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81章 疑點追蹤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81章 疑點追蹤字體大小: A+
     

      張弛見他誠心誠意地挽留自己,也不好拒絕,只能點頭答應暫時在他家住下,一切等到高考結束以后再說。

      鄭秋山又問了一遍當晚的情況,雖然張弛已經向警方說過,他也看過詳細的筆錄,可仍然想了解更多的細節,希望從中能夠找到一些線索。

      張弛仔細將情況重復了一遍。

      鄭秋山道:“你知不知道那名殺手想要什么?”

      張弛搖了搖頭,他的確不知道。

      鄭秋山道:“在這件事發生之前,你知不知道你師父和黃春曉一家的關系?”

      張弛點了點頭,這他知道,他還和黃春曉同桌吃過飯,鄭秋山的問話讓他想起了當時的一個很重要的細節,記得那晚黃春曉找師父要一樣東西,她還說只要黃春麗愿意交出那樣東西,她可以替林朝龍做主,送給黃春麗天宇集團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鄭秋山聞言非常的震驚,天宇集團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這是一筆何其龐大的財富,什么東西那么重要?雖然黃春曉想要的東西未必就是和殺手想要得到的東西是同一件,但這的確是一個不可忽視的線索。

      鄭秋山道:“黃春曉還說什么了?”

      張弛回憶了一下道:“她說遺產本來就應該有她一半,可我師父說,黃老先生早就跟黃春曉夫婦斷絕了關系。”

      鄭秋山濃眉緊皺,如此說來黃家姐妹間一直存在著很深的矛盾,他了解黃春麗的生活條件,絕對算不上富有,按照張弛所說,如果黃春麗愿意交出那樣東西,她完全可以過上超級富豪的生活,天宇集團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其價值已經超過了百億,能讓黃春曉付出那么大代價去換取的東西又該何其重要!

      鄭秋山并不愿意用惡意去揣摩人心,可人心的險惡卻往往超出他的想象。身為一個警察,他不能放過任何的疑點,尤其是受害者還是他喜歡的女人。

      鄭秋山道:“張弛,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張弛道:“您說!”

      鄭秋山是想讓張弛通過林黛雨去了解一下黃春麗是否還有其他的仇人,林朝龍夫婦對警方的調查表現出一定的抗拒,所以鄭秋山才想出了這個曲線救國的辦法,在他看來林黛雨應該更好說話一些。

      張弛答應了下來,他和鄭秋山一樣都想搞清楚傷害黃春麗的人是誰。

      清晨上學的時候,張弛選擇從火災現場經過,驚奇地發現現場已經立起了圍擋,廢墟上已經有一輛卡特挖掘機在工作。

      因為最近在進行文明城市建設,市容市貌是整治重點,黃春麗的這兩間房子被燒之后留下的廢墟已經嚴重影響到了市容市貌,警方的調查取證也已經結束,所以區里盡快安排將這里清理一下,在清理之前也專門征求了林朝龍夫婦的同意。

      張弛看到這一狀況頓時有些慌了,他烏殼青的煉丹爐還埋在廢墟里面,如果被挖機給損壞了,又或者被人撿走,豈不是天大的遺憾。張弛走過去沖著挖機司機叫嚷著,可惜現場噪聲太大,挖機司機根本沒有留意到他。

      張弛抓了塊磚頭準備朝挖機丟過去,以此來吸引對方的注意力,還沒有來得及丟出去,手腕就被人給抓住了。

      “小子,膽越來越肥了,居然要敢砸我的挖機?”

      張弛抬頭認出是趙七斤,他笑道:“七斤哥,這房子里面還有我的東西,我還沒來得及取出來,你們怎么就給挖了?”

      趙七斤道:“你當我想干啊?市里創建文明城市,眼看就要迎來檢查團了,市里把任務下達到區里,區里又下達到街道,街道找上了我,真要是因為這片地方影響了創建,我就得吃不了兜著走。”

      張弛道:“那也不能說挖就挖啊,里面還有我不少寶貝呢。“

      趙七斤道:“你有個屁的寶貝?你們家最值錢得就是你自己,就算有寶貝也燒完了,警察調查取證都結束了,再說房子也不是你的,你還不知道吧,這房子的主人是咱們北辰首富林朝龍的小姨子,人家林總都同意清理了,清理之后,人家要翻修重建。”

      張弛有點急眼了,自己還是疏忽了,早知道這么快就清理,自己就算不眠不休也要從這里把丹爐給扒拉出來。

      趙七斤看他焦急的樣子忍不住問道:“什么東西啊?那么著急?”

      張弛道:“香爐,一個破香爐,我爸留給我的遺物。”

      趙七斤道:“那破玩意兒又不值錢,得嘞,你先去上學吧,我讓人幫你留意著,總之我答應你,如果有,我一定幫你留著。”

      張弛仍然沒有挪動腳步的意思,不是他不相信趙七斤的話,而是那烏殼青的丹爐對他實在是太重要了。

      剛好挖機停了下來,趙七斤走過去詢問了一下現場負責清理的工人,其中一人道:“香爐?倒是見了一個,可那香爐被林家的人拿走了。”

      工人指了指停在不遠處的吉普車,車里有林家的兩人始終在現場監工,應該是為了防止這些工人亂拿東西。

      張弛問明了香爐的形狀,根據工人的描述,應該就是自己的烏殼青丹爐,工人在廢墟中找到了香爐,當時剛好林家有人在現場,直接就將香爐給要去了,不過要走香爐的人不在這里,已經開著一輛大號帕薩特離開了。

      張弛恨不能現在就去找林家要回自己的東西,可想了想還需要冷靜,畢竟無憑無據的別說要不回來,可能就連見到林家人的面都難。

      不過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通過林黛雨幫忙,林黛雨不是口口聲聲說把自己當成朋友了嘛,相信自己提出這個要求,她應該不會拒絕。

      中午下課的時候,林黛雨帶著書包離開了教室,下午是自由復習,她沒打算留在學校,準備去醫院探望一下小姨,順便勸媽媽回家休息一下,這些天媽媽都不眠不休地陪在小姨床邊,林黛雨擔心,在這樣下去,小姨還沒醒,媽媽可能就病倒了。

      走出教室就看到外面走廊的張弛,林黛雨猶豫了一下,沒有像往常一樣跟他打招呼,雖然警方的初步調查結果已經出來了,可林黛雨心里仍然有個結沒有解開,她總覺得小姨之所以變成這個樣子是因為舍己救人,如果不是為了救張弛,也不會變成植物人。

      林黛雨其實在內心中也反復告訴自己這件事跟張弛沒關系,他只是湊巧出現在了犯罪現場,可她短時間內還是過不去這個坎。她準備就這樣不言不語得和張弛擦肩而過的時候,張弛可沒打算讓她這樣就走:“林黛雨!”

      林黛雨只能停下腳步,他都叫自己名字了,總不能還當成沒有看見,林黛雨道:“找我有事?”

      張弛點了點頭。

      “趕緊說,我還得去醫院探望我小姨。”

      張弛感覺有些難以啟齒,畢竟這種時候提出這個要求顯得有些唐突,可丹爐對他太重要了,如果就此失去,他也就斷了煉丹的希望,營救黃春麗更是無從談起。

      張弛將自己找她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畢竟是有求于人,底氣有些不足。他也沒說香爐是黃春麗給他的,只說是自己父母留下的遺物,雖然不值什么錢,可對他有著非同一般的紀念意義。

      林黛雨道:“香爐?你說我們家拿了你的香爐?”她明顯帶著怒氣,自己家怎么可能貪圖他的東西?

      張弛苦笑道:“你不要誤會,我不是說你們家拿了我的香爐,是那些清理現場的工人把香爐交給了你們家的人,可能是你爸爸的員工,那個香爐是我的。”

      “我知道!”

      張弛道:“所以……”

      林黛雨道:“所以你想我幫你要回來還給你對不對?”

      張弛點了點頭,冰雪聰明,一點就透,跟林黛玉說話的確很省力,不過費心,對聰明的女人總得提防著點。

      林黛雨本想說點什么,可話到唇邊還是控制住了,她覺得張弛很沒有良心,小姨為了救他變成了植物人,他見到自己不問救命恩人現在的狀況,卻關心他的一個破香爐,實在是太自私了,自己過去怎么沒有發現他那么自私,一件事看清一個人,她的怒火值悄然上升到了2000。

      林黛雨轉身走了,張弛能夠覺察到她對自己態度的變化,他這才想起鄭秋山交給自己任務,因為只想著要回香爐反倒把那件事給忘了。

      張弛最后還是沒有追上去,望著林黛雨遠去的背影,感受著胸口的一點熱度,心中琢磨著她突然生氣的原因,應該是為了黃春麗,她一定把自己看成了一個自私冷漠的人。

      張弛搖了搖頭,他不在乎林黛雨怎么看自己,他必須想辦法找回丹爐。

      烏殼青的丹爐雖然只能煉制出三品以內的金丹,可是通過這些金丹,可以開蒙啟慧,他可以擁有更強的辨識能力,換句話來說,他就能有機會發現更多潛藏在人間的天材地寶,說不定能夠找到更好的丹爐和材料,早日煉出還魂丹和凝神丹,也只有這樣才能治好黃春麗。

      黃春曉終于同意和鄭秋山見面,在醫院的貴賓休息室內,她見到了已經等待半個小時的鄭秋山和他的助手小黎。

      鄭秋山招呼了一聲,馬上開始了自我介紹,他已經申請進入了專案組,現在是以專案組警察的身份來了解情況。

      黃春曉對鄭秋山的自我介紹并沒有什么興趣,淡然道:“鄭警官,我的時間非常寶貴,你有什么事情請直接說。”

      鄭秋山過去和形形色色的人打過交道,可是和黃春曉這種超級富豪打交道還是第一次,他能夠理解現在黃春曉的心情,鄭秋山斟酌了一下道:“林太太,您和傷者是親姐妹關系,請問您知不知道您的妹妹黃春麗是不是曾經跟什么人有過節?”

      黃春曉道:“我們雖然是親姐妹,可是因為我們的性格不合,一直以來關系并不融洽,就算我們在一個城市生活都很少見面,不怕你笑話,我對她并不了解,不了解她的生活,不知道她平時都和什么人相處,也不知道她和誰發生過矛盾。”

      鄭秋山點了點頭,黃春曉所說的這番話跟他了解到的情況基本相符,他又道:“你們最近一次見面是什么時候?”

      黃春曉想了想道:“應該是在她的天珠店發生火災的第二天,我去市場找她,提出幫她解決索賠的問題。”

      鄭秋山的助手小黎很認真地記錄,鄭秋山道:“她有沒有接受?”其實他早就知道了答案。

      黃春曉道:“我妹妹性情非常要強,她拒絕了我。”

      鄭秋山道:“除此以外,你們最近還有沒有其他的接觸?”

      黃春曉秀眉微顰,她意識到了什么,輕聲道:“我們的家庭關系和本次案情有關嗎?”

      鄭秋山道:“林夫人不要誤會,我們是在進行例行調查。”

      黃春曉看了鄭秋山一旁的女警察小黎一眼,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都被她用錄音筆記錄了下來,黃春曉不喜歡這樣的談話方式。

      鄭秋山道:“據我所知,你們在不久前還有過一次見面,當天好像是黃春麗的生日。”

      黃春曉已經明白了,鄭秋山一定是得到了某些方面的信息,所以他才會找自己調查,妹妹生日那天發生的事情她仍然記憶猶新,應該是那個自稱是春麗徒弟的小子向警方提供的線索吧。

      短時間內,黃春曉已經在腦海中將當天發生過的狀況全部回憶了一遍,她很快就發現在哪里出現了問題,鄭秋山想要調查的切入點又在什么地方。黃春曉道:“我這個人不喜歡拐彎抹角。”

      鄭秋山道:“那好,我就直接問了,在黃春麗生日的那天晚上,您去找過她,你們談了一些事,最后還搞得不歡而散。”

      黃春曉道:“姐妹兩人發生誤會,甚至爭吵都是常有的事情,你應該有兄弟姐妹吧?難道你們之間從小到大就沒有發生過一丁點的矛盾?”

      鄭秋山道:“根據知情人的反映,當天你們見面的時候,你曾經向黃春麗提出索要一樣東西,還提出了相當優厚的條件。”

      黃春曉點了點頭道:“沒錯,有這種事,我們是中醫世家,慈濟堂你應該聽說過,那就是我爸開的。”在鄭秋山問起這件事的時候,她就已經想好要如何應對。

      鄭秋山當然聽說過,黃老先生在世的時候,慈濟堂在北辰,乃至整個燕南省就是一個化腐朽為神奇的地方,黃老先生急公好義,樂善好施,生前救人無數,可以說下到販夫走卒,上到達官貴人都有被他治好的患者。

      黃春曉道:“你們警察就喜歡抓住一些捕風捉影的事情不放,真正的罪犯不去查,卻懷疑到我頭上來了。”這讓她感到憤怒,她從未想過要去傷害自己的妹妹,任何人在這方面的懷疑都被她視為惡意。

      鄭秋山糾正道:“不是懷疑,我們只是了解情況。”

      黃春曉道:“是這樣,我爸留下了一本藥方合集,我想讓她把這本藥方拿出來分享,你知道的,我們天宇集團旗下最重要的產業之一就是制藥,我爸生前最大的遺愿就是救治更多的人,我之所以想得到這本藥方的目的,也是為了完成爸爸的遺愿,造福世上更多的患者。”

      鄭秋山道:“黃春麗不愿意,所以你們姐妹倆發生了沖突?”

      黃春曉道:“我們理念不同,其實我和我丈夫都沒有要利用這本藥方牟利的想法。我們賺的錢已經夠多,幾輩子都花不完。”

      鄭秋山對這句話表示認同,可錢多并不代表著對錢就沒有了欲望,他又道:“能讓你們夫婦倆拿出百分之三十股份去交換的藥方一定很珍貴吧。”

      黃春曉道:“我爸畢生的心血當然很有價值,尤其是在我和妹妹的心目中,這本藥方是無價的,我的出發點只是想這本藥方發揮出它應有的價值,這也是我爸爸的希望,你可能不知道,我爸在傳道受業方面是個極其傳統的人,奉行著傳子不傳女的規矩,我們姐妹兩人都沒有得到他的真傳。”

      鄭秋山道:“他有兩個女兒,可是卻他把藥方給了黃春麗。”

      黃春曉的內心如同被針扎了一下,可想起已經人事不知的妹妹,一切都不再重要了,她嘆了口氣道:“現在什么都沒有了,天珠店和兩棟房子都已經燒得精光,那本藥方只怕也被燒成灰了,其實在我心中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比春麗的生命更加寶貴,如果可能,我愿意用我全部的財產去換她的平安。”

      她這句話說得情真意切,鄭秋山也不禁有些感動,黃春曉眼角泛起的淚光讓他相信,至少這一刻黃春曉是真實的。

      外面傳來敲門聲,卻是林黛雨回來了,看到房間內的警察,她顯得有些困惑。

      黃春曉道:“兩位的好奇心如果得到了滿足,還請給我一些私人空間。”

      鄭秋山聽到主人下了逐客令,也不便逗留,他起身向黃春曉告辭。

      回去的路上,鄭秋山始終在琢磨著黃春曉的話,至少今天的調查中,黃春曉并沒有做任何的隱瞞,她的話和張弛提供的情況基本相符,鄭秋山有些疲倦地閉上了眼睛,前面開車的小黎道:“師父,您是不是懷疑黃春曉啊?”

      鄭秋山繼續閉著眼睛:“你怎么看?”

      小黎道:“我覺得沒有可能,她那么有錢,根本不可能為了一本藥方去害自己的妹妹,有誰會做殺人放火的事情呢?如果藥方那么珍貴,難道不擔心被火給燒毀了?”

      鄭秋山點了點頭,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殺人縱火的那家伙想要找得東西究竟是不是藥方?他過去一直以為黃春麗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天珠店老板娘,卻沒有想到她竟然擁有那么多的秘密。兇手到底想要什么?藥方嗎?究竟什么藥方如此珍貴?

      突然他的手機急促地響了起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