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533章徘徊的選擇

  • 神秘複蘇 - 第533章徘徊的選擇字體大小: A+
     
        一切的變化都在瞬息之間。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陳義行動的速度很快,從掐滅燭火再到試圖點燃新的鬼燭整個過程可以說一氣呵成,不到三秒就能完成,然而再快的行動也抵擋不了異變的發生。

        手中打火機上的火焰已經熄滅,他一只手還死死的捏著那根如死人膚色一般慘白的鬼燭。

        伴隨著淡淡的尸臭味,那陰冷的幾乎要將人凍僵的寒意襲來,不斷的刺激著陳義的感官,此刻他深深的明白,這是眼前的這只鬼正在對周圍產生影響,而且這種冷根本就不是物理上的冷,因為陳義自身就是馭鬼者。

        他的體溫本身就很低,就算是待在冰庫里他也不會有絲毫的不適。

        而現在,陳義卻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是要結冰了。

        可是周圍的地面,乃至周圍的環境卻沒有絲毫的變化,根本就沒有結冰的跡象。

        轉過身來的郭凡麻木慘白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那是一張真正的死人臉,身上散發出來的陰冷感覺向其他人證明著,這只是一具可以行走的尸體而已,和其他正常的人顯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但這并不是最可怕的......

        陳義在短暫的驚悚過后卻又立刻的反應過來,他眸子一縮,腳步猛的后退,同時大聲喊道:“準備換人,”

        “收到。”昏暗的周圍傳來了一個應答的聲音。

        這是總部安排的其他馭鬼者。

        這次的引鬼計劃非常的兇險,考慮到更換鬼燭的時候可能會出現問題,所以提前準備了人接應。

        “完了。”聽到這句話,前面的鐘山臉色也是驟變,露出了驚駭之色。

        他沒有回頭,不知道后面的情況,只知道這個時候陳義在更換鬼燭。

        本以為可以順利的完成第二根鬼燭的交接,可沒想到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鐘山這個時候猛然回頭一看。

        當即,眸子一縮。

        他看見了身后的郭凡和陳義在一起,此刻陳義手中拿著還未點燃的鬼燭正準備撤走,可更加讓他感到驚恐的是,在兩個人的最后面,那五只動作一致,詭異而又可怕的鬼正直奔自己而來,無視了周圍的一切。

        “他娘的,陳義你想害死我不成?”鐘山此刻想要大罵。

        因為他看見“郭凡”身上的鬼燭掐滅了,但是他手中的鬼燭還未掐滅,如今更換蠟燭出現了情況,他就頂替了郭凡的作用,成為了鬼的“路標”。

        “絕不能死在這里。”

        鐘山眼睜睜的看著鬼走向自己,他明白手中的鬼燭不能繼續燃燒下去了,不然十秒過后他很有可能就會被殺死。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畢竟按計劃引路人是郭凡才對。

        只有他才能完美的抵擋鬼的襲擊,順利的走完這一條路。

        誰知道這家伙上來就出了情況,否則的話根本就不會弄的這樣糟糕。

        當即,鐘山看著手中僅剩不多的白色蠟燭準備將其吹滅。

        “不行,現在還不能吹滅鬼燭,這個時候你把鬼燭吹滅了,鬼就徹底的失控了。”陳義留意到了鐘山的情況,此刻急忙吼道。

        “我可頂不住這種級別的鬼襲擊,繼續讓鬼燭燃燒就等于讓我送死。”鐘山急聲道;“而且就算是我死撐著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局勢已經失控了,你應該明白......小心。”

        他的話還未說完,突然語氣一變帶著幾分驚惶之色。

        正在快速退回來的陳義這個時候身體猛地一滯,渾身打了一個寒顫。

        一只沒有任何溫度的僵硬手掌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

        尸體上傳來的寒意隔著衣服傳到皮膚上,陳義這一刻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已經不屬于自己了,完全失去了控制,像是也淪為了一具沒有溫度的尸體,連自身的意識和思維都要在這一刻消失。

        郭凡的鬼在這一刻襲擊了陳義。

        至于這只鬼的殺人規律是什么,現在已經毫無意義了。

        因為鬼已經開始動手了。

        “該死的。”陳義心中驚怒。

        他身體略顯松弛的皮膚蠕動,宛如老舊的破布一般,上面斑斑點點,黑一塊,青一塊,像是瘀傷,又像是腐爛留下的痕跡,但是更多的卻是那永遠沒有辦法褪去的尸斑。

        這一刻,陳義毫無不猶豫動用了自身鬼的能力。

        在和鬼接觸的一瞬間,他就已經差點被殺了,要不是自身是馭鬼者,現在他已經是一個死人了,根本不可能還活著。

        可是現在他即便沒有死,也很不好受。

        陳義身上的皮膚蠕動的幅度越來越大了,他皮膚之下好像是附著了另外一個人似的,蠕動之際手腳的輪廓,和人臉五官的輪廓清晰的在皮膚下顯露出來。

        實際上,這皮膚并不是他自己的。

        不,確切的說,陳義身體上絕大部分的皮膚都不是自己的,而是一只鬼。

        鬼皮陳義。

        這是他的代號。

        隨著身上的人皮不斷的蠕動著,陳義感覺身體逐漸恢復了知覺,那股陰冷的感覺也在迅速的退去。

        可是那只僵硬如死人一般的手掌依然牢牢的抓著他的胳膊。

        “啊!”

        陳義臉上露出猙獰之色,忍不住痛苦的哀嚎起來。

        鬼皮抵擋郭凡的鬼襲擊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幾乎以一個肉眼可見的速度,他身上的皮膚開始迅速的變的黯淡,死灰,布滿尸斑,鬼皮進一步侵蝕了陳義身體,他感覺自己的皮膚正在被一點點的撕裂。

        這種被厲鬼侵蝕的痛苦宛如一個人從里到外,活生生的剝下自己的皮膚一樣。

        但慘重的代價并沒有換來安全,要是在平常時候,陳義身上的鬼皮和厲鬼接觸的一瞬間就可以讓厲鬼暫時的離開,不再被襲擊。

        可是現在。

        郭凡放出來的鬼還是抓著他不放,鬼皮這種程度根本無法和其對抗。

        只要繼續下去的話,陳義很快就會死于厲鬼復蘇。

        沒有任何的希望。

        然而被郭凡的鬼襲擊只是他要面臨的其中一個危機而已。

        在陳義拼命抵抗的同時,身后的五只鬼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

        不知道是他正在被襲擊的緣故,還是其他什么原因,這五只鬼在來到陳義的身邊之后并未再次襲擊他,而是朝著鐘山走去。

        誰也無法想象,當這五只鬼的目標選擇了身為馭鬼者的鐘山之后會發生什么事情。

        但絕對不是好事。

        “咔,咔,咔,”宛如骨頭扭斷的聲音響起。

        抓著陳義胳膊的鬼此刻也被鬼燭給吸引了,身體如機械一般麻木的轉動了半圈,那腰部的脊椎像是斷裂了一半幾乎將身體直接調轉了半圈,最后才將那張慘白沒有一絲血色的死人臉朝向了鐘山的位置。

        被這鬼盯看的瞬間,鐘山就感到一陣驚悚。

        這一刻,他甚至覺得郭凡從靈位相片當中放出的鬼危險程度比鬼畫中走出的鬼還要可怕。

        “呼!”

        緊接著鐘山沒有任何的猶豫吹滅了手中那殘留的鬼燭,他不敢再遲疑了。

        至此。

        之前幾乎已經成功實施的引鬼計劃幾乎可以宣告著失敗了,兩根鬼燭全部都熄滅了,就算是之后再有鬼燭點燃肯定也沒有辦法如之前一樣順利的引著鬼前進了。

        就在這里的計劃失敗的時候。

        另外一處未知的鬼域內。

        李軍等人在長時間的奔逃,和一次次的和鬼對抗的過程之中已經消耗了太多的東西了。

        縱然還未到厲鬼復蘇的邊緣,可如果還找不到脫身離開的方法話,這一隊人團滅在這個鬼域世界里的黃崗村幾乎是一定的。

        而且隨著鬼畫的侵蝕,這個黃崗村內留給他們可以暫時停留的地方已經越來越少了。

        “最后一棟房屋了,我們又回到了村頭。”隊伍當中的蘇凡微微喘著氣,他手掌緊緊的握著手機,臉色十分的難看。

        在村子當中轉了一圈,幾次險象環生之后眾人再次來到了剛剛進村的地方。

        在他們的面前是一棟磚瓦結構的老舊房屋。

        房屋的大門敞開,里面昏暗一片,透過那昏暗的大堂可以隱約看見那大堂的房梁之上系著一根老舊的草繩,草繩之上懸掛著一具尸體。

        那尸體背對著大門在半空之中微微搖曳著,透露出難以想象的詭異和恐怖。

        毫無疑問,這最后一棟還未進去過的房屋里是存在鬼的。

        現在他們面臨了一個艱難的選擇。

        “現在什么時間。”李軍渾身散發出焦臭的問道,宛如一具燒焦了的尸體,聲音都變的十分的嘶啞。

        “距離下次約定的開門時間還有三分鐘。”

        一直留意時間的柳三那蠟黃的臉上沒有任何的急迫之色,平靜的有些另類。

        “這是最后的機會了,那棟房子還沒有被鬼畫侵蝕,而且那里還存在門,其他地方已經走不通了,這動鬼宅必須闖闖,不然我們肯定要死在鬼畫里面,當然如果碰到鬼差了的話我們也有很大的概率被鬼差殺死,鬼差雖然不會殺死落單的人,可別忘記了這東西還能重啟。”

        一個叫徐一平的馭鬼者壓著聲音道。

        李軍臉色凝重的環顧四周。

        天空上飄蕩著灰蒙蒙的東西,像是紙灰,仔細觀察了一下自己的身邊。

        路面上散落的畫像越來越多了,他們甚至都不知道這些畫像是什么時候多出來的,好像來之前就已經在這里了,之前只是沒有發現。

        而且畫像上展現出來的東西也越發的詭異了,有扭曲的黑影,有冰冷的尸體,有可怕的鬼像......

        每一幅畫似乎都代表著一只鬼。

        數量多的讓人感到絕望。

        黑暗的鬼宅,灰蒙蒙的馬路。

        一黑一白兩個世界構建成了這個村子的一切。

        他們這幾個人掙扎活到現在的人就猶如徘徊在地獄入口的亡魂已經做好了進入地獄的準備。

        唯一的區別就在于葬身在那個地獄當中。

        存活的機會雖然有,但很小,而且還是唯一的。
        還在找"神秘復蘇"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說很簡單!
        (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