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6章 火源石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6章 火源石字體大小: A+
     

      那禿頭咧著嘴笑道:“小兔崽子,你丫不學好,來這里偷喝酒。”

      張弛迅速判斷著對方的狀態,這四人智商、情商都在90分上下,屬于雙商欠缺的類型,不過體力值都在75左右,武力值和防御力都過了60分的及格線。

      怒發沖冠拍案而起,固然痛快,可只要矛盾激化,當場交手,吃虧的只能是自己,畢竟攻擊力剛達到1的自己挑選任何一個單打獨斗都只能是絕對慘敗的下場。

      臉上的怒容稍閃即逝,從記憶庫中搜索出對方的名字,滿臉堆笑道:“七斤哥,是您啊,這么巧,要不一起坐?”

      伸手不打笑臉人,趙七斤幾人都愣住了,過去一直都以為這是個三棍子打不出一個悶屁的傻孩子來著,沒想到嘴巴突然變得那么甜。

      禿頭趙七斤眼睛一瞪:“你小子少套近乎,快給我個明白話,什么時候搬?你特么到底什么時候搬?”

      張弛意識到是關于自己那間小房子拆遷的問題,趙七斤這幾個人都是拆遷辦聘請的臨時工,隨著城市發展,他現在所住的老舊小區也被劃為棚戶區,今年城建的重點就是棚戶區改造,可正如所有拆遷都會遇到或多或少的問題一樣,這里也遇到了釘子戶。

      趙七斤過去也是釘子戶中的一員,不過他在堅持了一陣子之后馬上轉換了陣營,傳言他暗地里得到了不少的利益。

      像他這種游手好閑唯利是圖的社會混混最常干得事情就是趨炎附勢,見利忘義,現在搖身一變成了拆遷隊員,還很很不要臉的自稱為在編干部,其實就是一幫臨時工。

      張弛笑了起來:“七斤哥,我搬了住哪兒啊?”

      趙七斤又伸手在他腦袋上拍了一巴掌,不過這次比上次輕了許多,畢竟他不想在人前落下一個欺負孤兒的名聲:“傻了你啊,政府不會虧待你的,我們的拆遷政策你不是不知道,有拆遷補償款,你可以用拆遷補償款買新房子啊。”

      張弛眨了眨眼睛,他對這事兒還真不清楚:“拆遷補償款?多少?”

      趙七斤嘆了口氣道:“你就是個榆木疙瘩,跟你說話真特么費勁,對牛彈琴,老子是對牛彈琴。”

      張弛仍然一臉的笑容:“哥,我笨啊,也沒什么社會經驗,要不這么著,您坐下,我請您喝杯酒,您耐著性子跟我嘮嘮。”

      趙七斤愣了,這傻小子今天似乎轉了性,口齒突然變得利落起來,要知道他可是拆遷戶中的困難戶,不僅僅是因為他腦子不好用,還因為他是孤兒,是社區的重點幫扶對象。

      因為拆遷的事情,他叔叔張國富直接告到了區里,區里最近也下文命令不許強拆。

      趙七斤向其他人使了個眼色,讓他們先去旁邊點菜,自己在張弛身邊坐下,張弛要了只酒杯給他倒了杯啤酒,趙七斤一杯啤酒下肚,張弛極有眼色地遞過來剛剛烤好的羊肉串兒,又趕緊幫他把酒給添滿。

      趙七斤看到這小子這么乖巧,氣也順了,點了點頭道:“小子,我是看你長大的,你家的事兒我也清楚,那小破房子壓根就不值什么錢,你干嘛頂著不拆,是不是你叔叔給出的主意?不是我背后說人,你那叔叔可不是什么好人,改天把你賣了你還得幫他數錢。”

      張弛端起酒杯跟趙七斤碰了一下,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哥,我拆遷補償款能有多少?”他對凡間的套路還是有些了解的,早知道在凡間沒錢寸步難行。

      趙七斤道:“你那小破屋不是十五平方嗎?按照現在的拆遷補償政策,一平方四千,你一共能得六萬。”

      六萬!張弛大喜過望,要知道他一個月的生活費才三百塊,今天這頓燒烤目前還不到一百,有了六萬塊他至少短時間內不會再擔心生活的問題了。

      高情商讓他縱然心中欣喜可表面卻滴水不漏,佯裝為難道:“哥,我要是買房子還差不少呢。”

      “屁!你買個屁啊!你買得起嗎?安置房最小面積都有80平方,給你們的回購價是4000,多出的六十五平方你得自己花錢購買,你拿得出二十六萬嗎?”

      張弛不傻,現在別說二十六萬,就算是二百六他也拿不出來。

      趙七斤道:“小子,哥教你,你拿了拆遷款至少能夠提升一下生活的質量,1000塊租個一室一廳,一年不過才一萬多。”

      “那四年就花完了。”張弛的帳算的門兒清。

      趙七斤心說這傻小子今天怎么突然機靈了?難道過去一直都在裝傻?耐著性子勸道:“今朝有酒今朝醉,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我看你白白胖胖的也是個富貴相,搞不好明天就買彩票中一千萬呢。”他將張弛倒給自己酒一口氣給干了,起身準備離去,起身之后又叮囑張弛道:“小子,好好想想。”

      張弛點了點頭道:“哥,我一定盡快給您答復。”

      趙七斤被他一口一個哥叫得心里非常舒坦,覺得這小胖子比起過去順眼了許多,他來到朋友那桌坐下,卻又聽到張弛那邊叫道:“哥……”

      趙七斤心中奇怪,這小子又有啥事?舉目望去,張弛苦著臉道:“哥,我忘帶錢了……”

      趙七斤真是哭笑不得,豪氣干云地擺了擺手道:“走吧走吧,帳算我身上!”轉過頭向幾位朋友道:“這憨批,少根筋,出門都不知道帶錢的……”

      “七斤哥真是仁義!”

      “義薄云天!”

      張弛身上還有一百七十三塊零三角,昨晚整理房間的時候仔仔細細清點過,這也是他目前全部的現金,每月十二號他會去叔叔那里領生活費,這三年都是如此,560塊的救濟金直接匯到叔叔的賬戶上,畢竟張弛過去還沒滿十八歲,叔叔是他的監護人。

      再過三天就是他十八歲的生日了,張弛也是從身份證上得知的信息,年滿十八歲就意味著成年,他可以獨立處理很多的事情,再不需要叔叔的監護。張弛首先想到得就是救濟金,自己可以完全領到了,不用每月再被叔叔克扣260。

      小屋經過張弛的收拾,已經變得整潔有序,過去在天庭的漫長歲月里他相當長的時間就在兜率宮打雜,打掃衛生對他來說只是小菜一碟,只是現在他現在的體力實在太差,整理十五平米的小屋已經累得他疲憊不堪。

      當晚回到家中,張弛開始尋找關于這間房子的文件,功夫不費有心人,終于在枕頭里面找到了藏著的房證和一份公證書。

      公證書是叔叔當初一手操辦的,當時為了低價購買張弛家的新房,叔叔很慷慨地放棄了這間老房子的繼承權,所以張弛才成了唯一繼承人,三年前這老房子的總價不過兩萬,叔叔用一半的繼承權抵扣了十萬房款,當年這買賣非一般的劃算。

      可人算不如天算,誰能想到此后會房價飛漲,誰能料到這里會棚戶區改造,雖然這小房子不值什么錢,現在的拆遷補償款也不過六萬,不過最難得的是擁有這樣一間老房子就擁有了購買安置房的資格,這才是重點。

      同區段的房子已經逼近每平米一萬,而他們卻能以不到一半價的價格購買,這讓三年前主動放棄繼承權的叔叔悔不當初。

      張弛把藏在枕頭里的文件收好,初來乍到,他在這個世界的價值觀雖然還沒有形成完整的體系,不過他也明白這又破又舊的小房子是他目前擁有的最大財富。

      抖了抖枕頭,從里面滾出一個小拇指粗細的物件,那物件兒黑紅相間,通體黝黑,上方排列著三個不規則的白色圓圈,看上去有些像三眼天珠,張弛伸手將那物件兒拿起,頗有些份量,黑色的部分有些像炭,白圈的部分一塵不染,像是三個白玉圈兒鑲嵌在一塊黑炭之中,睡覺的時候就是這東西硌到了自己的腦袋。

      張弛對這東西并不陌生,這物件兒叫火源石,他在兜率宮燒火打雜的時候經常會用到,火源石內蘊含三昧真火,是臺上老君用來煉丹的常用燃料。

      這顆火源石里面并無能量,換句話說,這顆火源石里面的三昧真火已經燃盡,和煤渣無異。中心有個小孔,首尾貫通,看來曾經被人當成掛件使用過。

      張弛望著那顆火源石不免有些失望,燃盡的火源石等于廢料一塊,不過即便是這顆火源石里面蘊含三昧真火,他現在也沒有引動真火煉丹的本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