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82章 家人之間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82章 家人之間字體大小: A+
     

      鄭秋山接通電話,電話是分局領導打來的,通過指紋的比對和排查,已經初步鎖定了嫌犯。

      鄭秋山讓小黎調轉車頭,直接前往分局。

      黃春曉在女兒的陪同下回到了家里,一進家門,聞到了久違的雞湯香味,她馬上就判斷出,這雞湯肯定不是保姆煲得,母女兩人循著香氣來到廚房探查情況。

      卻看到林朝龍穿著圍裙,正在廚房里忙活。

      母女兩人已經不記得上次這位男主人進廚房是什么時候了,看到他忙碌的背影,黃春曉想起他們最艱難的那段時光,雙目居然有些濕潤了。

      林黛雨挽住媽媽的手臂,因為父母之間的愛情而感動,在她心中爸爸是完美的。

      不同于媽媽的高傲任性,爸爸謙和寬厚,在忙于事業的同時,從未忘記過對家庭的關心,他就算再忙也不會忽略對自己的教育,而媽媽的大部分注意力卻放在保養和物質方面,所以林黛雨有心事的時候寧愿對爸爸說。

      自從小姨出事之后,爸爸表現出了一家之主應有的擔當和魄力,他為小姨的病情奔走,幾乎動用了他所有的關系,請來了世界上最頂級的專家,更難得的是,他不忘關心媽媽,百忙之中,還能抽時間去廚房煲湯做飯。

      如果有一天自己要找男朋友的話,一定要以爸爸為標準。都說女兒是爸爸的小情人,爸爸何嘗不是女兒擇偶的理想標準?

      林朝龍察覺到了母女兩人的到來,他轉身笑道:“你們出去吧,我這邊馬上就好。“

      黃春曉道:“吳媽呢?“

      林朝龍道:“給她放了假,今晚啊,就咱們一家三口。“

      林黛雨歡快道:“爸,我來幫您。“

      林朝龍道:“不用不用,你們去洗澡換衣服,等你們下來,我這里就全都準備好了。“

      雖然丈夫特地為自己煲了色香味俱全的雞湯,可黃春曉面對著這湯色澄澈,點綴著如黃金圈般散發著誘人香氣的雞湯還是沒什么食欲,發生在妹妹身上的事情讓她至今無法釋懷,她始終覺得是自己的苛刻造成了妹妹如今的下場。

      林朝龍懷疑因自己太久沒下過廚,廚藝生疏了,他嘗了一口雞湯道:“不對胃口?“

      黃春曉搖了搖頭道:“湯煲得很好,可能是我這幾天太累的緣故。“

      林朝龍道:“其實你也不用總去醫院守著,有那么專業的醫護人員照顧,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林黛雨道:“是啊,媽,您要是不放心其他人,我跟您輪班。“

      黃春曉瞪了她一眼道:“瞎說什么?你馬上就要高考了,時間那么寶貴,別整天往醫院跑,抓緊復習,一定要考出好成績。“

      林黛雨道:“我沒問題的。“她對自己的成績相當自信,雖然臨近高考也沒有任何的心理負擔。

      林朝龍喜歡女兒表現出的自信,這一點很像自己,他輕聲道:“我讓人把紫霄湖的房子改造了一下,這個月底所有的醫療監護設備就會安裝完畢,到時候就能夠將春麗從醫院接出來,那里的環境好,相信有助于她的康復。“

      他花重金采購了當今世界上最先進的監護和康復設備,并聘請了最頂級的腦科專家前來會診。

      判斷一個人是否富有的基本標準,就要看他能否實現財務自由,可富有并不代表著可以為所欲為,只有一個人富有且擁有了相當的社會地位,才能享受世界上最頂尖的資源,才能讓最優秀的人為你服務。

      黃春曉道:“辛苦你了。“丈夫里里外外做得的確體貼入微,她不用操心任何事,只需要好好保養自己,包裝自己,讓自己活得精致且高貴,跟上丈夫的腳步,跟上他的品味。

      事實上黃春曉一直都在這樣做,她活得并不輕松,因為她知道丈夫的優秀,所以她一直都在默默努力跟上他的步伐,她在丈夫面前越要強,可內心深處卻越不自信。

      她時常感覺到自己越來越不了解他,越來越抓不住他,這種患得患失的感覺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讓她異常的煩躁。

      林朝龍笑道:“一家人總說這話不是太見外了,對了,春麗今天的情況怎么樣?“

      黃春曉嘆了口氣,又能怎么樣?她漸漸已經接受了現實,或許妹妹這輩子都不會醒來了,她想起鄭秋山去找她調查的事情,等女兒回房間去復習之后,將這件事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林朝龍聽完,有些不悅地皺了皺眉頭道:“他們居然去調查你?是不是閑得沒有事情做了?難道懷疑我們會害自己的家人不成?“

      黃春曉道:“應該只是例行了解情況吧,朝龍,你說那個神秘的黑衣人為什么要縱火殺人?根據現場目擊者,一個叫張弛的學生所說,黑衣人當時也向春麗索要一件東西。“

      林朝龍道:“春麗有什么值錢的東西嗎?“

      黃春曉道:“難道他也是為了藥方?“

      林朝龍道:“如果為了藥方,他就不會輕易縱火吧?假如藥方就在房間里,豈不是把藥方也燒毀了,沒有人會做這么蠢的事情吧?“

      黃春曉也想不通這件事,可如果殺手不是為了藥方又是為了什么?

      想起藥方她頓時感到揪心,就算自己愿意拿出天宇集團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仍然沒有打動妹妹。可現在一切都不重要了,妹妹已經成為了植物人,所有的秘密都隨著她進入了休眠狀態。

      就算有一天能夠出現奇跡,就算妹妹愿意拿出藥方,可那本藥方或許早已被毀于大火之中。

      黃春曉望著丈夫,沒有說話,兩行晶瑩的淚水卻滑落下來。

      林朝龍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他握住妻子的手,柔聲勸慰道:“一切都會好起來。“

      黃春曉顫聲道:“我……我只是擔心……“

      林朝龍打斷她的話道:“沒什么可擔心的,這世上沒有過不去的坎。“

      警方的調查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通過對天珠店火災現場煙盒上的指紋和蝴蝶刀上的指紋對比,確定指紋為同一人。根據指紋庫的分析,已經明確了這個人的身份。

      指紋的主人叫何東來,說起這個何東來也曾經是北辰赫赫有名的人物,他曾經是北辰藥學院歷史上最年輕的教授,被稱為學校之光,可后來因為涉嫌學術造假和貪污被審查,審查期間,何東來竟然打暈了負責看守他的警員逃走。

      在他逃走之后,他的妻子楚文熙就生了急病,她并未去醫院而是去慈濟堂找黃老先生診治,在服用黃老先生為她所開的藥方之后,當晚病情急轉直下,沒等送到醫院就死了。

      何家為此還跟慈濟堂打了醫療官司,慈濟堂在那場官司中雖然勝訴,可黃老先生自此變得心灰意冷,不愿再坐診看病,沒多久,他就干脆關了慈濟堂,選擇退休,在此事發生幾個月后,黃老先生抑郁而終,據說也是因為對這次的事情耿耿于懷。

      鄭秋山記得這件事,當時他也曾經參與過追捕何東來的行動,警方判斷何東來很可能會回來參加妻子的葬禮,所以在楚文熙的葬禮上布下了天羅地網。

      可是何東來擁有著超人一等的警惕性和反偵查能力,他真的回來參加妻子的葬禮,又憑著過人的膽色和本領在警方的周密部署和重重包圍中,成功逃離。這件事被北辰警界引以為奇恥大辱,此事已經過去了整整十二年,可鄭秋山仍然記憶猶新。

      望著同事打印出來的照片,鄭秋山濃眉擰在了一起,十二年了,何東來一直都逍遙法外,難道他始終沒有放下這段仇恨,他認為妻子死于黃老先生的誤診,所以他又回來對黃老先生的家人進行報復,如此說來不但是黃春麗,就連黃春曉也可能會有危險。

      證據已經相當明確,而嫌疑人何東來也存在著合理的犯罪動機,冤冤相報何時了!

      鄭秋山看著何東來的照片,照片還是十多年以前的,何東來英俊瀟灑意氣風發,實在想象不出,這樣的一個人居然存在著如此陰暗的復仇心理,就算當年他的妻子死于醫療事故,是黃老先生一手造成,也不至于在十多年后去報復人家的子女。

      鄭秋山讓小黎去法院調出當年那起醫療糾紛案的詳細資料,他要重新了解一下那件案子的全部。他則去了檢察院,了解何東來當年被審查的原因。與此同時,分局專案組已經派人在省內對嫌犯何東來展開緝捕。

      林朝龍接到了警方的電話,他方方面面都有著很好的人際關系,警方在案情取得進展之后,往往會在第一時間向他進行通報。林朝龍聽對方介紹完最新的案情進展,一雙劍眉不由得皺了起來,他首先表達了自己的謝意:“多謝唐局,我們家的事情實在是麻煩您了。“

      對方笑了起來:“林總客氣了,這本來就是我們警察的職責。“

      林朝龍聽到職責這兩個字,他想起了一件事,不吐不快,他把今天妻子在醫院遭到盤問調查的事情說了出來,他看得出這件事影響到了妻子的情緒,林朝龍個人對這件事也非常的反感。

      現在既然已經鎖定了嫌疑人,林朝龍希望警方盡量減少對他們這些受害者家屬不必要的打擾,尤其是在目前,他們尚未從痛苦中走出來的狀況下。

      林朝龍雖然表達得委婉,對方仍然從他的語氣中感受到了他的抗議和不悅,馬上做出了一番保證,承諾以后不會再發生類似的事情。

      外面傳來敲門聲,林朝龍從敲門的節奏和聲音已經知道是自己的女兒,道別后掛上電話,方才道:“進來吧!”

      他的書房沒有上鎖,除了臥室之外,幾乎所有的房間都沒有上鎖,這表達了對家人的信任。信任是相互的,林朝龍對女兒的培養滲透到每一個細節。

      在這個家庭中每個人都擁有著良好的教養,他們彼此信任又相互尊重。

      林黛雨推門走了進來,她的表情顯得有些郁郁寡歡,自從小姨出事之后,這個家里就少了許多的歡樂和笑聲。她嘆了口氣道:“爸!媽媽又去醫院了,她想陪著小姨,擔心小姨萬一醒來身邊沒有家人照顧會失望的。“

      林朝龍點了點頭,如果不是發生了這次的事情,連他都沒有發現原來黃春曉對妹妹的感情如此之深,果然是血濃于水。

      林朝龍讓女兒坐下,林黛雨沒有坐,目光在父親的書架上掃了一眼,無意中看到擺在書架上的一尊香爐,她幾乎每天都會來書房和父親聊天,她對這里面的陳設非常熟悉,她能夠斷定此前是沒有這尊香爐的。

      想起今天張弛來找自己的古怪表現,以及他說出的那番話,林黛雨心中暗忖,難道這尊香爐就是他的?林黛雨向書架走去:“爸,這么破舊的香爐你從哪兒弄來的?過去我怎么沒見過?“

      林朝龍向香爐看了一眼,他充滿品味和格調的書房內,擺著那么一尊做工粗劣的廉價香爐實在是很不協調,也難怪女兒一眼就看到了它。

      “你徐伯拿回來的,這香爐是在你小姨舊宅的廢墟里發現的,大火幾乎將所有的東西都給燒了,唯有這香爐還是好的。“

      “這香爐不是小姨的?“林黛雨的問話就表明她對張弛的說辭并未全信。

      林朝龍愣了一下,不知女兒因何會這樣說。

      “小姨有個徒弟,就是租住她房子的張弛,他是我在北辰一中的同屆同學。“

      林朝龍馬上就想起女兒當街追趕的那個小子,他就叫張弛,對沒錯。

      林朝龍的目光充滿了質詢。

      “他找過我,希望我幫忙把香爐還給他。“

      林朝龍笑了起來:“這香爐是他的啊!“心中暗忖,這小子怎么認定了香爐在他們家?估計是那些負責拆遷的工人透露了這個信息。天下間沒有絕對的秘密,尤其是在做一件事有知情者的時候,想要保住一個秘密其實并不容易。

      林黛雨點了點頭,看來張弛并不是無緣無故地找上自己,香爐果然在自己家里。

      林朝龍拿起香爐,上下左右地端詳了一下,輕聲道:“他還說了什么?“

      “他說這香爐是他父母留給他的遺物,他身世蠻可憐的,是個孤兒,他的父母三年前車禍去世了。“

      林朝龍對張弛悲慘的身世并不感興趣,這個世界上可憐的人多了,他就是其中的一個。

      他是一個棄嬰,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他受盡欺凌,嘗盡辛苦,這養成了他堅忍頑強的性格,也讓他很早就看清了人世間的冷酷,他從不濫用自己的同情。

      “他撒謊,這香爐我早就見過,最早一直都擺在慈濟堂藥王孫思邈的畫像前,你外公每天都會上香,我不會看錯。”

      他不單單是黃家的女婿,他還是岳父最得意的弟子,俱往矣,林朝龍并不愿回憶往事,有些回憶只會讓他感到不快。

      林黛雨有些出離憤怒了,張弛這個謊話連篇的家伙,居然用這樣的謊話欺騙自己?這香爐明明是外公的,他為什么要編這樣的謊話?

      “不過,也不排除這香爐是你小姨送給他的可能。“林朝龍很少把話說死,尤其是在女兒面前,他既要讓她認清人性的復雜,又不能讓她將人性看得太過黑暗,這么年輕的孩子總不能讓她對這個世界失去信心。

      林黛雨不知怎么說才好,既然這香爐本來就是外公的,張弛又有什么資格找自己要?她不想管了,小聲道:“爸,我去溫書了。“張弛一度在她心中開始轉好的形象在瞬間已經崩塌了。

      “把香爐帶走。“

      林黛雨愣了一下,不明白爸爸是什么意思。

      “又不是什么值錢的東西,那小子雖然說了謊話,可我估計他也不至于費盡心機騙一尊不屬于他的香爐,既然他一口咬定是他的東西,還是還給他吧。“

      林黛雨點了點頭,將香爐接了過去。

      “他真是你小姨的徒弟?“

      “不是正式的,就是相互間叫著玩的那種,我小姨從來沒有正式收過他,我問過小姨。“

      林朝龍意味深長道:“一個能讓你小姨拋棄生命去維護的年輕人應該有他的長處。”

      這句話更像是在提醒他自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