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神秘複蘇 » 第497章調停

  • 神秘複蘇 - 第497章調停字體大小: A+
     
    一場看似正常討論如何解決鬼差事件的會議,但暗地里卻是各有心思。

      副部長曹延華,迫切的希望事件解決,但他也不希望動那餓死鬼,因為他也負責過大昌市案件,當時事件雖然解決了,可是從王教授的報告中來看,那只鬼的危險程度絕對不比鬼差低。

      甚至在對普通人的威脅程度要遠遠高過目前的鬼差,所以他一直沒有同意姜尚白那想當然的方案。

      然而對其他的馭鬼者而言,餓死鬼會不會失控不重要,他們都希望鬼差事件不牽連到自己,如今姜尚白迫不及待的跳出來提出了一個可行的方案。

      不管后果如何,先無腦支持再說。

      如果方案成功,那么皆大歡喜。

      如果失敗,最差也就是回到原點,繼續討論如何解決鬼差事件,反正自身也不損失什么。

      冷眼旁觀者不在少數。

      唯一站出來反對這方案的也就只有楊間。

      “楊間,你反對姜尚白的方案,那么你的理由呢?”曹延華沉吟了一下,認真問道。

      楊間道:“餓死鬼是我限制關押的,我的判斷就是理由,如果總部要實行姜尚白的這個方案話,那我也無話可說,但是相應的,我會選擇辭職,不再主動參與任何一件靈異事件,雖然我影響不了總部的決定,但我可以做出我的選擇。”

      他懶得解釋什么。

      因為他知道自己解釋也沒用,姜尚白想要借此機會立功,其他人想要借此機會置身事外,不參與鬼差事件,都是有目的性的。

      所為的理由重要么?

      楊間能做的就是抽身離開,不再理會后面的事情。

      因為姜尚白的計劃存在極大的風險,一旦餓死鬼失控,鬼差關押失敗,那么大京市將會出現兩件s級靈異事件,到時候肯定又要牽連到自己頭上。

      與其如此,倒不如直接辭職,回到大昌市養老,他可不想為了給某些人擦屁股死在了這里。

      好不容易暫時解決了厲鬼復蘇的問題,身體也恢復了健康,他還想多活幾年,考慮一下結婚生孩子的事情最起碼留個后,不至于以后斷子絕孫。

      不少人聽到楊間的這番話有些驚愕的看著他。

      似乎沒有想到楊間會因為姜尚白的提案直接說出辭職的話來。

      但從楊間的態度和語氣之中卻不難分析出,那大昌市的餓死鬼事件只怕也是一件無解級的靈異事件,否則的話這個鬼眼楊間不會如此的抗拒。

      “楊間,不要意氣用事,現在是討論方案的時候,你先坐下冷靜一下。”曹延華立刻勸解道。

      他不敢繼續下去這個話題,否則這個楊間真的可能一生氣辭職回家不干了。

      但姜尚白卻并不這樣想而是輕輕一笑道:“楊間,我知道你有自己的一些考慮,但你別忘記了,餓死鬼已經被關押了,只要準備充足,我們完全可以不付出任何的代價就取走那棺材釘,畢竟把這樣的一件特殊東西和鬼一起關在箱子里這是一種極大的浪費,副部長,你覺得呢?”

      曹延華遲疑了起來,他雖然覺得有道理,可這個時候又這么愿意參合起兩個人的爭執之中,于是道:“這個方案還不太成熟,正如楊間說的一樣,風險極大,暫且擱置,我們繼續討論其他的方案吧。”

      然而楊間卻是無視了曹延華的和稀泥,而是直接盯著姜尚白道:“你想取棺材釘就去取好了,但我有一句話提前放在這里,出了問題你自己頂上去,如果到時候你想溜,我絕對不放過你。”

      姜尚白臉一黑:“楊間,你覺得你吃定我了?”

      “對,我就吃定你了,不服的話可以試試。”楊間絲毫不退,額頭上的鬼眼冒出淡淡的紅光。

      姜尚白驚的急忙站了起來,他不敢面對楊間的那鬼眼。

      前兩天他可是親眼見到楊間的鬼眼能讓現實的東西消失,要是突然個自己來這么一下,那弄不好會死人的。

      “楊間,收斂一點,這里可不是打架斗毆的地方,我們現在的可是在決策一座城市的生死。”姜尚白旁邊的一位略顯陰柔的男子目光動了動認真道。

      “楊間,不要太目中無人了,這里能治你的人不少,不要以為自己僥幸處理了一件s級靈異事件就可以狂的沒邊了,我們是給你面子不想在這里讓你難堪,真打起來的話你以為你討的了好?”

      “呵,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一言不合就想打架,都什么年代了,還喜歡用暴力解決事情?活著不好么?非要到處顯示存在感?要不是因為厲鬼復蘇的問題困惱了我們一些人,你以為你在這里有說話的份?”

      給姜尚白撐腰的人不止一個,很快兩三個馭鬼者皆面帶警告語氣道。

      毫無疑問,這些人都是朋友圈的人。

      他們成為馭鬼者的時間比楊間久,接觸的東西也楊間多。

      一個外地走出來的小伙子,成為馭鬼者才半年,雖然有些能耐,但也僅僅如此而已。

      影響了自己這些人的利益,管他是誰,該干掉就得干掉。

      然而他們幾個人的話才剛剛說完。

      楊間二話不說,猛地抓起了身后的凳子,直接朝著第三個開口說話的馭鬼者丟了過去。

      以他的力氣,再加上這厚重的實木凳子,這丟出去足以將一個普通人給活生生的砸死,但考慮到對方是馭鬼者,所以他根本就沒有想過留手,直接就是用了全力。

      “砰!”

      一聲巨響,厚重的實木椅子準確的落在了那位馭鬼者的頭上隨后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直接四分五裂。

      那人腦子頓時凹陷下去了一大塊,脖子都詭異的扭斷了,但他卻沒有表現出痛苦之色,只是帶著一絲難以置信的神色看著楊間,似乎沒有想到他敢真的動手打人。

      其他人見到這一幕也都愣住了。

      “楊間,看來你是真的不怕死。”那人咬著牙,猛地站了起來。

      他的腦袋還是歪的,仿佛脊椎扭斷了一樣,此刻斜斜的靠在肩膀上,顯得尤為怪異,但卻似乎對他一丁點的影響都沒有,依然活動自如。

      “威脅我,靠的不是嘴巴,而是能力,我從出生到現在,打架還沒輸過,一群自以為是的東西,覺得自己活夠了的話現在就動手,看看今天我能不能一口氣把你們這幾個家伙全部打掉,反正我從成為馭鬼者的那天起就沒想過活很久,與其去對付鬼,我覺得對付你們更容易一點。”

      楊間臉色冷靜,絲毫不怯,動起手來更是一丁點都不猶豫。

      仿佛他真的可以一口氣對付姜尚白在內的三四位頂尖的馭鬼者。

      其實說實話,楊間并沒有太大的把握。

      但氣勢上不能輸,朋友圈這個勢力在這會議桌上就至少有四個成員,他既然已經干掉了高志強得罪了朋友圈,那么他就要表現出足夠的強勢,只有這樣才能讓人投鼠忌器。

      一旦他虛了,或者是怕了,他相信自己的處境會比現在艱難十倍。

      危險,暴戾,瘋狂,是楊間的生存方式。

      只有將自己偽裝成一個讓人畏懼的存在,才沒有人敢打自己的主意。

      畢竟,他才二十歲不到,成為馭鬼者不到半年,人脈,朋友,幫手,這些東西都沒有形成,比不上這些一直存在的勢力。

      “這家伙真是一個瘋子”姜尚白臉色一黑。

      現在他覺得自己之前的決定是對的,這個楊間真的不能胡亂得罪,一旦惹到了,這家伙完全就是不顧后顧,不顧場合,真敢動手,和這樣的人說什么道理簡直就是對牛彈琴。

      面對楊間那冰冷的眼神。

      那個被砸歪腦袋的馭鬼者此刻很想強勢的回應一句,但他嘴唇動了動卻始終沒有說出來。

      他怕了。

      因為他相信自己的判斷,一旦自己回應一句,引來的絕對就是楊間瘋狂的襲擊。

      這感覺就像是走在路上,被人稀里糊涂的打了一巴掌,還反問你一句:你瞅啥。

      如果你來一句:瞅你咋地。

      那么對方立刻就要亮刀子。

      所以,他不敢接這茬。

      “你們別仗著人多,真動手的話我站在腿哥這邊。”

      馮全此刻見到劍拔弩張,想要打架的意思,他立刻站了起來,表示支持楊間。

      “雖然這事情大家都很沖動,可若是真的要打起來的話,我還是希望你們能冷靜一下。”李軍面色嚴峻的站了起來,他認為楊間的作用遠大朋友圈的這幾人,而且大昌市事件他也很佩服楊間以一己之力解決了那件事件。

      所以這個時候得挺他一下。

      “馮全,李軍?”姜尚白臉又是一黑。

      這兩個人都很有份量,李軍不用說,一直負責保護王教授,在總部的地位和信賴不言而喻。

      馮全更是特殊,第一任大昌市的負責人,也是總部的第一批馭鬼者,活到現在還沒有死,無論是資歷,還是輩分都值得讓人尊重。

      “你們朋友圈的人管的也太寬了吧,楊間剛才的話也沒錯,誰的方案誰負責,真取出棺材釘出了事,姜尚白就得負責到底,楊間的提醒不是出于私心,他也是為大局考慮,所以取出棺材釘的方案我也不同意。”曹洋懶洋洋的回了一句,他此刻也站了起來。

      “拿別人的成果,做自己的事情,又不考慮失敗的風險,成功算你的,失敗了我們這些人給你擦屁股,天底下哪有這么便宜的事情,姜尚白你聰明,但是我也不蠢。”

      曹洋?

      姜尚白沒有想到,這個脾氣古怪,平日里也是目中無人的曹洋會站在楊間一邊。

      什么時候這個楊間有了這樣的影響力?

      “我也認為楊間的擔心是有必要的,餓死鬼事件雖然我沒有參與,但僅僅一個鬼域籠罩全城,隔絕一切的支援,這點就看的出,這東西的恐怖程度根本不下于鬼差,一旦玩脫,沒有人負責的起。”鐘山想了一下,也做了口頭表示,但他卻沒有站起來。

      畢竟楊間之前在機場的時候沒有答應他合作隊長的事情,這個時候口頭示好已經算是不錯了。

      見到,馮全,李軍,曹洋,鐘山這足足四位頂尖的馭鬼者表明態度,不只是姜尚白,朋友圈的其他幾個馭鬼者也臉色很難看。

      剛才那被椅子砸歪腦袋的人更是心中一驚,暗自慶幸。

      還好剛才自己忍住了沒有反擊。

      不然真打起來的話這些人支援過來,自己這幾個人真的有可能全部交代在這里。

      四對四。

      會議桌上的八個人站了起來,彼此表明了自己的立場和態度。

      氣氛有些火熱,大有一種隨時要大打出手的感覺。

      但對其他人而言這事情也仿佛和自己一點關系都沒有。

      玩紙青蛙的還在玩紙青蛙。

      打哈欠的還在打哈欠。

      坐姿筆直的人依然保持著那個姿勢,如一具尸體一般一動不動,如果不是眼珠子還能轉動,旁人的人真以為這是曹延華拿了一具尸體放這里湊數。

      至于和稀泥的曹延華,此刻也不敢勸,也知道勸不動。

      他只有副部長的權利,卻沒有馭鬼者的能力,身為普通人的他能頂著壓力主持這次會議就已經很不錯了,換做其他心理素質差的人只怕已經嚇的辭職回家了。

      王小明一副陷入自閉的樣子,也沒有勸解的意思,只有在正常討論的時候他給予一些資料上的幫助。

      關鍵性的建議他也不會出。

      “行了,都別鬧了,坐下來吧。”

      眼看場面僵持不下的時候,忽的,那個滿臉老人斑的秦老卻是敲了敲拐杖,發出了一個蒼老的聲音。

      他的話才一說完。

      八個人,幾乎在同一時刻齊刷刷的坐下。

      身體幾乎下意識的做出了動作,連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了。

      “嗯?”

      當楊間反應過來的時候,卻是猛地看向了那個秦老。

      剛才是怎么回事?

      被鬼的能力影響了思維,還是被控制的身體?

      一句話自己就收到了影響,身體里的鬼居然沒有半點抵抗。

      “等等我的凳子。”楊間隨后又發現,自己屁股下面坐著一張實木凳子。

      這凳子不是之前被自己丟出去了么?

      再看附近的地上,破碎的凳子已經消失不見了。

      不只是他,其他人也都一樣,一副見鬼了的樣子看著那個秦老。

      一句話影響有所人的行動,這是馭鬼者可以做到的事情么?

      “這個老頭神秘的很。”姜尚白深深的皺著眉頭,他很忌憚這個秦老。

      因為他從未見過這個秦老處理靈異事件,可總部內卻一直流傳著一句話,大京市的第一馭鬼者就是這個秦老。

      正是因為有他在,大京市從未真正意義上爆發過靈異事件。

      這對一個大城市而言是無法想象的。

      因為,目前而言,但凡是大城市或多或少都出現過靈異事件,大京市按理說也不例外。

      “繼續開會吧,爭執就到此為止了,給我老人家一個面子。”秦老又緩緩道。

      所有人保持了安靜,仿佛就連身體里的鬼也沉寂了下去。

      “疑是民國時期的馭鬼者么?”楊間目光閃動:“這個老人的確很特殊,是異類中的異類。”

      既然這個老人出面調停了,他也不再繼續剛才的爭執,反正該說的都已經說了,剩下的就讓總部去決定了。

      他已經決定了,一旦動用了姜尚白的方案,那么就辭職。

      不過在那之前,他還得找曹延華報銷上次的花費,以及這次鬼差事件的加班費

      “咳咳。”

      曹延華此刻略顯尷尬的咳嗽了兩聲:“那么繼續之前的話題,姜尚白的方案暫時不予考慮,除非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所以還希望各位再想想別的辦法。”

      “鬼的規律還有殺人方式已經弄清楚了,我相信諸位不會讓我失望的,所以下面繼續討論關押鬼差的方案。”

      本以為接下來會冷場,沒想到立刻就有人提出了一個構想。

      “沒用的,要對付這鬼就絕不能在內部關押,一旦陷入鬼差的鬼域當中就只有死,所以要關押的話必須從外面動手,只有這樣才能阻止鬼差的不斷重啟。”說話的是楊間旁邊那個記不清相貌的李樂平。

      “所為的鬼差,其實我看了這么多的資料,可以分析出,這根本就不是一只鬼,準確的說這是一片鬼域,鬼域就是鬼。”

      “要解決鬼差,就得關押這整片鬼域,總部的其他人有處理過類似的靈異事件么?有經驗的人不妨說說看。”

      咦?

      眾人聞言又全部看向了李樂平。

      隨后一個奇怪的想法出現在了腦海中。

      這個人是誰啊?

      有點熟悉,但卻不認識。


    上一章    下一章