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552章兇畫

  • 神秘複蘇 - 第552章兇畫字體大小: A+
     
    寢室內。

      孫于佳親眼看見那副疑是有問題的老舊油畫詭異的出現在了王悅的床頭邊,她十分確信,這幅油畫之前是擺在張霞的床鋪上的,從張霞失蹤之后就沒有挪動過,期間也沒有人挪動過,畢竟是別人的私人物品,她們這點素質還是有的。

      可是現在,有問題的油畫這樣掛在了王悅的床頭邊,幾乎和她本人都快貼著了,而王悅本人還在埋著頭睡覺,一丁點都沒有察覺。

      伴隨著孫于佳的一聲驚恐的尖叫,似乎把真在睡覺的王悅驚醒了,她不耐煩道:“又怎么了?我都快睡著了,被你這么一喊我今天肯定是要是失眠了。”

      “你......那,那幅油畫在,在你旁邊。”孫于佳說話帶著顫音。

      “什么畫在我旁邊?”王悅渾然不知。

      “是,張霞從外面帶回來的那幅有問題的油畫.....那畫現在在你床頭邊。”孫于佳說道。

      “那畫怎么可能會在我.....”話還未說完,當王悅回頭看的時候當即就怔住了。

      一副半人多高的巨大油畫就這樣貼著自己床鋪的墻邊立著,油畫上面是一個五官模糊的女人,穿著一件歐式風格的紅色禮服,這個人物占據油畫的地方并不多,大部分都是背景,這背景有些熟悉,雖然昏暗,壓抑格調黑暗,可是建筑卻像是這所大學。

      短暫的發愣之后,王悅也很快驚醒過來,她驚奇道:“這油畫這么會出現在我床頭邊?這是誰放過來的,臟死了......”

      孫于佳語氣依然驚恐:“沒,沒有人動過那油畫,好像是突然就出現在了你的床頭邊,我之前很清楚的記得,苗小善和楊間走的時候油畫還在張霞的床鋪上放著,他們走之后我和你就沒有下過床鋪.....”

      沒人動過這幅油畫,油畫卻出現在了自己的床頭邊?

      看著那幅近在咫尺的油畫,不知道為何王悅頓時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我們快離開這里吧,我覺得我們寢室越來越不對勁了。”孫于佳眼中只有驚恐,如果不是寢室里還有王悅陪著自己她現在已經嚇的跑出去了。

      “你說的對,這寢室不能待了,不管有沒有問題先離開再說。”

      王悅此刻也想起了苗小善和劉紫的反常行為,尤其是苗小善甚至直接說出寢室里的油畫有問題,很可能鬧鬼。

      之前不相信是因為沒有證據可以證明這種荒誕的事情是真的。

      可是現在她隱約覺得苗小善的話是真的。

      這幅油畫真的有問題。

      下一刻,王悅幾乎逃似的從床鋪上跳了下來,差點摔在了地上,然后驚慌失措的開始穿衣服,穿鞋子。

      孫于佳動作更快一點,她之前察覺不對就想離開寢室了,所以現在已經穿好了衣服。

      “你先等等我,不要丟下我一個人跑了。”王悅越發驚慌了,她生怕孫于佳也離開了寢室,讓自己一個人在這里。

      哪怕在這里多待一秒她都感覺害怕。

      “那你快點。”孫于佳焦急的催促道:“早知道我們就應該相信苗小善的話,跟他們一起離開。”

      “你怕什么,還不一定真是鬧鬼呢,退一萬步來說就算真是什么靈異事件,我就不信鬼還真敢露面,大不了我們就去隔壁躲一躲,人一多鬼肯定怕。”王悅壯起膽子說道。

      在她的腦海里,以為鬧鬼就是小打小鬧,頂多嚇唬嚇唬人,沒那么嚴重。

      這是屬于典型的無知無畏。

      沒有經歷過真正的靈異事件,是無法體會那種絕望和恐怖的。

      苗小善真是經歷過當初的七中鬼敲門事件,所以她在知道油畫有問題之后嚇的恨不得立馬拉著所有的室友逃跑,要不是這些人不領情的話根本就不會耽誤那么久的時間,所以楊間罵豬隊友的時候苗小善并沒有反駁。

      “好了么?我們快走吧。”

      孫于佳見到她差不多穿好了衣服,急忙就打開寢室門準備離開。

      “再等等,我拿一下我的包。”

      王悅穿好鞋子,又想起什么,準備返回上鋪拿東西。

      “這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拿東西。”孫于佳在門口急的直跺腳。

      王悅道:“我剛買的包包,里面還有手機錢包之類的,萬一不見了......”

      可是她的話還說完,站在門口的孫于佳頓時眸子一縮,臉色瞬間就變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恐懼用心中涌了出來。

      因為她看見了難以置信的詭異一幕。

      那離奇出現在王悅床鋪上的油畫此刻竟然發生了改變,原本那昏暗,壓抑的都市背景此刻變小了,而中間那個模糊的女性畫像卻被放大了,幾乎占滿了整個畫框,但是這并不是她感到悚然的真正原因。

      真正驚悚的來源是那畫中那個模糊女人的雙手此刻竟然出現在了畫框之外。

      那雙手蒼白幾乎沒有一絲血色的手掌在畫框外微微下垂,十根手指清晰可數,在燈光的映照之下甚至反射著微弱的白光。

      這是一雙很完美的女人手掌,但這雙手掌卻是從一副老舊的油畫之中伸出來的,這讓人絲毫不懷疑,這雙手的真正主人很有可能就是隱藏在油畫當中的一只可怕的厲鬼。

      這樣的可怕的一幕落在眼中,讓原本就驚慌不已的孫于佳瞬間就被心中涌出的恐懼給吞沒了。

      她想要逃,身體卻失去了知覺一樣根本就無法動。

      甚至她覺得周圍的時間流速都變慢了,因為她清楚的看見王悅正在不斷的向著油畫外那雙蒼白的手掌位置摸去。

      王悅是在摸她的包包,因為此刻以她的視野角度根本就看不到床鋪上那雙已經伸出油畫外的詭異雙手,不然的話她也不會還未察覺。

      “快,快跑,有鬼,別去拿包了。”

      孫于佳想要大喊提醒,可是她張了張嘴卻發不出半點聲音。

      人在極度的恐懼之下別說是逃跑了,連說話都說不出來,就像是一個傻子一樣只能愣在原地一動不動,眼睜睜的看著危險的發生。

      這樣的情況并不少見。

      靈異事件當中很多普通人的表現都是和孫于佳一樣的,只有心理素質比較好的人才能在段時間內行動起來。

      因為身高的問題,王悅沒有順利的摸到自己的東西,最后沒辦法只得踩兩臺階站高一點。

      “找到了。”王悅看見了自己的包包放下床頭邊的角落里,急忙伸手去拿。

      心中想著趕緊拿東西走人,這寢室既然有古怪那就不待了,等明天把事情搞清楚了再說。

      可是當她手才剛剛伸過去的時候,一只蒼白的手掌不知道從什么地方伸了出來,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冰冷,僵硬,一種滲人的陰冷從手腕處傳來,讓人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啊!”

      王悅下意識的尖叫,急忙就想收回手掌,再也顧不得什么新買的包包了。

      可是這只蒼白冰冷的手掌卻死死的抓住她的手腕,并沒有被甩開,反而因為她的迅速縮手讓立在墻壁旁邊的那副老舊的油畫倒了下來。

      王悅一個不穩摔在了寢室的地面上,那出現在她床鋪上的油畫也掉落了下來。

      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她的身上。

      王悅發瘋似的尖叫,瘋狂的想要甩開身上的東西,可是這個時候她才發現抓住自己可怕手掌竟然是從油畫里伸出來的。

      可是現在她管不了什么了,全靠本能的掙扎叫喊著。

      凄厲而又絕望。

      寢室門口的孫于佳嚇的已經不能走動了,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的發生。

      不管王悅這么掙扎,這幅油畫始終都沒有被她從身上甩開。

      相反,才沒過一會兒工夫,王悅的掙扎驚叫的聲音就已經聽不到了。

      因為孫于佳看見王悅只剩下了一雙腿在外面,剩下的全部身體已經陷進了那副油畫里面,那油畫似乎就像是一個無底洞,能吧人活生生的吞進去,而且那雙從油畫伸出來的手還在死死的抓住王悅露在外面的雙腿,似乎要將她整個人給帶進畫里面。

      油畫外面那雙熟悉的雙腿發瘋似的掙扎,踢蹬,雖然再也聽不到王悅的聲音了,但是可以想象她現在是如何的絕望和恐懼,孫于佳不知所措,已經被這一幕嚇的癱坐在地上哭泣。

      不知道過了多久。

      孫于佳最后看見那露在畫框外的雙腿逐漸的不再掙扎了,像是已經放棄了,又似乎王悅已經死了,留在畫外的這雙腿已經活動能力,只有偶爾抽動了幾下。

      場面平靜了下來。

      詭異的油畫安靜無聲的鋪在寢室的地面上,在油畫的下面一雙掙扎的扭曲變形的雙腿略顯僵硬的遺漏在外面,一動不動。

      而此刻。

      因為早一步離開的劉紫這個時候已經氣喘吁吁的出現在了寢室樓下的操場上了。

      她想要去尋找苗小善,當然,最重要的是找到那個楊間,問問真實的情況。

      可誰能想到自己一追出去兩個人就不見了,追到操場上轉了一圈甚至都看不見兩個人的人影,這種消失的速度透露出一種無法理解的詭異。

      “打電話,對,給苗小善打個電話。”

      劉紫渾然不知自己的寢室里正在發生那可怕的一幕,她此刻拿起了手機向苗小善打電話。

      這通電話帶著幾分求救的意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