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537章消失的隱患

  • 神秘複蘇 - 第537章消失的隱患字體大小: A+
     
        第541章 消失的隱患

        “這下糟糕了......”

        城市郊區,一條昏暗無人的馬路上,傳來一個輕喃聲,附近的地面上流淌著大量還未干枯的血跡,周圍的那陰冷的空氣之中飄蕩著一股怪異而又刺鼻的血腥味。

        一個人略顯無力的坐在路邊,他喘著粗氣,眉頭緊鎖咬著牙似乎在極力忍耐著某種痛苦。

        “到底還是出了意外,不過我這次真的是已經盡力了,誰能想到郭凡放出來的鬼那么恐怖,差點就頂不住死在了這里。”

        昏暗之中,陳義微微抬起頭來,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遠處那團漸行漸遠的黑暗。

        遠處的那團黑暗之中是一根鬼燭。

        雖然付出了一定的代價但最后到底是把第二根鬼燭給續上了。

        只是.......結果卻并不理想。

        陳義現在回想之前的一幕依然是心驚肉跳,當時自己被郭凡的的鬼襲擊,鐘山因為怕被鬼畫干掉直接吹滅了鬼燭......這導致了鬼畫走出的鬼在一段時間之內失去了控制,盡管這段時間很短,最后他勉強活了下來。

        鬼燭也成功被總部負責接應的其他馭鬼者點燃了。

        然而情況卻沒有回到之前的樣子。

        在第二根鬼燭點燃之后被吸引過來的鬼數量卻少了......

        五只從鬼畫走出來的鬼莫名的消失了兩只,只剩下的三只鬼還跟在鬼燭后面。

        “鬼畫的鬼域和鬼差的鬼域一起消失了,兩只鬼之間的狀態已經發生了改變,現在鬼燭吸引計劃出現了紕漏,失蹤了兩只鬼的蹤跡,這將會是一個巨大的隱患......如果不盡快找出來的話鬼畫事件很有可能再次爆發,而這一次地點就不在國外了。”

        陳義略顯痛苦的閉起了眼睛。

        他并不認為這次的計劃有什么不妥,吸引鬼畫壓制鬼差這一步很成功。

        引走鬼畫也完全沒有問題。

        可偏偏郭凡那一環出了問題,這家伙明明還沒有到復蘇的時候為什么鬼就已經失控了?

        “陳義,你這樣子看上去很糟糕,是不是快要死了?”

        這個時候,忽的一個聲音出現在了附近,緊接著一個人影像是憑空出現似的下一秒就詭異的站在了面前。

        陳義這個時候才睜開眼睛抬頭微微一看:“姜尚白?總部派了你這個有鬼域的家伙過來支援了么?現在情況怎么樣?”

        “說話還比較有理智,看來你的情況沒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姜尚白輕輕一笑,同時心中略微放下了幾分警惕。

        一旦陳義死了,他要面對的就不是一個人了。

        “情況不好也不壞,引鬼計劃還在實行,但是失蹤的兩只鬼已經找不到了,至少在我在整個城市轉了一圈都沒有找到任何可疑的東西,感覺那東西已經徹底消失了一樣。”

        姜尚白收起了笑容,他也微微皺起了眉頭。

        “潛伏起來了吧......”

        陳義目光一沉:“畢竟剛剛收拾了一個鬼差,就算是鬼畫這種級別的靈異也肯定受到了影響,否則不可能連鬼域都消失不見了,王教授的推斷很正確,鬼畫也被壓制了,現在的鬼畫危險程度肯定達不到真正的S級,如果這次不出意外的話,我們將一口氣處理兩件S級靈異事件。”

        “有道理,鬼和鬼之間相互克制了,畢竟鬼差擁有無解壓制其他鬼的能力,鬼畫被影響了合情合理。”姜尚白點了點頭:“但意外總是難以避免的,不是么?雖然理想狀態是解決兩件棘手事件,可現實卻不允許。”

        “我看這事情你暫時別操心了,休息一下吧,救護車馬上就到。”

        說完他又深深的看了一眼現在的陳義。

        遠處一輛車輛路過,燈光映照之下,此刻隱藏在昏暗之中的陳義身形顯現出來了。

        他現在渾身鮮血淋漓,全身上下的皮膚已經看不到了,露在外面的是不斷溢出血液的肌肉,就連頭皮,臉皮也都全部消失不見了,簡直就像是被人活活的刮了一層人皮下來,看的人心中發怵。

        以科學計算,這種程度的傷勢再加上出血量陳義早就已經死了,然而他除了忍受著巨大的痛苦之外整個人沒有半點要死去的樣子。

        “他娘的真是廢物。”陳義此刻卻又忍不住罵了起來。

        “要不是郭凡出了問題根本就不會有這么多的事情。”

        “郭凡?”姜尚白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他現在又沒事了,自己和鬼剛才又換過來了,我確認了他的狀態,雖然不太好,但離厲鬼復蘇還差不少。”

        “什么?”陳義有些驚異的看著他。

        又恢復過來了?

        這怎么可能。

        在沒有駕馭新的鬼,又或者用其他什么手段壓制厲鬼復蘇的情況之下,從未有人自己從失控的邊緣又恢復過來的情況。

        因為厲鬼復蘇的過程是不可逆的。

        在失控的那一刻就意味著死亡和被殺,鬼絕對不會那么好心又放你一馬。

        “我也很奇怪,但他的確沒事。”姜尚白聳聳肩道。

        “算了,現在我不想搭理這個廢物,既然他的鬼回去了,那么我的人皮衣呢?”陳義目光微動,也不去思考郭凡這種特殊情況了。

        這事情之后自然會有總部調查,不是他關心的。

        “還站在那邊,我知道那玩意危險,沒有敢靠近。”姜尚白指著不遠處道。

        在那邊,一個昏暗的人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如果靠近幾分認真觀察的話,就會驚恐的發現這個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副沒有身體,里面空蕩蕩的完整人皮,這副人皮的樣子和五官正是陳義之前的樣子。

        不,應該說陳義的樣子根本就不是他本來的樣子,而是一直以這副人皮的模樣展現在眾人的面前。

        至于陳義真正的樣子估計只有他自己或者他以前的親戚朋友知道了。

        人皮宛如一個活人站在樹林附近,雖然一動不動,但知道的人都知道,這件人皮衣在等待一個活人經過。

        一旦靠近到了一個危險的范圍。

        那空蕩蕩的人皮衣將會被一個活人硬生生的填滿,成為鬼的一部分。

        殺人規律相當的簡單,但陳義當初接觸的時候這人皮衣卻還不會主動的站起來。

        現在......人皮衣卻越來越詭異不受控了。

        陳義掙扎的站起來走向了人皮衣的方向。

        現在的他和鬼已經密不可分了,之前因為被郭凡的鬼襲擊緣故,人皮衣被壓制了,為了活命他只能舍棄這只鬼,脫皮逃生。

        不過失去了人皮衣的陳義活不了太久。

        他穿著人皮衣的時間已經比較長了,自己的身體早已經被鬼侵蝕的不像話了,只有繼續維持之前的平衡才能存活。

        否則,不出一個小時陳義就要死于另外一只鬼復蘇。

        當陳義靠近人皮衣之后,昏暗的樹林附近傳來了他痛苦的哀嚎聲,這痛苦宛如有人用非常殘暴的手段硬生生的將一張不屬于自己的皮膚強行縫合在身上一樣,比之前為了從鬼的手中活下來硬生生的撕下自己的皮膚有過之而不及。

        絕大多數人在一夜之間經歷兩次這種痛苦早就已經自殺了,就算是不自殺精神也要崩潰,絕對是無法保持正常理智的。

        然而在半個小時之后,完好無缺的陳義一臉平靜的從昏暗的樹林之中走了出來。

        他既沒有瘋掉,也沒有自殺。

        “活下來,不容易吧。”姜尚白開口道。

        陳義沒有說話,越過了他繼續往前走去,那是離開的方向。

        看似無事,然而那略顯松垮的臉皮之下布滿血絲的雙眼已少了幾份人的神采,多了幾份空洞和麻木,那樣子似乎和真正的鬼又靠近了一步。

        姜尚白看著他離開沒有跟過去,而是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他還要確保第二根續上的鬼燭不熄滅。

        之前保護的是陳義,現在他受到了鬼襲擊狀態不行,所以得換人。

        可怕的一夜隨著時間的過去終究是要退散的。

        這座城市的絕大多數人無法想象這一夜到底經歷了什么,只是當早晨來臨的那一刻,這座國際大都市依然按照往日的節奏繼續運作著。

        霓虹燈褪去,趕去上班的人如潮水一般涌動在車站,地鐵口。

        道路上車鳴聲不斷,今天依舊塞車。

        然而在平安酒店的高層,當陽光穿過玻璃落到客廳當中的時候,楊間才不緩不慢的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他站在那巨大的落地玻璃前俯瞰著這座城市。

        觀察片刻之后,楊間才緩緩的收回了目光:“看來事情差不多解決了,否則今天這城市里不會這么安靜,總部到底還是有些能力的,我不參與進去是正確的。”

        他想到之前幾次任務的情況。

        總部并不是沒有能力解決,只是自己比較倒霉莫名其妙的卷進了好幾起事件當中去了而已。

        要不是餓死鬼事件,楊間估計自己現在還在大昌市茍著,絕對不會來這里。

        “滴滴,滴滴。”

        這個時候他私人手機傳來了信息。

        楊間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李瑤傳來的信息么?很好,既然鬼差事件被總部搞定了,那么我接下來也該活動活動了,反正是躲不過去的,還是主動一些比較好,兩個人打架先打一拳的到底是要占點便宜。”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