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50章 紅顏禍水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50章 紅顏禍水字體大小: A+
     

      林黛雨有些嗔怪地看了劉文靜一眼,終究她還是把這件事情給抖了出來。

      張弛和侯博平自然不會有什么感覺,畢竟保送這種好事距離他們實在是太遙遠,就算有八百個保送名額也落不到他們兩人的頭上。

      周良民羨慕之余又有些失落,林黛雨已經被保送去水木大學了,自己理想中的大學也是水木,高中三年,周良民始終堅持不懈地向著這個目標努力著,然而他最好的成績也就是全年級第九,周良民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的,憑著他目前的成績很難進入這所國內的頂尖學府。

      周良民心中有些失落,如果他無法考上水木,那就意味著自己可能永遠不會追上林黛雨的腳步了。他暗下決心,一定要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更加努力,他甚至有些后悔,今天不該將時間浪費在這場聚會中,自己應該回去復習功課的。

      張弛率先恭喜林黛雨道:“恭喜你,接下來的日子可以放寬心好好休息了。”

      林黛雨淡然道:“文靜知道的消息并不準確,其實我已經拒絕了學校的保送。”

      幾人聞言都是一怔,這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傻子才會拒絕。周良民心中暗忖,如果這種事情落在自己頭上多好。

      劉文靜道:“真的假的?”

      林黛雨點了點頭道:“我爸常常對我說,人一輩子如果不經歷一次高考,那該有多么遺憾,所以我決定挑戰一次,無論最終結果如何,我都不想給自己的夢想留下這個遺憾。”

      幾個人都沉默了下去,侯博平因林黛雨的話又有些失落了,難怪自己今天的心情不好,明明就要逃脫艱苦枯燥的學習生涯了,可偏偏沒有預想中解脫后的快樂,原來是因為有遺憾。

      張弛向侯博平道:“不經歷高考遺憾,可經歷了高考卻考不上就更遺憾,所以猴子,咱們沒啥好遺憾的。”心中想著因為夢想實現不了而遺憾就是所謂的夢遺吧,忽然怎么感覺自己的腦洞咋就那么大呢?

      侯博平點了點頭,對他們來說的確沒什么可遺憾的,他們早就都習慣夢想遺憾。

      劉文靜道:“咱們同干一杯,希望我們畢業后都有美好的前程,都能夠實現自己的夢想。”

      幾人一起響應,可總有人會遺憾,否則就不正常。

      劉文靜道:“時候不早了,我答應過我媽,八點前到家,她每天都要監督我復習功課。”到了這種時候,每個人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些厭學情緒,可為了理想和將來,只能選擇默默堅持著。

      周良民雖然很希望和林黛雨多呆一會兒,可他心中畢竟有一根弦緊繃著,他也要去復習功課,今天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了,雖然能夠見到林黛雨補償了這個遺憾,但是他有更遠大的目標。

      侯博平道:“這么早啊?”

      周良民道:“沒辦法啊,高考迫在眉睫,不敢放松啊,其實我們都很羨慕你。”這話就有點違心了,他心底深處是看不起已經選擇工人道路的侯博平的。

      林黛雨道:“我也該回去了,謝謝張弛同學的盛情款待,等畢業后我來組織,同學們再好好聚聚。”

      侯博平道:“還是我來組織吧,到時候我就領工資了,你們還都是學生,只要你們這些大學生別嫌棄我這個工人階級就行。”

      張弛道:“天黑了,路上小心。”

      周良民主動請纓道:“我剛好也要回去,順路送她們去車站。”

      侯博平看出這貨別有用心,換成過去,侯博平或許會成全他,可今天周良民的表現讓侯博平很不爽,就算是想表現也沒必要去踩別人,侯博平決定不讓他稱心如意,于是道:“我也得回去了,一起走吧。”

      周良民聞言一怔,這廝真是沒眼色啊,自己好不容易才等到了一個可以單獨護送林黛雨的機會,他跟上來做什么?不過周良民應變也是極快,他笑道:“你和劉文靜同路,我送林黛雨去車站。”

      侯博平道:“沒事兒,一起走!”

      張弛心中暗樂,侯博平擺明了是不想讓周良民如愿。他微笑道:“那你們慢走,我就不送了。”

      林黛雨道:“身為主人,不送送我們是不是有失禮節啊?”

      張弛頭皮一緊,林黛雨什么意思?看上我了?鬼才相信,他是真不想送,如果讓黃春麗遇到,豈不等于點了個炸藥包?這妮子莫非是想坑我?張弛笑道:“我不是不送,這不還有那么多家務……”

      林黛雨道:“咱們就這么一走了之太沒禮貌了吧,大家幫忙收拾干凈再走。”

      張弛無語……請神容易送神難,好像我沒請過你。

      林黛雨的號召馬上見效,周良民第一個響應,搶著去收拾桌子,一不小心又打爛了一只盤子,別看這廝出身于普通家庭,可真沒怎么干過家務,畢竟家里給他的主要任務就是學習,其他的事情大都由父母代勞了。

      雖然有意外的小插曲,可人多力量大,一會兒功夫就已經清理完畢。

      張弛本不想送,可林黛雨把話都說到那份上了,再說侯博平也存心不想讓周良民找到機會,招呼張弛出門送送,張弛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出門的時候,張弛向隔壁黃春麗家看了一眼,門前停著電動車,黃春麗應該已經回來了,希望她沒有發現林黛雨過來最好。

      林黛雨也朝隔壁院門看了一眼,馬上就覺察到張弛充滿警惕的目光,她微微一笑,也不說破。這抹笑容如雨后彩虹般嬌艷動人,剛巧讓周良民捕捉到了,周良民心中不是滋味,實在想象不出林黛雨為何會對張弛展露歡顏,記憶中她對自己的態度始終都是冷冰冰的。

      一群人走向附近的公共汽車站,林黛雨和劉文靜走在前面,張弛三人跟在后面,周良民認為這樣的排列很容易被別人當成尾隨少女別有用心的不良少年,于是加快步伐,甩開張弛和侯博平,進入前面林黛雨和劉文靜的隊列。

      侯博平也加快了步子,卻被張弛一把抓住了手臂,張弛倒不是要成全周良民,他能夠看出林黛雨對周良民并沒有好感,周良民越是殷勤越是容易激起林黛雨的反感。

      不碰南墻不回頭,讓周良民早點認清現實也好。

      周良民很想跟林黛雨說話,可看到林黛雨稍嫌清冷的表情,頓時又打起了退堂鼓。已經可以看到汽車站了,周良民終于鼓足勇氣說了一句:“前面就是汽車站了。”

      林黛雨沒搭理他,后面的侯博平道:“你家不是就住在附近嗎?趕緊回去復習吧。”

      周良民很惱火,侯博平今晚始終在跟自己作對。

      身后傳來轟隆隆的機車引擎聲,十多輛摩托車魚貫從后方駛來,趕超了他們,擋住了他們的去路,為首一人穿著黑色皮夾克,染著銀白色的頭發,騎著一輛寶藍色的本田摩托車,其余的人也都穿得是奇裝異服,樣貌囂張跋扈,一個個覺得自己特牛逼其實特傻逼的那種。

      白毛騎士冷冷望著五名學生,周良民看到這些人心中有些發毛,從這些人的穿著打扮來看都是一些社會不良青年,怎么這么倒霉,每次見到林黛雨都會遇到這么麻煩的局面。

      早知道這樣自己就不該走到前面,這下該怎么辦?

      張弛暗嘆紅顏禍水,這個林黛雨就是個麻煩制造機,不管她走到哪里,麻煩就跟到哪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