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89章 暴力小妹妹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89章 暴力小妹妹字體大小: A+
     

      “有件事我可能不該問,可還是感到好奇,當年黃老先生為何要將您逐出門墻?”鄭秋山已經做好了觸怒林朝龍的準備,這個問題非常的敏感,如同向林朝龍拋了一顆炸彈。

      林朝龍的表情出奇的冷靜,冷靜到鄭秋山甚至懷疑他沒有聽清自己的問話。

      林朝龍淡然道:“這涉及到我的家事,也和案情無關。”

      “尊夫人姐妹兩人的矛盾是不是因為林總引起的?”

      “如果我不是事先就知道你的身份,我還以為你是某個居委會派來的。”林朝龍婉轉地表達了自己對鄭秋山過度關注他家事的不悅。

      鄭秋山笑道:“林總真是幽默,我聽說林總過去在北辰一中讀書?”

      “鄭警官主要是負責戶籍吧?”林朝龍心中已經非常不悅了。

      “您是88屆高中畢業生?”

      林朝龍微笑望著鄭秋山,此人有備而來,來見自己之前,一定下了不少的功夫,調查了不少的材料,接下來的問話可能會更加深入。

      鄭秋山道:“楚文熙也是那一屆畢業的,你們是同一屆的畢業生,應該很熟悉才對。”

      “我們那一屆一共有18個班級,每班都有四十多個人,我不可能每個人都認識。”林朝龍所說得是事實,同屆的學生之中,可能有人一輩子都沒打過照面,甚至沒說過話。

      “我聽說楚文熙是當時北辰一中的大美女,只要男生應該都會記得她,這么出色的女生您不可能沒有印象吧。”

      林朝龍哈哈大笑道:“那個年代可比不得當下,一個班級的男生和女生都不說話的,我當時家庭條件不好,只知道埋頭學習,沒精力關注其他的事情。相信知識改變命運,老師對我們的教導也是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

      鄭秋山的提問的方向說變就變:“林總在燕京讀了五年藥科,是在華夏醫科大。”

      “鄭警官好像是在調查我啊。”

      “沒有,我只是奇怪,您和楚文熙同在一所中學讀書,后來您讀了華夏醫科大,她也在同一個城市讀了燕京師大,作為同屆高中畢業的校友你們居然不認識。”

      鄭秋山才不相信林朝龍的話,他覺得林朝龍在這件事上說了謊,刻意隱瞞了和楚文熙之間的關系。

      讓鄭秋山產生疑心的,不僅僅是馮老三的那番話,通過他的調查發現,何東來當年所從事的研究和林朝龍在幾年后發布的新藥屬于同一方向,這個世界上不會存在那么多的巧合,鄭秋山憑著警察特有的直覺判斷,這其中一定存在著某些問題。

      林朝龍道:“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這種事很正常,如果不是因為春麗的案子,我和鄭警官可能一輩子也不會打交道,你說是不是?”

      “是啊!林總的解釋讓我茅塞頓開。”

      林朝龍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道:“不好意思,我10點還有個會。”他下了逐客令,他感到了鄭秋山對自己的懷疑,并將這種懷疑定義為滿滿的惡意,他不想繼續談下去。

      鄭秋山起身道:“我就不耽誤林總寶貴的時間了。”

      鄭秋山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對了,林總愿意用百分之三十股份換取的藥方是不是找到了?”在對方以為一切已經結束之時,再出一招,攻其不備,是為回馬槍,力求一擊必中!

      林朝龍的瞳孔驟然收縮,他強行將心頭的怒火壓了下去,淡然道:“不送!”

      鄭秋山沒打算勞動林朝龍的大駕,他今天過來就是要試探一下林朝龍的反應,什么藥方值得林朝龍用天宇集團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去交換?在如此巨大利益的驅使下,或許會讓人鋌而走險。

      和專案組其他人的看法不同,鄭秋山認為,所有存在動機的人,都有犯罪的可能。

      鄭秋山骨子里還是個有點仇富的人,他認為多數的富人都鉆了法律的漏洞,其中有不少是投機者和冒險家,同時具備智商和膽量兩種素質的人同樣具有犯罪的能力,往往這種人是最難對付的。

      回到家中看到張弛捧著語文書在看,鄭秋山這才意識到他過幾天就要高考了。

      兩人雖然暫時住在同一屋檐下,可平時很少見面,鄭秋山忙于黃春麗的案子,早出晚歸,有些時候甚至徹夜不歸。

      張弛放下書:“鄭叔,吃飯了沒有?”

      鄭秋山搖了搖頭。

      張弛起身道:“我給您下碗面去。”

      “不了,冰箱里有速凍水餃,別耽誤你復習,你吃了沒?”

      “我復習完了,我也沒吃,要不咱們出去吃,我請!”張弛最近大部分時間都在努力復習,他想出去透透氣。

      鄭秋山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懊惱地拍了拍自己的后腦勺道:“壞了!”

      他只顧著工作,忘記了去接女兒,今天前往林朝龍辦公室的時候,他接到前妻的電話,讓他今天下班后去接女兒放學,鄭秋山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五點半了,女兒已經放學半個小時了。

      這時候前妻打來電話興師問罪,他的女兒放學后沒有等到他去接,所以一直都在學校傳達室里眼巴巴等著呢,前妻在電話中火氣很大,狠狠將他數落了一通。

      鄭秋山又是內疚又是尷尬,不停說著抱歉,不等他說完,前妻就將電話掛了。

      鄭秋山向張弛苦笑道:“怪我,我把接女兒的事情給忘了,這下麻煩了,我家雯雯肯定不愿搭理我了。”

      張弛道:“我跟你一起去,哄小孩子我拿手。”

      兩人以最快的速度沖出門外,叫了輛出租車,可欲速則不達,五六點鐘,正是下班高峰期,出租車走走停停,不到三公里的路,開了足足半個小時。等他們來到星光小學門口的時候,已經是六點半了。

      鄭秋山率先沖出出租車,滿頭大汗地來到學校傳達室,還好女兒鄭曉雯乖乖在傳達室里等著他,傳達室的保安免不了又對這個不負責任的家長一通教訓。

      鄭秋山見到女兒放下心來,他笑瞇瞇向女兒道:“雯雯,爸爸接你來了。”在女兒面前,他沒有絲毫的架子可言。

      “哼!”女兒顯然不高興了,背起書包就往外走。

      鄭秋山趕緊跟了上去:“雯雯,你等等我!”

      鄭曉雯沒有等他的意思,背著書包越走越快,晚一步下車的張弛出現在她的前方:“小妹妹,去哪兒啊!”

      鄭曉雯愣了一下,抬頭看了看張弛,張弛滿臉堆笑,認為自己現在的表情充滿了親和力。

      “我不認識你!”

      張弛道:“可我認識你啊,你叫鄭曉雯對不對?我來接你回家,哥哥幫你拿書包好不好……”話還沒說完,襠下就挨了鄭曉雯重重的一腳,張大仙人哪能預料到這么小的一個女孩子居然擁有這么強的攻擊性,事發突然,被鄭曉雯踹了個正著。

      張弛臉都白了,捂著肚子就蹲了下去,鄭曉雯的第二次攻擊又到了,右手的兩根指頭閃電般戳在了張弛的眼睛上,張弛又是一聲慘叫,這孩子下手也忒狠了。打人不插眼,你打我臉還好過點。

      鄭曉雯一轉身朝鄭秋山的方向跑去:“爸爸,壞人,我遇到一個壞人!”

      張弛這個郁悶,我怎么就是壞人了?我是跟你爸一起來接你的,我這長相人畜無傷,橫豎也不像個壞人,啥眼神啊這小妮子。內心的委屈還在其次,襠下挨得一腳著實不輕,而且他眼睛也被戳傷了,眼淚嘩嘩地流。

      (╥╯^╰╥)

      鄭秋山就晚出來那么一會兒,就發生了這種事,遠遠看到女兒出手,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他不該帶張弛一起來的,居然造成了那么大的誤會,女兒一定把張弛當成存心不良的壞人了,不過張弛的出現也有好處,本來女兒都不搭理自己了,遇到壞人之后第一反應還是叫爸爸,證明他們父女感情還是非常牢固的,畢竟血濃于水。

      鄭曉雯看到父親出現,膽子更大了,指著張弛道:“大壞蛋,你倒霉了,我爸是警察!”

      鄭秋山聽到女兒的話真是哭笑不得,剛才鄭曉雯的一聲嚷嚷吸引了不少打抱不平的人民群眾,圍到短時間喪失反抗能力的張弛周圍,擼起袖子正準備出手。

      鄭秋山趕緊過去解釋,這才阻止了張弛被不明真相的正義群眾一頓暴打。

      鄭曉雯這才知道原來這個張弛是跟著爸爸一起過來接她的,鄭秋山道:“雯雯,這是你張大哥,他不是壞人,你搞錯了。”

      鄭曉雯咬了咬嘴唇,心說這個人一臉壞笑,我又不認識他,過去不是您教我這樣對付不懷好意的陌生人的嗎?她小聲道:“不好意思大哥哥,剛才把我嚇壞了,我打疼你了吧?你別哭了,對不起!”

      張弛捂著小肚子,滿臉都是淚水,他不是傷心落淚,這小丫頭片子下手忒狠了,那手指頭差點沒把他的眼給戳瞎了。

      鄭秋山摸出一張餐巾紙遞給張弛:“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張弛搖了搖頭,接過餐巾紙擦掉臉上的眼淚,可剛擦掉,又流出來。

      (〒︿〒)

      鄭秋山湊近看了看,確信他眼睛沒事,這才放下心來,瞪了女兒一眼,鄭曉雯知道自己惹了禍,有些害怕地低下頭去。

      張弛今天這個虧只能吞下去了,忍著痛還得做出大度的樣子:“沒事……怪我……怪我長得太反面了。”

      鄭秋山安慰他道:“小伙子長得不錯啊,跟梁朝偉似的。”

      鄭曉雯糾正道:“那是曾志偉!”

      張大仙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