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570章畫中背景

  • 神秘複蘇 - 第570章畫中背景字體大小: A+
     

      隊長計劃并不是這次會議的重點,這次重點而是鬼畫事件。
      由鬼差事件延伸出來的另外一件S級靈異事件,并且這起鬼畫事件在國外是有過爆發的先例的,曾團滅過國外一支頂尖的馭鬼者團隊,造成了難以想象的死亡人數,到現在國外的某地方都還有恐畫癥。
      曹延華神色凝重,他示意了一下工作人員。
      立刻幻燈片變成了一份資料圖,上面寫著有關鬼畫事件的所有情報資料。
      “關于這次鬼畫事件的發生,主要來源是鬼差事件的任務計劃,由王教授提議,將鬼畫引來城郊,以此來壓制鬼差的鬼域,從而將鬼差事件徹底解決。”曹延華指了指圖片道:“計劃很成功。”
      “鬼差的那片鬼域被鬼畫完全覆蓋了,鬼差消失不見......”
      “但是計劃收尾的時候出現了一些失誤,由陳義,鐘山,郭凡三個人實行的引鬼計劃沒有完全將鬼畫中走出的五只鬼引到指定的地方,在中途更換鬼燭的時候其中兩只鬼消失不見了。”
      說完,又指了指另外一張照片。
      照片上是一條昏暗的公路,在公路的中間五個詭異的身影站在那里,似乎正在往這邊走來。
      這五個人的身影很熟悉,有點像是李軍,蘇凡,柳三,阿紅,徐一平五個人。
      不,不是想,就是他們的形象。
      “這么說來,這幅畫可以更換鬼的形象?變成我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曹洋眉頭一挑,直指問題的中心。
      “看樣子錯不了。”有人表示贊同。
      “只是更換形象的話,應該很好發現吧,畢竟鬼和人是不一樣的,那種詭異的感覺怎么樣都隱藏不了。”姜尚白皺起眉頭道。
      “也許沒有我們看的這么簡單,真正接觸之后才能知道為什么鬼要更換形象出來,為什么可以走出五只鬼,鬼畫應該只是一幅而已,源頭鬼也只有一只才對。”也有人心中疑惑了起來。
      曹延華繼續道:“消失的兩只鬼分別是蘇凡和柳三的樣子,這是不是關鍵的信息我也不知道,你們只要記住就行了,另外在這兩只鬼消失之后沒幾天,鬼畫事件出現在了市區。”
      “這是我們目前收集到的幾幅鬼畫照片,你們可以看看。”
      說完,幻燈片一閃,熒幕上出現了足足四幅鬼畫的照片。
      每一幅鬼畫都基本上大同小異,老舊的雕花畫框,上面刷有斑駁的紅色油漆,那模糊的油畫上畫著的是一個女子,模糊不清的五官,穿著紅色的歐式風格的衣服,白色的雙手和周圍的畫風顯得格格不入。
      “背景不一樣。”楊間見到這四幅鬼畫時神色微微一動。
      雖然每一幅鬼畫的樣子都差不多,都有一個女人的形象出現在上面,可是在那個女子的后面,作為油畫的背景卻是完全不一樣的。
      一幅油畫的背景是一片隱藏在昏暗之中的高層建筑,一個個模糊不清的窗戶口,隱約可以透漏出一些難以辨認的人影,從建筑的輪廓和外觀來看,像是一個大都市里面的高檔公寓小區。
      第二幅油畫的背景也是一片昏暗陰沉的畫風,但是畫中的事物卻變了,是一處樹木成蔭的公園,隱約還有幾個行人在公園的小路上站著。
      第三幅油畫的背景風格同樣陰暗詭異,但畫的卻不是小區,也不是公園,而是一個學校,學校里面有一棟宿舍樓占據了大部分的位置,其他的建筑地方則是成為了一個黑暗之中的輪廓,看的不清楚。
      第三幅油畫是一條車水馬龍的市內公路,附近很多車輛堵在一起,周圍還有許多高層建筑。
      “我想你們應該已經發現了,這四幅油畫的背景都不一樣,根據我比對,這后面的背景建筑應該是尚峰小區,森林公園,大京大學,以及......天橋大道。”
      曹延華道:“而且這四個地方都是出事的地方,都有鬼畫殺人的情況發生。”
      “不同畫中背景,同樣的鬼,不斷出現的畫。這些全部就像是一個謎,尤其是最后一點,鬼畫到底是怎么憑空出現的?這是當下最應該要弄清楚的問題。”
      “沒那么好弄清楚,弄的清楚的話國外也就不是損失那么嚴重了,這個問題估計別人早就討論過無數次了。”姜尚白微微搖著頭說道。
      “姜尚白這話我認同,靠著一些零碎的線索就想在這里分析出鬼畫的情況,我認為可能性幾乎沒有。”陳義也點了點頭道,他轉而又道:“楊間,我聽說你昨天晚上處理過鬼畫事件,而且你處理的鬼畫事件和我們處理的不一樣,那個時候鬼畫形成了鬼域,并且覆蓋了兩個樓層。”
      “你和鬼畫中的鬼接觸過?不如說說你的看法。”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看向了楊間。
      畢竟接下來很有可能面對鬼畫事件了,他們不想錯過任何一點線索,這個時候讓楊間說出來是最合適的。
      過了這個時候,楊間估計不太愿意分享信息。
      曹延華神色一動,也看向了楊間:“楊間,你有接觸過的經驗,可以分享一下。”
      楊間卻是很平靜:“沒什么好說的,和其他的靈異事件差不多,鬼域影響了周圍,鬼在鬼域之中游蕩......唯一值得注意的是,在鬼域里,鬼畫和鬼是分開的,想要關押必須先找到隱藏的鬼畫,否則鬼無法解決,因為就算是你先解決了鬼,新的鬼也會再次從鬼畫之中走出來。”
      “所以畫才是源頭。”
      “重啟?”一旁的馮全詫異道。
      “不是重啟,和重啟不一樣,一幅鬼畫代表一只鬼,畫不會變,但是會讓里面的鬼不斷的出現,類似于......復活。”楊間想了想說道。
      重啟比這可怕多了,重啟是鬼自身重啟,意味著你又要重新對付一次,但是鬼畫不需要,你可以完全避開里面的鬼,找到鬼畫,然后再想辦法關押,難度還是比較低的。
      “楊間,那你是怎么關押的?”李軍問道。
      楊間也沒有隱瞞:“先解決游蕩在鬼域當中的鬼,趁著鬼還沒有從鬼畫中走出來動手關押鬼畫,這是我的方法。”
      “也就是說,想要關押鬼畫至少就需要兩個人合作才行?一個人去處理鬼,一個人找到鬼畫并且守在那里等待時機?”李樂平緩緩道。
      “理論上是這樣沒有錯,但是這僅僅只是一副普通的鬼畫而已,源頭呢?”
      楊間說道:“源頭絕對沒有想象中的這么簡單,不過話說回來,你是誰?我怎么完全不認識你。”
      “我叫李樂平,你記住我的名字就行了,至于我,你們是記不住的。”李樂平道。
      李樂平?
      楊間轉過頭去,他腦海里的確就只記得這個名字,并且上次會議的時候他好像和這個人接觸過,但是關于這個人的記憶......完全不存在。
      無法被人記住的人?
      的確很詭異。
      楊間又看了他一眼,但一轉眼卻又再次忘記了,而且這還不是第一次了。
      估計下次再見到他自己依然認不出來,除非他主動的說出自己的名字。
      “那這次開會主要是目的是大家一起商量怎么解決鬼畫了?”有人問道。
      曹延華道:“沒有錯,三天,我給大家三天的時間,不管用什么方法,哪怕是把整座城市都翻過來,一定要找到鬼畫,并且確認源頭,如果誰能做到的話,總部可以滿足他一個不算過分的要求。”
      “如果誰可以直接解決鬼畫事件,那么我可以破格將其提升成為這次隊長計劃的人選。”
      三天?
      楊間聽到這個期限神色不由一動。
      他之前向曹延華表明,自己只會繼續停留在這座城市五天,如今已經過去了兩天時間,再過三天他就會返回大昌市,到時候這里的一切都和自己沒有關系了。
      可是這個節骨眼上弄出這事情。
      看來自己這三天時間過的并不會太輕松啊。
      不過曹延華的期限也并不是為了楊間刻意定下來的,而是他經過思考,評估之后做出的決定。
      因為鬼畫事件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內解決的話,肯定會帶來巨大的影響。
      再加上很多人也都無法長時間呆在這里,早晚是要返回各自城市去的,所以三天時間已經差不多是大部分人的極限了,時間再長的話對其他城市也會帶來不便。
      “解決鬼畫事件直接成為隊長?”不少人目光閃爍,似乎動了一點心思。
      他們在剛才討論的時候已經了解了隊長的權力。
      的確很誘人。
      管轄一大片地區,幾十個大大小小的城市,可以自己組建馭鬼者團隊,同時總部也無條件支援一些關鍵性的物資,還有優先保證隊長的存活......
      只要稍微有點野心的人不可能不動心。
      但是想到這起事件的難度和復雜度,卻是暗自搖頭。
      為了解決鬼畫要召集這么多頂尖的馭鬼者,雖然有著謹慎的想法,但是那玩意的詭異程度和危險程度也是不言而喻的。
      一個不小心估計分分鐘就要團滅。
      “如果大家沒有什么疑問的話,那么下面由王教授開始負責講解鬼畫事件的相關資料。”曹延華說道。
      這個時候那一臉頹廢又有幾分憔悴的王小明才微微抬起頭來,之前的他仿佛一直都在睡覺。
      “鬼畫事件的檔案一直在國外的手中,他們的資料應該有所保留,所以我們只能根據目前得到的信息進行整理,以及猜測......下面是我的個人一些看法以及分析出來的情況,你們可以聽一聽......”
      王小明站了起來,指了指熒幕上那四張鬼畫的照片:“首先,我推斷如果要真正的找到鬼畫的源頭話,大概率是要再次進入任意一副鬼畫當中去才有可能。”
      他話很簡潔,直接就說出了重點。
      “什么?進鬼畫里面去找鬼畫?”有人當即就驚了。
      這危險程度太高了。
      當著鬼的面去找東西,這一旦頂不住絕對是會被殺死在鬼畫里面的。
      “只是我的個人推斷而已,你們可以留意看著四幅鬼畫的背景,尚峰小區,森林公園,大京大學,天橋大道。這四個地點你們發現沒有,全部都是不重復的,雖然第五幅,第六幅鬼畫沒有出現,但如果出現了的話應該可以證明我的推斷是沒有錯的。”
      王小明繼續道:“鬼畫的背景應該是具備一定的連通性,也就是說,你能進入其中一幅鬼畫,大概率是可以去到另外一幅鬼畫里面。”
      “進入鬼畫的可行性已經得到了證明,因為幾位遇害人的尸體就是在鬼畫里面發現的,仔細看這個角落。”他又指了指第一幅鬼畫的一個不起眼的昏暗角落。
      那個地方的圖片被放大了,一個穿著現代女性衣服的人躺在那里,雖然尸體被背景的黑暗籠罩但是依然可以看清楚一個模糊的輪廓。
      “王教授,你這只是猜測而已。”
      姜尚白沉聲道:“不能因為一個猜測就冒險進入鬼畫去尋找源頭,弄不好會死很多人的。”
      “沒有線索的情況之下只能依靠現有的條件進行猜測,這是唯一的方法。”王小明認真道:“除此之外沒有更好的方法了,而且我認為我的推斷是正確的。”
      “假設鬼畫真是連通在一起的,那么進入鬼畫之后萬一找不到源頭,豈不是要死在里面?”有人問道。
      王小明道:“這是一個很愚蠢的問題,鬼畫既是入口,也是出口,我手中有四幅鬼畫,就意味著有四個出口,前提是你們不要在里面迷失了,畢竟那是鬼畫的世界,會發生什么時期,遇到什么東西我也不清楚。”
      “甚至進入鬼畫之中是一個陷阱也說不定,我只是將這個可能性說出來,如果要確認的話需要有人冒一冒險。”
      冒一冒險?
      開什么玩笑,這是拿命去做嘗試好吧。
      “而且你們最好動作快一點,鬼畫的背景就像是拼圖,似乎正在把一片片區域拼湊在一起,如果所有的區域都連通了的話,那么所有的出口或許也就不存在了,鬼畫很有可能將徹底復蘇,而那個時候鬼畫的鬼域大概率是覆蓋一座城市,并且范圍......還能持續增加。”
      “至于鬼畫出現的原因,我暫時是還不清楚,因為沒有任何的信息可以提供,感覺就像是憑空出現一樣,所以線索需要你們去尋找。”
      “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可能......”
      楊間聽王小明如此解說,心不由漸漸的沉了下來。
      他的推測很大膽,也很合理,這一點是他之前完全想象不到的。
      鬼畫是連通的?
      通過進入鬼畫之中尋找源頭?
      “如果王小明的推斷是真的,那么之前我處理鬼畫的時候那覆蓋兩層樓的鬼域之中應該就有一個可以通往鬼畫更深處的入口才對,但是我并沒有找到......還是說他對于鬼畫的猜想是錯誤?”
      楊間思索之余也聽見了王小明的另外一個可能猜想。
      鬼畫只是單純的鬼而已,隱藏在城市的某個地方,通過找到它就可以解決這起事件。
      但是王小明對這個猜想很不滿意。
      因為太過簡單了。
      如果有這么簡單的話,國外應該早就解決了才對,所以他傾向于第一種,但是王小明也沒有否認這個猜想。
      萬一就這么簡單呢?
      除此之外,他還有第三個猜想,第四個猜想.....只是可能性更小,他沒有說出來,免得擾亂所有人的思維。
      想要進一步證實的話,需要所有人行動后帶來的線索和情報。
      “真是一件麻煩事情啊。”楊間越聽越頭疼。
      從鬼畫當中走出來的兩只鬼。疑是可以改變模樣,最后的形象是蘇凡和柳三。
      鬼畫背景疑是連同在一起,像是拼圖,正在侵蝕這座城市,一旦拼圖完成,鬼畫可能有徹底復蘇的風險。
      會從鬼畫之中不斷走出的鬼,類似于重啟,想要處理需要兩個人合作。
      消失在鬼畫之中的鬼差。
      團滅過一支國外頂尖馭鬼者的團隊,那些人身上的鬼在哪?
      復雜。
      相當的復雜。
      所有的線索根本就是雜亂無章,推測的推測,猜想的猜想,完全連接不到一起來。
      比當初大昌市餓死鬼事件復雜多了。
      當初只需要尋找餓死鬼的殺人規律,并且找到源頭就行了。
      但是這鬼畫呢?
      各種憑空出現的畫,各種無法理解的詭異,既不知道其殺人規律,出現規律,也不知道其源頭,所有的一切就是一個謎。
      “鬼畫還能壓制我的鬼眼,面對鬼畫我處于天然弱勢,這次的事件最好是不參與,不然真遇到了危險我很有可能栽在這里。”楊間判斷了一下。
      他認為自己沒有必要攪合進去,頂多打打醬油混幾天日子就溜了。
      這么多人在這里,自己犯不上逞能。
      而且.....
      楊間看了那從進入會議室到現在都坐在旁邊椅子上一動不動的秦老。
      有這個老人在局勢估計也壞不到哪里去吧。
      心中打定主意之后,楊間決定還是將最近的注意力放在姜尚白還有他身后的朋友圈身上。
      今天和他的沖突是一個苗頭,也是一個信號。
      接下來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會是朋友圈的一波反撲報復。
      只要頂得住,那朋友圈就算不徹底完蛋,以后也會一蹶不振,最起碼將來再面對自己的時候不敢說出干掉自己的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