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4章 培元丹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4章 培元丹字體大小: A+
     

      張弛歷經千辛萬苦采到的不死草當然不是虎皮蘭,肉眼凡胎的普通人怎能識得天材地寶?

      李躍進這個人雖然脾氣暴躁,可是外冷內熱,他陪著張弛連夜下山,又陪著他去了山下的醫院做了檢查。

      檢查之后發現張弛的肩關節復位很好,根本不需要再做其他的治療,醫生的囑咐也和那少女一樣。至于其他的皮外傷都不嚴重,簡單清創之后就能回家。

      張弛對李躍進的熱心相助也非常感謝,他拿出兩百塊表達謝意,李躍進拒絕,非但沒收還把此前張弛賠他的七十五塊鞋錢還了回去。

      李躍進最欣賞孝順的人,在他看來小胖子張弛為了給母親治病,不辭辛苦舍生忘死的冒險登山,現在這樣孝順的年輕人已經不多見了。

      李躍進還主動把張弛送到了火車站,幫他趕上了最后一班通往北辰的火車,甚至連火車票都是李躍進幫忙給買的。臨別之時,李躍進非常傳統且江湖地抱了抱拳道:“保重!”

      張弛只有左手活動自如,所以只能揮了揮手:“謝謝大叔!”

      李躍進對大叔這個稱呼非常抗拒:“其實我才三十一,比你大不了幾歲。”他不喜歡別人稱呼自己大叔。

      大十三好嘛,一旬還多。

      張弛笑道:“謝謝李大哥,有空來北辰找我玩啊!”他就是出于客套隨口那么一說。

      李躍進卻鄭重點頭道:“一定!張弛,回去好好照顧你媽,替我向她老人家問好,過幾天,我會去探望她。”

      張弛一聽有些懵逼了,他該不是認真的吧?再看李躍進一本正經的表情分明是在一諾千金,張弛有點暈了,毛爺爺說過,世界上最怕認真二字,我現在算是有些明白了。

      如果李躍進當真去北辰找自己探望自己早就死過的媽,這廝發現真相之后會不會暴走發狂,甚至出手把自己胖揍一頓?

      張馳認為這種可能性存在,且很有可能。他用完好的左手握了握李躍進生滿老繭充滿力量的大手道:“李大哥,您也忙,千萬別耽誤了工作。”

      李躍進信誓旦旦道:“我一定會去的。”

      張大仙人頭皮一緊,他放開李躍進的手,干咳了一聲道:“李大哥,我走了。”

      他轉身向檢票口走去,身后傳來李躍進信誓旦旦的聲音:“張弛,一路順風,我一定會去的!”

      張大仙人恨不能反手抽自己一大嘴巴,我這張嘴咋就那么欠呢。

      就算謊言敗露那也是以后的事情,說不定李躍進很快就忘了呢,登上返程的列車之后,內心中的那點兒惶恐很快就被此行的收獲喜悅所取代。

      這對張弛來說注定是一個不眠之夜,歷盡千辛萬苦之后,他終于集齊了用來煉制培元丹的99種材料。

      夜深人靜,張弛獨自一人坐在小屋子中,他的周圍擺滿了瓶瓶罐罐,仿佛回到了昔日在兜率宮燒火煉丹的時候。最大的不同并非天上人間,而是過去他在為太上老君煉丹,而現在是為自己的生存而奮斗。

      他已經不能再等,人生苦短,夜長夢多,再等就GAME OVER了。

      張大仙人深吸了一口氣,用活動自如的左臂再次清點了一下材料和工具,確認無誤之后,深沉吟誦道:“人生得意須煉丹,莫使爐鼎空對月!”閑來無事裝個逼,有助于調節體內激素平衡。

      這貨戴上墨鏡,打開丁烷噴槍,先將事先分離出來的富含精金的部分初步加熱,丁烷噴槍的火焰溫度可以達到1500℃。

      同步利用酒精噴燈炙烤火源石,根據張弛過往在兜率宮當煉丹童子的經驗,火源石內三昧真火被激發出來的溫度通常在1000℃。

      天庭和凡間并未統一度量衡標準,所以張弛更多還是憑著經驗和直覺,一個有經驗的煉丹童子,可以根據不同的火色看出不同的溫度。

      張弛在兜率宮打工八百年,曾經親自煽風點火,試圖煉化乾坤八卦爐里面的齊天大圣,燒火攮灶的經驗是極其豐富的。

      酒精噴燈的火焰對準了石棉網,那顆火源石此刻就靜靜躺在石棉網上,已經五分鐘了,仍然不見火源石有任何的變化。天上人間畢竟不同,能否催發其中的三昧真火只能靠機緣造化。

      張弛開始有些忐忑了,如果無法引動出火源石內的三昧真火,就算集齊了所有的材料仍然無法開爐煉丹,自己多日以來的努力等于白費。

      十分鐘過去了,依然如故。

      十五分鐘……

      二十分鐘……

      二十九分鐘……

      酒精噴燈持續使用的時間為三十分鐘到四十分鐘之間,如果使用時間過長,燈壺的溫度會持續升高,從而引起燈壺內部壓強過大,燈壺會有崩裂的危險,張弛嘆了口氣準備放棄嘗試,關掉噴燈。

      就在此時火源石的周圍泛起一層朦朧的紅光,張弛以為自己看錯,揉了揉眼睛,眨眼的功夫紅光比剛才更盛,張弛意識到,火源石內的三昧真火終于被成功引動了。

      他關上酒精噴燈,利用不銹鋼鑷子將火源石迅速轉移到烏殼青的丹爐底部,火源石上的三個圓圈猶如亮起的三盞紅燈,小小一顆火源石輻射出的紅光已經充滿了整個房間。

      張弛將事先準備好的材料逐一加入丹爐煉室之中,最后才將含有精金的部分加入其中,精金本身并無功效,起到的作用是聚藥成型,相當于黏合劑的作用,因為缺乏將精金和黃金完全分離的手段,只能一股腦置入其中。

      丹爐雖小,內有乾坤,分隔成為三部分,底部可安置火源石,中間最大的空間用來入藥除渣,上層靠近爐蓋最小的部分用來生煉得丹。將丹砂和藥草搗碎置入中層藥室,密閉丹爐,用火先文后武。

      確保所有藥材全部融化,丹氣升入上層丹室,聚氣結露,凝露為丹。一個循環稱為一節,一節除渣一次,反復升煉,極品丹藥至少要反復升煉九九八十一次,時間跨度可長達七七四十九天。

      培元丹這種丹藥屬于最基礎的固本之丹,自然不需要如此反復煉制,通常煉制十二節就已經足夠,從火色判斷,目前火源石內積蓄的三昧真火最多只能支持七個小時的煉制。

      三昧真火的奧妙并不在于火焰的溫度如何之高,而在于可以同時集齊神火、精火和民火。

      火焰由紅轉綠,又由綠轉藍,藍色火焰燃到最盛,又化為青色,正所謂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青色火焰出現在丹爐之中,如同含苞待放的花苞,隨著時間的推移,這花苞慢慢綻開,猶如一朵夏日綻放的青蓮。

      張弛盤膝坐在地上,聚精會神地望著這小小的丹爐,內心充滿著對生命的渴望,就算是在凡間立足也沒有那么容易,對斷絕仙脈的他來說,首先考慮得是如何健康地活下去,然后才能去想怎樣更好的活下去。飯得一口一口的吃,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張大仙人一夜無眠!

      七個小時過去,十二節升煉完成,火源石恢復了最初發現時的樣子,上面的三個圓圈燦白如玉。丹爐業已冷卻,爐內丹藥已成。最后出爐的環節極為關鍵,稍有疏忽,前功盡棄。

      張弛揭開爐蓋,一股刺鼻的味道撲面而來,并沒有培元丹異香撲鼻的味道,反而有種大蔥和韭菜混合的味道。

      張弛首先想到得就是失敗,這味兒不對,可轉念一想自己乘坐五菱小面包的經歷,應當是不死草上面沾染了大蔥和韭菜的氣息。

      煉成的培元丹靜靜躺在丹爐內,黑不溜秋,櫻桃般大小,卻是個橄欖形,表面疙疙瘩瘩粗糙如同楊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