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03章 臊得慌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03章 臊得慌字體大小: A+
     

      張弛擺弄著他的手機,還別說,貪吃蛇蠻好玩的。

      侯博平趁他沒留意一把奪了過來:“我說你態度認真點行嗎?你這樣很不尊重我啊。”

      “我不是聽著嗎?”

      侯博平道:“我想向她表白,可能這是我唯一的機會了,現在她還沒上大學,沒接到錄取通知書,如果她上了大學,大學里面肯定里面比我優秀的人太多了。”

      張弛實在不忍心打擊他,就算不上大學比他優秀的人也多了去了,拋開學歷不談,咱顏值怎么樣,自己沒點逼數嗎?

      出于人道主義鼓勵侯博平道:“你工資那么高,別說高中老師,就是大學教授現在也比不上一個電廠工人,你長得也……不難看吧。”說昧心話還是需要克服一下自己的良心。

      侯博平道:“我至少比你高,比你帥吧!”

      張弛發現侯博平的自信心實在太有目的性了,也不厚道,居然建立在跟自己對比的基礎上。我最近長了兩厘米好嘛,他們兩人目前都是三等殘廢,何苦相互傷害?

      張弛道:“你最大的優勢在于你和劉文靜青梅竹馬一起長大,也就是說,她對男性的認識多半來源于你,說不定她對男性的審美觀從小就被你給扭曲了,認為你就是標準美男子。”

      這貨有點不厚道地引導了,如果劉文靜認為侯博平這長相就是標準的美男子,那她得多瞎。

      侯博平深吸了一口氣,挺直了脊梁,這話愛聽,蘿卜白菜各有所愛,說不定劉文靜喜歡自己這一款呢。

      “這次聚會是她邀請你的吧?怎么不請我?人家既然邀請你,就證明心里有你。”

      侯博平連連點頭,他聽得熱血沸騰,有點激動了,此時當浮一大白,慷慨激昂地叫了一句:“小二,上酒!”

      在侯博平的強烈要求下,兩人每人喝了一瓶啤酒,侯博平又加了一盤白切牛肉,一盤花生米,臨了又搶著把帳給結了。

      老友的鼓勵和一瓶酒精度百分之三點五的BEER加持,熱血沸騰,信心滿滿。一旁電視機里很應景地出現了智取威虎山的選段——今日痛飲慶功酒,壯志未酬誓不休,來日方長顯身手……

      張大仙人不太能聽懂京劇,方長是哪位英雄?

      下午四點多的時候,林黛雨來到了工人文化宮,提前到達這里幫忙的同學寥寥無幾,幸虧劉文靜的老爸派了幾名下屬幫忙。不然就憑他們幾個,根本忙不過來。

      劉文靜向林黛雨抱怨道:“都四點了,說好的幾個過來布置會場的同學全都沒來,那個侯博平最可惡,他答應要和張弛中午就過來的,可結果呢,這些男生真是不靠譜。”

      林黛雨笑道:“你就別抱怨了,聚會哪那么容易組織的,而且大家各有各的事兒,分數還沒出來,誰的心思都不安定。”

      “有什么啊,拿得起放得下,一次高考還真能決定一輩子啊?”

      這時候,霍青峰和一群男同學都過來了,霍青峰考得體育專業,他專業成績非常優秀,只要文化成績過得去,基本上就穩拿穩能上首都體育大學,看樣子就是滿面春風。

      劉文靜看到總算有人來幫忙了,笑著迎了過去。

      林黛雨去幫忙準備水果瓜子,看到林黛雨,幾名男生的眼睛同時亮了起來,馬上跟過去幫忙,霍青峰畢竟是練體育的,腳步最快,來到林黛雨身邊笑道:“我來吧,你們女生去休息吧。”

      林黛雨對來自于男生的殷勤早已見怪不怪,她淡淡笑了笑。

      正在布置會場的劉文靜一旁喊著:“喂,你們誰來幫幫我啊!”

      張弛和侯博平提前十分鐘來到聚會地點,他們到的時候,剛好鐘向南開著寶馬車也到了,張弛湊了過去。

      鐘向南看到這廝心中莫名緊張,每次見到這小子總沒好事。他也搞不清楚為什么,明明自己是老師,哪有老師怕學生的?

      鐘向南是受邀前來的,不但是他,高三畢業班的老師們基本上都收到了邀請,可過來的不多,畢竟高考成績還沒出來,老師的心里也不踏實,再說了,這聚會是學生組織的,當然應該以學生為主,老師就不過來搶風頭了。

      鐘向南也是老師們一致推舉他過來的,等于是高三教研組派來的代表,理由是他年輕,和學生之間沒有代溝。畢竟如果一個老師都不來,又顯得不近人情。

      張弛伸手在寶馬車屁股上摸了摸,嘖嘖贊道:“跟新的一樣,看不出來噴過漆。”

      “有色差的,不過不仔細看看不出來。”想想這事兒鐘向南還是有些心疼,好好的寶馬車讓一輛破自行車給后入取了一血。

      侯博平禮貌地叫了一聲鐘老師,鐘向南望著侯博平好半天沒想起來他叫什么名字。

      主要是他帶整個高三的體育,侯博平在年級里實在是太普通了,而且他提前離開了學校,壓根就沒參加高考,不像張弛,在高三學期的最后階段,和鐘向南發生過多次交手,還取得了完勝。

      往往老師記憶深刻的學生要么學習出色綜合素質優秀,要么就特別搗蛋,特別落后,記不住的都是性格不明顯的,成績中不溜的。所以無論什么階段,都得要保持自身的個性。

      侯博平看到鐘向南不經意流露出的錯愕,也意識到這位體育老師八成已經想不起來自己叫什么了,所以人家用呵呵呵……你好!這種不失禮貌又極其敷衍的話蒙混過去。

      侯博平的內心因此而受到了打擊,一個下午張弛幫助他建立起來的信心頓時崩塌。

      現實終究是現實,無論他能拿多少工資,在今晚的這個圈子里,人家看重得是你能上哪所大學,在這一點上,他和張弛無疑是一對失敗者,還好有個陪綁的,不然他真沒有勇氣在這里呆下去。

      張弛的心里素質就強大得多,厚著臉皮道:“鐘老師,您這車真漂亮,得不少錢吧?”

      鐘向南很裝逼地淡淡一笑:“沒多少錢,手續辦齊,也就五十多萬。”要說北辰一中最好的車就是他的這一輛。

      張弛轉向侯博平道:“猴子,你也去買一輛唄。”

      侯博平認為張弛在寒磣自己,苦著臉道:“我可買不起。”

      “怎么買不起?你一個月工資五千多,鐘老師,您現在一個月工資多少?”

      “呃……”鐘向南連獎金加工資一起才三千七百塊錢,他現在才明白自己又中了張弛的圈套。

      這小子真是滿滿的套路,深深的惡意,我招你惹你了?我一月工資三千七礙你眼了?我買不起,我爸可以給我贊助啊!可在別人面前能顯擺自己有錢的老爸,在學生面前不能啊!

      充滿自卑和怨氣的侯博平總算找到了補刀的機會:“人家鐘老師也不是靠工資,鐘老師的爸爸特別有錢。”

      鐘向南望著一唱一和的兩個臭小子,恨不能照著他們的屁股每人來上一腳,他很艱難,很不要臉地說了一句:“我是靠自己能力買的,我貸款了。”說完鐘向南就匆匆向會場走去,這臉怎么有點臊得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