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573章見家長

  • 神秘複蘇 - 第573章見家長字體大小: A+
     
      ,!

      楊間在熊文文生拉硬拽之下只能去見一見他的家長了。

      他閑暇的時候看過熊文文的檔案資料,上面有說熊文文之所以能成為馭鬼者是因為一次意外車禍的緣故,當時他的父母帶著他出去旅游,結果中途遇到了靈異事件,至于怎么遇到的,其中發生什么檔案上并沒詳細說明。

      因為卷入事件當中的熊文文的父親死亡了,而身為知情人的母親卻對那次的事故閉嘴不談,似乎不愿意回想那次可怕的事件。

      至于熊文文,在那之后似乎被什么詭異的東西附身了,亦或者鬼侵入了他的身體。

      他擁有了預知未來的能力。

      熊文文的預知是有極限的,時間大概只有十分鐘,超過這個時間就有厲鬼復蘇的風險,并且預知的未來并不是固定的,而是會根據周圍的變化,自己的行為不停的改變。

      就比如上次他在凱撒酒店中的一樣,預知了自己會被鬼殺死,但是自己不會真的死,在未來被殺死之前自己可以做出相應的行動改變這個結果。

      可即便只有十分鐘,這種詭異的能力都極其珍貴。

      除非是大范圍靈異事件,危險程度至少達到了A級,總部才會調用熊文文支援。

      畢竟馭鬼者有很多,但是熊文文就只有一個。

      唯一可惜的是,這種可以預知未來的能力出現在了一個熊孩子身上,換做是之前總部的任何一個馭鬼者擁有這種能力,都將變的非常可怕。

      如果楊間擁有這種鬼的能力,再能克服厲鬼復蘇的風險。

      那么他將成為無解級別的馭鬼者,可以和真正的鬼硬碰硬了。

      因為在楊間來看這種預知未來幾乎就等于S級厲鬼的重啟,甚至比重啟還要厲害,畢竟重啟還有重啟失敗的風險,而預知卻沒有,主動權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到了,這就是我家。”

      熊文文和楊間坐車來到了平安酒店附近不遠的一個高檔住宅小區,小區的保安似乎認出了楊間竟然沒有阻攔他這個陌生人。

      進去小區之后沒一會兒工夫,就來到了其中一棟高樓的第十層。

      熊文文的家是1001戶。

      他從口袋里翻出鑰匙,一打開門就喊道;“媽,我回來了,還有我把楊間也給拉來了,我以后就和他組隊了。”

      話還未說完,屋子里的人似乎已經聽到了開門的聲音,便走出來看了看。

      楊間剛要進屋就看見了客廳里站著一個圍著圍裙的女人。

      這個女人約莫三十左右,盡管穿著略顯寬松的居家服但是依然遮掩不住那完美的身材,纖細的長腿,那不合常理的上圍,一張白凈的瓜子臉絲毫看不出歲月的痕跡,反而散發著一位成熟女子特有的風韻。

      唯一不足的是這個女子眉宇之間帶著幾分傷感和憂愁,給她整個人增添了幾分柔弱。

      盡管如此,可以想象這個女子在十年前,絕對是一位校花級別的大美女。

      只可惜這樣的美女早早的就嫁人生子了,還生了熊文文這個熊孩子,真不知道他老爸當初用了什么卑鄙的方法才追到了他母親。

      不過熊文文雖然整天一副囂張無比的樣子,但是有一句話他說的很對,他媽的確是很漂亮,見面之后楊間在心中也是得承認的,難怪每次和楊間提起的時候都有一種炫耀的意思。

      “阿姨,你好,我是楊間,今天突然登門造訪,打擾了。”楊間出于禮貌性的打了個招呼。

      阿姨?

      聽到這個詞,身為女性的本能讓熊文文的母親陳淑美耳朵一扎,雖然她已經三十了但不管是走到外面還是小區其他住處見了面都是一句美女開頭,哪怕以前和老公逛街的時候只要稍微分開一會兒就有好幾個搭訕的男人。

      這才過去多久?

      好不容易來個比較重要的客人見面就是一句阿姨,這讓她有點難適應。

      “你就是楊間?楊隊長?您好,我是熊文文的母親,陳淑美,今天第一次見面,很高興能認識你。”

      陳淑美禮貌性的走了過去:“先進來坐吧,我剛剛煮好飯,楊隊長中午應該還沒有吃飯吧,正好吃個便飯。”

      “那我就不客氣了。”楊間點了點頭,沒有拒絕。

      陳淑美又略微打量了一下這個準備走進自己家的陌生男人。

      之前她聽說熊文文要帶自己的隊長過來,她以為是至少三四十歲,成熟穩重的中年男子,可是看這個楊間的樣子頂多也就二十出頭吧,而且皮膚很白,白的似乎有點不太健康,略微有點小帥,雖然算不上奶油小生,但是小白臉這三個字是跑不掉了。

      只是那一雙眼睛很銳利,沒有年輕人的那種游離不定的虛浮感,給人一種說不出來的危險感,讓人覺得這個人很不好相處。

      “楊隊你先坐吧,我把飯菜端出來。”陳淑美沒有過多的打量,她只是想要確認一下這個叫楊間的人到底靠不靠譜。

      自己的兒子熊文文絕對不能跟著一個無法讓人放心的隊長。

      不過她剛一轉身,熊文文那熊孩子的性格就暴露了出來,他十分得意道:“怎么樣?我沒有吹牛吧,我媽是不是很漂亮?我現在已經把我媽介紹給你認識了你答應的事情不能反悔,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得關照我,要不然我天天在我媽身邊說你的壞話。”

      “......”楊間這才明白,這個熊孩子原來是打這個主意。

      而剛剛端著飯菜出來的陳淑美聽到熊文文這話頓時身體一晃,差點把飯菜都給灑了。

      文文帶這個楊間登門拜訪居然是這個原因?

      這孩子是不是很久沒有挨打了,連自己都敢騙。

      不過......

      陳淑美并沒有生小孩子的氣,她只是有點好奇了,因為自從文文父親去世之后他對任何進入家里的男人都十分的戒備,生怕自己給他找了一個后爸,甚至為此嚇走了很多親戚朋友,這也導致家里很少來客人。

      為什么這次他會主動帶這個楊間來家里呢?

      是小孩子在外面被騙了?

      這可能性不大,文文的戒備心很重,再加上他那特殊的預感,沒有人可以過他那一關。

      上次也有個公司的年輕老總親自上門和自己談熊文文的事情,想要招他進公司,結果還不是被他趕走了。

      “楊隊長,飯給你盛好了,先吃飯吧,都是一些家常便飯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陳淑美說道:“文文,你也吃飯,不要又玩手機,現在天氣冷,飯菜涼的快。”

      “陳阿姨,叫我楊間就行了,我現在還算不上是隊長。”楊間坐下說道。

      陳淑美看著他道:“我對總部那邊的事情了解不多,你不要見怪,不過看你的樣子似乎很年輕,不知道你今年多少歲了?”

      “正好二十歲,去年高三畢業。”楊間說道。

      正在吃飯的陳淑美聽到這話差點被飯嗆到了,很是詫異的看著眼前的楊間。

      什么?

      還是個剛剛高三畢業的學生?

      “你才高三畢業?”陳淑美用驚訝的語氣問道。

      “是的,如果不是因為那些事情這個時候應該在讀大一吧。”楊間說道。

      陳淑美尷尬的笑了笑:“那你還真是很了不起,這么年輕就做了隊長。”

      “陳阿姨,這可算不上是稱贊,我們這類人都很短命,也許這個月還活著,下個月墳頭草都長出來了。”

      楊間咽下一口飯看了一眼熊文文;“他也一樣,盡管總部對他的保護做的很好,可是現實就是現實,不會因此改變。”

      “陳阿姨既然了解這方面的事情應該心里明白。”

      陳淑美那尷尬的笑容消失了,她眼中只有憂愁和傷感,雖然楊間的話有些扎耳,可卻都是實話。

      熊文文那種詭異的能力是有代價的,之前那個叫趙建國的趙隊長就說過這方面的事情。

      “所以我才希望熊文文能夠找一位能力出眾的隊長,以后可以保護他,讓他好好的活下去,不知道楊隊長能不能給我這個保證?”陳淑美說道。

      楊間道:“我能理解一位做母親的心情,可現實是沒有一位隊長敢說一定能把他保護好,至于活下去的問題那就更難了,就連我都不能保證自己可以活下去,熊文文也一樣。”

      “而且......即便有活下去的方法,也是非常危險的,所以我不能給你這個保證。”

      陳淑美聽到這話臉色當即就冷了一下,她放下了碗筷道;“既然你保障不了文文的安全,那我可不放心把文文交給你?”

      楊間回道:“你沒有把他交給我,他只是做出了一個選擇而已,選擇和我組隊,當然,他也是可以拒絕的,我來這里不過是說明一下情況而已,不過我相信熊文文跟著我會活的最長,如果跟著別的隊長只會死的更快。”

      “可惜無法比較,要不然你會明白的,陳阿姨你也別怪我的話難聽,因為我說的都是真話,如果是別的隊長上門估計什么都敢承諾,什么都敢答應,到時候陳阿姨你肯定會高高興興的把熊文文送走,只是結果依然改變不了,要死的時候依然會死。”

      “行了,楊隊長如果沒什么事情的話吃完飯就可以走了,我不會讓熊文文跟著你的。”陳淑美越聽越不高興,甚至有些生氣了。

      畢竟當著一個母親的面說她的孩子會死,死的很快之類的話沒有人會高興。

      “既然陳阿姨不太高興,那我就不打擾了。”楊間剛剛吃完了飯,然后站起來就準備離開。

      走了沒幾步他停頓了一下道;“對了,陳阿姨,熊文文說你長得很漂亮一點都沒有錯,燒的飯菜也好吃,雖然我和你沒有聊幾句,但是我知道你一定是一個好女人,但卻不是一個合格的母親,有時候你應該多聽聽小孩子的意見,過分的寵愛是一種坑害。”

      說完,他便出了門。

      “楊間,等一下......”熊文文喊道。

      “干什么?坐下吃飯。”陳淑美冷著臉道。

      熊文文嚇的脖子縮了縮,又乖乖的坐回了椅子上。

      “你不能和他在一起組隊,他不會照顧你的,跟著他肯定很危險。”陳淑美道。

      “可是楊間也沒說錯啊。”熊文文有些不服氣的道。

      陳淑美說道:“小孩子懂什么,這不是錯不錯的問題,而是關系到你的安全,不能馬虎,總之你聽我的就對了,你什么都不要管,也什么都不要說,我會幫你拒絕那些人的,免得到時候你亂說話得罪別人。”

      熊文文看見自己的媽媽生氣了頓時不敢說話了,趕緊埋頭吃飯。

      見此,陳淑美的臉色稍微緩和了一些,不過想到剛才自己把那個楊間趕走了又有一些慚愧。

      別人怎么說也是客人,自己是不是太過激了一點?

      離開這里的楊間此刻不禁微微搖了搖頭。

      看來和熊文文組隊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情,過不了他媽那一關啊,畢竟熊文文只是一個小孩,做不了主。

      “可惜了。”楊間心中暗道。

      他可惜不是因為自己失去了一位隊友,而是熊文文一個小孩子卻要去被一群所為的“大人”利用。

      撇開自己不算,總部的那幾個人又有哪個適合做熊文文的隊長?

      姜尚白?曹洋?

      柳三?還是李軍?

      李軍或許是其中最好的選擇,可是他太忠于職守了,這就導致他的任務會增多,危險程度也會相應的提高。

      而楊間不一樣,他已經辭掉了隊長之位,所以只需要負責一個大昌市就行了。

      一個大昌市再加上周邊,能有幾件靈異事件?

      就算有,也不一定每次都能用的上熊文文。

      也就是說,和楊間組隊的話會將接觸靈異事件的頻率降到最低。

      除此之外,真遇到了危險,他五層鬼域完全可以在關鍵時候保護熊文文,將其送出危險地方。

      不過楊間沒有說這些,因為說了也沒用。

      陳淑美并不了解這些,并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選擇,什么是糟糕的選擇,她只是通過別人的話,還有自己的判斷來做出相應的決定,所以楊間認為的最好,不是她認為的最好。

      心里已經產生了偏見也就沒有繼續聊下去的必要了。

      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

      楊間不知道的是,平安大廈的頂層,朋友圈的會議上,作為總裁的方世明已經下定了決心要干掉他。

      這次沒有任何的信息透露出來,所以他完全是被蒙在鼓里的。

      “方總,曹延華的電話,他又向我們施壓了。”下午的時候,姜尚白就已經接到了總部打來的電話,而且還是曹延華親自打的。

      方世明揮手道:“你自己敷衍敷衍吧,順便看著他們,不要讓他們離開,我去做一點準備,如果沒有特別的事情不要來打攪我。”

      看了看時間,他這才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之后然后走出了會議室。

      他去了下面一層的檔案室。

      朋友圈收集了國內能收集到的所有馭鬼者資料,除了電腦存儲之外還有專門的檔案室負責存放,像這樣的一塊地方沒有相當雄厚的財力以及情報系統是辦不成的。

      方世明通過身份驗證之后走進了檔案室,等他出來的時候他手中卻多了一份檔案資料。

      檔案袋上清晰的寫著兩行字:代號鬼眼,姓名:楊間,

      來到附近的一個辦公室坐下,方世明翻開了楊間的檔案,他對楊間的個人資料并不感興趣,因為死人是不需要被記住的。

      從檔案中拿出了一張楊間的照片。

      這是一張楊間的全身照,也不知道他是從哪里收集到的。

      照片擺在桌子上,方世明并沒有去多看,只是開始留意時間。

      他要等時間來到六點。

      至于為什么。

      那是因為總部那邊需要他在六點之前給與答復。

      到時候楊間的死,就是最好的答復。

      僅此而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