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499章總部的底蘊

  • 神秘複蘇 - 第499章總部的底蘊字體大小: A+
     
    會議的方案大致討論出來了。

      姜尚白的棺材釘計劃暫時被擱淺,王教授的鬼畫方案目前被征用了,但這只是其中一個選擇之一,曹延華希望其他人能繼續想過別的方案,哪怕作為備選也是好的,這樣一來就不至于出現問題之后無法應對。

      不過方案的具體實行方法沒有在會議上討論,估計總部后面的一群智囊團會給出滿意的答案,這些用不著其他人操心。

      但再好的方案也需要人執行。

      估計后面會有幾個比較倒霉的馭鬼者會被指派任務了。

      楊間很堅信,這次的任務絕對沒有自己,因為總部再派自己的話,那就是明著欺負人了。

      會議在近中午的時候差不多結束了。

      “今天的第一場會議暫時就到這里,不過事情還并沒有結束,按照正常的程序,明天還有第二場會議,希望大家做好準備。”曹延華看了看時間,這才宣布了這場會議暫時結束了。

      但在最后,他又點名道姓“但在會議結束之前,我要嚴厲的批評楊間。”

      “楊間他在休息區內和高志強打架,直接引起了高志強厲鬼復蘇,讓總部損失了一位頂尖的馭鬼者,這是不可饒恕的巨大錯誤,要是放在平時肯定是要重重的嚴懲。”

      說到這里,他一臉憤怒的樣子。

      “果然來了。”楊間看了看一旁的馮全。

      真的和他說的一樣,自己要被點名批評了。

      不過這也只是走個過場而已,聰明的人都知道,總部是不可能拿楊間怎么樣的,只是來一場曹延華的個人秀而已,讓總部挽回點顏面,同時也讓其他人知道,總部還是壓得住楊間的,你們不要亂來。

      “這個楊間是個愣頭青,他不會沒有意識到這點吧”有人心中暗暗猜想。

      要是楊間這個時候被激怒了,沖上去把曹延華干掉那就有意思了。

      顯然。

      讓他們很失望。

      楊間坐在那里一動不動,沒有之前和姜尚白他們幾個人劍拔弩張的樣子,仿佛沒有聽見曹延華的指責和批評。

      曹延華批評了一會兒之后,又轉而道“雖然這次楊間引發的后果極其嚴重,帶來了非常惡劣的影響,但他也阻止了高志強欺凌總部女性接線員的惡行,行為出于正義,維護了總部內的治安”

      “所以總部對楊間的這次懲罰是薪水,黃金配額減半,記過一次,下不為例。”

      “什么就只是罰錢,記過”姜尚白聽到這樣的觸發臉都黑了。

      這走個過場最起碼也得拿點東西出來吧,這罰錢算什么馭鬼者缺錢么而且記過對楊間影響有屁用,他已經提名隊長了,而且不出意外的話會被選上,記不記過都無所謂,曹延華這樣觸發還不如來個罰酒三杯。

      說不定楊間還能醉倒昏睡一天,好歹讓他頭疼一晚上。

      高志強是真的白死了。

      冤啊。

      姜尚白心中暗嘆。

      一個潛力很大的馭鬼者,就這樣因為管不住自己的小兄弟就楊間活生生的弄死在了總部,而且還沒有人喊一句冤,最關鍵的是高志強還是犯錯未遂,真算起來的話還不是什么大過錯,放在平時也就是口頭警告一下,根本什么事都不會有。

      他知道,總部也不愿意高志強死,實在是要去阻止的時候已經晚了,楊間這家伙下手又狠又黑,直接就把人給弄死了。

      人都死了,總部總不能為了一個死人,又去嚴厲的處罰另外一位頂尖的馭鬼者吧

      更何況別人還是站在正義的角度出手,總部如果真的因此嚴厲處罰了楊間,不但可能逼走楊間這個頂尖的馭鬼者,而且還間接的告訴別人,犯錯有理,幫忙有錯。

      這個頭一開,影響可就大的去了。

      曹延華不可能這么蠢,所以他只能這樣處理了。

      “這個楊間真是愣頭青么”姜尚白此刻心中憋的難過,開始懷疑楊間是不是之前就已經考慮到了這點。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家伙就有點可怕了。

      “好了,現在散會,另外,楊間單獨留下來一下。”曹延華在散會之后補充了一句。

      楊間神色一動,他大概明白了曹延華單獨找自己的目的。

      “腿哥,總部單獨找你什么事情不會是想潛你吧”一旁的馮全好奇的問了一句。

      楊間看了他一眼道“你就不能往好的一方面想么也許總部是要單獨的獎勵我。”

      “你在總部都殺人了,還在會議上差點打了起來,總部會獎勵你我不太相信。”馮全搖了搖頭。

      “這可不一定。”

      馮全道“那你等著吧,我先走一步了,有什么事情及時聯絡,最近幾天我應該都在大京市。”

      “好的。”楊間點了點頭。

      很快,其他人陸陸續續的都離開了這里,只留下了曹延華,王小明,還有那個叫秦老的老人。

      “楊間,知道我單獨留你下來是為了什么么”曹延華見其他人離開之后才開口問道。

      楊間道“不是發加班費么”

      曹延華聞言嘴角一抽“這事情你到是記得很清楚啊,不過這只是其中一件事情,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想要單獨和你談談,不過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跟我來,大家邊走邊說。”

      說完,他示意了一下,然后指了指不遠處停著的一輛小型代步車。

      “好啊,只要副部長不賴賬,說什么事情都可以。”楊間無所謂道。

      很快。

      一行四人上了車,由一位工作人員開著,緩緩的離開了這里。

      路上,曹延華道“其實這事情本來不應該這個時候和你說,但不提前和你說的話,等到臨時通知又怕你誤會,所以想了想,決定現在和你單獨討論一下,當然你也可以反對,總部的只是一個建議而已,不會強迫你做出決定。”

      “聽你這么一說,仿佛像是要把我給賣了似的”

      楊間看著他道“通常別人在說不強迫的時候,往往沒得選者,我說的對么王教授。”

      王小明不說話,又在裝木頭人。

      曹延華道;“這是我做出的決定,和其他人沒有關系,既然你不喜歡彎彎繞繞,那我也就開門見山的直說了,其實總部的意思是希望你放棄這次的隊長選拔,拒絕成為隊長。”

      楊間聞言微微皺了皺眉“理由呢”

      “不能說,但如果你答應的話,總部會給予你補償,相信會讓你滿意的。”曹延華道。

      “我聽說所為的隊長選拔,其實就是各方利益角逐,每一位隊長的背后就是一放利益的代表,一些人其實早已經內定好了,所以我這個沒權沒勢的高中生成了被犧牲的對象”楊間反問道。

      曹延華認真道“不,你如果堅持參與隊長計劃的話,以你的履歷一定能成為隊長,只是你并不適合這個職位,不過你說的也有些道理,每一位隊長的背后的確是代表著一些利益糾葛,但是最重要的不是這個,而是平衡。”

      “總部需要用隊長穩定局勢,靈異事件也好,民間馭鬼者也好,還是各地的治安也好,都需要他們協助,而這個只有頂尖的馭鬼者才做得到你的確很符合要求,但是有些人更加適合,如果你退出,那么負責接替你的人將會是李軍。”

      楊間揮了揮手道“我聽不懂什么局勢,什么適不適合,要我退出可以,你出得起什么價”

      他對隊長的需求的確不強烈,成為隊長之后或許權利,資源很大,但麻煩事情也不小,如果能得到切實的好處,別說他退出隊長計劃了,就算是退出總部也無所謂。

      “你同意就行,至于你的要求總部會盡量滿足。”曹延華說道“下面我會帶你去另外一個地方。”

      楊間目光微動,他不說話,只是坐在車上看著這輛車駛向了總部的一處防空洞,并且一路往下延伸下去,似乎要去往地下深處。

      趁著這時間,他對著旁邊的那個秦老開口道“老人家今年多少歲了像老人家年紀這么大的馭鬼者還是很少見的。”

      秦老轉而笑了笑,并沒有回應。

      “你想詢問什么可以直接問我,秦老身份特殊,有些東西他不方便透露。”王小明這個時候才開口道。

      “你這家伙的確是比較讓人討厭。”楊間道;“你估計知道我想打聽什么東西,也罷,那我就直接說了,民國時期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他不相信以王小明的地位和信息渠道無法接觸到以前的一些信息。

      果然。

      王小明一點都不覺得詫異,只是平靜“看來你也已經留意到了,這倒是讓我有點意外,所以你想向秦老打聽,畢竟他是那個時代的人。”

      “你做過這方面的研究”楊間問道。

      “只是另外一個研究話題罷了,不過這項目不是我在跟,畢竟考古這種事情我不太擅長。”王小明道“但在研究的時候多少還是知道一點的,只是出于保密的目的有些東西不能和你透露。”

      “以我的級別不至于一丁點的消息都得不到吧”楊間道。

      王小明沉默了一下,隨后道“就從我最近研究的鬼棺開始說吧,鬼棺這東西拋開本身的靈異不談,從做工,形狀,還有工藝上來看,都不是近代的,應該是以民國時期的棺木風格。而后我研究過一些詭異之物的時代風格,毫無疑問,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那個時代,也就是你剛才提起的民國時期。”

      “這張照片你應該很熟悉吧。”

      忽的,他又拿出手機,翻開了一張照片,遞給了楊間。

      照片很熟悉,是隔著玻璃窗拍攝的,照片里面是一位身穿長衫,長滿尸斑的老人,他雙目死灰,神情麻木,渾身上下透露出一股異樣的詭異。

      “是我以前在網上論壇里看到過的那張照片,這老人是敲門鬼。”楊間臉色一凝。

      這照片他手機里也有存,不過以總部的手段,弄到這張照片不是難事。

      “我收集了一些拍攝到鬼的照片。”王小明收回了手機道;“這是代號敲門鬼的形象,你應該很熟悉,不過我讓你看的不是敲門鬼的樣子,而是這只鬼的穿衣風格。”

      楊間道“你想說敲門鬼的也是一位民國時期的老人”

      “很顯然。”

      王小明道“這種黑色長袖衣服是那個時代的風格,類似于這樣的證據還有很多,不過大部分都是指向了同一個時期,不過我對時期的興趣不大,所以沒有花太多時間去研究。”

      “什么你知道厲鬼復蘇的可能由來,居然不去深入挖掘”楊間詫異道。

      “因為沒有必要。”

      王小明說道“這只是一個答案,但卻改變不了結果,所以我沒有浪費時間在這上面,不過白教授對這事情比較感興趣,他是歷史學家,文學家,這事情他一直在跟進。”

      楊間道“你有沒有想過,知道了真相之后和或許能徹底解決目前的靈異事件”

      “有想過,但不切實際,舉例來講,民國時期就已經出現了鬼,并且也出現了馭鬼者,但從現在這個情況來看,很顯然那個時代的人失敗了,雖然不知道他們用了什么辦法暫時處理了所有的靈異事件,可是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應該應對靈異事件日益頻發的今天。”王小明認真道。

      “我不會去考慮過去,只會考慮未來,你也應該一樣,找到答案的意義不大,解決問題才是當務之急。”

      “這家伙”楊間聽到王小明這么一說,有種想要跳起來給他一拳的沖動。

      明明可以了解真相,這個王小明確一點都不感興趣。

      “民國時期如果真有馭鬼者不可能全部都消失了,一定會有殘留。”

      楊間道“找到他們就可以知道真相,你不感興趣,但是我感興趣。”

      王小明又道“的確如此,但很可惜,秦老不是你的目標。”

      “為什么”

      “他的確是出生在民國時代,可他是一個孤兒,沒有父母,沒有親戚,甚至沒有名字,只知道以前被一戶姓秦的人家收養,但很可惜,那戶人家在他五歲的時候就死了,秦老連養父養母的名字都不知道,只記得姓氏,所以他并沒有進入民國時期的那個馭鬼者圈子。”王小明道。

      一旁的秦老笑了笑“動亂的年代,能活下來就不錯了,哪有那么多講究。”

      楊間心頓時沉了下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線索和答案在這里就等于斷掉了。

      可是,王小明接著又道“但是秦老和其他馭鬼者不一樣的是,他是天生的馭鬼者。”

      “什么意思”楊間聞言又看向了他。

      “意思是,秦老在娘胎里的時候就是馭鬼者,他屬于馭鬼者當中的另類,身體里的鬼已經和他融為在一起了,并且陷入永遠的死機狀態,如果你不太好理解的話,那么可以直接認為秦老就是鬼。”王小明說道。

      他的聲音在深邃的走道里回蕩,這里空無一人,但透露出來的消息卻讓楊間為之錯愕。

      “這怎么可能”楊間此刻差點猛地站了起來。

      天生的馭鬼者

      娘胎里的時候就已經和鬼融為了一體

      自身疑是就是一只鬼。

      王小明道;“沒什么不可能的,如果能讓厲鬼死機的話,做到這點應該不是什么難事吧不過我猜測應該是當時秦老的母親還在懷他的時候就用了什么特別的方法,讓鬼在胎兒當中就陷入死機狀態,只要不復蘇,那么生下來的嬰兒就是天生的馭鬼者,當然也有失敗的風險,如果失敗那么這就是一個鬼胎。”

      “當然,這只是我的一廂情愿的猜測,也許他是不可復制的特殊,但不得不承認,這種駕馭厲鬼的方法是最完美的,我從秦老的身上得到了啟發,并且開始研究,因為我覺得秦老的存在是一個方向指引。”

      楊間盯著他道;“所以你孕育出了鬼差這種恐怖的存在”

      “實驗都存在風險的,尤其是鬼這種不可控的危險因素,但如果成功了,我就能利用鬼棺進行孕育出更多秦老這類的馭鬼者,而最后靈異事件將會在我手中得到終結。”王小明緩緩的說道。

      原來這就是他一心要得到鬼棺的真相。

      不得不說,王小明的目光很長遠,野心也很大,如果成功,真的可以影響全球的走勢,難怪總部視他為國寶一般的人物。

      “你步子太大了,扯到蛋了。”

      楊間沉著臉道“現在鬼差成了所有人的噩夢。”

      “不,那只是暫時的危險而已,鬼差總歸是能解決的,但未來的希望才是最重要的是,鬼棺實驗失敗之后我找到了新的方向,是你給了我新的啟發,你應該和我繼續之前的那場交易,我需要那東西,但相應的作為交換條件,你可以在這里拿一東西帶走,不會讓你吃虧的。”

      王小明話語一轉,又盯上了楊間手中的人皮紙。

      當然他依然不知道人皮紙的存在,只是知道楊間手中有一樣非常特殊的東西,疑是能給予一些可怕的信息指引。

      這對他很有用。

      “拿一樣東西帶走”楊間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坐車來到了一處底下基地。

      “這里是什么地方”

      曹延華道“關押,存放一些特殊東西的地方。”

      楊間見此臉色一變“成功關押的鬼就放在這里”

      “不是,只是一些危險性不大的特殊物品而已,鬼的關押地點是機密中的機密,就算是我也不知道,這里已經是我權限能達到的極限,按照之前答應你的,你這次從鬼差事件當中救了王教授還有一群馭鬼者功勞很大,我允許你帶走這里的一件東西,這也是先前答應過你的。但如果你肯放棄隊長職位,我允許你帶走兩件東西,要是你愿意跟王教授完成那場交易,我允許你帶走三件東西。”

      曹延華非常嚴肅的說道,并且破天荒的準許楊間最高帶走三樣東西,這是總部到現在從未有過的事情,換做是其他的馭鬼者根本就不知道這里的機密,就算是知道連申請的權利都沒有,直接就會被拒絕。

      由此,可想而知楊間在總部的價值到底有多大。

      特殊的詭異之物

      楊間目光閃爍,他立刻就聯想到了鬼櫥,人皮紙,棺材釘這類東西。

      果然,總部對這類東西也是有收集的。

      不過這曹延華藏的夠深啊,如果不是局勢越來越糟糕,估計他不會允許這些東西泄露出去。

      畢竟詭異之物總是帶著一些未知的恐怖風險。

      “我帶你去看看吧。”曹延華走下車道。

      楊間現在明白了,為什么這個秦老要隨行了。

      估計曹延華也是擔心自己見財起意,把這里給洗劫了。

      如今有這個秦老跟著,楊間還真不敢亂來,這個老頭雖然身事大概知道了,但關于鬼這方面卻是一無所知。

      不過楊間相信,這秦老絕對不是自己現在可以對抗的。

      沒有足夠的信心,總部怎么可能只帶秦老一個人來。

      當然,楊間也沒打算洗劫這里,這犯眾怒的傻事他才不會做。

      “總部收集的靈異之物,到底會有些什么呢”他現在對這事情格外的好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