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503章來自開始的答案

  • 神秘複蘇 - 第503章來自開始的答案字體大小: A+
     

    楊間還并不知道僅僅只是相隔半天的時間平安大廈內,朋友圈的幾個高層就已經進行了一場針對他的討論會,并且已經做出了相應的決定。

    他現在剛剛和萬德路吃完飯,然后準備去詢問那個叫羅永的男子關于他家老宅的事情。

    羅永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人,以前是在家鄉務農,后來在外打工,辛辛苦苦賺了一筆錢,準備回家蓋房子,看著家中的祖宅破舊不堪,就打算推平老宅重新,哪里知道這一動工就挖出了一個地下室,還找到了不少古玩意。

    消息傳來,自然也就引來了一些古董商人的留意,為此,他還小發了一筆財。

    可是他哪里知道,那個塵封多年的地下室會帶來一件又一件的恐怖靈異事件,所以到現在為止羅永依然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

    連這次來大京市也是萬德路連哄帶騙,拿出了五萬塊勞務費才將其帶了過來。

    對這些事情楊間不關心,他關心的是自己尋找的這根線索是否會斷。

    羅永此刻坐在隔壁的一個包廂里早就吃完了飯,飯菜不錯,他還沒有吃過這么高檔的酒菜,可越是如此,他就越發的坐立不安。

    他覺得天上沒有掉餡餅的事情,那個老總肯定是對自己有所圖謀。

    所以羅永時時刻刻都想著趕緊離開,回老家去。

    然而,包廂里的兩個保安卻坐在那里看著他,防止羅永突然就溜走了。

    大概到了下午兩點多鐘的時候。

    保險的大門突然被推開了。

    率先走進來的是一位看上去略顯稚嫩的年輕人,身材勻稱健碩,目光銳利的不像話,像是林中的鷹隼,又好似一頭危險的孤狼,在那兇銳的眼神之下透露出來的卻是冰冷透骨的麻木,不帶一絲的感情。

    這種眼神看過來的時候似乎不是在看人,好似在看砧板上的豬肉。

    很難想象,到底什么樣的人才會擁有如此心悸的眼神。

    僅僅只是被掃看了一眼,羅永就感覺渾身一涼,心中有股莫名的寒意涌出,不知道為何下意識的就緊張了起來。

    “楊總,老板。”保鏢此刻急忙站了起來。

    萬德路跟在后面點了點頭:“你們先出去吧,我們有些事情要談。”

    “好的,老板。”保鏢立刻走出了包廂,并且關好了門。

    楊間沒有任何的拖泥帶水,直接走到了羅永的面前,然后搬了一張椅子過來當即坐下就問:“你是羅永?”

    “我,我是叫羅永,你是誰?我不認識你。”羅永語氣之中透露出緊張之色。

    “我是大昌市負責人楊間,有一件特殊的事件由我負責調查,這次找你來大京市主要是有一些細節上的東西想要詢問你,希望你配合我的調查,這樣你好我也好。”楊間說完拿出了自己的證件,同時連帶配槍也一起放在了桌子上。

    沒什么原因,就是震懾。

    身份和配槍就已經能代表很多東西了,對付馭鬼者或許沒用,但是對付普通人這種身份足以起到效果。

    果然。

    有些緊張的羅永見到楊間將那印著金屬徽章的特殊證件連同配槍往桌子上一放的時候頓時嚇了一跳,隨后臉色都變了,之前還紅潤健康的臉色一下子就發白了,渾身都有些顫抖起來,他下意識的聯想到自己是不是犯了什么大案。

    “我問你答。”楊間沒有給他多想的空間,立刻問道:“你是照片上這棟老宅的戶主么?”

    他拿出了檔案里一張古宅的照片。

    “是,是我,不,大哥......長官,戶主不是我,戶主是我爺爺,我是繼承了過來。”羅永緊張的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楊間道:“這東西你從你家那老宅的地下室挖出來的,你認得?”

    隨后他又抽出了一張魂瓶的照片。

    “對,沒錯,這是我家挖出來的古董。”羅永額頭冒出了冷汗。

    “不要緊張,只是一些普通的調查而已。”楊間道;“你記得你挖出過多少個這樣的瓶子么?”

    “三個,不,不對,是五個,對,瓶子是五個,還有一些盤子,杯子之類的。”羅永急忙回道。

    “五個?”楊間臉色一沉。

    萬德路調查的不夠仔細,他只查到了一個魂瓶,并且里面的鬼已經放出來了,就算是算上自己手中的那個瓶子也就只有兩個,也就是說這個羅永在挖出來的時候就私藏了三個起來。

    “那五個瓶子你都賣掉了?”他關心的是這關押厲鬼的瓶子是否還在。

    羅永依然冷汗直冒因為他看到眼前這個長官臉色沉了下來,他覺得這些東西出了事情了,說話結巴道:“賣,賣掉了,一個賣了一萬,一個賣了三萬,剩下三個有人出價十萬一個,我全賣了。”

    楊間聽這么一說,目光不由一凝:“有人一口氣買走了三個?你有他的聯系電話么?”

    “沒,沒有。”

    羅永回道:“他是上門收購的,當場就現金付錢了,我沒有他的聯系電話,他說這事情見不得光,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楊間沉默了。

    他覺得這事情有些蹊蹺,誰會帶著幾十萬現金上門收購這東西。

    這又不是千年歷史的古董,只是一百年前的玩意而已,能賣幾萬塊錢就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收購的人很有可能是奔著瓶子里面的東西去的,否則不會拿現金收購,因為銀行轉賬的話就一定會有轉賬記錄,順著這條線很容易查到人,那人防著這一點,所以早有準備.....這不是總部的人做的,應該是民間的某些勢力,或者是個人。”

    楊間推測這是馭鬼者干的。

    不過真是這樣的話反而是一件好事,至少馭鬼者對待這種關押的鬼是會非常謹慎的,如果是落到普通人的手中就會如那條古玩街一樣,已經開始鬧出靈異事件了。

    “古董的事情先放一邊吧,對你爺爺你了解多少?”既然追查魂瓶的線縮斷了,楊間就回歸主題。

    因為這個羅永的相貌和敲門鬼的那個老人七八分相似,又牽連到了魂瓶,老宅,十有八九是百年前馭鬼者的后代。

    “我爺爺?”羅永明顯怔了一下:“長......官,我不太清楚。”

    “不清楚,你沒見過你爺爺?”楊間問道。

    他覺得這個羅永五十多歲,如果算起來的話應該在小時候見過他爺爺,不至于徹底斷了聯系。

    至于羅永的父親,楊間也已經問過萬德路了,羅永的父親七十三歲的時候死了,不然他父親是更好的調查人選。

    羅永一邊緊張,一邊回答:“小時候見過幾次,我爸很早就和爺爺分家了,我們住在村子里,爺爺住在村子外的老宅里,我對我爺爺的印象很淺,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小時候生病,家里窮沒錢治病,那天晚上爺爺突然出現送來了一筆錢,我爸爸才帶我去治病。”

    “之后呢?”楊間追問道。

    “之后我再也沒見過爺爺了。”羅永道。

    楊間敏銳的發現了一個漏洞;“你爺爺那個時候應該很老了吧,死了沒有辦喪事?”

    農村老人去世是一件大事,不可能不辦喪事。

    “我不清楚,好像在那次之后我爺爺就徹底不見了,我再也沒有見過爺爺,我爸也從沒有提起過。”羅永說道。

    “離奇消失了么?”楊間心中默念,同時心中越發確定了。

    羅永的爺爺就是一位馭鬼者和總部的那個秦老同屬于一個時代,并且生存了很久。

    久到似乎長時間克服了厲鬼復蘇的問題。

    不過楊間并不覺得奇怪,一百年前的頂尖馭鬼者活到最后無一不是異類,但是為什么羅永的爺爺最后選擇離奇消失了?

    是要老死了,選擇墓地么?

    “我這里有一張照片,你看看認不認識照片里的人。”楊間說完拿出了手機翻開了相片。

    里面有一張敲門鬼的照片。

    照片是隔著一面玻璃窗拍攝的,玻璃窗外是一個略顯昏暗的走廊,一位身穿黑色復古長衫,滿臉皺紋,渾身長滿石斑的老人正僵直的站在那里,腦袋微微轉向這邊,露出了一雙灰白,空洞麻木的眼睛。

    “這是我爺爺......”羅永見到這照片的時候自己嚇了一跳。

    因為這是一張現代的照片,如果自己的爺爺還活著那得有一百多歲了。

    “你沒有見過你爺爺,你憑什么認為他是你爺爺。”楊間盯著他道。

    羅永有些激動的指著照道;“小時候我生病的哪天我爺爺就是穿著這件衣服來給我爸爸送錢的,我記得很深刻,不會認錯的......”

    “腿哥,這一看就是親孫子嘛,這樣子都差不多,我外行都看的出來。”萬德路瞅了一眼,忍不住說了一句話道。

    “很好,既然你確定了那就好辦。”楊間很快收起了照片。

    他對于這個結果并不意外。

    因為第一眼見到羅永的時候敲門鬼的身份就已經在他心中確定了。

    代號鬼敲門的厲鬼就是一百年前的馭鬼者,至于為什么半年前突然冒出來,楊間認為羅永的爺爺就是在那個時候死的,死了之后尸體被發現送往了醫院,然后在醫院里厲鬼復蘇,形成了一件A級靈異事件。

    可問題是,這種活到現代的頂尖馭鬼者,克服了厲鬼復蘇的異類,從那個論壇故事里坐診醫生雷電法王的訴說上來看竟然是摔死的,

    還是從五樓掉下來摔死的。

    這簡直就是可笑。

    可換過來思考,又會是什么東西殺死了羅永的爺爺呢?

    羅永爺爺的死因背后或許隱藏著一個更為讓人恐懼的存在。

    看著楊間沉默思考的樣子,羅永雖然坐立難安,但是卻不敢出聲,只得老老實實的呆著。

    等楊間回過神來之后,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羅永:“你爺爺離奇消失之前有沒有留下什么東西,或者是什么特別的東西給你們?”

    “沒,沒有。”羅永雖然語氣有些緊張,但回答的很果斷。

    楊間聽到這個回答自嘲的搖了搖頭。

    也對,這個羅永的爺爺早年就和親人分居,割斷聯系,這就是怕鬼的事情牽連到家人頭上,就算是留下什么線索也絕對不會留在親人身上,那簡直就是招禍上門。

    但換位思考如果自己的話要留下線索會留在什么地方呢?

    思來想去。

    楊間只想到了兩個地方。

    一個是羅永爺爺死的地方,那就是尸體第一時間被發現的地方,那個時候或許還有一口氣能留下什么有用的東西。

    還有一個就是......

    楊間再次打開了手機,依然是敲門鬼的照片,這照片是他第一時間保存下來的,很清晰,他擴大了一個地方。

    那是老人身上的黑色復古長衫,長衫的腰間有一個口袋。

    “那個時期的穿衣風格不可能在這地方開一個口袋......”楊間目光閃爍:“這是唯一反常的地方,而且這口袋微微鼓起,里面這是放有東西。”

    線索。

    這是真正了解厲鬼源頭,了解一切的線索。

    心中的直覺告訴他,敲門鬼的口袋里面放有他想要的答案,因為一個隨時可能要死的人,最聰明的做法就是將重要的信息放在身上。

    再考慮到自身厲鬼復蘇的問題,羅永的爺爺絕對有把握讓這份答案只落在有資格擁有人的手上。

    因為你得先要解決敲門鬼,才能得到這份答案。

    能做到這一點,就已經算是頂尖的馭鬼者了,自然有資格了解一切,至于普通人,哪怕是普通的馭鬼者,知道這一切沒有任何的用處,他們改變不了什么。

    “我從敲門鬼事件當中活下來,難道我追尋了這么久又要回到了原點?”

    楊間心中不知道該感慨還是該激動,可是比起這兩種情緒來,他更多的是不安。

    因為代號鬼敲門靈異事件沒有那么好處理。

    而且能讓一百年前的頂尖馭鬼者死于非命的東西顯然是非常可怕的。

    沉思許久。

    包廂里氣氛有些凝重。

    羅永此刻不敢提離開的事情,萬德路打著哈欠有些疲倦但沒有離開,只能等待著這次的詢問結束。

    兩人沒有絲毫的不耐煩。

    普通人工人也好,上司公司老總也罷,都得乖乖等著,因為楊間有這個資格讓他們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