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41章 我來干啥的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41章 我來干啥的字體大小: A+
     

      張弛在門后聽得清清楚楚,本以為有黃春麗為自己出頭,眼前的危機應該可以化解,可聽著聽著感覺不對,兩人打了沒幾下居然聊到了一起。

      張弛這會兒偷偷收獲了不少的怒火值,心中暗忖,此時不溜,更待何時,他躡手躡腳向東邊的圍墻走去,翻過這道院墻就是屬于黃春麗的小院。

      張弛剛剛翻入黃春麗的院子里,就看到黃春麗走了進來,張弛嚇得一個激靈,自己豈不是主動送上門來,他轉身再想翻墻離去,已經來不及了,黃春麗一個箭步就沖了上來,伸手薅住他的耳朵,順時針一擰。

      張弛慘叫道:“疼……疼……師……師父……撒手……”

      黃春麗咬牙切齒道:“你這個小王八蛋,一天到晚盡給我惹麻煩。”

      李躍進此時也跟了進來,看到眼前情景不由得樂了,他毫不客氣地補刀道:“黃姑娘,你這徒弟不是好人,坑蒙拐騙,欺……男霸女……”

      張大仙人聽得一頭霧水,這李躍進真是沒文化,你說我坑蒙拐騙也就罷了,我哪里欺男霸女了?這貨的雙商可真不是蓋得。

      張弛討饒道:“君子動口不動手,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黃春麗仍然不肯松開他的耳朵,憤然道:“你說,你到底做了什么壞事?讓人家追殺到了這里?”

      李躍進道:“他謊話連篇,故作可憐,詐取同情,訛我錢財,騙我感情!黃姑娘您給我評評理。”一口氣接連說了張弛那么多的罪狀。

      張弛道:“你拉倒吧,我什么時候騙你感情了?你一大老爺們肉麻不?別人不知道還以為咱倆發展基建呢!”

      黃春麗聽到這里忍不住笑了起來,她這才松開手,張弛趁機擺脫,揉了揉發紅的耳朵道:“我問你,當初是不是我花錢請你當地陪?”

      李躍進點了點頭:“沒錯!”

      “接站的時候,你是不是多要了我二十塊錢?”

      李躍進道:“那不是因為你晚到了嗎?那叫補償金。”

      張弛道:“你是不是沒有導游證?你那輛破面包是不是在景區非法運營。”

      李躍進……

      “可這些并不重要。”

      張弛道:“什么重要,你不是要評理嗎?我不說清楚,怎么能讓我師父知道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怎么能讓我師父知道誰是誰非?”

      李躍進咬了咬牙道:“是又怎樣?說說你怎么騙我的?”

      張弛道:“你是不是在景區隨地大小便?”

      李躍進一張黑臉漲成了豬肝色,這小子還要點碧蓮嗎?這種事情也能往外說,旁邊還有一個女人呢。

      旁聽者黃春麗一臉嫌棄,最討厭就是隨地大小便的男人,沒有公德。

      張弛道:“你怎么不回答了?你不是最恨別人說謊嗎?”

      李躍進道:“你也尿了,你還……你還尿我鞋上了!”此言一出,等于承認張弛剛才的話就是事實,自然又招來黃春麗更加鄙視的目光。她已經有了基本上的判斷,張弛是個滑頭,李躍進是個二貨,這倆沒一個好東西。

      張弛道:“風吹的,你是不是要我賠你鞋,訛了我七十五塊?”

      李躍進瞪大了雙眼,他沒承認也沒否認,畢竟是事實。憋了一回兒總算憋出一句話:“可我后來拿錢給你看病了。”

      張弛大吼道:“你住嘴,現在還沒到你說話的時候,你只需回答是或者不是。”

      李躍進攥緊了一雙鐵拳,怒火值重新到了3000,如果不是因為黃春麗在場,他肯定會沖上去將這個小胖子揍成豬頭。我特么說不過你,我還揍不過你嗎?

      黃春麗道:“別急,一個一個說,你等張弛說完。”

      張弛看出黃春麗有為自己撐腰的意思,底氣更足了:“有沒有這回事?你有沒有訛我的錢?”

      李躍進低頭看了看自己иB牌的鞋子,一直沒來得及洗,上面還有清晰的尿斑。當時的確讓張弛賠了七十五,他點了點頭道:“有這回事。”

      張弛道:“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你雖然是個黑導游,可既然跟我簽了協議,就得有點職業道德,就得給我帶路對不對?”

      李躍進道:“我給你帶路了啊。”

      張弛道:“你是不是把我一個人扔在了半山腰上?”

      李躍進道:“我是去追偷獵者。”

      “你只需回答是還是不是?”

      李躍進被張弛步步逼問,到現在怎么產生了一種自己理虧的感覺,這事兒好像不對啊,他還是點了點頭道:“我沒想丟下你,只是讓你在那里等我。”

      張弛向黃春麗道:“您聽聽,他說的是人話嗎?我一個孤苦伶仃的高中生,被扔在了荒山野嶺,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月黑風高,野獸出沒。”

      “說重點!”

      張大仙人嘆了口氣道:“我缺水又斷糧,又渴又慌張,內心多凄涼,一不留神我滑下了山梁,摔得我是脫臼又斷腸,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內心好絕望,多虧了一位神秘可愛善良的小姑娘,見義勇為出手相助鼓勵我活著要堅強,他李躍進無證無牌無德無天良,拜托師父好好想一想,前因后果主持公道還我清白撥開烏云讓我重見紅太陽。”

      黃春麗怎么聽著他這番話走起了RAP風,押韻,帶感,最關鍵是有理有據,瑯瑯上口,這孩子有才啊。

      李躍進雖然明明聽著他是在強詞奪理,可聽的過程中忍不住跟著抖腿,這廝說話咋那么有節奏感?他罵我?我屮艸芔茻,他罵我的!

      黃春麗幫理又幫親:“無論怎樣,這件事的確是你的不對。”

      李躍進吞了口唾沫道:“可我后來去找你了,我還到山崖下把你救出來……”

      “臉呢?”張弛瞪著李躍進道:“你好意思說救我,我滾下山坡的時候,你在哪里?我掉下山崖摔得半死的時候你在哪里?我右肩脫臼大聲呼救的時候你在哪里?在你到來之前已經有好心人救了我。”

      李躍進道:“該我說了吧?”

      黃春麗點了點頭。

      李躍進道:“我回去找你了吧?是我把你從山崖下帶出來的吧?”

      張弛點了點頭。

      “是我開車把你送到醫院吧?”

      張弛繼續點頭。

      “我幫你掛號看病,我還幫你買了火車票,把你送到火車站,對不對?”

      張弛道:“對!原來你是找我要錢的。”他掏出二百塊錢塞到李躍進的手里:“咱們兩清了,您走吧,不送!”

      李躍進拿著錢,一臉懵逼地站在風中凌亂,事情不是這個樣子的,他不是來要錢的,可他是來干什么的?李躍進摸了摸腦袋,想不起來,他急得就快瘋了,我這腦子是怎么了?

      明明我占理,可怎么說來說去,我好像理虧了?我根本不是來要錢的,我是來干啥的?

      黃春麗道:“既然說清楚了,他把錢也給你了,這事兒就算了吧,你也不至于跟一個小孩子計較對不對?”她當起了和事老。

      李躍進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我來干啥呢?這廝痛苦無比,我怎么就想不起來了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