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575章釋放的詛咒

  • 神秘複蘇 - 第575章釋放的詛咒字體大小: A+
     
      ,!

      “喂,喂,楊間你說話啊?剛才你想說什么?喂......”

      總部內,正在通話的曹延華發現楊間那邊突然就沒有了聲音傳來,話說到了一半就沒有說下去了,而且電話也沒有斷開連線,信號也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楊間,你還在么?喂。”

      曹延華喊了好幾聲,電話那邊卻始終沒有傳來楊間的聲音。

      他皺起了眉頭,下意識的認為楊間應該是故意把電話放開了,不想和自己繼續交談,畢竟剛才的交代對他而言并不滿意。

      “劉小雨,你繼續連線楊間,不管怎么樣都要穩住他,讓他今天晚上不要出去搞事情,我會繼續和朋友圈的人交涉,讓他信任我一次,明天早上之前一定能給他一個滿意的答復。”曹延華放下了電話,他吩咐接線室的劉小雨。

      “好的,我會努力勸勸楊間的。”劉小雨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真是的,一個個都讓人不省心。”曹延華頭疼無比,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忙,不可能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應付楊間一個人身上。

      只是,這事情不重視又不行,雖然楊間只是一個人,但是鬧出的事情卻很大。

      曹延華走后,劉小雨只得繼續加班聯絡楊間了,爭取把楊間穩住。

      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楊間并不是打電話途中突然就不出聲了,而是他遭受到了某個未知靈異的可怕襲擊,已經管不了這一通還未打完的電話了。

      平安酒店附近的一條街道之上。

      這里出現了非常詭異的一幕,整條街道連同附近的建筑,還有道路上的車輛,行人,全部都籠罩在了一層濃郁的紅光之下,這層紅光像是成為了這條街道的全部,改變了一切的色彩,就連天空也都遮蔽了。

      “怎么回事,發生什么事情了。”有人詫異的看著周圍,顯然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給驚到了。

      “是不是我眼花了?這里這么全部都變紅了,是不是發生了什么特殊的天文奇景?”也有人抬頭看了看天空,想要證實自己的猜測。

      “這路,不對勁。”

      可是開車在路上的司機卻莫名的有些驚慌,因為他們發現自己無論怎么開車往前都沒有辦法離開這條街道,路還是原來的路,車速還是之前的車速,但是周圍的景物卻一丁點都沒有變化。

      這是一種無法理解的怪異想象。

      整條街道上的人開始略微有些驚慌起來。

      可這一切對現在的楊間而言已經是無關緊要了,他現在的狀態十分的可怕,整個人趴在路邊的人行道上,脖子處斷開一道猙獰的口子,鮮血汩汩的冒出,短短片刻的時間就已經染紅了周圍的地面。

      而他的腦袋卻微微滾落到了旁邊,并沒有和脖子連接在一起。

      如此一幕,已經嚇的周圍的行人逃似的離開了,沒有一個敢靠近的,

      盡管楊間的腦袋滾落在了自己的尸體旁邊,但是他現在還存在意識,并且思維還算是清晰,一雙眼睛微微睜開,露出了幾分難以置信的驚愕神色。

      只是人的腦袋在離開身體之后能保留多長的意識?

      三秒?五秒?還是十秒?

      但是不管怎么樣,這個意識殘留的時間都是相當短暫的,因為在大量的鮮血流失和氧氣缺失的情況之下,人會非常迅速的失去意識。

      楊間也不例外。

      他是馭鬼者沒有錯,可不是所有的馭鬼者都能沒了腦袋還能存活的。

      馮全可以。

      因為馮全的整個身體已經被詭異的墳土侵蝕了,身體里面全是泥土,已經沒有了活人一絲的血肉。

      王小明的弟弟那個王小強也可以,那是因為他的身體就是一只鬼,他只是寄生在鬼身上的一副殘破的軀殼,早已經脫離了活人的范湊。

      可是楊間不行,因為他的身體大部分還是屬于活人的范疇,沒有被厲鬼侵蝕的太多。

      這是優點,也是缺陷。

      活人的身體代表了健康,代表了馭鬼者的精神穩定,同樣也代表著脆弱和極易死亡。

      不過楊間卻克服了活人身體帶來的缺陷,因為他駕馭了無頭鬼影,可以在危險的時候讓無頭鬼影附著在身體上,從而讓身體在保留活人健康的同時也擁有一部分鬼的特性。

      只是,無頭鬼影是有缺陷的。

      它因為缺少腦袋,所以楊間的腦袋沒有被無頭鬼影覆蓋,也就導致了他的身體存在一個致命的弱點。

      只要楊間腦袋落地,他就會真正的死去,和普通人一樣。

      現在楊間已經沒有時間去思考為什么剛才的那種突如其來的襲擊自己的東西會沖著自己的脖子去,也沒有時間去思考為什么這種詭異的攻擊可以無視四層鬼域的阻擋,甚至連無頭鬼影都無法拼接回來。

      “必須想辦法活下去......”他現在腦袋里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活下去。

      除此之外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他要去思考的,因為已經沒有時間了。

      他這顆離開身體的腦袋,意識能存在多久他不清楚,只知道自己一旦閉起眼睛,自己從七中開始,到現在所有的努力,所有經歷的一切都白費了。

      楊間不想死,他和任何一個普通人一樣有著強烈的求生欲。

      如果他有輕生的念頭早在大昌市的時候他就已經死了。

      點燃鬼燭?隔絕周圍的一切靈異,然后趁著這段時間想辦法用無頭鬼影把腦袋拼湊回來?

      還是趕緊使用替死娃娃,在這個關鍵的時候擋下所有致命的襲擊?

      亦或者什么都不做,把一切的一切都壓在那個放在自己身上,但卻從未使用過的詭異八音盒上?

      三個選擇,這是楊間在意識最清醒的時候能想到的最好辦法。

      這三個方法不一定每個方法都有用,也許鬼燭也擋不住那種可怕的襲擊,也許替死娃娃也只能延緩一下死亡的時間,亦或者從總部那里拿來八音盒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強大。

      選哪一個?

      這個想法在楊間的腦海里回蕩。

      他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做出一個選擇。

      因為這個時候他已經感覺自己的眼皮越發的沉重了,眼前的一切漸漸的變的昏暗,思維也仿佛要沉寂在了黑暗之中......自己就快要死了,頂多還能殘留幾秒鐘的意識,在這最后的關頭他只能做出一樣事情。

      而此刻。

      平安大廈的辦公室內。

      方世明手中的剪刀再次落在了一張很普通的照片上面,這張照片和之前被剪開的照片一模一樣,是復印件,照片的內容沒有絲毫的改變,上面也是楊間的全身照。

      至于剪壞的照片,他沒有繼續使用,因為不完整,無法觸發鬼剪刀的殺人規律。

      所以一張照片只能使用一次。

      但是對他而言同樣的一張照片多復印個幾十份,甚至幾百份根本就沒有難度。

      這一次,方世明手中的剪刀卻對著照片上楊間的腦袋下手。

      只需要一下就能將楊間的腦袋剪開成兩半。

      如果這還不死的話.......方世明微微看了看周圍。

      黑暗的辦公室內,異味越發的濃郁了,好幾個殘缺的人形輪廓就屹立在他的身邊,甚至已經要貼到身上了,眼前的辦公桌上已經看不到一塊完整的第了,上面鮮血浸染,布滿各種殘缺的肢體。

      有慘白的人頭閉著眼睛朝向這邊,也有裂開的雙腿詭異的立在那里,還有斷裂的手指似乎在微微蠕動著。

      這些殘缺的東西里面隱藏著真正的鬼。

      一旦觸碰到了真正的鬼,那么方世明將要承受來自鬼剪刀的可怕詛咒。

      后果會怎么樣,方世明不清楚,但是絕對不會是一件好事。

      所以在短時間內連續使用兩次鬼剪刀已經是他的極限了,如果配合鬼燭的話可以抵擋周圍的詭異一段時間,之后能趁著鬼燭沒有熄滅之前增加兩次使用鬼剪刀的機會。

      但是方世明手中暫時沒有鬼燭,所以第二次之后,無論結果如何他都會停止使用鬼剪刀。

      可他相信,這兩次足夠將楊間殺死的徹徹底底了,不可能還有活下來的機會。

      就算是沒死,也要厲鬼復蘇。

      結果是注定了的。

      方世明那干枯的手掌微微一動,照片立刻產生了和之前一樣的變化,色彩鮮艷的照片一下子退了色,變的老舊起來,這是鬼剪刀的詛咒,而隨后照片人物上的楊間身形開始模糊不清,一層紅色的顏料污染了照片。

      詛咒反應了一些照片中人的情況,這種照片的模糊和人物的不清晰代表著那人正在使用某種鬼的能力抗衡。

      可惜這種鬼的能力還是差了不少。

      照片中的人物并未消失,那層突然出現的紅色染料也并未將照片徹底的模糊掉。

      方世明手中的剪刀沒有任何的阻礙和影響順利的將照片剪開了一道口子,雖然這道裂口不斷的蔓延前進,很快裂口就來到了照片中楊間額頭的位置。

      他是橫著剪的,所以這道裂痕可以將楊間的腦袋從大概眉毛往上一點的位置將其徹底的撕開。

      而一位馭鬼者,如果掉了頭還能存活的話,那么連腦子都給裂開了的話,那應該是必死無疑了吧。

      方世明動作和之前比起來略微有些遲緩,干枯的手掌微微有些顫抖,因為他已經看見了桌子上面那顆慘白的死人頭已經睜開了眼睛。

      身后脖子的位置似乎刮起了一陣陰冷的風,好像有人在后面呼吸。

      踏踏!

      不算大的辦公室內,一片黑暗的深處,傳來了清晰的腳步聲,這個腳步聲一出現就似乎向著這邊走過來。

      有鬼似乎察覺到了方世明的存在,開始向著他接近。

      承受鬼剪刀的詛咒,招來無法預知的厲鬼。

      哪怕是這樣,方世明也要干掉楊間。

      但是在這短短不到十秒鐘的時間內,那被鬼域覆蓋的街道上,已經成為一句尸體的楊間在趁著腦袋最后一點殘留意識的時候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那沒有腦袋的尸體這個時候手臂抽搐了一下,手中那根紅色的鬼燭已經松開了,掉落在了地上。

      這種動作表明楊間放棄了點燃鬼燭。

      然后手臂以一個不合理的方式扭動了半圈,伸手向著上衣的某個口袋摸去,取出了一個金色的盒子。

      金色的盒子被打開了,里面是一個木制的八音盒,上面紅色的油漆斑駁脫落,像是過去了幾十年一樣。

      他沒有選擇把命賭在替死娃娃上,而是堵在這件帶有可怕詛咒的八音盒上。

      然而現在,楊間眼睛逐漸要閉上了,他腦袋下面的鬼影還連接著尸體,這讓他依然可以控制鬼影去短暫的活動一下自己的身體,做出一些目前能做到的小小動作。

      “打,打開它。”他意識就要散去了。

      不甘閉上的雙眼死死的盯著自己身體的動作,他要在最后的關頭打開八音盒,釋放這種可以讓人不死的詛咒。

      而與此同時,一道裂紋出現在了楊間的額頭上。

      之前那種讓人感到毛骨悚然的襲擊又來了......

      無法逃避,無法阻擋,就連四層鬼域疊加都沒有辦法避免。

      咔

      楊間尸體的手掌抓住了那個八音盒,微微一動,終于打開了八音盒的一角。

      但是與此同時,楊間的額頭上的那到裂紋再次加劇。

      和之前的情況一模一樣。

      他的腦袋在這一次詭異的襲擊之下徹底被切割成了兩半。

      只是隱約之間,楊間耳旁聽到了一個空靈,悅耳的鈴聲響起。

      八音盒詛咒被釋放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