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62章 作弊了吧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62章 作弊了吧字體大小: A+
     

      張弛知道自己這次時政測驗的成績必然是一百分,雖然考試前臨時抱佛腳,可他服下的通竅丹已經開始發生作用,目前他擁有了超強的記憶能力,只是翻了一遍時政復習提綱,就已經將上面的內容全都牢牢記住。

      張弛不喜歡被別人鄙視,這次的時政考試他也不僅僅是好勝心作祟,而是要對通竅丹的效果進行一次評估。

      高三一班的這次時政測驗有十一人考了滿分,周良民也是滿分,不過讓所有人都意外的是,向來只會交白卷的張弛居然也考了滿分。

      最想不通得要數新晉同桌周良民,周良民心說我考試的時候捂得夠嚴實了,怎么還被他抄了過去?這廝作弊的水平高明如斯?可他無法否認一個事實,張弛是最早交卷的一個,甚至在張弛交卷的時候,他還沒有把試卷做完,所以他更加想不通了。

      同班同學普遍認為張弛是通過作弊得到了滿分,誰都知道他和周良民是好朋友,周良民考了一百,于是他就抄了一百,周良民還真是義氣。

      政治老師專門把張弛給叫到了辦公室,指著張弛的試卷道:“張弛,你給我解釋解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張弛知道自己這次考試表現得太高調了,木秀于林風必摧之,自己違反了為人處世的基本原則,他很謙虛地笑了笑:“老師,您不相信我的成績?”

      政治老師是不相信,可他又不能不信,張弛答題的時候,他就在一邊站著監督,這張卷子的成績沒有一丁點的水分,他和顏悅色道:“你進步實在是太大了,如果不是我親眼所見,我根本不敢相信。”

      張弛道:“老師,我對時政一向很感興趣,而且您考試的題目剛好我全都做過,所以考滿分并不意外。”

      政治老師道:“我就說嘛,世上無難事只要肯攀登,你又不比別人笨,只要努力,成績肯定能提高。”這話其實說的有點違心了,張弛的智商公認的偏低。

      “已經滿分了,想提高也沒空間了。”

      政治老師望著張弛,頗有點無語,這小子是驕傲嗎?說話咋就那么噎人呢?

      剛巧體育老師鐘向南來政治教研組有事,看到張弛,第一反應就是這小子又挨訓了,心中頗有點幸災樂禍,故意走過來道:“張弛啊,怎么?你又犯錯誤了?”

      湊近看到桌上的那份滿分卷子,鮮紅的100分,鐘向南擠了擠眼睛,確信自己沒看錯,他馬上就推測出發生了什么,指著張弛的腦袋嘆了口氣道:“我說你就不能爭點氣,作弊了吧?”

      張弛道:“鐘老師,您有日子沒給我買雞腿吃了吧?當老師的說話怎么能不算呢?”

      鐘向南有些尷尬:“誰說話不算了?我……我很痛心,我答應給你買雞腿,是給你增加營養,讓你好好學習,可你居然作弊!你對得起我嗎?對得起我給你買過的雞腿嗎?”他向政治老師道:“李老師,這次一定要嚴加管教,讓他喊家長!讓他深刻檢討!”

      政治老師頗有些哭笑不得:“小鐘,這卷子是他做的,成績是真實的!”

      “什么?”鐘向南拿起了那張卷子,瞪大了一雙眼睛,怎么可能?這……這實在是太尷尬了

      …(⊙_⊙;)…

      政治老師向張弛道:“張弛,你先回去吧,以后好好表現,再接再厲啊!”

      張弛臨走之前不忘向鐘向南道:“鐘老師,回頭您把買雞腿的飯票給我送來。”

      鐘向南擺了擺手:“忘不了!”哪壺不開提哪壺,你說氣人不?

      等到張弛走后,鐘向南苦著臉埋怨道:“老李,可不帶你這樣的,你怎么不早說?”

      政治老師一臉無奈道:“我倒是想說啊,可剛才你搶著說,話都讓你說了,我插得上話嗎?”

      鐘向南坐了下來,忍不住又看那張試卷,他仍然不相信:“這卷子是代筆吧?他字能寫那么好?”其實他見過這貨的檢討,字寫得的確不錯,可他還是不相信。

      政治老師道:“我也不相信,可他做這份卷子的時候,我就站在他身邊,親眼所見,那還能有假?”

      鐘向南道:“奇了怪了,這小子啥時候開竅了?”

      政治老師沒法回答這個問題,他對張弛還真是缺乏了解,只知道這小子是全年級倒數第一,因為是個孤兒,所以又是學校的重點幫扶對象,不然以張弛的成績早就被學校勸退了。

      鐘向南想起不久前的體育畢業考試,張弛堅持去考,還得了總分60,最不可思議的是,他居然在800米跑中戰勝了體育健將霍青峰,這就證明他的體質不差,難不成這小子一直以來病怏怏的樣子全都是裝出來的?

      政治老師道:“我現在就不知道他是湊巧做過這些題目,還是靈光閃現呢?”他仍然不相信張弛擁有滿分的實力。

      鐘向南道:“你說他不會一直都在裝傻充愣,扮豬吃虎吧?”

      政治老師笑了起來:“怎么可能,才十八歲的孩子,一個高三學生,哪有那么重的心機?”

      鐘向南心說那是因為你不了解張弛,我就被他坑了好幾次,每天兩個雞腿,一直管到畢業,這貨的心機重得都趕上徐工集團的起重機了。

      政治老師道:“反正馬上就是二模,考試成績出來就知道他真實水平如何了。”

      張弛抽空去了市場派出所,負責接待他的是鄭秋山,事情已經基本調查清楚了,梁慶出車禍經過交警的現場勘查已經確定為意外,因為梁慶孑然一身,無兒無女,所以這件事的處理也就相對順利了許多。

      根據張弛提供的材料,結合當天銀行的取款記錄和監控,警方認定梁慶在出事之前,在天珠店實施了詐騙,利用一個假古董藥瓶,騙走了張弛七萬人民幣。

      梁慶出車禍的時候,手袋飛出,現金散落一地,有部分錢被圍觀群眾撿走了,經過警方的努力追查和多方動員,又追回來兩萬三千塊,加上原來的三萬七千六,一共湊足了六萬零六百。

      雖然沒有將被騙的資金全部追回,可也已經將張弛的損失減少到最低了。

      對張弛而言,這筆錢真是意外之喜,藥瓶雖然不值錢,可藥瓶里面的藥丸卻價值連城,七萬塊花得一點都不冤枉。可既然追回來了,他也不嫌錢燙手。等于九千四買了顆通竅丹,這筆買賣實在是太劃算了。

      鄭秋山讓張弛把錢的數目過一過,然后在這份文件上簽字,就能把錢領回去了。”

      張弛應了一聲:“謝謝,實在是太謝謝您了,鄭警官,回頭我給您訂一錦旗送來。”

      鄭秋山笑道:“就送一錦旗啊?”

      張弛道:“那我請您吃飯。”

      鄭秋山樂呵呵道:“跟你開玩笑的,人民警察為人民,這些事都是我們該做的,我不要你的錦旗,也不用你請吃飯,以后啊,多長點心,雖然是和平年代,社會治安總體良好,可畢竟還是有少數存心不良的犯罪分子。”

      張弛連連點頭,鄭秋山真是一位好人,人家幫他追回了那么多錢,還不圖回報,自己欠人家那么一大份人情,不表示表示,總覺得良心不安,張弛靈機一動:“鄭警官,您快下班了吧?”

      鄭秋山看了看表,點了點頭道:“快了!你趕緊簽字,把錢領走,趁著銀行還開門趕緊存起來。”

      張弛向周圍看了看,然后壓低聲音道:“晚上我請您吃飯。”

      “真不需要,我們有規定,再說我晚上也有安排了。”

      張弛道:“那我只能和師父一起吃飯了。”

      鄭秋山聞言一怔:“她也去?”

      來一波推薦票行不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