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98章 絳珠仙草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98章 絳珠仙草字體大小: A+
     

      張弛哈哈大笑,穿上浴袍來到外面。

      李躍進看了看房間的布局,認得還是錦江之星,又打了個哈欠道:“我昨晚怎么回來的?”想起跟小黎拼酒拼到斷片兒,后面發生了什么他可一點都不記得了,尷尬,實在是尷尬。

      張弛道:“我打電話給你的戰友馬東海,是他幫忙送回來的。”

      李躍進老臉發燒,這下糗大了,居然被一個女人給灌翻了,以后要是傳出去,他這張老臉往哪兒擱。他有點不敢面對張弛了,拿起毛巾,耷拉著腦袋,就像一只斗敗的公雞一樣鉆進了洗手間里。

      沒多久里面傳來嘩啦嘩啦的水流聲,沒多久里面又傳來李躍進的聲音:“我下午就回去了。”

      張弛看了看床頭的鬧鐘:“十點半你戰友過來接咱們,他跟那邊溝通好了,林家同意咱們去探視我師父。”

      前往紫霄湖的途中,李躍進默默看著車外的風景,開車的馬東海都能夠感受到這貨酒后的抑郁,他和張弛雖然沒有事先溝通,可兩人已經達成了默契,誰都沒有主動提起昨晚的事情,李躍進雖然是個莽貨,卻是個愛惜臉面之人。

      張弛坐在副駕,奧迪A6已經是他坐過得最頂級豪華的轎車了,今天最高氣溫已經到了37℃,不過車內冷氣很足,穿著褲頭T恤的張弛覺得還有點涼,他笑道:“這車空調真好,多少錢啊?”

      馬東海道:“五十多萬。”

      “我是問空調多少錢!”

      馬東海……

      后面李躍進沒心沒肺地笑了起來,他就喜歡聽張弛懟人。

      張大仙人內心暗自感嘆,馬東海只是一個保鏢頭子,就開上了五十多萬的奧迪A6。

      記得第一次見到黃春曉出場的時候,她坐得那輛車是賓利得好幾百萬。

      想起自己自打下凡以來,擁有得唯一座駕就是破破爛爛的永久牌自行車,現如今已經報廢了,難怪都說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自己要是像林朝龍一樣擁有那么多的財富,豈不是就能實現財務自由了?精金想煉多少就能煉多少。

      張弛又想起仍然被林黛雨扣押的丹爐,就算有了精金也沒用,人家是等米下鍋,他現在連鍋都被人給端了,再說煉丹的條件實在欠缺太多,缺精金,缺晶石,缺藥材。

      按理說他已經先后煉成了培元丹和通竅丹,應該滿足才對,張弛也不是貪得無厭之人,但是一想起成為植物人的黃春麗,他就感覺到自己責任重大,無論怎樣也得排除千難萬險,要把招魂丹和凝神丹煉成。

      理想雖然豐滿,可現實卻無比骨感,這兩樣金丹一種是五品,一種是六品,烏殼青的丹爐煉制極限只是三品,沒可能越級煉成上品金丹。

      馬東海道:“其實這次你們應該謝謝林小姐。”

      張弛馬上明白,一定是林黛雨幫忙說話,所以他們兩人才得到網開一面,前來探望黃春麗的機會。

      汽車沿著綠柳成蔭的護堤路進入湖中路,紫霄湖是一個人工湖,過去是個大水庫,幾經擴建,形成了現在的規模。

      由湖中路劃分為東西兩部分,據說東西兩湖加在一起總面積已經超過了西湖,沿途風景很美,比起西湖不遑多讓,只是這里畢竟沒有前者的名氣和人文歷史,所以也沒有游人如云趨之若鶩的場面。

      馬東海驅車來到竹山,林朝龍的別墅就位于竹山南麓,紫霄湖之北,山南水北,風水絕佳,是紫霞湖不可多得的寶地。

      馬東海放慢了車速,道路兩旁栽種得都是郁郁蔥蔥的翠竹,竹影婆娑,遮天蔽日,感覺突然從夏日來到了涼秋,在竹林中行了一里多路,前方出現了一道自動門,上方寫著私人府邸,非請勿入。

      馬東海的車來到門前,自動門緩緩打開,馬東海跟門前的保安打了個招呼,他們已經進入了這片私人湖灣。

      張弛望著道路兩旁的名貴樹木,心中越發感慨起來,看來只要有錢在人間就可以過得逍遙自在,快樂舒服的程度甚至超過天上的神仙。

      馬東海將車停好,張弛推開車門走了下去,看到前方靠湖的地方有兩棟獨體別墅,依山傍水,山色青翠,水波瀲滟。兩棟別墅之間還有一個小型的游船碼頭,碼頭上停靠著一艘快艇,兩艘摩托艇。

      在靠近別墅的停車場停著一輛白色的賓利歐陸,另外還有一輛黑色的邁巴赫。

      馬東海道:“林太太在呢,我先進去打個招呼。”

      張弛點了點頭,看到李躍進從后門走了下來,右手捂著頭,張弛以為他暈車:“怎么了?不舒服?”

      李躍進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道:“老毛病了,我這里受過傷,所以酒量下降了不少,現在連過去的一半都不到。”

      這貨打腫臉充胖子,別人不說他自己說,反正小黎也不在,弄塊遮羞布先把臉蓋一蓋。

      張弛道:“已經很厲害了,三個我都喝不過你。”

      李躍進嘿嘿笑了笑:“那是……”還是有些底氣不足,想起小黎讓他驚為天人的酒量,腦袋又有點隱隱作痛,彈片都看不慣他再吹牛逼了。

      張弛聞到了一股淡雅的香氣,他心中一動,循著香氣向不遠處的花園走去,在他們所在的東南方有一座園中園,花園的房門上著鎖。

      張弛透過墻上的鏤空花窗向花園內望去,只見花園的避光處,有一株翠綠色的植物,高約一尺,綠葉如梭,植物已經開花,火紅色的小花如同點綴在草葉上的星星,張弛驚得差點沒把眼珠子掉出來。

      這座被鎖住的花園內竟然有絳珠仙草,就算在天庭之中,這種仙草也是極其稀罕的靈植,只能生長于西天靈河岸上,這還不稀奇,只有靈河岸三生石畔生長的絳珠仙草,才能結果。那是因為赤霞宮神瑛侍者,每天以甘露灌溉,所以才能久延歲月。

      其中有一棵絳珠草沐浴天地精華,終于修成女體,終日游于離恨天外,饑則食蜜青果為膳,渴則飲灌愁海水為湯,其五內郁結著一段纏綿不盡之意。

      絳珠仙子下凡歷劫時表白心愿,原以一生的眼淚償還神瑛侍者的甘露之惠,四大名著之首的《紅樓夢》專門對此有過描繪。

      其實凡間絳珠草并不是什么稀罕物,可開花,還可結果。但是凡物和仙品有著天壤之別,可以說只是外形相似,其功效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東西。

      張弛僅憑著這絳珠仙草的香氣就已經斷定園中的仙草絕非凡品,吸了吸鼻子都覺得神清氣爽。

      李躍進對園藝沒有任何興趣,他認為張弛這種趴墻偷窺的行徑有些失禮,眼看著馬東海朝這邊走了過來,李躍進趕緊向張弛招手。

      馬東海已經來到他身邊,看到張弛站在那園子外,有些奇怪道:“他去那邊做什么?”

      “撒尿!”李躍進的解釋總是那么接地氣。

      “呃……有洗手間的。”馬東海認為隨地便溺總是不好的,這貨還是個高中畢業生怎么不知道避諱?

      李躍進道:“回來,茅坑在這邊。”

      張弛慢吞吞溜達了回來,腦子里仍然想著園中的絳珠仙草,他故意道:“馬大哥,那花園怎么鎖著?”

      馬東海道:“那可是禁區,林先生平時喜歡園藝,那里面全都都是他種植得盆景,平時專門有人給看著。”

      張弛點了點頭,心中暗忖,林朝龍居然還有這樣的閑情雅致,園藝?普通人可種不出仙草,難道林朝龍自己也不知道?此人不簡單啊。

      馬東海帶著他們進入東邊的別墅,這棟別墅通過改建,已經裝置了全套世界一流的康復裝備,還特別聘請了專業的醫護人員對黃春麗進行護理。

      黃春曉雖然也在,可她這會兒去和歐洲專家探討黃春麗的最新狀況去了,大概也有借故回避的意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