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99章 突然出手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99章 突然出手字體大小: A+
     

      按照監護室的要求,張弛和李躍進兩人換了衣服和鞋子,走入黃春麗的監護室內,因為黃春麗的身體狀況有所好轉,所以現在已經并不要求嚴格無菌的環境。

      用來充當監護室的房間是整個別墅最大的一間,位于別墅的三層,周圍都是落地窗,從房間的各個角度可以欣賞到不同的湖景。可以說從每一扇窗戶望去都是一幅絕美的畫卷,可惜黃春麗身處如此清幽雅致的環境中,卻對外界一無所知。

      應馬東海的要求,張弛他們這次前來并沒有帶禮物,林家富甲一方,什么都不缺。

      李躍進看到黃春麗現在這個樣子,又是生氣又是悲哀,黃老先生對他有恩,他自然將黃春麗當成了恩人對待,誰傷害了他的恩人,就是他的仇人,李躍進已經下定決心要為黃春麗報仇。

      不過李躍進沒在房間里呆太久時間,他見不得黃春麗現在這個樣子,感到揪心,感到頭疼,也可能是宿醉的緣故,李躍進先退了出去,馬東海跟著出去。

      張弛沒有離開,因為他有幾句話想說,望著長眠不醒的黃春麗,輕聲道:“師父,我來看您了,睡了這么久,您也該醒醒了,您答應我的事情還沒兌現呢,還說要教我功夫,說話怎么能不算呢?”

      黃春麗躺在床上,睡得安祥。

      張弛不知道她能不能聽到自己的話:“我知道您是個言出必行的人,你不會賴賬對不對?您睡著的這些日子,我聽您的話了,努力學習了,昨兒我高考完了,考得還湊合,等成績出來,我再過來告訴您,讓您也替我高興高興,這個世界上能真心替我高興的人不多,能真心對我好的人……”說到這里,張弛居然有些哽咽了。

      他伸出手,握住了黃春麗的手,嘆了口氣道:“師父,鄭叔走了!走得很匆忙,他心里一直都喜歡您,您知道的對不對?其實他是個好人,您睡著的這段日子,他想盡一切辦法去調查,為您伸張正義,他也很照顧我,可上天對他太不公平了。”

      黃春麗一動不動,沒有任何的反應。

      “還記得那個香爐嗎?咱們第一次見面時,您送給我的,您的房子全都燒沒了,只剩下那個香爐,我本想留點念想,畢竟是您給我的東西,可現在……”

      他搖了搖頭:“師父,您趕緊醒吧,我這人就犯賤,一段時間聽不到您罵我,我就渾身不舒服,醒過來吧,您想罵我,我由著您罵,想打我,我絕不還手。”

      此時護士走了過來,向他示意探視時間已經到了,張弛禮貌地向護士笑了笑:“美女,謝謝您對我師父的照顧。”他向護士非常真誠地鞠了一躬。

      鄭秋山的事情總算有了轉機,鑒于鄭秋山盡忠職守的表現,局里特批幫他家里的一個侄子解決了工作問題,肇事司機家里也拿出了一筆錢用來賠償,在加上局里的撫恤金,和同事們的捐款,這件事總算得到了解決。

      鄭秋山的追悼會在高考過后的半個月召開,得到通知的張弛一早就去了殯儀館,親屬答謝的時候,張弛并沒有見到鄭曉雯,問過小黎才知道,鄭秋山的前妻邱東晴并沒有過來參加葬禮,她不來或許可以用已經離婚解釋,可鄭曉雯畢竟是死者的女兒,她居然不讓女兒前來參加生父的葬禮,實在是太不近情理了。

      包括小黎在內的許多同事都對此事感到憤慨,邱東晴在爭取賠償和撫恤金方面可積極得很,每次調解她都會親臨現場。

      張弛有些不放心鄭曉雯,不知道她有沒有從失去父親的陰影中走出來。

      小黎安慰張弛道:“虎毒不食子,雯雯畢竟是邱東晴親生的,她對師父無情無義,可對自己的親生女兒不至于那么絕情。”

      張弛點了點頭道:“黎姐,我想去看看雯雯。”

      小黎道:“我也想去看她,可咱們現在如果過去是不是有些唐突,再說了,事情過去一段時間了,她可能已經從悲傷中走出來了,見到咱們會不會又勾起喪父之痛?”

      張弛認為小黎說得很有道理,按照她的說法,邱東晴沒有讓女兒前來參加葬禮或許也是出于保護女兒的目的,不想讓女兒幼小的心靈再受到傷害。

      不過十歲的孩子什么事情都記得很清楚,等她以后長大了,不知會不會因為這件事和母親之間產生隔閡?

      小黎聽說張弛是坐大巴過來的,指了指自己的白色POLO道:“上車吧,我帶你回去。”因為鄭秋山的骨灰要由他家人帶回老家安葬,所以也就省略了葬禮的儀式。

      張弛客氣道:“黎姐,你那么忙,我跟大巴回去就行。”

      “跟我還客氣啊,上車吧,反正順路,天那么熱,別等了。”

      張弛也就上了她的車,有些羨慕地說道:“黎姐,您都買車了。”

      “我那點工資哪夠啊?都是我爸我媽贊助的。”

      張弛又想起那句話,有媽的孩子像塊寶,自己這個沒爹沒媽的孩子就是一根草。

      小黎將車駛入省道,她想起了前幾天的事情,輕聲道:“你那個朋友沒事吧?”

      張弛禁不住笑了起來:“你說李躍進大哥啊,他喝多了,趴在旅館地毯上睡了一夜。”

      小黎也笑了起來:“誰讓他逞能,活該!”雖然小黎心中也承認,當天陷害張弛的女人的確該打,可李躍進下手也太重了。

      張弛道:“黎姐,你酒量真厲害,李大哥嘴上還不服呢,不過我知道他心里早就服氣了。”

      “他要是不服,我不介意再給他一次找回面子的機會。”小黎也是好勝之人。

      張弛道:“黎姐,其實李大哥是個好人,就是脾氣臭了點,他過去當過兵,在滇邊緝毒,立過功,還受過傷,是個英雄。”

      小黎點了點頭,這她倒沒看出來,其實那天如果不是李躍進為張弛出頭,張弛的高考可能真就被那幾個人給耽誤了。

      小黎道:“他既然立過功,可怎么變成了一個藥販子?”李躍進自我介紹說他自己現在從事各種中草藥和土特產的經營,所以小黎這么認為。

      “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清楚,我聽他戰友說,當年緝毒的時候,他們里面出了內奸,結果任務失敗,李大哥把所有責任都扛下來了,所以才離開了部隊。”

      小黎對李躍進有些改觀了,按照張弛的說法,這李躍進倒是一條有血性有擔當的漢子。

      回去的時候途經星光小學的門口,張弛記得這里,鄭曉雯就是在星光小學讀書,那天他跟著鄭秋山一起過來接她,也是那天鄭秋山遭遇了車禍。

      張弛時常在想,如果鄭秋山的前妻不打那個電話,或許鄭秋山就不會遭遇不測,人間充滿了不測風云,凡人的生命也實在太脆弱了。

      人生充滿著巧合,他們經過星光小學的時候,張弛居然看到了邱東晴母女,他告訴了小黎,小黎將車停靠在路邊,兩人望著馬路對面。

      鄭曉雯背著書包低著頭,在她身邊的是邱東晴,邱東晴打扮得很鮮艷,小黎氣得咬了咬牙,她為師父感到不值,邱東晴明明知道今天師父開追悼會,居然還穿成這個樣子,根本就沒把鄭秋山的死放在心上,實在是太絕情了。

      那輛本田雅閣就停在道路旁,邱東晴牽著女兒的手笑容滿面地向那輛車走去,她的未婚夫從車上下來了,來到鄭曉雯面前,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發,應該是說了什么,邱東晴指著他嬌笑著對女兒說著。

      小黎道:“也許很快他們都會把師父忘了。”這就是現實,不是每個人都愿意活在傷痛的記憶中,他們更愿意追求新的幸福。正在她準備離開的時候,卻看到了一幕讓人震驚的場面。

      鄭曉雯抬起腳狠狠踢在了邱東晴未婚夫的襠下,然后伸出右手狠狠戳在他的眼睛上。

      張弛對鄭曉雯的殺手锏再熟悉不過,畢竟他在第一次見到小丫頭的時候就親身體驗了其中的滋味。看到鄭曉雯出手,張弛如同三伏天吃了塊冰淇淋一般暢快,該!活該!

      邱東晴的未婚夫發出一聲慘叫,捂著褲襠跪倒在了地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