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02章 有戲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02章 有戲字體大小: A+
     

      侯博平過來找張弛的時候,張弛出門跑步去了,他每天都堅持鍛煉,高考之后,在過去鍛煉的基礎上,強度又加大了不少,張弛對目前的身高體重都不滿意,希望通過后天的辛苦鍛煉改善一下。

      雖然黃春麗的意外讓他學習女子防身術的計劃落空,可是李躍進臨走之前教給了他一手基本的練功方法,那就是站樁。

      張弛其實是想跟李躍進學拳,李躍進告訴他不要急于求成,說什么練拳不練功,到老一場空,練拳必須先從練功開始,練功先練樁。

      多半人將站樁理解為扎穩下盤一動不動,堅如磐石無轉移。在李躍進看來這是死樁,站樁也要站出生命力,站出生機,要變成一棵隨風招展的大樹,而不是站成一株失去生命力的枯木。

      站樁的同時要學會呼吸之法,要充分吸取新鮮的空氣,溫暖的陽光,要讓自己的雙腳扎根于土壤之中,要讓自己的身體每一個毛孔都放松張開,沐浴日月之精華,感受草木之芬芳。

      李躍進說得雖然玄虛,可對張弛來說并不陌生,修真成仙也要如此,只不過他的仙脈已斷,永世沒有成仙飛升的可能,但是習武修煉外功還應該可以取得一些成就。

      張弛每天清晨六公里跑完之后,就來到濱河公園的綠地上站樁,赤腳站在沾滿露水的草地上,感受著足底傳來的潮濕的土地氣息,沐浴著晨風和初升朝陽的和煦光芒,讓奔騰的血液放緩流淌的速度,散開周身毛孔,將自己想象成一棵迎風招展的小樹。

      通過這段時間的練習,張弛已經把握到了站樁的竅門,動靜相宜,站樁之時,表面雖然靜止,可卻是一個蓄精養銳的過程,是身體向外界索取能量的過程,是身體狀態最旺盛的階段。

      張弛從開始站樁的二十分鐘,如今已經輕輕松松達到了一個小時,李躍進說過,等他跑步之后站樁一個小時還不覺得疲倦的時候,就可以去清屏山找他學習基本的拳法。

      張弛打算等分數下來之后,報了志愿就去,主要還是等林黛雨還了丹爐,他準備去清屏山多住一段時間,希望能夠采集到一些草藥,開始為營救黃春麗做積極的準備。

      張弛滿身大汗地返回酒店的時候,看到侯博平在大廳沙發上等著他,他們有日子沒見了,侯博平大笑著沖了上來照著張弛的肩頭就給了一拳:“臭小子讓我等你那么久。”

      紋絲不動的張弛也樂呵呵還了他一拳,侯博強一屁股就坐回到沙發上了,揉著酸痛的肩膀道:“我靠,你這手勁也太大了。”

      張弛心說,我每天的汗水能是白流的?伸出手熱情地把侯博平拉了起來:“猴子,你怎么么知道我住這兒?”其實他清楚,一定是林黛雨把地址給了劉文靜,侯博平應該是從劉文靜那里得到了自己地址。

      果不其然侯博平就是通過這個途徑找到他的,侯博平跟著張弛回到房間里,仍然不住抱怨道:“你小子也忒不夠意思了,換了住處也不通知我一聲。”

      他去過張弛過去住的地方,現在那邊已經成為了一片空地,連燒過后的瓦礫都已經不見了。見到好友平安無事,這才放下心來。

      張弛道:“我上哪兒通知你去?你不是去外地崗前培訓了嗎?”

      “怪我,我剛買的手機。”侯博平把他的大屏手機掏出來在張弛面前炫了炫:“大屏高清,拍照可清楚了。”

      張弛接過來看了看,不知怎么就搗鼓到相冊里面了,居然發現了一張劉文靜的照片,侯博平臉紅了,趕緊搶了過來:“瞎看什么呢?一點都不尊重別人隱私。”

      “矯情!”張弛拿起一瓶酒店贈送的康師傅純凈水扔給他,先鉆進洗手間去洗澡。

      侯博平來找張揚是專門邀請他一起去工人文化宮參加同學聚會的,聚會由學生會的幾個高三畢業生組織。

      劉文靜的爸爸是工人文化宮的負責人,劉文靜在學校的時候就是文藝積極分子,又是學生會的骨干成員,之所以選擇分數公布之前聚會,是因為他們認為一旦公布了分數,有些同學會因為考分和預想中的差距太大,因為自卑和失落而不來,而且緊張的高考剛過,是時候放松狂歡一下。

      其實雖然分數沒公布,可多半學生都已經針對標準答案進行了預估,出面積極組織的大都是高考發揮不錯的,至于那些考試成績不理想的同學,人家是沒興趣更沒心情參加這種活動的。

      劉文靜這次考的不錯,按照她的估算,應該可以考到六百多分,考入燕南師范大學應該是有把握的。

      侯博平雖然連高考都沒參加,但聚會是劉文靜組織的,也是劉文靜出面邀請了他,他當然無法拒絕。

      張弛出來時候,聞到了一股煙味兒,原來侯博平坐在窗口抽起了煙,侯博平抽出一支朝他扔了過去。張弛接住了,不過又來到侯博平面前放了回去。

      侯博平抽煙的樣子很社會,也有點故作瀟灑:“都畢業了,抽唄!男人哪有不抽煙的!”

      張弛笑道:“我不抽,不喜歡這味兒,這玩意兒容易讓嗅覺退化,還傷肺,我看過一張抽煙得肺癌病人的照片,整個肺都黑了。”

      “別說了!”侯博平皺了皺眉頭把煙給掐滅了,明知道張弛是故意惡心他,結果還是成功地被惡心到了。

      張弛扔給侯博平一串崖柏手串,這是李躍進上次來送給他的,一共十幾條。

      侯博平很喜歡,套在手腕上還湊在鼻子上聞了聞,一副很懂行的樣子:“應該是真貨。”

      張弛道:“如假包換。”

      “走吧!”

      張弛有些納悶道:“不是晚上才聚會嗎,去那么早干什么?”

      “不得幫忙布置一下會場啊?”

      張弛沒什么興趣,他有自己的安排,他準備去買個手機,現在手機幾乎人手一個,如果沒手機聯系起來也不方便,張弛也不想買太好的,二手能打電話的就行,張大仙人閱盡天上風云,對生活標準要求不高。

      侯博平對這方面熟悉,帶著張弛去了萬虹橋手機市場,找了他認識的一個小學同學,淘了一臺諾基亞N96,雖然過時很久了,可也是一代經典智能機,能拍照能玩游戲還帶汽車導航。

      看在侯博平的面子上,人家只要了300塊的進價,又送了一套座充兩塊備用電池。

      張弛總算擁有了第一臺手機,儲存的第一個號碼當然是侯博平的,中午他請侯博平吃了碗牛肉面。

      侯博平雖然很想早點過去見劉文靜,可看到張弛那么沉得住氣,他也只好陪著。

      按照張弛的說法,像他們這種人去了也是陪襯,主角不是他們,他們也沒必要去打雜,再辛苦到頭來還是為他人作嫁衣裳。

      侯博平慢吞吞扒拉著自己的小碗牛肉面,對面張弛已經把一大碗紅燒牛肉面吃了個精光,運動量大消耗就大,飯量自然增長起來了。

      侯博平欲言又止,張弛觀察入微,更何況兩人面對面坐著,他笑道:“有什么話就說。”

      侯博平道:“我上班后一個月能賺五千多呢。”

      “不少啊!”

      “咱們那些老師一個月工資也就是三千多。”

      張弛點了點頭,電廠效益好,要不然侯博平的父母也不會讓他放棄高考趕緊參加工作,生怕錯過了去電廠工作的機會。他知道侯博平說這番話不是顯擺,而是有其他的目的。

      “張弛,咱倆是同桌,還是哥們,我什么都不瞞著你,你覺得,我要是追劉文靜有戲嗎?”

      張弛打量了侯博平一眼,侯博平很忐忑,忐忑的原因在于他沒把握,他畢竟沒參加高考,同屆的同學多半都要進入大學生涯,劉文靜肯定是沒問題的。

      如果劉文靜上了燕南師范大學,人家就是一本大學生,自己只是一個普通工人,侯博平現在唯一能夠自我安慰的就是他電廠的高福利高待遇高工資。

      張弛知道侯博平急需鼓勵,他點了點頭道:“有戲!”

      侯博平頓時激動起來:“真的?你真是這樣認為的?”

      “反正不追肯定沒戲。”

      侯博平聽到這句話又頓時泄了氣,這不是屁話嗎?跟沒說一個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