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5章 燒烤人生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5章 燒烤人生字體大小: A+
     

      張弛打了個哈欠,這才感覺枕頭下有個硬邦邦的東西硌得腦袋生疼,他沒顧得上檢查,先起身去開門,開門之后發現外面天仍然黑著,周良民一臉關切地望著他:“你今天怎么沒去上學?“

      張弛摸了摸仍然隱隱作痛的后腦勺:“這么早啊,天還沒亮?“

      周良民伸手摸了摸他的大腦門:“你小子沒發燒吧?這都晚上七點了,你曠了整整一天課啊!“

      張弛這才意識到自己昨晚整理了一夜,可能是太累了,稀里糊涂睡了一整天。從天庭到人間,倒倒時差也是正常的。

      周良民向房間里看了一眼,有些驚奇道:“咦,這么干凈?你打掃衛生了?“

      張弛點了點頭,邀請周良民進去坐,周良民搖了搖頭道:“不了,我得趕緊回家復習呢,就是過來看看,擔心你有事。“

      張弛道:“我能有什么事?“

      周良民笑了笑:“醫生不是說過你太胖了,可能那天就稀里糊涂地睡過去。“他說得夠委婉,其實醫生的原話是張弛如果任由體重這樣發展下去,將來有一天可能會在睡夢中死去,當時他陪著張弛一起去的醫院,所以非常清楚。

      張弛露出一個憨笑,他能夠感覺到來自周良民的善意,他仔細觀察了一下這唯一的朋友,周良民智商100,情商125。

      這次被貶人間最大的欣慰就是保留了仙界的記憶,少許慧根仍在,居然可以將凡人的身體狀態數據化,張弛發現自己這方面的能力忽強忽弱,有時候能夠看清對方的武力值和防御值,可多半時間只能看清對方的雙商,不過嘗試看清對方狀態數據的時候,自己也會損耗一定的體力。

      一夜辛苦并沒有白費,他喚醒了身體十五年之前的記憶和能力,現在的他在學力上已經完全恢復到了初中畢業時的狀態,自然能夠搞清楚正負數,開始明白自己昨天剛剛清醒時候智商-300是一個多么可怕且低端的數字。

      這個世界上人們對智力水平的高低進行分類,智商140以上稱為天才,智商120-140為最優秀,100-120為優秀,90-100為常才,80-90為次正常,70-80為臨界正常,60-70為輕度智力落后。50-60為愚魯,20-25為癡魯,20以下為白癡。

      按照這個標準,周良民剛剛跨入優秀的行列,而自己初來乍到的-300就是白癡中的白癡,不過應當是初到人間,方方面面的狀態尚不穩定,意識和身體也需要磨合,所以張弛的各方狀態值并不穩定。現在他的智商已經上升到了90,并得到了初步穩定,已經夠得上常才的標準了。

      他的體力值,剛剛達到10,如果參照體力值100為滿分,目前自己就是個羸弱的病人。攻擊力從0上升到了1,防御力從1上升到了2,不過距離60的及格線都相差甚遠。

      讓張弛最郁悶的要數他的生命值,只有可憐的三年,換算一下也就是區區一千多天,轉世為人居然是個短命鬼。

      最滿意的要數情商了,他的情商穩定在250,按照通用的標準,90分以下屬于低情商,90-129,情商一般,130-149是高情商。他情商值250簡直就是超級情商,比起情商一般的周良民超出整整一倍。

      不過張弛對自己的慧根也不是那么有信心,不排除自己的這套評判系統發生誤差的可能。

      周良民再次告辭,臨近高考,他壓力很大。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張弛這樣沒心沒肺,渾渾噩噩的混日子,從不為自己的未來打算。

      張弛道:“復習也得吃飯,我請你擼串兒。“擼串兒也是他剛剛理解的新鮮詞匯,原來凡間擼這個字眼不但可以動手還是可以動口的,睡了一天他也餓了。

      周良民猶豫了一下:“可……“

      張弛笑道:“耽誤不了太久的時間,再說,你也得吃飯吧。“

      周良民終于被他說動了,點了點頭道:“成,咱們就眼鏡燒烤,八點,我八點前必須回家。“他要回家復習,他要高考沖刺,就算在好朋友身上也不能耽擱太多的時間。

      眼鏡燒烤距離張弛住的小屋不到二百米的距離,在一片拆遷過的空地上臨時搭起的大棚,站在張弛的小院里就能夠聞到空氣中飄來的孜然味道。

      兩人找了個小桌坐下,張弛讓攤主切了一斤羊肉,還要了兩瓶活動免費贈送的冰鎮啤酒。

      周良民感覺張弛似乎發生了改變,可又不知道究竟哪兒改變了,同時心中還有些擔心,畢竟這位同學是出了名的一窮二白,這頓燒烤估摸著得花五十左右,待會兒誰結賬?他請客?他有錢嗎?

      周良民悄悄摸了摸自己的褲兜兒,他每月也只有五十塊的零用錢,吞了口唾沫道:“張弛,我……可沒帶錢啊……“

      “我帶了,想吃什么,你只管點,我請客。“張弛看出了這廝的心計還有那么點的小氣,凡人的格局終究有限,想起日后要跟這平凡的蕓蕓眾生相處,不由得有些頭疼。

      張弛請客可是少有的事兒,周良民知道他一個月只有三百塊的生活費,如果敞開了吃,只怕一頓燒烤就能給他吃個精光,作為朋友實在是不忍心啊,他指了指送上的啤酒:“你知道的,我不喝酒。“

      張弛說:“我喝!“他又加了兩碟涼菜,抓起一瓶啤酒,直接用牙就把瓶蓋給啟開了。

      周良民愣了,張弛自己也有些愣了,輕車熟路,開酒瓶完全是出于潛意識,這牙口估摸著也是過去練出來的。

      燒烤爐和一斤羊肉串同時送了上來,張弛灌了口涼絲絲的啤酒,望著燒烤爐中紅彤彤的炭火,不由得聯想起了太上老君的煉丹爐。

      自己這身板兒實在是太弱了,如果能弄個煉丹爐,引動三昧真火煉點培元丹,能很快把身體先天方方面面的不足彌補,就能大大提高自己生命值的上限,目前這才是迫在眉睫的問題。

      煉丹爐好找,可三昧真火難尋,自己已經失去了仙力,上哪兒去引來三昧真火?只能想想罷了。三年就三年,人間三年我要可著勁的造,讓每一天都造得有意義。人間至味是情歡,我要嘗盡人間美味,我要閱盡人間秀色。

      從擼串兒就能看出周良民在趕時間,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就把多半羊肉串下了肚,又花了五分鐘時間吃光了一大碗手搟面,笑了笑道:“我吃飽了,先回去復習了。“

      張弛也沒攔著他,點了點頭道:“那好,我再坐會兒,對了,明天能跟我一起上學嗎?“

      周良民愣了一下,馬上就笑了起來:“成,明兒一早我過來喊你。“

      周良民走后,張弛繼續喝他的啤酒,思考他剛剛開始的人生。平心而論,這種馬尿色的液體喝到肚子里涼颼颼的舒服是舒服,可是和天庭的瓊漿玉液還是無法相提并論,人間不過如此。

      張弛一邊吃著,一邊聽周圍人說話,燒烤攤兒的特點是這里雖然人聲嘈雜,可每桌都在談論自己的事兒,很少顧及別人在干什么,張弛是個例外,初來凡間的他就像是一塊吸水的海綿,盡可能接受著周圍的信息,無論好壞兼收并蓄。

      “老板,再來一斤羊肉!“張弛揮了揮手,這里的燒烤口味倒是比天宮好多了,擼出了快感,有些停不下來,這貨從來都不是個自律的人。

      這時候從外面進來了四個彪形大漢,天氣雖然不算太熱,可幾人全都打著赤膊,身上刺龍畫虎,為首的禿頭脖子上還掛了一串黃燦燦明晃晃的大金鏈子,經過張弛身邊的時候那禿頭突然抬起手掌照著張弛的后腦勺就拍了一巴掌。

      張弛毫無防備,剛剛湊到唇邊的一杯酒灑了自己一身,內心中頓時怒火飆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