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583章意識回歸

  • 神秘複蘇 - 第583章意識回歸字體大小: A+
     

      大概在晚上八點鐘左右。
      叮叮!
      一條短信的從總部發出,但凡是在市區內的所有擁有衛星定位手機的馭鬼者都收到了這條短信,而且信息是強制性的,不存在拒收的可能。
      “嗯?楊間卷入了某件未知的靈異事件當中,疑是已死亡,事發地點位于.......”
      此刻,還逗留在平安酒店內的張雷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當即就臉色變了,露出了難以置信的震驚之色。
      鬼眼楊間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死了?
      開玩笑吧。
      反復觀看了這條短信,張雷才確定,這真的是總部發出來的,而不是突然收到的惡作劇短信,而且事情發生的地點就在平安酒店附近的街道上。
      隨后,他猛地跑到窗戶口,看向了外面。
      之前張雷就已經察覺到了,疑是有未知的東西靠近酒店,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后又消失了。
      “是真的,那事發地點附近的一片地方都被封鎖了,之前那種入侵酒店的靈異應該是一只未知的鬼。”張雷此刻沉默了,渾身感到有一種莫名的寒意。
      這種隊長級別的頂尖馭鬼者就這樣死了么?之前中午的時候自己還和楊間在大廳里商量著組隊的事情,要不是被熊文文拉去他家吃飯了,估計組隊的事情就已經定下來了。
      這才過去了多久,人就沒了?
      那可是楊間啊,從解決過餓死鬼事件,經歷過鬼差事件的猛人,手里還有鬼燭,替死娃娃這些保命的東西,到底是什么樣的事件才能無聲無息的殺死他?
      震驚之余,更多的是不敢相信。
      可是信息卻已經發出去了,接收到的人并不只是他一個。
      正在市區某處尋找鬼畫蹤跡的陳義也收到了這條短信,他看見上面的內容之后眉頭頓時皺起了起頭:“什么?楊間死了?”
      他停下了腳步,抬頭看向了那出事的地點,神情越發的凝重了。
      到底是什么樣的靈異事件才能干掉那個家伙?
      雖然馭鬼者死于靈異事件是常有的事情,但是陳義心中也很清楚那個楊間的生存能力。
      “這個節骨眼上折損一位隊長......”陳義心中的擔憂再次加深了。
      另外一處小區別墅內。
      郭凡和鐘山收到了這條短信,他們剛剛巡查了一圈,并沒有找到鬼畫,現在回到住處休息。
      “看見短信了么?楊間死了。”
      郭凡眼睛一睜,竟有些驚喜起來:“哈哈,這個家伙死的居然比我還早,看來鬼眼楊間也沒想象中的那么厲害嗎,我就說這家伙整天一副囂張跋扈的樣子,早晚完蛋,而且他一死,隊長位置空了出來,鐘山,我們有機會。”
      鐘山一邊抽著煙,一邊看著手機短信,他放下手機道:“別高興的那么早,只是疑是死亡而已,又不是真的完蛋了,還記得失蹤在凱撒大酒店里的那個童倩么?都失蹤了一個禮拜,最后還不是活了下來。”
      “這可是總部發出的信息,你覺得不確定的事情總部會發么?這個所謂的疑是不過是保留一點點希望而已,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郭凡輕輕一笑,心情很好。
      “是這個道理,不過他的死活和我們關系不大,雖然楊間拒絕了我們的邀請,可也沒有和我們成為敵人,犯不著那么開心。”鐘山微微搖頭道:“而且這個關鍵時候死了一位隊長,你不覺得是壞事么?”
      “少個人,就意味著鬼畫事件一旦爆發就多一份危險。”
      郭凡無所謂道:“那是之后的事情,我管不上,反正他死了我就高興。”
      另外一處。
      事發地點之外,李軍也收到了這條短信,他低頭看著手機:“楊間死了么?真是可惜了。”
      忍不住心中一嘆,為這個人的死感到深深的惋惜。
      記得當初第一次見到楊間的時候,是自己陪著王教授飛往大昌市的黃崗村回收鬼棺的過程中,那個時候的楊間和另外一個叫張韓的人是為數不多活下來的幸存者。
      轉眼快半年過去了,當初的那個不起眼的馭鬼者已經成為了總部舉足輕重的人物了,可沒想到這上午才開完會,下午就收到了他的死訊。
      “這么說起來,這里的鬼域事件是楊間死后厲鬼復蘇導致的了?”李軍看著那不遠處消失的街道,心情更加糟糕了。
      死了一個馭鬼者,多了一件靈異事件,這簡直就是讓原本的局勢雪上加霜。
      還在大街上溜達的曹洋,收到了這條短信之后不由的冷冷一笑:“朋友圈動手還真的成功了,真是一個讓人感到惡心的勢力,辦正事跟一個廢物一樣,窩里橫卻牛的不行,這種勢力就沒有存在的必要,總部這條短信不用說,一定是為了顧全大局,穩住局勢才發出來的,等這次事情過后肯定會找朋友圈秋后算賬。”
      “只是.....”
      旋即,他微微搖了搖頭。
      不好對總部的選擇做什么評價,畢竟為了大局的選擇也沒錯,只可惜了楊間這么一個人才,沒死在S級的靈異事件當中,反而死在了朋友圈的手中。
      傳出去,外國的那些人還不得笑死。
      關于楊間疑是死亡的消息很快就徹底的傳開了,不只是市內的馭鬼者收到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他的消息也被人發送到了特殊的網站上,相信很快整個靈異圈就會議論紛紛。
      其實,曹延華也考慮過暫時封鎖消息。
      但是消息卻不可能封死,怎么樣都會泄露出去,畢竟朋友圈那邊的人也有參與,所以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將消息主動的發送出去,先把真相掩蓋住了再說。
      雖然楊間的死對其他人的信心打擊很大,可也好過真相泄露,矛盾爆發來的強。
      而與此同時。
      四層鬼域內。
      “啊!”
      一聲恐懼而又絕望的慘叫響起,回蕩在空空蕩蕩的街道上。
      當黃子雅帶著楊間的腦袋匆匆趕到的時候,只看見了一具剛剛死去的尸體,尸體的腦袋徹底變了形,像是被一雙手掌硬生生的捏碎了一樣,上面還殘留著幾個手指印記的輪廓。
      “又來晚了,隊長,你的那具無頭尸體殺人的頻率越來越快,之前第一個人死后將近三分鐘才有第二個遇害,而現在,距離之前那個遇害者才相隔不到三十秒,被困在這里的普通人已經察覺到了有鬼正在殺人,他們都害怕的躲起來了。”
      黃子雅神色凝重:“但是在你的鬼域里,躲起來是沒有用吧,按照這種效率的話,不到一小時這整條街道上的人都將會被殺光。”
      無頭鬼影控制楊間的尸體越來越熟練了,之前的時候還只是走路過去殺人,但是現在已經會利用鬼域了,而且鬼域用的越來越嫻熟,每次殺人之后立馬就消失不見了,繼續去尋找下一位目標。
      而無頭尸體也不是真的要殺人,它只是在尋找屬于自己的腦袋而已。
      只是因為雙手帶著手套的緣故,無頭尸體沒有辦法取下任何一個人的腦袋,于是乎就出現了眼下這樣可怕的一幕。
      每一位死者的腦袋都扭曲變形,都是被無頭尸體硬生生的捏碎的。
      而破碎的腦袋卻又不符合無頭尸體的需求。
      就這樣,那具詭異的尸體陷入了一個死循環,尋找腦袋,殺人,再尋找腦袋,再殺人......
      直到它把這里的人殺光為止。
      而這鬼域的人一旦殺光,那么找不到目標的無頭尸體就會開始移動,帶著這四層鬼域一起移動,之后又會將其他地方的人卷進來,繼續重復著剛才的事情。
      楊間僅存的那只鬼眼微微轉了轉,顯然也意識到了事情正在失控。
      “這樣下去的話,我是只能等了,等你的尸體來主動襲擊我,到時候我才有機會,不過我不能肯定,等你的尸體盯上我的時候我能不能擋得住那一次的襲擊,萬一擋不住的話,那我可就死定了。”黃子雅有些無奈道。
      自己做誘餌讓鬼主動的襲擊是具備很大風險的。
      不過除此之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鬼域內的移動是無法被限制的。
      “等。”楊間透露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和我想的一樣,我也覺得等著比較好。”黃子雅微微點了點頭。
      做好準備等自己被襲擊,這樣反而穩妥一點,萬一到時去找那具尸體的過程之中被襲擊了的話,說不定真要栽在這里。
      她能力有限,對抗不了太過危險的鬼。
      立刻。
      她放棄了主動的尋找,找了一個比較空曠的地方等待。
      無頭尸體襲擊的人是存在兩條規律的,一是背對著鬼,二是腦袋新鮮。
      第一條規律幾乎已經作廢了,因為在鬼域里,所有人都可以是背對著鬼,無頭尸體可以隨意的更改為止,所以第二條才是確定無頭尸體的殺人原因。
      但這個殺人規律,對普通人而言簡直就相當于無差別殺人了,幾乎沒有躲避的可能。
      除非這個人腦子有病,無頭鬼影看不上。
      黃子雅也符合這個條件,只是她不是最優的選擇,因為她是馭鬼者,身體比普通人要糟糕一些,換句話說,她的身體并不算非常新鮮。
      也正是如此,哪怕是她幾次靠近的無頭尸體,也沒有被優先襲擊。
      “既然是等著被襲擊,那就不需要浪費鬼燭了。”她吹滅了鬼燭,不想浪費這寶貴的資源。
      不過選擇等待這個方案對其他人是非常殘酷的。
      因為在這期間,有一些人會被無頭尸體殺死,他們沒有任何活下來的希望,唯一的區別就是死的快慢的問題。
      倒霉點的先被鬼盯上殺死,運氣好點的,晚一點被盯上。
      隨著時間得一點點過去。
      驚恐的慘叫聲斷斷續續的在這條街道上響起。
      有時候第一個慘叫聲的位置后面,相隔十秒左右,第二聲慘叫聲的位置卻又在前面。
      位置似乎在不停的變動著。
      黃子雅聽的是眼皮直跳,心中很不滋味,她雖然沒有看見那些地方發生的事情,但是已經可以想象得到那絕望而又可怕的一幕。
      只是,她能力有限,阻止不了這一切。
      楊間也足足不了這一切,因為他現在僅剩下了一顆腦袋,除了還保留著意識茍活之外,就只剩下一顆鬼眼了。
      一只鬼眼能做什么?
      在自己的鬼域里,他什么都做不了,頂多就是控制鬼域的范圍變化而已,而這能力對眼下的形勢于事無補。
      片刻之后。
      黃子雅看見,有人驚恐的從樓房里奔跑出來,尖叫,大喊著,似乎看到了可怕的一幕,情緒有些崩潰了。
      也有人大叫著救命,聲音凄慘,帶著哭腔。
      普通人面對鬼的時候太過脆弱了,一丁點的反抗余地都沒有。
      但殘酷的過程也有差不多結束的時候。
      盡管黃子雅不是優先選擇的攻擊對象,可是在過了一會兒之后,隨著街道上奔跑,逃離的人越來越少,最終,那具渾身沾滿鮮血的無頭尸體出現在了她的身后。
      這種出現,無聲無息,直接是憑空出現的,沒有任何一丁點的征兆。
      “來了。”
      黃子雅看見了腳下倒映著一具無頭尸體的影子,一股濃郁的血腥味從身后傳來,不知道這控制著尸體的鬼到底在這期間試圖奪走多少人的腦袋。
      無頭尸體此刻渾身染血,那雙帶著手套的手更是不停的往下滴著還散發著熱氣的血液。
      此刻,這雙手再次向著黃子雅腦袋伸了過去。
      黃子雅當然知道自己正在被襲擊,畢竟她一直都有所防范,但是這種襲擊來的過于迅猛,以至于她剛有行動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了一雙冰冷,血腥的手掌抓住了自己的腦袋。
      隨后,可怕的力量傳來,試圖將自己的腦袋硬生生的從脖子上摘走。
      只需要幾秒鐘的時間,黃子雅就會和之前幾個遇害者一樣,腦袋破碎躺在地上成為一具冰冷的尸體。
      不過,她和其他人不一樣的是,她是馭鬼者。
      黃子雅駕馭了一只鬼。
      在身后尸體的手觸碰道她的一瞬間,她披在肩膀上一層濃密的黑絲頭發就主動纏住了無頭尸體的手臂。
      而且黑色的頭發逐漸蔓延開來,像是要把那一雙手臂吞沒一樣。
      這種詭異的反抗,讓原本差點被捏碎腦袋的黃子雅立刻得到了解脫,然后急忙轉過身來,將已經準備好的楊間腦袋擺放在了那具尸體的脖子上。
      分開成兩半的腦袋勉強保持著一個完整的形狀成功的擺放了上去。
      黃子雅還不得不扶著楊間的腦袋,生怕一松手就又掉下來。
      不然的話,剛才就等于白忙活一場。
      這種情況,之前已經預想過了,所以有意的在避免。
      “拼的回去么?”黃子雅看著腦袋復原的楊間,心中忐忑不安,沒有多少底氣。
      擺回脖子上的楊間腦袋依舊死氣沉沉,那道猙獰的裂口還存在腦門上,看的讓人觸目驚心,死灰色的雙眼直勾勾的看著前方,沒有一丁點活人的神采,如果在加上他這具鮮血幾乎流干了的冰冷尸體。
      那么現在的楊間和鬼沒有什么分別。
      唯一的分別可能就是他還存在著自我意識。
      在黃子雅緊張的觀察和注視之中,她發現楊間脖子上的傷口正在一點點的消失,似乎和斷開的脖子連接在了一起。
      只是這傷口并沒有徹底的消失不見,還留下了一條紅色的痕跡。
      無頭鬼影的本能雖然可以控制著尸體殺人,但是卻還能拼湊尸體,哪怕是楊間的這顆不完整的腦袋,它依然會拼接。
      可無頭鬼影存在著殘缺。
      脖子上的傷口雖然逐漸的愈合了,半個腦袋成功的拼接在了尸體上面,但是另外一半的腦袋卻沒有動靜,那一道猙獰的口子還存在。
      而另外一半的腦袋才是楊間的意識所在。
      “出現紕漏了。”楊間已經意識到了問題所在,他心中暗道不妙。
      “楊間,快一點,我撐不住多久了。”黃子雅發出了急迫的聲音。
      此刻她頭上濃密的黑發已經越來越長了,已經覆蓋了楊間幾乎半個身子了,但是更可怕的是,黃子雅的身體也被吞沒了近半。
      繼續下去的話,她整個身體都會消失在那詭異的黑發之中。
      這是一種厲鬼復蘇。
      只是駕馭了一只鬼的黃子雅,實在是不敢亂用厲鬼的能力,尤其是這種僵持的過程之中,最是容易刺激厲鬼的蘇醒,從而殺死被寄生的活人。
      楊間雖然沒有聽見,但是他已經看到了黃子雅臉上的焦急,也看到了那幾乎把兩個人都吞沒的詭異黑發。
      以他的經驗這么可能不清楚眼下的狀況。
      可楊間現在的狀態實在是糟糕,他想要阻止眼前的一切就必須控制自己的身體。
      “怎么才能讓身體恢復?”
      冷靜的思維在快速的思考著,楊間現在發現自己能動的依然就只有一只鬼眼而已。
      可一只眼睛連鬼域都開啟不了,怎么可能控制自己的身體。
      半個腦袋拼不會去,現在身體依然是無頭鬼影的本能在操控。
      “只能試試看了。”
      可看著黃子雅的狀態,楊間知道自己沒有時間了,他鬼眼能做的就是改變鬼域的位置。
      那么利用改變鬼域的位置楊間應該可以將自己這半個腦袋送回身體里去,因為是四層鬼域疊加,所以看似不可能辦到的事情其實是可以做到的。
      只是送回去之后會不會恢復行動,他不知道,所以只能說試試看。
      鬼眼的視線看向了無頭尸體。
      周圍的鬼域在扭曲,像是一張紙被折疊了起來。
      但這種變化是其他感受不到的,只有楊間可以感受到周圍正在發生著改變。
      “需要點時間。”楊間暗道。
      他只能引導鬼域的方向,不能立刻改變,所以效果不能立刻就體現出來。
      幸虧楊間遇害的時候鬼域覆蓋的范圍不大,不然的話,這個所需要的時間還會更長。
      “楊間,現在到底怎么辦啊?”黃子雅卻更急了,已經有種騎虎難下的感覺了。
      一旦收回鬼的力量,她就會被捏碎腦袋,一旦僵持的話,她就會死于厲鬼復蘇。
      這是一種左右都是死的選擇。
      唯一的辦法就是楊間恢復過來,結束這一切。
      可行動雖然順利,楊間那邊卻出了問題,他腦袋拼回去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卻沒有回去,以至于身體依然沒有辦法控制住。
      楊間很想說再堅持一下,但是他卻說不出口,甚至也無法給她任何一點信息的提醒了,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黃子雅現在自己的判斷了。
      她可以試圖強行掙脫逃離,也可以選擇繼續硬抗,拼著厲鬼復蘇的風險留住這具無頭尸體一會兒。
      從黃子雅頭上垂下的濃密黑發越來越多了,已經覆蓋了她大半個身體,她覺得自己有點站不住腳了,身體在失去平衡。
      濃密的黑發之中仿佛有什么東西正在拉扯著自己,想讓自己徹底陷入其中。
      一旦陷進去,黃子雅覺得自己將再也出不來了。
      “沒機會了么?”她看著還無動靜的楊間,嘴角不由露出一絲慘笑。
      這個時候了,就算是楊間活了過來又怎么樣,自己還是要死于厲鬼復蘇,因為她發現自己已經沒辦法控制身體里的鬼了。
      濃密的頭發逐漸的開始侵蝕黃子雅。
      她的身體在開始下沉,雙腳感覺被頭發束縛了,而那詭異頭發的源頭正在拉扯著自己進入其中。
      很快。
      黃子雅半截身體已經消失在了濃密的黑發之中,她在掙扎,雙手抓著眼前這具冰冷僵硬的尸體,絕望的眼神之中還殘留著一絲希望。
      只要楊間可以恢復,或許自己還有機會。
      這種希望不是來自于妄想,而是來自于對楊間的信任,這種信任是在上次鬼差事件當中產生的。
      “楊,楊間。”黃子雅試圖呼喊,這一會兒工夫她就只剩下一顆腦袋還有一雙手臂在外面了,身體其他的地方已經消失不見。
      覆蓋周圍的黑色頭發深處,拉扯的力量似乎變大了。
      這力量甚至超過了那無頭尸體的雙手,讓黃子雅慘叫一聲,臉上被硬生生的撕開了一層皮肉,整個人脫離了無頭尸體的掌控,陷入了黑色的頭發之中,幾乎已經被徹底的掩埋了。
      但她還活著。
      還沒有死。
      僅露在外面的一雙手,開始死抓著那具尸體不放,可是這并沒有堅持多久。
      只是一瞬間的功夫,黃子雅就支撐不住。
      她松開了手。
      宛如溺水之人一樣,雙手下意識的胡亂抓著。
      就在黃子雅的雙手要將徹底被拉進身后那團詭異的頭發深處的時候,一只冰冷的手掌突然抓住了她那即將消失的手腕。
      僅剩下半個腦袋的楊間尸體動了起來。。
      這種動作是無頭鬼影不可能去做的。
      唯一的答案就是,楊間的意識回歸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