領導,感謝我的各位老師,感謝我的同學們,謝謝你們,沒有你們的鞭策和激勵,就不會成就現在的我。”

    雖然最后說得都是感謝,可所有被感謝的人誰都不相信了。

    信你個大頭鬼!

    我們無功不受祿!

    你挖苦我們的!

    你諷刺我們的!

    我們又不傻,誰聽不出來?

    張弛回到自己座位上的時候,發現兩邊的同學都已經換到別的地方坐了,這貨又把自己成功給孤立了。

    楊書記接連做了三次深呼吸方才把心中的郁悶之氣排遣出去一半,此前這廝《二泉映月》帶給他的好感已經蕩然無存,一個心理陰暗狂妄自大有才無德的小子怎么能夠演奏出那么有格調的樂曲?那天一定是我聽錯了。

    楊書記畢竟見慣風浪,笑道:“張弛同學的發言很精彩,也讓我們這些教育工作者深思,因材施教是個永恒的話題,每個學生都是一座寶藏,表面上看是個土豆可你挖出來就是個西瓜。而我們老師的責任就是幫助他們發現自己的能量,挖掘自身的能量,把自身的能量發揮到最大!”

    校長率先開始鼓掌,接下來進入了最后一個捐贈環節。

    黃春曉代表丈夫天宇集團董事長林朝龍和女兒林黛雨兩人,向北辰一中捐贈一千萬人民幣,用來建設一座國內最高水平的實驗樓。

    現場的家長們聽到捐贈數目的時候都被震驚了,這才知道原來林黛雨的家世背景那么厲害,難怪她捐出自己的一萬塊獎學金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許多男生家長準備回家教育一下自家的小子,別打人家的主意了,咱們配不上。隨隨便便捐出一千萬,多半家長就算窮其一生也賺不到這筆錢。

    黃春曉登臺的時候,張弛居然向林黛雨旁邊不斷靠近,保鏢姜東河提前就覺察到了這廝的意圖,扭過臉去,對這廝橫眉冷對,我要用殺氣震懾你。

    張弛可不在乎他的表情,向林黛雨招了招手道:“東西該還給我了吧?”

    姜東河其實也很好奇,小姐到底拿了他什么東西?什么東西能刺激一個人在短時間內從全年級倒數第一變成了省文科狀元?這得多大的動力?

    林黛雨其實本來就決定把東西還給他了,可今天張弛在臺上的表現證明,這貨對自己不放心,擔心自己出爾反爾,所以才利用這種場合給自己壓力,心機太重了。

    林黛雨道:“什么東西啊?”

    張弛一聽她的語氣就感覺事情要壞:“香爐啊!高考前咱倆說好的,你不是說,只要我高考成績超過你,就把香爐還給我嗎?”

    “那是你說的吧?”林黛雨目光盯著主席臺上談吐優雅的媽媽,表情云淡風輕。

    “是我說的,可你答應了啊!”張弛內心有點發毛了,林黛雨咱可千萬不能反悔啊。

    林黛雨道:“你仔細想想,當時你提出來要比高考成績,我只是答應和你比,可沒承諾別的事情啊?”正眼都沒看這貨一眼,雖然不看也知道張弛一定火了。

    張弛仔細想了想,比成績的確是自己提出來的,林黛雨也答應了,可人家真沒說過要是輸了就把香爐還給自己,張弛有點惱火了:“過份了啊!”

    林黛雨偏過臉看了他一眼,看到這貨氣得嘴歪眼斜的樣子心里怎么就那么爽,心說,怎么?你還想打我啊?

    張弛低聲道:“你總是針對我有意思嗎?知道你家里有錢,可也不至于把酒店都給包了,讓我流落街頭吧?我是不跟你計較,可你也別把我給逼急了!”

    林黛雨聽得一愣,怎么回事?他流落街頭也能跟自己扯上關系?我至于嗎?什么叫把酒店給包了?林黛雨真想馬上找他問個清楚。

    姜東河把雙拳一握,手指關節發出爆竹般的脆響,是時候展示真正的技術了!

    林黛雨的心里話讓張弛給說了:“怎么?你還想打我啊?”

    姜東河輕蔑地看著他,真動手,我一根手指頭就能讓小子趴下。

    張弛道:“你打這份工也真不容易,穿著西裝打著領帶,搞得很商務,不知道的以為你是一白領,其實就是個雜務,平時你能坐著的時候不多吧?”

    姜東河怒火值5000+,如果不是在這里,我特么非一拳錘死你。

    張弛拍了拍他的肩頭,送給他一首小詩:“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換成我是你,這種忍氣吞聲沒自尊的日子,我一分一秒都過不下去。”

    他存心激怒姜東河,最好這保鏢能照著自己的大臉來一拳,這樣自己就能理所當然地賴上林家了,到了那時候我就不信你林黛雨不老老實實把香爐給我交出來,小妮子非得逼著我這么善良的人學壞,無奈啊!

    就算姜東河不出拳,自己也能多收獲一些怒火值,這對張弛來說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林黛雨忍不住笑了起來,向張弛道:“我當初答應你的是,如果你考上水木我就把香爐還給你。”

    張弛聽出這件事有回旋的余地,林黛雨當初的確是這么說的,他嘆了口氣道:“這不板上釘釘的事情嗎?”

    他算看出來了,林黛雨是故意吊著他,故意折磨他,他越是想得到香爐,越是要在這個過程中刁難他,張大仙人失策了,今天就不該在臺上說那番話。

    林黛雨道:“你接到水木通知書的時候,我一定把香爐給你。”

    張弛向姜東河道:“你聽到了?你得幫我作證。”

    姜東河沒好氣道:“我什么都沒聽見。”幫你作證,我特么不揍你一頓都是愛如潮水了。

    張弛只能多人忍一些日子,這次真要報水木了,本來張弛還產生了報中戲的打算,聽說里面美女多,自己去上導演系,以后潛規則啥的也方便。林黛雨啊林黛雨,你毀掉了一個有志青年的夢想。

    張弛填好了志愿,水木大學是傳統的理工科大學,文科在里面相對屬于弱勢,如果老師建議,以張弛的成績應該去選報燕京大學中文系,可張弛堅持要報水木。

    在水木大學中他挑了工商管理,這專業目前也是比較熱門的,聽說出來以后都是當董事長CEO的材料,想煉丹救人,首先就得有錢,經濟基礎決定了他未來的一切,凡人世界,沒錢寸步單行。

    正是因為認識到了錢的重要性,張大仙人才惦記著一萬塊的獎金。

    校方終究還是沒把林黛雨捐出來的一萬塊用在他身上扶貧,按照校領導現在的心思,如果能重來,干脆就撤銷獎學金這檔子事,給這貨一萬塊!一分都多余,這群老師辛辛苦苦培養出了一頭白眼狼。

    投遞錄取通知書的地點,幾乎所有人都選擇家里,可張弛是個例外,他居無定所,想選擇學校吧,可學校馬上就放假了,萬一疏漏了怎么辦?于是張弛電話打給了小黎,填了小黎派出所的地址,通知書寄到派出所應該是最安全的。

    張弛領了獎金,填好志愿,背著自己的大包準備去火車站,去清屏山度假是他之前就定好的,只是當時囊中羞澀,全部身家不到兩千塊,現在突然得了一萬塊獎金,跟中大獎似的。

    本來他準備坐公交去火車站的,可現在有錢了,也就沒打算背著大包小行李去擠公交,站在路邊叫輛出租車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上面沒顯示名字,證明不常聯系,不過張弛還是從電話號碼中認出來了,這電話居然是他叔叔張國富打來的,張弛本想直接掛斷,可拇指在掛斷鍵上摩挲了一下還是改了主意,他接通了電話。

    張國富的聲音透著興奮和親切:“小馳,我太高興了,聽說你得了省文科狀元,是真的嗎?是真的嗎?”

    張弛心說你高興個屁啊?跟你有毛線的關系?我是吃你的還是喝你的了?你興奮什么?

    張國富興奮也是正常,自家出了一個狀元郎,這可是祖墳冒煙的大好事,如果不是別人打電話恭喜他,他還不知道這事兒,張國富也是進行了一番考證和調查這才相信,今年高考全省文科狀元就是自己的傻侄子。

    張國富在確認這個喜訊之后,想要第一時間找到侄子分享這個喜悅,在這時他才想起都不知道張弛現在住在什么地方?他也沒有聯系方式,只能通過學校,幾經輾轉才找到了張弛的手機號碼。

    張國富打這個電話之前還是有過猶豫的,可他最終用血濃于水戰勝了心理障礙,自己怎么都是他的親叔叔,這孩子總不能因為中了狀元就忘了叔叔?

    張弛道:“如果不是真的,您會打我電話嗎?”

    張國富被懟得內心咯噔一下,其實他有過反省了,在那天他們一家三口去小破屋找侄子興師問罪的時候,張弛就當眾算了一筆賬,那天他們一家可以說是鎩羽而歸,就連自己家的那個悍婦秦香梅都完敗在侄子手下。

    自從那件事以后老婆就沒少叨嘮,說張國富家沒一個好東西,張弛的陰險狠辣六親不認是秉承了他們家的基因。

    張國富從婚后就在老婆面前抬不起頭來,侄子那事之后,他更不敢反駁。可張國富卻接受了房子被張弛賣掉的事實,他自然覺得惋惜,可惋惜之余也產生了內疚,這些年的確自己虧待了侄子。

    ps,求首訂求推薦票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