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95章 犯我兄弟者全都是豬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95章 犯我兄弟者全都是豬字體大小: A+
     

      那四名大漢看到這黑大漢一言不合即刻開打,而且毫無節操,對女人也下得去狠手,馬上就放開了張弛,向李躍進沖了上去。

      李躍進冷哼一聲,向前跨出一步,雙拳猶如奔雷般攻向前方的兩人,這兩人也及時做出了躲閃的動作,可李躍進出拳的速度實在是太快,看清了他的出拳卻躲不開,蓬!蓬!兩拳,將兩人放倒在地。

      張弛時間緊迫,可顧不上在這里耽擱了,甩開大步向考場跑去,大聲道:“李大哥,這里交給你了,我先去考試!”

      李躍進看到那女子搖搖晃晃從地上要站起來,甩手又給了一巴掌,將那女郎打得哀嚎一聲,一屁股又坐回地面,今天地心引力特別大,。

      李躍進傲然挺立,冷冷望著這五名男女:“犯我兄弟者,無論男女,全都是豬!”

      那名剛才抓住張弛衣領的男子,從腰間抽出一根甩棍,右臂一抖,甩棍亮出,手中有了武器,底氣足了不少,他爆發出一聲大吼道:“老子跟你拼了!”

      甩棍用盡全力,照著李躍進當頭打去,破開熱辣辣的空氣發出呼的聲音,足見這一棍的力量之大,他現在方才是動了真怒,怒火值3000,張弛已經跑遠了,超出了火源石能夠吸取能量的范圍。

      在旁人眼中快如閃電,雷霆萬鈞的攻擊,在李躍進看來卻如同慢動作分解放大一般,他探出左手,一把就將棍梢抓住,右拳擊中了對方的軟肋,那男子魁梧的身體蝦米一樣躬了下去,手中甩棍也被李躍進搶了過去。

      李躍進揚起甩棍照著他的腦袋就是一下,砸得他痛不欲生,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其余三人看到勢頭不妙,轉身準備逃走,李躍進豈能放過他們,沖上去揚起甩棍照著三人就是一頓痛毆,打得三人滿頭大包,哭爹喊娘,滿地打滾。

      如果不是警察聞訊趕到,李躍進以一當五的當街虐打還會繼續下去。

      前來出警的是小黎,看到眼前的一幕也吃了一驚,高考期間,上頭下了死命令,一定要維持社會安定,避免任何的暴力事件,一面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她和其余三名同事一起下車。

      小黎大聲命令道:“住手!我們是警察!”

      李躍進不屑地看了她一眼,警察怎么著?警察是抓壞人的,老子又沒犯法,他揚起甩棍,在那名性感女郎的頭上敲了一記,濃妝艷抹,搔首弄姿,看著就不像好人,老子最討厭風騷的女人。

      幾名警察還沒見過這么囂張的人,他們都亮明了警察的身份,此人居然還敢當街行兇,最過分的是,他居然用甩棍敲一位女性的腦袋。小黎出聲示警:“住手!不然我就不客氣了!”

      李躍進這才停了下來,他解釋道:“他們都是壞人!”

      小黎厲聲道:“打女人你還有理了?丟下武器,雙手放在腦后,轉過身去!”

      “有沒有搞錯,我是好人,他們才是壞人!”

      “我數到三,你再不服從命令,我會采取強制措施,你將承擔因此產生的一切后果!”

      李躍進不傻,他也知道拒不服從命令后果的嚴重性,將甩棍扔在了地上,雙手抱頭轉了過去,警察們過來控制住了現場,小黎抓住李躍進的手腕想將他的手臂擰過來給他戴上手銬,可李躍進臂力奇大,猶如鐵鑄,她用盡全力沒有得逞。

      “你抓錯人啦了!”

      小黎怒道:“你配合點!不然我告你拒捕!”

      “我就拒捕你能咋地……啊……啊……啊……”

      ((((⊙﹏⊙))))

      李躍進渾身劇烈顫抖著趴倒在了地上,小黎居高臨下地望著他,將電警棍收起:“你現在知道了?”最看不起打女人的男人。

      如果不是李躍進及時出現解圍,張弛下午的最后一場考試可能要泡湯,他并沒與因為途中的這個意外插曲而壞了心情,雖然晚到了五分鐘,可畢竟趕上了最后一場考試。

      張弛在通竅丹的加持下,以穩定的狀態做完了文科綜合,依然提前半小時交卷,交卷的時候,順便瞄了周良民的試卷一眼,發現這貨還沒做完,周良民慌忙蓋住自己的試卷,他是有多怕張弛偷看。

      張弛走出考場,氣溫異常炎熱,沒有一絲風,太陽仍然火辣辣地炙烤著校園,總算順利考完了,接下來可以安心等待好成績了,他準備好好放松一下,比如說今晚兌現承諾,和李躍進一醉方休。

      想起李躍進,不知自己留下的爛攤子是否給他帶去了麻煩,畢竟是個法治社會,警察辦事效率很高,任何打架斗毆的行為都是不被允許的。

      張弛走出校門的時候遇到了林黛雨,林黛雨最后一門考得是理科綜合,從她輕松的表情就看出她考得相當不錯,張弛主動招呼道:“考得不錯吧?”

      林黛雨謙虛道:“還成吧,正常發揮,你呢?”

      張弛道:“我估摸著最少能考七百多分吧。”

      林黛雨腳下一個踉蹌,說大話的是張弛,怎么她差點被閃著了,原來是她不小心踩了一片香蕉皮,張弛本想去扶她,可有了被碰瓷的經歷,頗有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覺悟。

      掃了一眼林黛雨那對不算太亮的大燈,又第一時間打消了這個念頭。有點謹慎了,他相信就算攙扶一下,林黛雨也不至于指控自己非禮她,可這妮子太聰明,萬一看出自己存心想占她便宜咋辦?

      林黛雨抽出一片紙巾,將地上的香蕉皮撿起扔到了附近的垃圾桶里,大家閨秀素質就是不一般。

      林黛雨轉過身,看到張弛仍然在原地等著他,她現在算是深刻認識到了張弛的心理素質,那可真不是一般的強大,只要成績一天沒出來,他就會一直吹下去,七百多分還最少,我都不敢說這樣的大話,他怎么不怕閃著舌頭?

      張弛道:“你沒騎車啊?”

      林黛雨搖了搖頭,昨天倒是騎車了,可下了大雨,今天天氣預報說還有雨,于是父親讓馬東海開車把他送來了。

      馬東海從不遠處走了過來,他在外面站了一會了,熱得滿頭大汗。

      林黛雨笑著迎了上去:“馬叔!您等很久了吧?”馬東海是她的教練,雖然沒有正式拜師,可實際上教給了她不少的格斗技巧,林黛雨對馬東海一直很尊重。

      馬東海道:“沒多久啊,考完了?這么快?”

      林黛雨點了點頭,馬東海轉向張弛道:“張弛,老班長被派出所給帶走了。”

      張弛一聽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他向馬東海問明李躍進被帶到了哪家派出所,準備趕過去說明情況。

      馬東海其實也想跟著去,可他任務在身,必須先將林黛雨送回家,然后才能干過去,畢竟是個打工的,做事身不由己。

      林黛雨明察秋毫,雖然旁聽,就知道了馬東海和這位老班長的關系非同一般,她很會為別人著想,主動建議道:“馬叔,咱們送張弛過去吧,反正順路,您不是派出所有些關系嗎?剛好幫著問問什么情況。”

      馬東海點了點頭,心中暗嘆,林黛雨真是秀外慧中,這么小的年紀就把事情看得那么透徹。

      李躍進被帶到了附近的大湖派出所,警察正分別給涉事的幾人做筆錄,李躍進態度強硬,只說幾人該打,他是為了幫助兄弟才大打出手,具體發生什么事情他也說不清楚,為兄弟出頭還要理由嗎?

      挨打的五個人口徑一致,都說張弛非禮在先,他們在討要說法的時候,這黑大漢沖了上來護短,不但不講道理,還不分青紅皂白地把他們五個人揍了一頓。

      那女郎哭得臉上的妝都花了,哭喊著讓警方給她做主,先遇到一個小流氓非禮,然后又遇到一個老流氓施暴,讓她脆弱的身心備受摧殘。極富悲情的表演,讓人不禁懷疑她是不是有高度潔癖,可看她的打扮又不像是貞潔烈女。

      張弛幾人趕到的時候,在門口遇到了小黎,小黎雖然是臨時調來幫助執法的,可她是這次事件的直接經辦者,本著誰出警誰負責的原則,她專門去交警部門調取了當時的監控錄像。

      張弛叫了聲黎姐,小黎向他眨了眨眼睛,示意他別跟自己套近乎,畢竟是執法單位,如果讓人家知道他們之前就認識,這件事可能更不好處理。

      張弛馬上就明白了,跟著小黎一起走進了派出所。

      那女郎看到張弛進來,指著他尖叫道:“就是他,就是這個小流氓,他摸我這里,這里,這里……他還把我推倒在地……哎呦喂……我不活了……”

      林黛雨跟著張弛一起進來的,聽說發生了這種事,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她最討厭這種下作的男生了,不過張弛給她的印象好像并不是這種人,至少在自己面前就沒見他怎么討好過自己,更沒見他暴露出任何不良的企圖。

      張弛道:“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長得跟豬八戒他二姨似的,我摸你?我特么瞎了?這房間里但凡是個女的,誰不比你漂亮?我摸誰也不摸你啊!”

      林黛雨和小黎都是一怔,這話聽著好像是夸了她們,可仔細一品怎么味道不對,這小混蛋,怎么把她們跟這個風塵味十足的女郎相提并論?就算我們你也不能隨便摸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