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574章突然的傷口

  • 神秘複蘇 - 第574章突然的傷口字體大小: A+
     
      下午的時候,楊間大部分時間都在市區里瞎轉悠,畢竟鬼畫行動已經開始了,他這個時候要是待在酒店里睡覺多少是有點說不過去的,所以為了配合行動他還是決定轉一轉。

      結果很明顯。

      走完好幾條小吃街,美食街,除了肚子有點撐之外一切都很正常。

      果然,中午被熊文文的家長趕了出去,結果沒有吃飽。

      “時間差不多了,下班吧。”楊間看了看時間,已經快六點了。

      他覺得下班回平安酒店,今天繼續。

      只要這最近兩天不出什么意外的話他就可以順利的返回大昌市了,雖然這次出差遭遇了不少的危險,經歷了好幾件靈異事件,但至少收獲還是有的,主要目的也完成了。

      來回前他就是為了解決自身身體惡化,還有厲鬼復蘇的問題。

      如今他駕馭了三只鬼達到了一種非常好的平衡狀態,又干掉了高志強,帶走了他身體里的鬼,那鬼可以讓自己的身體恢復到健康的狀態,比預想中的效果要好。

      除此之外,還有靈異之物的獲取,以及手中鬼燭數量的增加。

      相信以后不出意外的話,楊間可以存活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而在這段時間之內,他要去做一些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一邊想著,他一邊獨自一人向著酒店的方向走去。

      然而此刻。

      一場并為察覺的致命危機已經悄悄來臨了。

      平安大廈的一間辦公室內。

      方世明一動不動的看著辦公桌上的時鐘,他就像是一尊雕像一樣坐在那里,已經坐了好幾個小時了。

      耐心這東西,他一向不缺,哪怕是在這里坐上一天他都可以輕松辦到。

      畢竟他也不是普通人了。

      冬天的陽光退散的比其他季節要早。

      原本明亮的辦公室內現在已經是一片昏暗,在這期間他沒有起來開燈,也沒有公司的員工進來打攪他,周圍顯得格外的寂靜。

      不知道坐在昏暗的辦公室內多久了。

      直到桌上的時鐘走到五點五十五分的時候,方世明才動了起來。

      他緩緩的伸手從衣服里拿出了一個盒子。

      這個盒子不大,只是比普通的手機尺寸要大一些,顏色是醒目的金色,因為制造這個盒子的材質是黃金。

      只有黃金才能隔絕一切的靈異,這是靈異圈子里的一個常識。

      盒子是被焊死的,沒有留下一丁點的縫隙。

      方世明拿出一把小刀沿著盒子一圈劃了一道口子,這個密封許久的金色盒子才被打開了。

      一打開。

      昏暗的辦公室內立刻就變的有些陰冷起來,空氣之中彌漫著淡淡的腐臭味道,像是什么東西爛掉了一樣。

      盒子里面放著的是一把剪刀。

      剪刀的樣式很老舊,不是現代的風格,是民國時期的那種樣式,不知道這東西是不是埋在淤泥里很久了,上面黑色的污漬揮之不去,分不清是銹跡還是沾染了一些不該沾染的東西。

      最為詭異的是這剪刀的把手,上面竟然纏繞著一圈圈密密麻麻的黑色頭發,有些頭發的發根甚至還連接著頭皮。

      腐爛的惡臭似乎就是從這里散發出來的。

      鬼剪刀!

      方世明是這樣稱呼這東西的,簡單而又形容的恰到好處,因為這東西是他在某件靈異事件當中,從一只鬼的身上拿到的。

      “真不愿意動這東西。”

      他皺起了眉頭,似乎使用這把詭異的剪刀存在著某種的忌諱,讓他不敢隨便使用,只能封鎖在金色的盒子里,隨身攜帶。

      但是

      看著桌子上面那張楊間的照片。

      方世明知道,這個鬼眼楊間并不好殺,如果正面硬砰的話,自己也許能贏,但絕對也會被楊間拖到厲鬼復蘇的地步,最后一起死的可能性很大。

      可楊間不殺不行。

      不僅僅只是他存在威脅,還有他已經知道了鬼剪刀的存在,甚至以此為條件向姜尚白索要。

      這觸及了方世明的底線,所以他的態度非常的堅決,不存在任何動搖的可能,哪怕是一下午曹延華都在向自己施壓,自己也要在今天干掉這個楊間。

      “可惜拿不到那根棺材釘,不然兩件東西互相克制的話,會對我更加有利。”方世明目光微微一移。

      時間來到了五點五十九分。

      還差一分鐘就到了六點。

      方世明沒有去動那把剪刀,而是拿起了一根水筆在楊間的那張全身照上寫下了兩個字:楊間。

      真實的姓名,完整的全身照,這是觸發鬼剪刀殺人規律的方法。

      至少方世明是這樣摸索出來的。

      所以這東西落在人手中的威脅,遠遠比落在鬼手中的威脅要大的多。

      要不然,方世明當初也不可能從鬼身上取得這件靈異之物。

      “時間到了,該送你上路了。楊間。”方世明看到時間來到了六點。

      沒有任何的猶豫,他脫下了手中的手套,露出了一雙可怕的雙手,這雙手仿佛是干尸身上的,暗褐色的皮膚緊貼著骨頭,血肉全部都已經消失了,看的格外的滲人。

      可即便雙手已經變成了這個樣子,卻依然不影響使用,還能活動起來。

      方世明伸手抓起了鬼剪刀。

      立刻。

      周圍的昏暗一下子加深了,整個辦公室內都被籠罩在了黑暗之中。

      嘀嗒,嘀嗒!

      一聲聲滴水的聲音在周圍回蕩,空氣之中那種腐爛的惡臭越發濃郁了,同時還伴隨著濃郁的血腥味。

      最為詭異的是,在這片加深的黑暗之中,好幾個黑影晃動,并且逐漸的成形,變成了一具具尸體的輪廓這個尸體的輪廓殘缺不全,有些缺少胳膊,有些缺少腦袋,有些缺少雙腿。

      可盡管如此,這些詭異的殘缺黑影卻在不斷的向著方世明靠攏。

      方世明一只手拿著鬼剪刀,另外一只手拿起了楊間的照片。

      只是這個時候當他拿起照片的時候,照片的背面卻已經沾滿了粘稠的鮮血,他目光微微一動,如此近的距離他看見一顆慘白的人頭不知道什么時候擺在了辦公桌上,脖子下面鮮血流出,逐漸的覆蓋整張桌面。

      不僅如此,當他雙腳微微移動的時候,卻好像踩到了什么東西。

      陰冷,柔軟,像是踩中了一具尸體。

      “鬼剪刀的詛咒加深了。”

      面對辦公室內的詭異一切,方世明神色很冷靜,甚至絲毫不為所動,他依然有條不紊的做這自己的事情。

      這種程度的詛咒還干不掉他。

      剪刀落在了寫著楊間名字的照片上,原本色彩鮮麗的照片此刻一下子變的陳舊起來,一層黑色的陰影籠罩在了上面,那鮮艷的色彩似乎也在迅速的褪去。

      照片被一點點的剪開,一種詭異的詛咒開始蔓延開來。

      此時此刻。

      走在市區的街道上,走在路上的楊間正在和曹延華通話。

      “楊間,我這邊已經向朋友圈的人施壓了,他們拒絕了你的請求,不同意拿出那件東西,但是其他的條件你可以隨便提,黃金,產業,公司如果是錢的話,你也可以大膽的報一個數,他們那邊都會盡量滿足的。”

      “敷衍,這是純粹的敷衍,我知道朋友圈的人都很有錢,一群頂尖的財團,資本家在背后不留余力的注資,資金對他們而言根本就不重要。”楊間開口道:“我說了六點之前需要一個答復,但是這個答復顯然讓人不是很滿意。”

      “楊間先冷靜一下,這至少是一個好的開始,談判哪有一下子就達成要求的。”曹延華繼續勸道:“如果你相信我的話我可以繼續替你交涉,施壓,但是前提是你別來亂來,這個節骨眼上總部不希望你和朋友圈的人打起來。”

      “我們沒有余力在一邊處理鬼畫,一邊處理你們的事情。”

      “這不是我的錯,是他們的錯,責任不應該我來背。”楊間道:“而且你那一套對朋友圈的人并不管用,如果有效果的話也不會到現在才給你答復,這是在拖延,我有預感,朋友圈的人不會對我停手的,他們在計劃向我報復。”

      “你這是妄想,他們絕對不敢動手,我可以向你保證。”曹延華義正言辭道。

      朋友圈是勢力大不錯,可是越是大勢力就越有所顧忌,反而是楊間這類單打獨斗的人物才是最危險的,做起事來根本就不計后果。

      “是么?可惜我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和你賭。”楊見道。

      曹延華猶豫了一下,咬牙道;“你今晚先回酒店休息,千萬不要又去打架,給我一點時間,我會讓他們在明天早上之前答應你的要求。”

      “你保證不了,不過”楊間話還未說完,他的腳步突然停住了。

      不知道為什么,這個時候突然有種強烈的危機感。

      仿佛有鬼就在自己的身邊。

      楊間警惕的看著四周,觀察著周圍任何一個經過的行人,他渾身緊繃到了極點,甚至鬼眼都已經偷偷的睜開了。

      然而,沒有任何的發現。

      “錯覺么?還是我太敏感了?”他深深的皺起眉頭。

      不過處于謹慎,他還是覺得應該先離開這片區域,萬一被稀里糊涂的卷進了鬼畫事件當中去了那可就倒霉了。

      可是當他剛剛準備邁步的時候。

      突然,一道裂口詭異的出現在了他的脖子上。

      這道裂口很大,也很深,幾乎撕開了他整個脊椎骨,剎那之間之間鮮血噴涌而出,濺射到了周圍好幾個行人身上,腦袋更是失去了支撐,直接無力的垂了下來。

      “咯,咯咯”

      鮮血倒灌,堵住了楊間的喉嚨,他身體一個踉蹌跌在了地上,大腦瞬間感覺一陣暈眩。

      這一切來的太快了,沒有任何的征兆,像是無意之間觸發了某只鬼的殺人規律一樣,以一種無法理解的方式襲擊了楊間。

      但是此刻,楊間來不及去思考這些了,僅僅只是脖子裂開一半的話他還能保留意識,還能做出反應。

      瞬間。

      身體上皮膚不斷的裂開,詭異的眼睛睜開了,周圍的整條街道立刻籠罩在了一層紅光之中。

      而且紅光的濃郁程度還在瞬間加劇了。

      四層鬼域,楊間在這一瞬間,開啟了四層鬼域,把整條接到都給拉進了自己的鬼域之中。

      他現在已經來不及去賽選人和事物了,也管不了影不影響現實。

      鬼域開啟的瞬間,他趴著的地方身后的黑色影子動了起來。

      這黑色的影子伸出了一只手掌捂住了楊間那裂開的脖子,似乎要將傷口給填補完成。

      鬼影擁有拼湊尸體的能力,連鬼的身體都能拼湊在一起更別說人的身體了。

      冰冷的氣息仿佛侵入了大腦,讓楊間精神一振,剛才暈眩和缺氧的感覺立馬就得到了好轉,如果僅僅是這種程度的傷口話,他是死不掉的。

      馭鬼者的生存能力在他身上得到了充分體現。

      可是,那股毛骨悚然的危機感卻還沒有散去。

      但楊間緊急的應變手段還沒有應下來,他趁著這幾秒鐘清醒的時間立刻從摸出了一根紅色的鬼燭。

      已經管不了是什么情況了,只要點燃鬼燭,至少在這根鬼燭沒有燒完之前他都是安全的,哪怕是s級的厲鬼他也能存活一段時間。

      可是他才剛剛拿出了鬼燭,甚至來不及點燃。

      咔嚓!

      那到詭異的裂口再次出現,楊間的整個脖子徹底斷裂,

      無頭鬼影的拼接也沒有起到作用,他脖子離開了身體,腦袋往前滾了一點距離。

      “這怎么可能”楊間看著自己那沒有腦袋的身體正在往外涌出鮮血,他眸子微微一縮,產生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四層鬼域,再加上鬼影,都擋不住這種詭異的襲擊?

      此刻。

      平安大廈的辦公司內。

      方世明看著手中這張已經被他用剪刀剪開的照片,照片的裂口正好對應了楊間的脖子,但是原本已經褪色了的照片卻已經變成了一片紅色,仿佛被顏料浸染了一樣,這種顏色讓照片上的楊間變的很不真實,正在逐漸的模糊下去,仿佛就要從照片之中消失了。

      “還沒有死么?既然如此的話那就再來一次吧。”

      他再次動了剪刀。

      按照方世明的經驗,剪掉脖子是最有效的殺人方式,因為沒有人可以掉了腦袋還能活下來,百分之九十九的馭鬼者都不行。

      除此之外,照片上脖子所占的地方最少,所以剪開脖子消耗的也最少,不容易加深鬼剪刀的詛咒。

      “這一次,剪開腦袋。”

      方世明沉吟了一下,既然已經決定用第二剪了,那就要徹底一點,斷絕楊間所有的可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