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577章詛咒的效果

  • 神秘複蘇 - 第577章詛咒的效果字體大小: A+
     
      此時此刻。

      劉小雨的個人通訊室內已經聚滿了人,都是總部幾個非常有話語權的負責人,而為首的則是身為副部長的曹延華。

      他們全部人的眼睛都盯著通訊臺上那個屏幕上看著。

      屏幕中顯示了一幅血腥的畫面,畫面之中是一具倒在地上的無頭尸體,還有半張楊間那慘白,死灰的人臉。

      這影像是來自楊間的衛星定位手機上的攝像頭,所以真實性是毋容置疑的。

      盡管剛才劉小雨已經哭著告訴了他們這個事實,可是真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所有人都沉默了。

      楊間死了?

      靈異圈子里赫赫有名的鬼眼楊間就這樣死在了本市的一條普通的街道上,尸首分家,腦袋都裂成了兩半,慘不忍睹。

      而且楊間還不是卷進靈異事件當中去死了,而疑是被朋友圈的人干掉的。

      之前不斷的有人反映說平安酒店附近的一整條街道消失不見了,李軍趕過去查看猜測是卷進了某個鬼域當中去,現在看來,這應該是楊間死后,厲鬼復蘇導致的。

      “這下糟糕了。”

      沉默片刻之后,不少人的腦海里只有這么一個想法。

      不僅僅是一個人死掉帶來的問題,而是一系列的連鎖反應讓他們這群人都傻眼了,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一旦鬼眼楊間被殺死的消息傳出去,這個節骨眼上了會有多少馭鬼者會直接辭職?就算是不辭職,他們誰還敢繼續呆在這里?若是出現了大量的人員波動,鬼畫事件怎么辦?還能不能順利解決?

      除此之外,楊間死后厲鬼已經有復蘇的趨勢了,要不然街道也不會消失,而他一旦徹底復蘇,會是一件什么級別的靈異事件?

      估計起步就得定義為a級吧。

      也就是說還要分出相當多的人手去對付楊間的鬼。

      “副部長現在怎么辦?楊間死了”沈良臉上也掛著幾分震驚。

      雖然不確信,可是當他親眼看到楊間的尸體時依然感到有些渾身冰涼。

      他非常清楚,楊間手中擁有替死娃娃,鬼燭這些保命的東西,一般情況是不會有事的,可是現在卻連鬼燭點燃的機會都沒有就死了,那根紅色的蠟燭就躺在尸體旁邊,浸泡在血液中,極其醒目。

      曹延華臉色陰沉的可怕,他這輩子心情從沒有像今天這樣糟糕過。

      憤怒,羞惱,幾乎要沖垮他的理智。

      他死死的握著拳頭,青筋暴起,這一刻甚至有人想要殺人的沖動。

      “打,打一通電話,聯系姜尚白,問一問是不是他們朋友圈做的。”曹延華,將所有的怒火都給強行壓了下來,咬著牙冷冷的道,

      什么?

      楊間被朋友圈的人干掉的?

      曹延華的話讓不少人還不知情的人頓時目瞪口呆,但是之前知道這方面消息的人卻顯得很平靜。

      “我現在就聯絡。”有負責人立刻開始打電話。

      盡管懷疑的可能性很大,但是曹延華還有理智,所以他要確認這個事實。

      很快。

      平安大廈的頂層會議室內。

      一直坐在這里開會,沒有離開的姜尚白手機響起了。

      姜尚白拿出手機看了看,陷入了幾分猶豫之中。

      “總部打來的么?如果是,應該是興師問罪來了,看樣子方總成功了,楊間他多半死了。”有人發出冷笑。

      也有人頓時松了口氣。

      楊間一死,意味著朋友圈的很多人可以高枕無憂了,不用和張建,費總,賀天雄一樣,稀里糊涂的消失,死掉。

      “這電話我怎么回?”姜尚白沉默了起來。

      楊間死了,他并沒有顯得很高興,反而覺得事情嚴重了。

      之前楊間是要對朋友圈動手沒有錯,可是干掉楊間之后呢?麻煩并沒有減少,接下來估計朋友圈要面對總部的手段了。

      “就和曹延華說,楊間是我們干掉的,這就是我們朋友圈的答復。”

      這個時候,電梯打開,方世明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他此刻臉色不太好,額頭上冷汗未散,似乎剛才經歷了非常兇險的事情,可是他的神色依然冷靜。

      “方總,也許可以周旋一下,不需要這么快承認,拖延一點時間也好。”有人提議道。

      方世明說道:“你覺得這消息瞞得了?”

      他掃看了所有人一眼,在座的除了姜尚白未必沒有總部的人,他能清楚的知道總部的一舉一動,總部也知道朋友圈的絕大部分情報資料。

      彼此之間心知肚明,所以在這樣的大事情上是不可能徹底隱瞞下去的。

      與其唯唯諾諾,倒不如直接承認,強勢面對。

      這個時候示弱,絕對是愚蠢的行為。

      “姜尚白,想說什么就說什么,如果曹延華敢有什么行動,就告訴他,我可以打掉楊間,也可以打掉李軍,打掉曹洋,打掉他手底下所有的隊長,讓他這個總部變成一個空殼子,要是他識時務,今天的事情就當做是沒有發生過。”

      “朋友圈依然是以前那個朋友圈,這次鬼畫事件也會鼎力相助,順便再幫楊間收尸。”

      方世明沒有一味的強硬,他給了曹延華一點臺階下。

      “方總,這話放出去是不是有點不妥?”有人眼皮直跳,感覺這是在火上澆油。

      方世明冷冷一笑:“曹延華是什么人?一個普通政客而已,這類人除了妥協還能干什么事情?一個個全是瞻前顧后的,又要顧全大局,又怕局勢失控,又不想擴大損失,死了一個楊間,他舍得再添上其他幾個隊長?”

      “就算是他有這份魄力,上面還有部長,部長上面還有人輪不到他做主。”

      “知道為什么我不加入總部,寧愿呆在朋友圈當個公司老總么?就是因為我看透了這一點,楊間這次在我看來,就是白送。倒是他身邊幾個隊員得留意一下,免得突然報復起來,不過也只是幾個不起眼的小人物而已,做不成什么大事。”

      “姜尚白,現在我的話夠清楚了吧。”

      “你是老總,你決定了那我就無話可所了。”姜尚白微微搖了搖頭,他接通了電話和總部那邊的人連線了。

      片刻之后電話掛斷。

      通訊結束。

      總部的通訊室內。

      曹延華壓著聲音問道:“姜尚白怎么說?”

      那位打電話的管理者,臉色也很難看,他發現了手機:“承認了,朋友圈說楊間是他們干掉了,這就是給副部長你的交代,如果副部長要對朋友圈動手的話,他們奉陪,不介意再打掉我們幾個隊長,讓我們無人可用。”

      “而且他們還說,只要我們把今天的事情當做沒有發生過的話,他們會鼎力相助,幫忙處理鬼畫事件,也會替楊間收尸。”

      華還未說完,曹延華氣的眼睛都通紅了,一腳將眼前那劉小雨的工作椅踢飛:“這群狗東西,簡直就是欺人太甚,給我下命令,讓所有人手中的事情暫時放一放,哪怕是鬼畫事件也暫時不做處理,半天,我給他們半天事件,給我打掉朋友圈。”

      “所有有關朋友圈的產業封殺,所有涉及的人員全部抓起來,如果反抗,直接干掉。”

      “讓秦老去平安大廈走一趟,把干掉楊間的那個兇手帶過來。”

      這種回復態度點燃了曹延華的怒火,他連一晚上都等不了,直接就要開始處理這個朋友圈了。

      “冷靜,副部長,這個時候要是這樣做的話,局勢會徹底失控的,萬一朋友圈的人魚死網破,我們說不定真要再死幾個隊長,大局為重啊。”有人臉色大變,立刻開始勸道。

      “楊間已經死了,我們不能為了一個死掉的人去再添幾個馭鬼者,這種報復性的行動是錯誤的。”

      “當務之急是鬼畫事件,還有楊間死后厲鬼復蘇的問題,朋友圈要處置但不是現在。”

      絕大部分人都不同意曹延華的這種命令。

      “規矩是怎么定的,需要我再給你們說一遍么?楊間是一位負責人,朋友圈的人干掉了我們一位負責人,這種情況之下是絕對不能放過的。”曹延華吼道:“冷靜個屁,再不處理朋友圈我們就完蛋了。”

      “這事情太嚴重了,我們要通知部長,而且副部長你現在情緒過于激動,這種情況之下你的命令我們是可以拒絕的,事后我會寫報告書。”依然沒有人同意他的這種行為。

      沈良沉默不語,他微微瞇著眼睛心中很明白這一幕到底是為什么。

      無非是不想楊間的死,再影響到其他人。

      每個人都想要止損。

      而在門口。

      哭紅著雙眼的劉小雨看見里面爭吵的一幕,一時間怔住了。

      似乎,楊間的死,已經不是那么重要了。

      與此同時

      被紅光覆蓋的一條街道上,一具無頭的尸體就這樣靜靜的趴在冰冷的地面上,一顆被什么東西切成兩半的腦袋就躺在尸體的附近,鮮血從那斷開的脖子處不斷的流出,把周圍的一切都浸泡在了血泊之中。

      隨著時間的過去,尸體上流出的鮮血越來越少了,周圍的血泊也漸漸凝固,只剩下了冰冷和死亡。

      沒有人敢靠近這具尸體。

      路過的人發現之后也只是驚恐的遠離,也有個別一些拿起電話報案的。

      可是他們不會留意到,這具尸體的手中還抓著一個老舊的木質八音盒。

      八音盒打開了一角,里面黑漆漆的一片,看不到任何東西,只是透露出一種說不出來的不詳氣息,仿佛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是屬于某個被淘汰的老物件。

      叮,叮叮

      一段清脆,空靈的聲音若有若無的在周圍回蕩著,像是有一個嗓音很好的孩子在你身邊唱歌,而且這個聲音咋聽單個的音符你會覺得很悅耳,動聽,但是當這些音符組合在一起形成一段音樂的時候,卻給人一種說不出來的詭異,空洞,讓人感到絕望和悚然。

      奇怪的是周圍的人雖然在發現尸體之后驚恐遠離,可是卻沒有一個人有聽見這個聲音,或許這個聲音太小他們沒有留意,亦或者這個詭異的音符并不是為了他們而跳動的。

      但不管怎么樣,八音盒內傳出的音樂是真實存在的。

      而傾聽者,只有眼前這具倒在血泊之中的無頭尸體。

      如此一幕,顯得滲人而又可怕。

      然而隨著時間的一點點過去,冰冷的尸體上原本沉寂在黑暗之中,本該消失的一段活人的意識卻在逐漸的回歸,似乎是一個亡靈在被那八音盒里面的鈴聲給從地獄之中接引了回來一樣。

      沒有人留意到,楊間那裂開兩半的腦袋上,一雙死寂,沒有一絲神采的眼睛,逐漸的恢復了一點光澤。

      消失的意識在回歸。

      沉重,疲累,冰冷種種臨死前的感受在開始消散。

      一個屬于楊間自己的思維和意識漸漸的蘇醒,并且那段若有若無的音樂也越發的清晰起來了。

      這一刻,楊間確信自己聽見了。

      聽見了一段八音盒的音樂聲在腦海里回蕩,這個聲音似乎具備著某種不可思議的能力,讓他從死亡的沉睡之中再次蘇醒了過來,猶如正常人被鬧鐘吵醒了一樣。

      “我,還活著?”

      不知道是過去了多久,楊間在某個時間,意識徹底恢復,竟能正常思考了,而且思緒比以往任何的時候都要清晰,都要透徹。

      沒有疼痛,疲累,陰冷,饑餓等等身體帶來的因素影響,思維達到了他這一生最好的狀態。

      他比任何時候都要卻清醒。

      然而這種狀態是非常不合常理,因為楊間現在不但腦袋離開了身體,而且還裂開了兩半,這種情況之下意識根本就不可能存在,早就應該已經死了。

      可是楊間現在卻非常清楚的明白,自己還活著。

      盡管身體的條件已經不足以支撐他活下去了,然而某種可怕的詛咒卻維持著他的意識存活。

      “是八音盒的詛咒讓我活了下來了么?看來之前的選擇是正確的,盡管我承認我有賭的成分,但似乎,賭對了。”楊間非常清晰的思考著。

      放棄替死娃娃,放棄了點燃鬼燭,孤注一擲的把性命壓在這個八音盒上。

      這需要足夠的魄力。

      因為楊間對這東西也不了解,完全不知道其真正的作用和能力,心中沒有底。

      可結果還是比較好的,他還活著,沒有被干掉。

      “可是現在的狀態,似乎很糟糕。”

      他發現自己雖然“活著”,可是眼前卻什么都看不清了,漆黑一片,自己的眼睛似乎是壞死了,失去了看東西的能力。

      沒有了視覺。

      耳旁似乎能聽見東西。

      一段詭異的鈴聲組建成了一小段音樂,并且不停的回蕩,重復播放著,周而復始,似乎永遠不會停息。

      這聲音再準確點來形容不太像是回蕩在耳朵旁邊,而像是直接出現在自己的腦海里。

      伴隨在意識的周圍。

      就如同一部電影中間硬生生的插入了一段奇怪的配樂一樣,顯得很突兀。

      “不過現在我似乎不是關心這個問題的時候了,之前的那種詭異襲擊似乎停止了,我現在應該想想怎么樣才能恢復過來”楊間那清晰的思維告訴自己,危機還沒有結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