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560章完整的限制

  • 神秘複蘇 - 第560章完整的限制字體大小: A+
     

      昏暗,寂靜的走廊上,那從鬼畫當中走出來的鬼就這樣硬生生的站在寢室的門口,一動不動,如同一具停止活動的尸體一樣,似乎剛才那位符合條件的人殺死之后正在等待下一位受害者,目前還沒有新的目標。
      現場的氣氛格外的凝重。
      無論是王泉幾人,還是楊間都沒有再出聲了。
      都是在等待。
      王泉在等楊間的行動,而楊間在等鬼的動靜。
      楊間在不確定哪方才是源頭的情況之下,最好的方法就是看鬼接下來會不會繼續殺人。
      如果繼續殺人的話,那么大概率這次事件的源頭不是他現在抓著的這幅鬼畫,而是鬼畫當中的鬼。鬼畫或許只是一件載體,如同他以前遇到過的遮臉布一樣,遮臉布沒有問題,上面那一張詭異的哭臉才是鬼。
      反之要是像現在這樣沒有了動靜,那么就可以猜測畫才是源頭,自己就可以不用行動了。
      除此之外,楊間還有一個強制措施。
      放棄對鬼影的絕對控制,再騰出一個壓制鬼的名額來,一口氣對付鬼畫和鬼畫當中的鬼。
      只是這樣做存在風險。
      鬼影雖然沒有了復蘇的危險,但是更換身體的本能還在,萬一碰到鬼的那一瞬間又擅自給自己換上一點什么其他的東西,那自身的平衡就完蛋了。
      而一旦平衡失效,那么已經處于復蘇邊緣的鬼眼將會在短時間內要了楊間的命。
      楊間很清楚風險,所以不會去賭,在他看來眼前的情況不值得自己這樣去做,畢竟苗小善已經脫險了,沒必要為了一群陌生人拼命。
      大概過了有一分多鐘吧。
      鬼還沒有動靜。
      似乎這棟樓里已經找不到符合條件的目標了,鬼陷入了沉寂狀態,依然保持著那個姿勢。
      “這東西的殺人規律到底是什么?不是觸碰,也不是看見。”楊間眼睛微微一瞇,試圖看的更清楚一點。
      他之前以為是看見鬼畫才會被鬼畫襲擊,如今他不但他看見了,其他人也看見了,其他人卻并未成為鬼畫的目標,如今他一只手就抓這鬼畫,也碰到了,鬼畫中的鬼依然對他沒有任何的興趣。
      甚至都沒有朝這里轉個身。
      可是從剛才的情況來看,那個402寢室內一定有滯留在這里的學生,那個學生符合的鬼畫的殺人條件,所以鬼畫當中的鬼來了。
      “聲音也不是,剛才王泉說話都已經那么大聲音了鬼也沒有走過去殺了他。”楊間又排除了一個可能存在的條件。
      “但是從國外的那檔案資料可以看的出來,被鬼畫殺死的人肯定都是和鬼畫有過一定接觸的。”
      楊間試圖分析一點情報,如果能提前知道殺人規律的話,那么他以后面對這鬼東西生存下來的概率就會很高。
      再僵持了一分鐘之后。
      見到鬼還沒有行動,楊間決定不再等下去了。
      拖延時間也許也是鬼的陷阱之一,面對這種復蘇之后就是S級靈異事件的鬼畫,他不敢大意。
      “王泉,你手中應該有東西可以裝下這鬼畫吧,帶過來,先把我手中的這幅畫處理了,我們不能繼續等下去,繼續拖下去的話會不會產生其他的異變我也不能肯定,所以你的冒一冒風險了。”楊間確定說話沒有危險之后直接開口。
      果然。
      聲音回蕩在走道里,那站在寢室門口的鬼沒有任何的反應。
      王泉聽到楊間這么一說,神色一凜,他立刻示意了旁邊的隊員:“把裝鬼畫的袋子給我,我過去先和楊間把那副畫處理了。”
      “隊長,鬼就站在那里,這么過去?”另外一位隊員明顯慌了。
      近距離接靠近鬼,這風險是無比巨大的,他們受過培訓的人很清楚。
      “當然是繞過去,這個時候必須冒險了,鬼沒有行動,楊間沒有辦法判斷應該先處理哪邊,所以最好的方法是先解決一頭,他的決定是正確的,這樣最穩妥,我相信只要把那副鬼畫處理完畢之后,楊間就能騰出手來對付這東西。”
      王泉結過了袋子,準備行動:“你們留在這里,我一個人去就行了。”
      話才說完,他就毫不猶豫的邁著腳步向著前面的鬼靠近了。
      往楊間去的路只有一條,走道中間被鬼擋住了,所有只有從鬼身邊繞過去才行。
      身為普通人的他,在近距離被鬼盯上的話是必死無疑的,沒有人可以救的了。
      所以王泉在拿命來賭。
      但他似乎已經做好了這個覺悟。
      王泉腳步邁的很堅決,雖然臉色很難看,身體高度緊繃,但卻沒有退縮。
      看著那不遠處的鬼越來越近了,就算是他承受能力再好也不禁冷汗直冒,心中發怵。
      那可是真正的鬼。
      鬼的任何一點動作都有可能殺了自己。
      “不錯的膽量。”楊間看見這一幕,也不禁有些佩服這個人。
      明知道鬼的危險性,還敢靠近,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跑起來,既然選擇了行動就快一點,不要讓我等太久。”他開始催促起來。
      勇氣是一時的,楊間不想讓他這口泄了。
      王泉一咬牙,看著距離眼前三四米外的鬼,二話沒說直接硬著頭皮向著楊間的方向跑去,他手中死死的捏著一個折疊在一起的袋子,這袋子大小足夠裝下那副鬼畫。
      很快。
      他饒過了那鬼的身邊。
      近距離靠近真正的鬼,王泉只感受到了一股仿佛尸體上散發的陰冷侵蝕了過來,除此之外一切都很正常。
      鬼并沒有襲擊他。
      王泉順利的越過了鬼的身邊。
      他腦袋也微微一蒙,似乎沒想到事情會這么輕松,那鬼真的就這樣任由自己擦肩而過。
      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見到那鬼還沒有動靜,他頓時感覺有些慶幸。
      看著他行動的兩位隊員也長松一口氣。
      有驚無險啊。
      “楊先生,幸不辱命啊。”王泉看著越來越近的楊間,忍不住說道。
      楊間這個時候忽的神色一變,目光停留在了王泉的身后。
      鬼,在這個時候有了動作了。
      原本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的鬼這個時候突然轉過頭來,那張朦朧看不清楚五官的臉朝向了王泉,然后不緩不慢的向著王泉走來。
      觸發鬼的殺人條件了么?
      王泉也留意到了楊間這種驟變的眼神,頓時身體一僵。
      難道......一個可怕的猜測出現在了腦海里。
      “繼續走,不要停下來,交給我來處理。”楊間冷著臉,死死的盯著那越來越近的鬼。
      聽到這話,王泉滿臉冷汗,背后已經涼了一片。
      果然,他猜的沒錯,鬼跟著自己過來了。
      別人恐懼,但是楊間卻不恐懼,這對他來說反而是最好的機會。
      一個可以確保萬無一失將鬼畫處理的機會。
      很快。
      王泉靠近了,他走到了楊間的面前。
      鬼畫中的鬼也跟著完全走了過來,那一雙蒼白宛如瓷器一般的手抬了起來,仿佛是要抓著前面王泉的肩膀。
      王泉感覺到頸脖后那股熟悉的陰冷,余光瞥到那只快到肩膀上的手掌時,整個人都有些絕望了。
      鬼,就在自己的身后。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楊間卻先一步伸手抓住了那只蒼白的手掌,阻止了鬼和王泉的接觸。
      鬼僵住了。
      因為壓制形成了。
      楊間騰出的那個壓制鬼的名額留給了這只鬼。
      只要不是鬼畫真正源頭的鬼,應該是毫無問題的能壓制住了。
      下一刻。
      那個鬼畫中的鬼身體開始消失了,直接潰散,化作了灰白色的紙灰,被流動的空氣一帶,四散開來。
      然而周圍的環境依然昏暗,燈光依然黯淡。
      鬼域還在。
      “我就知道,差點被你這東西騙了。”楊間猛地回頭看向了身后的鬼畫。
      鬼畫附近環境開始改變,畫框直接消失,變成了一面平整的墻壁。
      但是這面墻壁卻凹凸不平,微微顫動著,一個高大的無頭黑影覆蓋在上面,留下了顯明的記號。
      他松開了對鬼畫的壓制,但是卻用鬼影在上面留下記號。
      既然鬼畫不會跑,那么鬼影應該能看住它。
      推斷正確。
      下一刻,楊間的鬼手直接觸碰了墻壁。
      墻壁消失,鬼畫再次顯現了出來。
      但是鬼畫當中那個空白的地方卻不再空白,上面畫著一個人,一個臉龐模糊,穿著紅衣服的女子,一雙蒼白宛如瓷器一般的手已經從鬼畫里伸了出來,垂在了半空中。
      這樣子和之前被壓制后消散的鬼一模一樣。
      只是現在這只鬼將要再一次從鬼畫當中走出來。
      “重啟么?”楊間臉色沉了下來。
      那么說來鬼畫才是源頭,剛才走出來的鬼無論被限制多少次,鬼畫都能再次形成新的鬼。
      而且鬼畫當中的鬼一旦走出來,你就算是壓制了鬼畫,也無法徹底解決靈異事件,必須等鬼和鬼畫都在一起的時候才能限制。
      因為只有兩者在一起的時候鬼畫才是完整。
      單純的只限制一方沒辦法徹底解決鬼畫事件。
      弄清楚之后楊間既有一些高興,心中卻又蒙上了一層陰影。
      因為這難度太大了。
      下一刻,當楊間的限制再次對完整的鬼畫形成的時候,周圍的燈光突然一閃,一下子變的明亮起來,樓下的聲音也都聽的到了,陰冷的感覺也不再出現。
      鬼域消失不見了。
      那雙伸出鬼畫當中的手也不見了,變成了畫中的手。
      這幅油畫再次恢復了之前那平平無奇的樣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