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540章送走

  • 神秘複蘇 - 第540章送走字體大小: A+
     
        第544章 送走

        “順手殺我?”

        張建聽到了楊間的這么一番話頓時臉色就陰沉了下來,這家伙還真敢說啊,一點都沒有避諱,仿佛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

        是覺得自己不起眼么?

        還是說這家伙已經膨脹到了不把其他的馭鬼者放在眼中的地步。

        “既然要殺我那也不急在這幾分鐘,總得讓我明白這是為什么吧,我似乎和你才第一次見面,在這之前沒有任何的一件事情上與你有關系。”張建認真的問道,同時回想自己最近發生的事情。

        無論怎么想他都想不到有什么事情可以牽連到這個楊間的。

        難道是這個酒吧里有他的朋友在這里玩被自己欺負了?

        還是說有人買通了這個楊間想要請他來解決自己?

        思考問題的同時,張建又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

        鬼域的范圍似乎并不大,只有不到一百平方的大小,這種程度的鬼域話真要拼起來的話不一定會輸給這個家伙.....

        楊間忽的一笑,他往前走了幾步:“我和你們朋友圈也才第一次見面,不也成為了你們打壓的對象么?有些事情要做是不需要理由的,就和鬼要殺人一樣,只要符合條件那就得死,恰巧你就很符合我要殺人的條件。”

        張建臉色微動,忍不住往后退了幾步,對楊間充滿了忌憚,同時也意識到了什么:“原來如此,朋友圈的人要對付你所以你想提前動手,不過我在朋友圈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罷了,說句難聽的生死都無關緊要......等等,你不是沖我來的,你是沖費總去的?”

        他驀地想起來了自己是負責暗中保護費總的馭鬼者。

        如果自己死了,那么今天費總碰到這楊間也將毫無還手余地。

        “你沒我想象中的那么遲鈍,我的確是沖著那個費總去的。”楊間點了點頭。

        “這事情可以商量,你要殺費總盡管去殺好了,今天我就當是沒有出現過,不會阻攔你的行動,也不會出手保護他。”張建立刻就說到,他毫不猶豫的把那個費總給賣了。

        楊間目光微動,一只不屬于他的眼睛詭異的注視著張建;“你們朋友圈開會說要找個合適的機會打掉我,身為費總的保鏢這事情你會不知道么?”

        聞言,張建眸子微微一縮。

        這事情楊間居然都知道?

        開什么玩笑,這才開會沒有兩天好吧,而且那天參與會議的人都是朋友圈的核心人物,根本就不存在走漏消息的可能。

        “看來你的樣子是知道這事情了,既然知道那你還要繼續保護那個什么費總,那你的立場已經很明確了,立場明確了那你就不再和這事情沒有關系了,所以我今天來了。”楊間面無表情,語氣之中更是冰冷的可怕。

        媽的。

        張建此刻心中憋屈的想要罵人,感情這個楊間是挑自己先開刀了。

        “而且你也不用拖時間了,就算是我開著鬼域和你說話也影響不了我什么,我距離厲鬼復蘇還差的遠,所以你如果不想死的話可以試著掙扎掙扎,也許你能逃出我的鬼域也說不定。”楊間等待張建的反擊。

        在李瑤的資料上并沒有張建的鬼的信息,所以他需要謹慎一些。

        哪怕是駕馭了一只鬼的人也有可能瞬間殺死自己,所以最穩妥的方法就是試探一下。

        謹慎是每一位馭鬼者必須要擁有的東西。

        別看張建戲弄普通人很猖狂,但是在他進入楊間鬼域的瞬間就收起了那種猖狂的態度,變得格外的認真和警惕,甚至立刻通過說話來拖延時間。

        哪怕只是浪費楊間幾十秒,對他而言都能提高自身的生存幾率。

        “殺死我對你沒有好處,而且拼起來的話或許我會死,但你也不會好受,這樣吧,我從今天開始離開這座城市,退出朋友圈,而且保證不會泄露你的消息,大家就當是握手言和,當然,作為補償我可以在送你一些錢和一些這里的資產,價值會讓你滿意的。”

        張建額頭上微微冒出冷汗,他感覺到了這個楊間殺自己的態度非常的堅決。

        堅決到很難勸說的地步。

        這絕對不是什么好事。

        “我既然已經用了鬼域你認為這事情還有回轉的余地么?”

        楊間反問道:“如果我在剛進門的那一刻你主動說出這么一番話的話我大概率是不會殺你的,只是你明知道我來者不善,還在那里裝傻,還說著什么加入你們朋友圈的話,儼然一副一無所知的樣子,”

        “你真以為我活到現在是靠什么?既然你畏懼我不敢主動的動手撕破臉,那我就不客氣了。”

        說完,他那只蒼白沒有血色的冰冷手掌似乎對著張建動了動。

        張建立刻就察覺到了不對勁,幾乎下意識的就想要做出反擊,然而卻已經晚了。

        他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各個地方像是被一只只冰冷的手掌給死死的抓住了一樣,渾身都不能動彈了,而且臉頰處幾道仿佛淤青一般的手指印記出現,脖子更是在一股恐怖的力量影響之下逐漸的往一旁扭曲著。

        “咔!咔!”

        脖子里傳來了頸椎骨斷裂的聲音。

        張建臉色猙獰,呼吸急促,想要拼命的掙扎,但是卻無動于衷,他甚至都看不到要殺死自己的鬼到底在哪?

        楊間臉色平靜的站在他的對面,看著他的脖子被緩緩的扭斷。

        在其他人的眼中,張建只是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但是在他眼中張建的身上卻出現了好幾只死人的手掌,這些手掌死死的抓住他,如同一只只厲鬼正在向他索命。

        “不打算用自己鬼的能力么?”

        楊間目光微動:“還是說他對現在動手沒有信心,想等待一個機會?畢竟他知道我是駕馭了三只鬼的人......既然如此那就給他一個殺我的機會。”

        身為馭鬼者的張建儼然一副毫無抵抗的樣子,他痛苦,恐懼,睜大了眼睛,脖子已經扭曲的超過了九十度,身體下意識的抽搐著,然而卻依然無法動彈。

        “看來你比我想象中的要脆弱,這樣的貨色居然還是那個費總的保鏢?既然如此,那你安心上路吧。”

        隨著他的聲音落下。

        “咔嚓。”

        一聲清脆無比的裂骨聲響起,張建的脖子徹底被扭斷,腦袋在脖子上轉了足足兩圈最后軟綿綿的垂了下來,同時身體卻失去了活動能力,不再抽搐了。

        “浪費我時間。”

        楊間語氣略顯輕蔑,他轉身準備離去,周圍的紅光也漸漸的消失。

        然而在這瞬間。

        倒在地上脖子被扭斷,呼吸全無的張建陡然睜開了眼睛。

        他的身體像是一個氣球似的迅速的干癟下去,很快就只剩下了一張空空蕩蕩的人皮,同時周圍的空氣之中彌漫著一股尸體腐爛的惡臭味,這味道濃郁的嚇人,給人一種立刻就要窒息的感覺。

        “楊間你死定了。”

        張建的聲音猶如惡鬼一般在周圍回蕩,可他的尸體分明還詭異的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濃郁的尸臭味匯聚在一起,隱約形成了一個人的模糊輪廓,這個模糊的人形輪廓籠罩在了楊間的身體上,并且順著楊間的嘴巴,鼻子鉆進了他的身體里。

        楊間身體一顫,立刻就不動了。

        “你知道為什么朋友圈的人不把我放在臺面上來么?因為我能入侵任何一位馭鬼者的身體并且將其取代,倒在地上的那個家伙只是我之前占據的一個人的身體而已,現在你是下一位。”

        張建的聲音似乎在楊間的腦海里回蕩,他語氣猙獰宛如瘋癲。

        殺死楊間的機會只有一次,他必須等待一個動手的時機,否則擁有鬼域的楊間他根本就抓不住只會被活活的困死。

        可一旦被他逮住了機會,張建相信干掉楊間是很有機會的,他畢竟也只是人,是人就會死,而且如果運氣好可以控制這具駕馭了三只鬼的身體,那么下一位鬼眼就不是楊間了,而是他張建。

        很快。

        張建的聲音消失了,周圍彌漫的那濃郁的幾乎讓人窒息的尸臭味也消失了。

        一切仿佛重新回歸了平靜。

        成功了么?

        張建此刻腦海之中冒出了這個想法,他已經感覺不到楊間的存在了。

        但是也好像感覺不到新的身體......

        仿佛他剛才干掉的并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件死物。

        “入侵身體類型的鬼么?的確是很危險的東西,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尸臭味就是鬼,如果聞到了的話普通人立刻就會被殺死吧,這種氣味你隱藏的很好,一開始沒有散發出來是怕我產生警覺對吧。”

        然而下一刻,楊間的聲音卻又繼續在這個地方回蕩了起來。

        聽到這個聲音的瞬間,張建心中頓時涼了半截。

        “怎么可能?”

        隨后張建開始發現自己剛才入侵的楊間身體開始崩潰了,變成了一堆散發著惡臭的泥土散落在了地上。

        濃郁的尸臭味依舊徘徊不散。

        “沒什么不可能的,剛才你只是在我的第一層鬼域里面而已,現在,這是在第二層。”隨著聲音落下,周圍的一切再次被紅光覆蓋。

        不遠處,楊間神色冷淡的站在那里,一動不動,額頭一只多出來的眼睛散發出詭異的目光,猶如厲鬼在窺視一切。

        “兩層鬼域?”張建怔了一下。

        楊間繼續道:“順便說一下,我本人身處在第三層鬼域當中,你的鬼如果無法入侵到這一層鬼域當中是不可能殺死我的,畢竟我代號鬼眼不是白叫的,在我面前看到的所有東西也許都不是真的。”

        而在三層鬼域當中,那不存在的張建露出了本來的樣子。

        是一具渾身高度腐爛的尸體,站在那里身上爛掉的血肉在不停的掉落下來。

        黑色的血液,破碎的皮膚,腐爛的尸水......這一切才是那股惡臭的源頭。

        這些破碎的腐爛之物并非精密的拼湊在一起的,而是碎裂的狀態。

        唯一保存完整的是張建那顆人頭。

        被鬼侵蝕成了這種狀態,估計距離復蘇的階段不遠了,難怪精神極其不穩定。

        “該死的家伙。”

        張建那顆人頭仿佛惡鬼復蘇一般,猙獰恐怖,充滿了對楊間的怨氣和仇恨。

        “你不需要生氣,畢竟差距擺在這里。”

        楊間說著他手掌上又露出了一只鬼眼,同時這只手掌緩緩的抬了起來放在了額頭上:“另外你的鬼對我沒有任何關押的價值,這種東西不可控因素太大了,本身又很危險,所以最好的情況還是讓你消失好了。”

        說完。

        五層鬼域瞬間開啟,鬼眼的目光疊加一道紅光籠罩在了張建的身上。

        下一刻

        鬼域消失,張建也消失了,連同那不斷侵蝕他身體的鬼一起消失不見。

        “連鬼也能送走么?真是不可思議。”楊間看見空無一切的眼前,忍不住摸了摸掌心上的眼睛。

        但他知道,送走的鬼不是死了,只是暫時的消失在了現實的世界里,也許以后還會出現。

        至于是出現在原地,還是出現在別的地方那就不得而知了。

        但可以肯定的是,張建是死定了。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