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88章 交鋒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88章 交鋒字體大小: A+
     
        這幾天張弛都在學校圖書館里看書,與其說是看書,不如說是翻書,通常他一天能看十幾本。

        平時校圖書館就沒幾個人,多半時間都是負責管理圖書的老師一個人在,她過去有下午早退的毛病,畢竟誰都有家庭,早走個十幾二十分鐘,去附近的幼兒園接孩子,公家的時間能利用一點是一點,清水部門,也就湊合著貪污點時間。

        可張弛這么一來,老師就郁悶了,他不磨嘰到下午五點就不離開,管理員老師只能陪著他。

        張弛能夠感覺到這位管理員老師的怨氣與日俱增,怒火值也是一天超過一天,在他連續光顧的第五天,管理員老師終于忍不住了:“我說這位同學,人家都在教室里復習,你不去啊?可沒幾天就要高考了。”

        張弛捧著一本書看得入迷,很敷衍地嗯了一聲。

        管理員老師因被他無視怒火值竄升到了1500,她起身走了過去,今天周五,今天準備早點去接孩子呢,這下好了,計劃全被他給攪和了。

        她來到張弛身邊,看到這廝面前擺著一摞書《尼采文集》,《計算機編程與技術》,《國畫山水技法》,《十天學會自由泳》,《人性的弱點》,《窮爸爸富爸爸》,《種植與園藝》,《高中地理全解》,《野性的證明》……這也太駁雜了一點,這么多書他看得完嗎?

        再看張弛手里捧著一本《簡愛》——全英文版本。

        管理員老師雖然不是代課老師,可也聽說過這廝的學習成績在高三畢業班倒數第一,她忍不住道:“我說你在這兒到底干什么啊?”

        張弛放下那本書,笑瞇瞇望著管理員老師,心說沒看見我在看書嗎?真是明知故問。

        管理員老師指了指桌上堆得就像小山一樣的書道:“你看得完嗎?你看得懂嗎?”

        張弛點了點頭,看的書多了,裝逼都有底氣,腹有詩書氣自華,你說氣人不。

        管理員老師,撿起桌上的那本英文版簡愛:“你跟我說說,里面講的是什么?”

        張弛道:“第幾頁?”

        “第5頁!”管理員老師真火了,她長那么大就沒見過那么裝逼的學生。

        ……themoonwasset,anditwasverydark;,……

        張弛流利地將第五頁的內容背了出來,行云流水毫無淤滯,順暢到管理員老師都不忍心打斷他,聽到這廝標準的發音,毫無錯漏的背誦,管理員老師整個人原地呆住了,做夢?一定是我在做白日夢。

        她迅速向后翻到了某一頁,再次說出了頁數。

        ……i'lltellyou,ifican,theidea,thepicturethesewordsopenedtomymind:yetitisdifficulttoexpresswhatiwanttoexpress.……

        ……ithankmymaker,that,inthemidstofjudgment,hehasrememberedmercy.ihumblyentreatmyRedeemertogivemestrengthtoleadhenceforthapurerlifethanihavedonehitherto!

        管理員老師張大了嘴巴,瞪大了雙眼,她已經掩飾不住自己的震驚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如果不是親耳所聞,她怎么都不會相信,這個不起眼的小子居然能夠將英文版《簡愛》倒背如流。

        張弛仍然從容淡定,沒有得意忘形,拿起了《種植與園藝》:“您接著問?”好不容易有顯擺的機會,這貨意猶未盡,成為凡人之后表現欲有點強。

        管理員老師搖了搖頭,仍然沒能從對方帶給自己的震撼中清醒過來。

        張弛道:“以后我還能來看書嗎?”

        管理員老師沒回答,等張弛拿起書包準備離去的時候,她追了上去,遞給張弛一把備用鑰匙:“你隨便看,記得鎖門啊!”真得抓緊接孩子去了,不然我拿本《醫道官途》考他。

        鄭秋山去醫院探望黃春麗才知道,她已經被接回了家,據說林朝龍夫婦為了她的康復特地從國外引進了一套最先進的監護設備,還請來了國際一流的腦科專家為她會診。

        鄭秋山決定當面拜訪一下林朝龍,他有許多問題,想請教一下這位名滿北辰的大人物。

        林朝龍本想拒絕,可想了想還是決定跟這位負責黃春麗案子的警察見上一面。

        鄭秋山在秘書的引領下來到了林朝龍的辦公室,進入辦公室之前,他接到了前妻邱東晴的電話,卻是她剛剛接到通知,要馬上出差去外地處理一件商務糾紛,可能今晚趕不回來。讓他下午放學去接女兒,照顧女兒一晚,鄭秋山滿口答應了下來。

        林朝龍微笑著起身迎了過去:“鄭警官,你好!”他主動向鄭秋山伸出手去,和鄭秋山握了握手。

        鄭秋山首先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林朝龍表現得很客氣也很配合,他笑道:“配合警方調查是每一個公民應盡的責任和義務,鄭警官有什么問題只管問。”

        “那我就先謝謝林總了。”其實鄭秋山已經在林朝龍的手上吃了虧,上次他去調查黃春曉,就被上級領導狠狠訓斥了一頓,還警告他在沒有確實的證據之前,絕不可以捕風捉影地去驚擾受害者家屬。

        林朝龍是擁有很大社會影響力的企業家,還是熱心公益的慈善家,對他調查一定要慎重。別看林朝龍現在客氣,說不定一轉身就會向自己的上級進行投訴,鄭秋山也做好了再次挨訓的思想準備。

        鄭秋山道:“林總,其實我不單單是負責這次案子的警察,我還是黃春麗小姐的朋友。”

        “春麗能有你這樣的朋友是她的福分啊。”林朝龍的臉上始終帶著謙和的微笑,初看讓人覺得很容易接近,可仔細一看又透著一股說不出的淡漠和距離感。

        “慚愧,我身為轄區警察沒能做到保護她的責任。”鄭秋山從檢討自己開始。

        林朝龍敏銳地覺察到鄭秋山對自己的小姨子感情應該不一般,上次去調查妻子的也是眼前的這個警察吧,他對此案的熱衷不僅僅因為是出于警察的職責,可能其中還摻雜著個人感情的成分。林朝龍道:“茶還是咖啡?”

        “喝茶吧!”

        林朝龍讓秘書上茶。

        鄭秋山接過送來的竹葉青說了聲謝謝,然后道:“林總,我來找您是為了向您了解一些事情。”

        林朝龍點了點頭,示意他可以發問。

        “請問您認不認識何東來?”

        “何東來!你是說那個殺人放火的嫌犯?”林朝龍一直都在關注著案情的進展,警方為了他們家人的安全考慮,也特地進行了提醒。

        “就是他!”

        “認識,不過沒什么交往。”

        鄭秋山話鋒一轉道:“您認識楚文熙嗎?”

        林朝龍聽到這個名字,內心中如同被鋼zhēn cì了一下,不過他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表面上仍然古井不波:“好像是何東來的夫人吧,有些印象,可不認識。”

        “林總應該知道十二年前慈濟堂曾經出過一件大事,因為楚文熙的意外死亡,讓您的岳父黃老先生卷進了一件醫療糾紛,也是因為那件事黃老先生關了慈濟堂,心灰意冷選擇退休。”

        林朝龍點了點頭道:“我想起來了,是有這回事,當時官司還打到了法庭上,最后判定我岳父無需承擔責任。”

        “我聽說林總是黃老先生的親傳弟子?”

        林朝龍的內心越發警惕起來,他打量著這個不起眼的派出所警察:“是!”

        “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林總棄醫從商,做到了如此規模,黃老先生泉下有知也一定會為你今天的成就感到驕傲吧。”

        林朝龍道:“當醫生是為了救人,做藥企研發新藥是為了救更多的人。”他的回答合情合理,而且擁有相當的情懷。

        “佩服,佩服!林總的胸襟和情懷果然不是我們這些普通人能夠企及的。”

        林朝龍呵呵笑道:“其實人沒有高低之分,不管干什么,只要對得起良心就行。我一向認為,人在這個世界上存在的價值高低在于他能夠幫助到多少人。”1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