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549章關鍵的電話

  • 神秘複蘇 - 第549章關鍵的電話字體大小: A+
     

    其實賀天雄最先駕馭的鬼并不是這踩在自己肩膀上的東西,而是這塊逐漸侵蝕自己全身血肉,那個時候他每天都看著自己的身體一點點爛掉,不屬于自己的東西卻又一點點長出來,那種被折磨卻又死不掉的日子,是他這輩子的噩夢。

      然而這種宛如詛咒一般的東西出現在自己身體上卻又不全是壞事。

      賀天雄發現了一個非常詭異的情況,那就是自己再也死不掉了。

      他跳過樓,腦袋都摔的裂開過,甚至還被送進了火葬場,然而他在晚上的時候又醒了過來,那被摔裂的腦袋神奇的愈合了,只是壞處就是身體上爛掉的地方更多了。

      除此之外,賀天雄還發現了一個情況。

      如果自己遇到了鬼,那么鬼絕對不會襲擊自己腐爛的地方,就算是遭遇了襲擊,也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

      只是,這似乎并沒什么用,除非自己全身都爛掉一遍,再長出來這種死人一般的血肉。

      但那個時候自己肯定也死了。

      不過在他駕馭了第二只鬼之后情況得到了好轉。

      踩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鬼成功延緩了自己身體腐爛的速度,他自己就可以清楚的看見肩膀下面一點的地方都是屬于自己的健康血肉,這種侵蝕在那雙踩在自己肩膀上的死人腳面前退步了。

      按照賀天雄的想法,只要腦袋沒有爛掉,身體爛掉這都無所謂,畢竟意識最重要。

      “這身體擋得住這家伙的襲擊么?”賀天雄看著自己這已經不成人樣的身體,依然沒有多大的底氣。

      除非踩在自己肩膀上的鬼走下來。

      但是楊間清楚自己的缺點,自己的這只鬼現在毫無作用。

      砰!

      又是一聲巨響,大門再次凹了下去,門縫不再緊閉了,出現了缺口,他耗費巨資建造的安全屋才僅僅兩下就已經被攻破了。

      順著那裂開的門縫,一道晃動的黑色影子逐漸的滲透了進來,并且逐漸又蔓延開來的趨勢。

      “是楊間的影子。”賀天雄眸子一縮。

      他也看過楊間的資料,知道他的影子也是一只鬼,這只鬼的具體的情報雖然并不清楚,可只要是鬼,對自己的威脅就是巨大無比的。

      “他連門都不想開,是打算直接用這鬼影殺死我么?這玩意可是打不死的。”賀天雄手中不知道從哪里摸出來的槍只能無力的放下。

      連面都不露,簡直不給自己翻盤的任何機會。

      這個楊間居然謹慎到了這份上。

      鬼影滲透進來之后逐漸的開始壓縮這個小房間的空間,賀天雄沒有鬼域,他退無可退,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一道詭異的黑影逐漸的靠近自己。

      很快。

      他的雙腳沒有立足的地方踩在了那黑色的影子上面。

      僅僅以接觸,賀天雄就感覺腳下傳來一股滲入骨髓的陰冷,他感覺這黑色的影子正在逐漸的入侵自己的身體,僅僅只是接觸之后他的雙腿就徹底失去了知覺,并且開始不受自己控制了,身體正在迅速的被奪走。

      “楊間,你真不打算放過我么?”

      賀天雄驚恐的叫喊:“我死了,厲鬼復蘇之后你也很麻煩,我們沒有什么仇恨,沒必要拼到這份上。”

      說話的功夫,他的腰部已經失去了知覺,唯獨空蕩蕩的胸腔還沒有被入侵,那是自己身體里第二只鬼的地方,鬼影似乎受到了阻礙。

      可是讓賀天雄感到悚然的是,自己的腰部以下的雙腿竟開始自行走動了起來,身體正在被一點點的拉扯分開。

      感覺不到任何的疼痛,可這分明是要被肢解了的跡象。

      “我說了你撐過五分鐘我再考慮和解的事情,現在還有幾十秒的時間,但我相信這點時間夠了。”楊間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他本人依舊沒有漏面。

      賀天雄此刻感到了無比的絕望,他知道這樣下去的話只會被楊間一點點的弄死,雖然死的不快,可是結果卻改變不了,甚至他都不會給自己拼命的機會。

      自己的情況被這家伙知道的一清二楚,克的死死。

      都怪朋友圈的這些蠢貨,要不是那邊出了問題自己就算是面對這個鬼眼楊間也不至于輸的這么慘。

      想我賀天雄駕馭了第二只鬼之后在圈子里也算是一號人物,結果卻死的這么憋屈。

      賀天雄咬牙切齒的看著那只踩在自己肩膀上的鬼,自己的身體都在被肢解了,這鬼還是沒有動靜。

      然而就在此刻。

      口袋里的私人手機傳來了震動。

      “嗯?”

      楊間皺了皺眉,他摸出手機看了看,本來這個時候是不想接電話的,可是看到來電顯示之后卻還是選擇接通了。

      “喂。是楊間么?”電話里傳來了一個年輕少女的聲音,聲音有些拘謹,顯得有些猶豫。

      “是我,苗小善怎么了?這么晚打電話給我?”楊間回道。

      這是他的初中到高中的同學,苗小善,上次高考之后就在本市讀書。

      “你現在很忙么?”苗小善在電話里輕聲問道。

      楊間看了看眼前凹陷下去的房門:“沒什么事,正打算睡覺呢。”

      “雖然這個時候說這個話不太合適,如果你今晚有空的話可以來我學校的寢室看看么?我有一個同寢室的朋友失蹤了。”苗小善語氣透露出一絲緊張。

      楊間道;“失蹤了應該報案才對。”

      “我覺得這不是普通的失蹤那么簡單,我的直覺告訴我,可能和那東西有關系。”苗小善壓著聲音道。

      “你認為是靈異事件?”楊間語氣很平靜,對他這種人而言和靈異事件打交道已經成了家常便飯。

      苗小善道:“嗯,但我不能肯定,所以我想找你來看看。”

      “你朋友什么時候失蹤的,之前去過什么地方,做過什么事情沒有?”楊間問道。

      無緣無故出現靈異事件的概率是很小的,大部分都是有征兆的。

      譬如當初他經歷的鬼敲門事件,還有鬼嬰事件只是這些細節都會被人下意識的忽略罷了。

      “她是今天失蹤的,我可以肯定她沒有離開過學校,早上的時候去了一趟美術館,然后帶回來了一副油畫,之后就不知道什么時候不見了,電話也沒帶在身上”苗小善說道。

      美術館,油畫?

      楊間聽到這兩個詞,臉色頓時就變了。

      “離開那副畫,找個空曠點的地方等我。”

      “我知道了。”

      聽到這樣的提醒,苗小善語氣之中立刻就透露出恐懼之色。

      她是經過靈異事件的人,從楊間的話中她可以很清楚的判斷,放在寢室之中那和自己僅僅隔著一個床位的油畫有問題。

      房間內。

      賀天雄也聽到了楊間正在打電話,他急忙道:“楊間,五分鐘時間已經到了,你要信守承若。”

      然而門外沒有人回答他,只有一個急促離開的腳步聲傳來,同時入侵到他身體里的鬼影也如潮水一般退去,順著門縫消失在了房間里。

      門外,一片安靜。

      “放,放棄殺我了么?”賀天雄渾身幾乎虛弱,整個人癱坐在地上喘著氣,感受著正在恢復知覺的身體,有種說不出來的慶幸。

      他知道不是楊間殺不死自己,也不是時間的問題,而是那通電話,那個打電話的人。

      自己的命在楊間看來還沒有那個打電話的人一句話有用。

      “以后再也不想面對這家伙了,現在我有點理解姜尚白對他的忌憚了。”

      賀天雄感覺身體都在顫抖,面對這個楊間簡直就如同面對一只真正的鬼,強大,絕望,不給人任何一丁點的反抗機會,你能做的就是掙扎逃跑,然后在絕望之中等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