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527章引路人

  • 神秘複蘇 - 第527章引路人字體大小: A+
     
        “鬼,開始不受控制了。”

        那老舊的靈位上,那張詭異的照片此刻顯示的是郭凡的樣子,然而這張照片上的郭凡不知道什么時候神色竟變的驚恐,不安,露出了活人才擁有的恐懼和害怕。

        因為就在剛才。

        身為馭鬼者的郭凡開始發現,自己所駕馭的這只鬼正在迅速的失控。

        以前,郭凡可以隨時控制這只鬼的行動,甚至是在任何一個時候將鬼的一部分身體和自己進行替換。

        可是現在,他就像是被關在了照片之中和鬼徹底失去了聯系。

        仿佛,鬼已經徹底的替代了自己,不再需要自己這個活人作為復蘇的媒介了。

        厲鬼復蘇么?

        一個無法忽視的可怕問題似乎在這個關鍵的時候發生了。

        “不,這不可能,按照我的估算來說厲鬼復蘇應該沒有這么快才對,至少再使用一次鬼的能力是絕對沒有問題的......”照片當中的郭凡模樣又變了,他臉上的傷痕在不斷的增加,同時身體上膚色越發的向著一具腐爛的尸體靠攏了。

        仿佛他才是真正的鬼,而外面捧著靈位的那東西才是人。

        人與鬼的身份和位置此刻調轉了過來。

        “郭凡,還能聽到么?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還能行動的話就回一個話。”鐘山此刻意識到不妙,立刻說道。

        可是前面的郭凡只是背對著他們兩個人繼續往前走,沒有任何的回應。

        這種沉默和不回應讓鐘山頭皮有些發麻。

        因為郭凡這個時候死掉的話,那么此刻眼前的人就不再是隊友了,而是一只真正的鬼。

        “他估計已經厲鬼復蘇了。”

        陳義臉色有些猙獰:“該死的家伙,早不出情況晚不出情況偏偏這個時候,就知道給我添亂,碰到這樣的隊友算我倒霉,既然如此那就開始下一步的行動。”

        說完,他從身上摸出了一個燭臺。

        金色的燭臺上面插著一根慘白的蠟燭,像是某種油脂凝聚而成,帶著一種詭異的氣息。

        這次的行動十分重要,所以該有的資源都有配給。

        “等等,郭凡還沒死,我去接觸他一次,只要壓制一下他身體里的鬼就能讓他恢復過來,如果放任不管的話他這次行動就死定了。”鐘山臉色一變,立刻說道。

        “來不及了,鬼就在對面,就算是你把他從復蘇的邊緣拉了回來,他現在都幫不了任何的忙,而且很有可能你的靠近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改變。”陳義拒絕了他的提議:“我們承受不起失控帶來的代價。”

        “一只鬼也是引,兩只鬼也是引,既然郭凡已經頂不住了,那就把他連同鬼一起引走。”

        鐘山臉上猶豫不決,但還是問道;“你想怎么做?你如果來引這些鬼的話,在鬼燭點燃的片刻之內你就有可能會被殺死,沒有郭凡的鬼,普通的馭鬼者扛不住了。”

        行動最關鍵的一環就是郭凡。

        只有他才敢點燃鬼燭,無懼鬼的襲擊,其他人拿著鬼燭就等于送死。

        陳義目光動了動,腦海之中立刻出現了一個比較瘋狂的想法:“控制好距離的話應該沒有事......”

        說完,還不等鐘山詢問其他陳義就立刻沖了出去。

        他在處理靈異事件上是和楊間一類的人,一旦想好了對策就會毫不猶豫的執行,恐懼和害怕將會暫時的拋之腦后,結果如何全看行動。

        陳義的行動很快。

        往前短暫的奔跑之后他就已經追上了前面的郭凡。

        但是現在的郭凡已經斷開了聯系,已經不再是一位馭鬼者了,很有可能就是一只鬼。

        然而陳義靠近的就是這只鬼。

        他這種冒險的舉措也是帶一種賭博的性質,因為就算是郭凡出了問題,也才是剛剛發生的,鬼應該還未徹底的復蘇,所以這個時候行動看上去很危險,實際上卻是最安全的。

        一旦拖久了,危險程度只會直線上升。

        果然。

        猜測正確。

        陳義接近了郭凡的身后,他感覺到了一股格外陰冷的氣息鋪面而來,空氣之中更是夾帶著一股濃濃的尸臭味,除此之外,他無法感覺到一丁點的活人的氣息。

        “沒有反應么?”

        腳步一停,他目光死死的盯著郭凡的后腦勺,渾身緊繃到了極點,一旦這個“人”有了任何舉措,他都要在第一時間做出對抗。

        否則,很有可能在一瞬間之內被鬼殺死。

        畢竟馭鬼者在和鬼對抗的時候沒有來得及使用鬼的能力就被殺死的例子不在少數。

        “既然沒有反應,那么郭凡......對不住了。”陳義心中默念了一句,他立刻拿起了手中的燭臺。

        燭臺一端插著蠟燭,另外一端卻是一根金色的長針。

        這種設計是為了方便將燭臺固定插在地上,避免放不穩被風吹倒之類的意外發生。

        然而陳義卻沒有猶豫他將這燭臺直接插在了“郭凡”的肩膀上。

        長針刺進血肉里面,有一股惡臭涌了出來。

        血液冒出來是發黑,凝固的。

        而捧著靈位的鬼卻依然沒有任何的反應。

        第一波接觸安全。

        陳義此刻微微松了口氣,看來郭凡的這只鬼殺人規律有些特別,自己靠的這么近,還捅了鬼一下居然屁事都沒有,這種情況是在靈異事件中非常少見的。

        當然,不排除現在的郭凡對這只鬼還有約束力。

        燭臺深深的插入“郭凡”的肩膀當中后,陳義迅速的點燃了鬼燭,然后撤退。

        鐘山立刻明白了陳義的想法。

        既然郭凡沒辦法控制鬼點燃鬼燭,那么就幫他點燃鬼燭。

        只是......

        下一步陳義該怎么做?

        畢竟現在的郭凡可能已經不受控了。

        然而這個時候考慮的不是下一步的行動了,因為此刻鬼燭被點燃了。

        詭異的燭火冒起,這種火焰是黑色的。

        周圍原本就昏暗的環境因為這燭火變的越發的黑暗了,到處都是昏暗的影子搖曳,好像有無數可怕的東西隱藏在那火光倒映出來的陰影之中,讓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恐懼,而肩膀上盯著一根蠟燭的“郭凡”在燭火之下只剩下了一個陰暗的輪廓。

        “會有用么?”

        退回來的陳義死死的盯著黑暗的深處那五個若隱若現的可怕身影。

        鬼燭能否一口氣吸引這五只鬼呢?

        畢竟是s級靈異事件,這種實驗室制造出來的產品不一定能起到想象中的效果。

        不過運氣似乎又回來了。

        陳義和鐘山看見鬼燭形成的燭光昏暗幽深,陰影倒映在路上仿佛形成了一條通往幽冥世界的道路。

        五個若隱若現的可怕身影緩慢的踏上了這條陰影鋪就而成的詭異道路,并且這五個身影順著這條道路開始向著“郭凡”位置靠近。

        “成功了,那五只鬼被引過來了。”陳義此刻方才有些激動起來。

        如此計劃算是成功了一大半,而且最危險的接觸也避免了。

        由已經變成鬼了的郭凡頂在前面他們兩個人就能安全無事。

        “就算是利用郭凡的鬼把計劃實行成功了,可是沒有了郭凡的控制那五只鬼也不會按照預想中的路線前進吧。”鐘山壓著聲音道,他此刻也緊握著拳頭,緊張無比。

        現在不是理會郭凡厲鬼復蘇的問題了,而是如何堅決把計劃實行成功。

        “變成了鬼更好辦,再用一根鬼燭引著郭凡的鬼前進就行了。”陳義咬了咬牙道:“我們引著郭凡,郭凡引著身后的那五只鬼,只要不出什么意外,這計劃是能夠成功的。”

        說完,他又轉而看著鐘山,將一根白色的鬼燭遞給了他。

        “第一根鬼燭的持續時間交給你了,我來保證郭凡身上的燭光不被熄滅。”

        鐘山接過鬼燭苦笑道;“看來這次我們三個人都得玩命了,希望不出意外才好,不然我們可頂不住這么多只鬼的襲擊。”

        郭凡的鬼拿著鬼燭沒有危險,可是鐘山不一樣。

        不過他也沒有怨言,他引路的危險很大,可是陳義負著鬼身上的鬼燭不熄滅危險也很大。

        因為鬼燭有燒光的時候。

        “不要廢話了,沒時間了,那些鬼已經要靠近郭凡了,必須讓他們之間保持距離,不然下次我更換鬼燭的時候很可能會死。”陳義焦急道。

        “那么開始行動吧。”鐘山沒有猶豫,一咬牙立刻拿著鬼燭走了過去。

        下一刻。

        昏暗的道路上,又一根鬼燭被點燃了。

        鐘山舉著慘白的蠟燭在頭頂確保鬼燭的光不被擋住可以將郭凡吸引過來。

        盡管已經做好了心里準備,但他額頭上依然冷汗直冒,恐懼襲來,渾身感覺體溫已經被抽空了。

        畢竟,他要給一群鬼帶路。

        這個引路人什么時候被鬼殺死都不會覺得意外。

        “第一次點燃鬼燭的時候是最危險的,一旦郭凡身后的鬼越過了他跑到我這邊來了那我就完蛋了。”鐘山心中這樣想到,他忍不住回頭看看情況。

        陳義立刻喝止了他;“別回頭,你想死么?五只鬼連同郭凡全在你身后看著你,要是回頭之后你被鬼看到了觸發了鬼的殺人規律怎么辦?現在這種情況很好,至少可以確定他們沒有襲擊你。”

        “保持這種狀態,盡可能的減少其他的行為。”

        此時此刻。

        距離他不遠處的馬路上。

        捧著靈位的鬼已經轉過了身來,蒼白麻木的臉龐朝向了鐘山,那空洞無神的眼神之中帶著一種說不出來的詭異。

        這種詭異的眼神似乎一直盯著鐘山頭頂上的那鬼燭的燭光。

        而在這只鬼的身后,從鬼畫中走出的那李軍,蘇凡,柳三.....等人卻是看著它肩膀上那燭臺之上的燭光,各種詭異也被吸引住了。

        引路人鐘山,中間鬼郭凡,最后的五只鬼。

        三者之間此刻因為燭光的緣故仿佛形成了一種微妙的平衡。

        “他娘的。”鐘山雖然沒有回頭看,但卻已經感到頭皮炸裂,渾身發寒。

        想想都覺得毛骨悚然。

        五只鬼,不,六只鬼這個時候就在身后盯著自己看,而且這還只是開始。

        從現在開始,這一群鬼將跟隨自己一路,直到這次的任務結束。

        看著遠處的漫漫長路,鐘山心中有些絕望的想到:“自己真的可以活著走完這條路么?”

        “鐘山,該上路了。”陳義壓著聲音從電話道。

        “你就不能說一點吉利話么?”鐘山嘴角狠狠一抽。

        恐懼和巨大的心理壓力之下,他覺得自己走路都有點不利索了,這輩子頭一次感覺到了原來控制自己的雙腿往前邁也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

        但他依然維持著穩定,邁著步伐往前走去。

        他一動,身后的“郭凡”就動了,也跟著他走去。

        而“郭凡”一動,最后面的五只鬼也動了。

        “真是一個瘋狂的行動方案,幸虧這鬼沒有鬼域,否則全得死。”遠處不被留意的地方,楊間從陰暗的路燈之下走了出來。

        他鬼眼不安分的轉動著,目送鐘山,陳義,郭凡三個人的離去。

        “不過計劃到底是成功了,陳義這個人看上去脾氣不太好,但也是一個人才,難怪會成為j城的負責人之一,這種應變手段的確值得稱道,既然他能處理好我我也省得給他們擦屁股了,之后哪怕行動失敗了,只要鬼不出現在城市里就行了。”楊間略微冷漠的想道。

        鬼不出現在城市里,就不會引起大事件。

        野外的話,封鎖就行了,就和之前應對鬼差一樣。
        還在找"神秘復蘇"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說很簡單!
        (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