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97章 糗大了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97章 糗大了字體大小: A+
     

      李躍進樂呵呵摟住他的肩頭:“兄弟,我請你吃飯!”

      張弛正準備點頭答應,聽到身后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卻是小黎下班了,她之前就說過等張弛考完試請他吃飯,叫他就是為了這件事。

      李躍進對小黎今天電擊自己的事情顯然有些陰影,見到她過來,趕緊躲得遠遠的,心有余電,想起來就手足發麻。

      小黎道:“張弛,今晚沒事吧,我請你吃飯!”

      張弛笑道:“黎姐,沒事,可這飯得我來請,今天多虧了有您給我幫忙。”

      “等你考上大學再請我,咱們晚上去魚王府吃魚行嗎?”

      張弛朝遠處的李躍進看了一眼,小黎道:“你約了朋友啊?”

      “黎姐介意啊?”

      小黎朝李躍進看了一眼道:“不介意,多添一雙筷子的事兒。”

      人家小黎都不介意,李躍進自然也沒什么拒絕的理由,只不過他這輩子從來沒被女人電過,現在還要和電過自己的女人一起吃飯,心里多少是有點別扭的。

      小黎請張弛吃飯,是為了慶賀他考試結束,也是有些話想說,鄭秋山死了十多天了,到現在仍然沒有火化,作為鄭秋山的同事,她心里滿不是滋味的。

      有件事小黎還是第一次告訴張弛,酒駕撞死鄭秋山的那個人是個肝癌晚期患者,如今因為病情惡化已經被送到醫院了。

      張弛覺得這件事充滿了疑點,懷疑肇事者的動機,其實警方對此也產生了懷疑,已經成立了專案組,重新調查這件案子。

      小黎眼睛紅紅地說道:“我師父真是可憐,到現在還沒有下葬,局里派人勸了他們家好幾次,可他們還是不肯讓步,非得要局里把師父兩個侄子的工作問題給解決了。”

      鄭家其實還是讓步了的,同意不再強求鄭秋山的烈士稱號,可在安排工作的問題上寸步不讓。

      李躍進聽得窩火,換成往常他早就一巴掌拍在桌面上了,可今天當著小黎的面他明顯矜持了許多,事情聽得憋屈,酒喝得也不痛快,這個張弛,為啥要跟這個女警一起吃飯?說好了兄弟兩人一醉方休的呢?這小子,重色輕友!

      張弛道:“要不,我去試試?”

      小黎搖了搖頭道:“算了,誰去都沒用,他們又不認識你,其實也能了解,師父的父母年齡都那么大了,又都是從農村來的沒什么見識,主要是師父的兩個哥哥在鬧。局里現在從師父前妻那邊做工作,希望她能夠出面調解一下。”

      張弛點了點頭,清官難斷家務事,這種事誰是誰非很難說清楚。

      李躍進從頭到尾沒說過話,一直偷偷喝著悶酒,兩只眼睛東瞅瞅西看看,這會兒來到小黎的臉上了,就這么寸,他才看了小黎一眼,就被小黎發現了,小黎瞪了他一眼道:“你看什么看?沒見過?”

      李躍進嚇得低下頭去,可馬上又意識到自己又沒做什么虧心事,為什么要害怕,重新抬起頭來道:“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

      小黎鳳目圓睜,她總覺得這廝不順眼,打女人還這么理直氣壯。

      李躍進道:“不服氣啊,不服氣喝酒!”他把酒杯在小黎面前晃了晃,想用酒量將她嚇住。

      小黎點了點頭,她剛才一直喝得都是飲料,可能是心情郁悶,也需要一些酒精麻醉,她主動拿了個新的玻璃杯,倒了滿滿一杯酒,然后當著兩位男士的面,一口飲盡。

      張弛目瞪口呆,他沒跟小黎一起吃過飯,不知道她酒量居然這么厲害。小黎喝完了這杯酒,把空杯倒轉過來,一滴不剩,挑釁地向李躍進昂了昂頭。

      李躍進豈能服輸,他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豈能怕一個女人?盡管這女人是個用電棍戳過他的女警,李躍進也一仰脖將杯中酒給喝完了,一口菜都沒吃,又給小黎和自己滿上了:“再喝一杯唄!”酒場無公母,有容乃大。

      小黎示意他先請,李躍進端起酒杯咕嘟咕嘟喝完了,等他放下酒杯,小黎一仰脖就將那杯酒喝了個干凈,喝酒的動作瀟灑利索,李躍進這下傻眼了,他長這么大還從來沒見過喝酒那么利索一女的。

      酒是李躍進拿來的,馬東海昨晚帶過去的兩瓶五糧液,他沒舍得喝,放在車里,準備今天跟張弛一起慶賀高考結束喝的,轉眼之間一瓶已經被喝了個精光。

      小黎道:“這五糧液倒是不假!”

      李躍進道:“好酒也醉人,你一姑娘家,還是少喝點。”

      “你是舍不得酒?還是怕自己喝不過我?”

      李躍進被噎得滿臉通紅,他最怕別人說自己小氣,最怕別人看不起他的酒量,今天小黎兩樣忌諱全都犯了。

      李躍進道:“我……是好心……今晚你喝多少我都請得起!”這話就有點打腫臉充胖子了,他兜里的錢全都加起來也不夠再買一瓶五糧液的。

      張弛看著想笑,向小黎道:“黎姐,您能喝多少啊?”

      小黎道:“不知道,反正我爸我媽都是酒廠的品酒師,他們倆加起來喝不過我一個,我喝酒沒什么感覺。”

      李躍進倒酒的手居然抖了起來,過電似的,今天算是遇到克星了,她虛張聲勢,一定是嚇唬我的。

      小黎是刑偵出身,李躍進每一個動作的細節都逃不過她的眼睛。

      張弛道:“李大哥,您能喝多少?”

      李躍進朝小黎看了一眼道:“我長這么大就沒喝醉過!”

      小黎主動挑戰道:“李躍進同志,要不咱倆比比?”

      李躍進有生以來喝酒真沒怕過誰,那是在今晚之前,他現在心底有些沒底了,他認為自己一定因為白天被小黎捅了一電棍,留下了電擊后并發癥,不行!他必須要把這個面子給掙回來:“你說怎么比?”

      小黎看了看李躍進手中的酒瓶:“咱們一人一瓶,對瓶吹吧。”

      李躍進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小黎看著文文靜靜的,怎么酒風如此狂野,要對瓶吹,這可是白酒,這可是五糧液,李躍進倒不是沒這個膽子,他得掂量一下自己的錢包,他目前這個經濟水平,實在是吹不起啊!

      心中不由得有些遷怒到了馬東海的身上,這二逼真不是東西,你丫送什么五糧液?要送也不多送幾瓶,這不是給我難堪嗎?馬大錘你個摳逼!

      張弛正想勸勸兩位別這么拼酒,可小黎已經向服務員招了招手,讓服務員送來了兩瓶五十六度紅星二鍋頭。

      她笑道:“咱們仨加起來也沒什么揮霍的資本,我看還是比喝二鍋頭吧,李躍進同志,敢比嗎?”

      李躍進這才放下心來,二鍋頭,你喝一箱我都請得起,他率先打開一瓶二鍋頭,一仰脖喝了下去。

      張弛知道李躍進是個愣頭青,才不會輕易服人,可沒想到小黎也這么好勝。一轉眼的功夫,兩人都把一瓶二鍋頭喝了個干干凈凈。

      別看李躍進平時酒量很大,可這樣一口氣灌進去一斤二鍋頭的經歷還沒有過,更何況他剛才已經有半斤五糧液打底了,一瓶酒下肚,頓時覺得暈暈乎乎了。

      小黎喝完那瓶酒沒事人一樣,張弛真是服了她的酒量:“黎姐,您真沒事啊?”

      小黎點了點頭道:“打小就這樣,喝酒跟喝水似的。”

      李躍進眼光迷離地望著小黎:“服不服?”

      小黎白了他一眼。

      李躍進酒意上頭,熱血沸騰:“我就問你服不服?”

      小黎道:“我要是不服呢?”

      李躍進呵呵憨笑起來:“我服!”這貨大腦袋向下一栽,砸得桌面劇震,再看之時這貨已經趴在桌上瞬間睡著了。

      張弛望著已然被小黎給灌翻的李躍進,頗為無奈,小黎今晚明顯是有意為之,他向小黎道:“黎姐,您別介意啊,我這位大哥脾氣沖了點,不過是個好人。”

      小黎笑道:“你也別介意,我就給他一個教訓,讓他以后不要隨便打女人。”

      李躍進一夢醒來已經是天光大亮,他發現自己趴在旅館的地毯上睡了一夜,洗手間內傳來嘩嘩的水流聲,李躍進搖搖晃晃去推門,剛一推開,就聽到張弛的大叫:“我靠,你不敲門的?”

      李躍進揉了揉蓬亂的頭發,瞇著眼睛朝赤身裸體的張弛瞄了一眼:“早!個子不高,本錢不小!”

      張弛抓起一條濕毛巾照著李躍進砸了過去。

      李躍進一把接住,轉身出門,順便擦了把臉,昏昏沉沉的頭腦清醒了一些,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低頭聞了聞那條濕毛巾,又用手指從上面捏下來一根蜷曲的毛,然后惡心得咧了咧嘴:“你小子用毛巾擦哪兒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