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問道紅塵 » 第835章 打死你個佞臣

  • 問道紅塵 - 第835章 打死你個佞臣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問道紅塵最新章節!

        單論這件事的話,靈虛是真跳反了。

        原本靈虛也覺得李無仙不說千秋萬載,起碼能活幾百上千年,那些凡人不懂,催個吉爾催?老道士淡定著呢。

        可這次他慌了。

        靈虛是很傳統的道士,什么觀氣啊算命啊煉丹啊都是基本技能了,李無仙病倒,他就嘗試算了一下休咎,結果冷汗淋漓,發現自己根本算不到陛下在未來的存在!

        好像與死亡不太一樣,但這個就等于死啊……靈虛是俗世國師,不是出世修行者,他潛龍觀的一切都建立在強盛的大離上,要是李無仙不在了,這大離轉瞬分崩離析,他還玩個球啊?

        就算這病能好,靈虛也由此引申到了一些別的,比如會不會遇刺之類的……看來還是那些大臣們看得清,不管你能活多久,留個種子總是讓人安心的。

        所以慣常作為陛下舔狗的他這次都和朝臣們穿了一條褲子,非要設法讓陛下留個后不可。

        不過靈虛與別人不同的是,別人是為了國家大計硬著頭皮冒著陛下大怒的風險勸諫,而他卻知道這次說不定未必會得罪陛下……昨兒某人從天而降,靈虛知道的。

        指不定被逼一逼,還正落了誰的下懷呢,嘻嘻。

        老道士舒適地對身邊弟子道:“去把那個測算功力的羅盤拿來,為師一會必然要被宣入宮,那東西有用。”

        弟子不解:“那種羅盤根本不實用啊,誰還不能感知點兒修行強弱啊,隱藏得好的我們感知不了,那羅盤也感知不了。也就測一測看著差不多的兩個人到底誰修行高一點點。”

        “廢話,否則怎么會丟倉庫吃灰?讓你去拿就去拿。”靈虛兩眼一瞪:“我們不說,凡人知道那羅盤干啥用的?教了你們這么久,就知道修行,凡人社會要怎么混,好好看,好好學!”

        話音未落,外面傳來通報聲:“觀主,陛下宣觀主覲見。”

        “果然。”靈虛捋須微笑:“還不去拿!”

        那邊寢宮內,唐尚書正在苦口婆心地對李無仙勸說:“若陛下有意,我們馬上就可以去物色,無論是文韜武略,還是姿容俊美,抑或琴棋書畫,陛下想要什么,這六億神州總能有滿足的,盡由陛下挑啊……”

        李無仙翻著眼皮看天花板:“朕病著呢,你們是想讓朕氣得更加病重一點?”

        唐尚書頓足:“真無此意,只是為了給陛下沖喜……”

        顧侍中道:“臣有一計。”

        “說。”

        “我們可以張放榜文,讓天下英杰來赴考,陛下就在上面看著,就算不挑人,當看戲也算是休息養病嘛……”

        “噗……”秦弈終于出戲地笑噴出來。

        你們兩位是宰輔,搞得比鄉下媒婆還難堪……

        兩位宰輔看了秦弈一眼,他們也知道自己很好笑,可沒辦法啊。推薦人選要挨罵,說不定還害了那年輕人;大道理說了幾萬次了也沒用,還不能落個趁病逼迫的意味,寧愿化身老姑婆也要趁著這個沖喜的名目把事情給定了。

        他們是真不信這神州之大,會沒有一個男子入陛下的眼。

        不過這啥,這男人在君相議事之時隨意發笑,陛下居然不惱?

        咦……對了,這次陛下態度也有點奇怪,不像以前那樣一點就炸,好像有意讓大家多說幾句似的。

        這個是不是有點……

        這些哪個不是人精啊,單論察言觀色揣摩上意的水準,那可比太清還高明。流蘇都沒明白這里面的意味呢,那唐尚書就忽然變了語氣:“為陛下沖喜計,為國家之嗣計,便是陛下要降罪老臣,這件事老臣也要去做!臣等這就去張榜,屆時自來向陛下請罪!”

        說完轉身就要走。

        臥槽你們要不要這樣啊!秦弈實在忍不住了:“等等!你就打算這樣出去生米做成熟飯,綁架陛下?”

        唐尚書偷瞥了秦弈一眼,板著臉道:“本相說了,拿頭謝罪!”

        秦弈急了,真要被他們張了榜出去,無仙那真是被綁在火架子上,能砍了他有什么用?招親這種事,天下張榜,事后不認說是假的,這種花邊笑話能讓天下群眾笑一萬年,李無仙黃花閨女一個,受得了?

        捏著鼻子也要真招一個才行,要誅誰九族也是事后的事了。

        可無仙是不是病糊涂了,這時候都不吱聲?難道不該一聲令下,外面一群侍衛堵上來把這臭尚書摁住?怎么沒動靜呢?

        秦弈終于忍不住替徒弟出頭:“你的頭值幾個錢?鬧出笑話來你賠得起嗎你?”

        李無仙眼睛忽然變得有些亮閃閃的,藏著看不清的意思。

        “何謂鬧笑話?”唐尚書理直氣壯:“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陛下都十九了,虛歲都二十一……”

        李無仙終于插話:“我虛一歲,沒虛那么多……”

        秦弈:“?”

        你關注的是這個?你是不是傻了啊?

        唐尚書連連謝罪:“老臣糊涂。嗯,陛下都二十了,要是一般女子,此時孩子都三四歲了!更何況國不可一日無嗣,遠比一般女子重要得多?如此招親天經地義,何笑之有!爾等佞臣,一味迎合上意,不顧國本,老夫……老夫打死你個佞臣!”

        老尚書抓起一邊燈臺,就要打秦弈。

        “喂喂喂臥槽……”

        秦弈繞著寢宮中間的桌子跑,流蘇笑得差點沒從秦弈肩膀滾下去,忠貞的侍衛羽裳都掩嘴在一邊笑,沒有任何幫夫君擋一下的意思。

        雞飛狗跳之中,屋外太監弱弱道:“靈虛國師到。”

        李無仙笑道:“宣。”

        靈虛入內,忙上前拉住追打秦弈的唐尚書:“誒誒,您堂堂尚書令,怎么在這打人?”

        唐尚書氣呼呼地放下燈臺:“我欲替陛下張榜招婿,此國之本也,這佞臣說會鬧笑話,這是鬧笑話的事嗎?”

        靈虛暗道您演得可真入戲,佩服佩服。

        他偷眼看了看李無仙亮晶晶的樣子,忽然笑道:“張榜招婿,確實會讓人看笑話。民間津津樂道,編各種段子,誰受得起?”

        唐尚書怒道:“國師也從奸佞之意乎!”

        靈虛笑道:“我是修仙之人,自有妙計。”

        看了半天戲,深感自己還需要向唐尚書多多學習的顧侍中終于道:“國師有何妙計?”

        靈虛取出一個羅盤,笑道:“此乃姻緣盤,貧道已經輸入陛下的生辰八字,只要念動咒語,這指針會自行替陛下尋找天定之良緣,可以持此盤暗中尋覓,不需要公然張榜的。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李無仙猶豫片刻:“可信么?不會亂指?”

        靈虛拍胸保證:“貧道拿頭擔保!”

        唐尚書便道:“若是如此,倒算兩全其美之策。”

        最關鍵的是陛下自己好像讓步了,同意招婿了,那方案是公然還是暗中都是小事。就連這指針,不管指了誰,其實兩個宰輔此時也都已經不在乎了。

        顧侍中道:“國師不妨施咒,讓大家看看它怎么動的?”

        靈虛掐了個法訣,一指羅盤。指針果然唰唰唰地動了起來。

        兩位宰輔都探過腦袋,眼睜睜地看著羅盤上的指針慢慢穩定,指向了……

        秦弈的肩膀。

        那是流蘇。

        當然凡人是看不見流蘇存在的,否則早就大驚小怪了。他們看見的指針指向,當然是秦弈。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