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46章 不請自來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46章 不請自來字體大小: A+
     

      過了五月,天氣漸漸變得炎熱起來,北辰一中高三畢業班的學生都已經進入了臨考前的沖刺狀態,當然也有個別例外,張弛和侯博平就在其中。

      像他們這種成績在全年級墊底的差生,基本上被老師放棄,順利通過體育結業考試之后,就等于穩穩拿到了畢業證,老師私下給出的建議就是面對現實吧,前方不是只有考大學這一條路,他們可以選擇職業技術學校,可以選擇直接就業。

      條條大路通羅馬,何必跟隨著高考大軍,千軍萬馬去闖獨木橋?按照老師的想法,他們目前的水平根本沒希望踏入高校大門,即便是去參加高考,也就是走個過場,說穿了就是陪襯。

      侯博平最近迷上了武俠小說,每天都回去租書店租幾本,課本一樣大小,看得癡迷,不知什么時候就能夠笑出豬聲。

      張弛對武俠小說興趣不大,他最近忙著搜集洗骨丹的材料,洗骨丹雖然不如培元丹需要準備99種材料那么多,可是需要的材料也有66種之多,最麻煩的是,其中有幾種都是目前市面上買不到的。

      ——人間路,快樂少年郎,在那崎嶇崎嶇中賞月光。泥塵里,快樂有多少方向,一絲絲像夢中風雨,路隨人茫茫……

      張弛和侯博平坐在落霞湖的草坪上,路邊音響里正放著《倩女幽魂》的主題曲。

      張弛還是頭一次聽到這首歌,從歌詞里不由得聯想起自己現在的境況,心里有那么一點點的感傷。

      趴在草坪上看書的侯博平忽然發出一陣怪笑,聽起來就像是鵝鵝鵝,從家畜變成家禽了。

      張弛道:“看個小黃書,有什么好開心的?”

      侯博平合上書本,坐起身來,望著遠方的湖面感慨道:“我要是會武功就好了,別人就不敢欺負我了。誰特么敢惹我,我左手一記降龍十八掌,右手一記六脈神劍,拍死丫的。”

      張弛懶洋洋躺在草坪上,閉上眼睛道:“好個屁,強中自有強中手,一山更比一山高,武功再高也怕菜刀,關鍵時刻還得靠腦子。”

      侯博平道:“張弛,你將來準備干什么啊?”

      “得過且過,坐吃等死!”張弛的人生路有點崎嶇,面前還在為了生存而掙扎,還沒有機會去考慮遠大的理想。

      侯博平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下定決心道:“我下周就不來上學了。”

      張弛睜開了眼睛,畢竟他周圍朋友不多,侯博平勉強算一個:“你不參加高考了?”

      侯博平點了點頭道:“我這成績參加高考也沒什么意思,我連大專都考不上,不想湊熱鬧了。我爸通過關系給我找了份電廠的工作,下周就去培訓,半年后上崗。”

      張弛暗暗感嘆,有爹的孩子是塊寶,侯博平說得也是現實,既然考不上大學,又何必浪費時間,電廠的工作工資高福利好,就算是大學畢業也未必能夠拿到那么高的工資。張弛笑道:“恭喜你了!”

      侯博平道:“別跟別人說啊。”

      “好事啊,你還不好意思?換成是我高興都來不及。”

      侯博平道:“剛開始知道的確是很高興的,可后來又覺得有些失落,我也不知道為什么,過去整天想著不上學,可突然就要離開學校了,心里還覺得有些舍不得,張弛,你說我是不是有些矯情啊?”

      張弛點了點頭道:“的確矯情。”他拍了拍侯博平的肩膀道:“你小子馬上領工資的人了,以后賺了錢可別忘了我。”

      侯博平道:“哪能呢,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走哪兒也不可能把你忘了。”

      “走,我請你吃飯,給你送個行。”

      侯博平道:“哪能呢,我請,你又沒錢。”

      張弛道:“看不起人,我好歹也是一拆遷戶,再沒錢,請你吃頓飯總沒問題,現在是給你送行,給哥們一個面子。”

      侯博平笑道:“忘了你是拆遷戶了,成啊!要不這樣吧,咱們買點菜去你家吃,晚上還有世界杯外圍賽呢,咱們邊吃邊看。”

      張弛點了點頭。

      侯博平又道:“待會兒把周良民叫上吧。”他不了解張弛和周良民最近產生了隔閡,還以為兩人仍然是最好的朋友。

      張弛道:“他出不來吧,最近忙著高考,忙得昏天黑地,叫他吃飯不是等于害了人家。”

      侯博平道:“今兒不是周六嘛,我去請他,這點面子總得給我。”

      張弛見他堅持,也只能點了點頭:“成,你去叫,我這就買菜去,吃什么你盡管點,我拿拆遷費換去。”買菜屁大點事,說得也那么悲壯。

      張弛買菜回家不久,侯博平就來了,讓他沒想到的是,侯博平居然真得把周良民請來了,周良民見到滿臉堆笑的張弛,態度仍然冷淡,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張弛知道他心眼小,記恨著他媽手鐲的事情,也犯不著跟他一般見識,招呼周良民先坐,周良民拿著書包去里面做作業去了。

      張大仙人對他的尿性已經非常了解,跟著進屋,去柜子里把剛剛修好的手鐲取了出來,放在周良民面前:“給你的。”

      周良民愣了一下,打開一看才發現里面是母親的手鐲,只不過此前已經摔碎的手鐲已經用黃金重新鑲嵌好了,因為修補的工藝很好,所以看起來比過去還顯得精致。

      周良民道:“我不要,你拿回去。”

      張弛笑道:“拉倒吧,我又不是女的,要這玩意兒干啥?那天阿姨不小心把手鐲摔了,我擔心你爸你媽因為這件事產生矛盾,所以我才要過來,找熟悉的工匠幫忙修補了,現在物歸原主。”他沒有說實話,可如果不這樣說周良民未必肯接受,這也算是善意的謊言吧。

      周良民有些內疚了,感到自己可能誤會了張弛,其實他也清楚張弛把拆遷房賣給他們,實際上是他們家占了便宜,只是沒辦法接受張弛把媽媽的手鐲給要走,他抿了抿嘴唇道:“謝了啊。”

      張弛朝他擠了擠眼睛:“你接著學習,我幫忙做飯去,千萬別耽誤你復習功課。”,周良民畢竟是他來到凡間第一個結識的朋友,張大仙人還是念舊情的。

      張弛來到廚房,看到侯博平正在殺魚,刮鱗的手法非常專業,一看就知道過去沒少下廚,侯博平笑道:“我爸在電機廠食堂工作,我從小就跟他學做飯,不是我吹,成桌的宴席我都能張羅出來。”

      張弛道:“讓我幫什么忙。”

      侯博平道:“你幫忙扒蔥剝蒜。”

      張弛應了一聲,找了個小板凳坐在一邊剝蒜,一邊干活一邊道:“想不到你還真有些辦法,居然把周良民給請來了。”

      侯博平向外面看了看,壓低聲音道:“你真當他是沖我來的?”

      張弛心說反正不是沖著我,剛才還給周良民手鐲的時候,這廝對自己還愛理不理的,證明這次過來是勉為其難,應該是侯博平從中幫忙的緣故。

      侯博平道:“我還沒來及跟你說,待會兒林黛雨和劉文靜要過來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